整篇素材集锦 (情感描写)取材于《樱花年》第一章
    浅醉之末,浅眠而渡。

    他说我凭栏而伤,阑干拍遍,只见烟云吻雨楼消瘦。

    她说悲伤,一渡之劫。

    于是,宿醉在渡口,只看见雾气隐约着离别,逶迤而来的忧伤藏在雾后后蠢蠢欲动。

    他说末兮,为何你远离,低到临水的夹竹桃,低到穿透你的眉眼。

    她说忧伤,为何你如此白茫,我多希望能把你埋进心房。

    渡口,浅浅而醉,末而浅眠,呼啸而来——风雨敲窗。只为渡出你我的劫难。

    忧伤,你可见末兮抚花而笑:

    君不知,渡不出的心,满瓢委婉;君不知,和有情人,做快乐事,莫问是劫是缘。

    一夜风雨,临水的夹竹桃,花落多少;浅眠的我,却看不见剑拔弩张的忧伤,一睁一闭,你或没你。

    ……

    关于离别与伤痛。

    末兮曾对我说我愿意去温暖你的忧伤,让你静静的看着月亮独自切出城市的的纹理。

    更早以前,我对她说过我愿意静静的看着月亮,将夜的悲伤一次唤醒。

    更早更早以前,她对我说我愿意做你的阳光,融化郁结的悲伤——你那有颜色的悲伤。

    或许我应该说忧伤白茫,太阳无法明白,月光无法知晓,我愿意看着月亮躲在太阳的光辉里嫦娥月兔……旋转过的轮回,一圈一圈勾住指尖。

    悲伤,如果只需要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即为安然……

    酒……

    酒……

    酒……

    一盏而已,浅醉浅眠,相濡以沫,相忘江湖。

    船头渔灯,映照着疾疾逆流的鱼……

    恍惚与现实,交错溶解,我却半睁醉眼……

    末兮说既然我们都选择自己的忧伤,便无关纠结,无关羁绊。

    忧伤说可以无关岁月吗?

    末兮浅笑:谁拿了流年,乱了浮生。谁揉碎流年,满瓢委婉。我记得每一年,每一月,我记得花瓣漾开涟漪,我记得你是忧伤,即使是被时间强烈藐视的我。

    “末兮。”

    “恩。”

    “他说忧伤,浅醉之末,浅眠而渡,无怨无念。”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