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素材集锦 (精彩章节)取材于《施某登橡》第1章
    第一回计纯乱斗身亡狂人功成放荡

    诗曰:

    落叶无声白露至,农人幼儿急添衣。

    享乐不顾身外事,一朝身死笑人痴。

    二十一世纪的疯狂年代,不知名的城市之夜,月儿高挂,辰星稀稀,城街之上灯火通明。

    北风飕飕的吹着,挂的大街小巷尘土飞扬。

    一条宽敞的马路旁,有一家豆腐店,店前横竖共排着三张八仙桌。

    冷冷清清地没人顾店,稀疏的一两个行人都裹着大衣急急忙忙而去。

    店老板姓李名二狗,今夜闲来无事,正高坐在台上算账。

    不一会儿,来了俩人。

    其中一人样貌奇特,长相极像张飞,燕颔虎须,豹头环眼的彪形大汉,叫赵计纯。

    另一人叫赵计标,面如满月,神态温柔。

    此二人不是别人,正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煞刀双雄”的不孝后人,说他两不孝是因为俩人练了几十年功夫如今才混出一点名声,要是“煞刀双雄”活着,非气死不可。

    但这兄弟俩的刀法那真是个出神入化,特别是手上的两把煞刀,可是宝刀中的宝刀,这两把宝刀是数十年前江湖之人梦寐以求的家伙。

    兄弟俩仗着双刀在整个大上海也少有敌手。

    二人面对面坐在靠近台的一张八仙桌前,李二狗瞥见来了客人,轻轻阴笑。

    他急忙跑到桌前拿下左肩的毛巾擦擦桌子,抬头道:

    “两位大爷,不知要点什么?”

    满脸毛发的虬髯大汉赵计纯应声回道:

    “给大爷上两碗热豆腐脑。”

    李二狗转身离去,英俊潇洒的赵计标伸出左手压在他的大哥赵计纯半握拳状的右手上,侧头道:

    “大哥,这店主眼神古怪,怕有猫腻,我俩不得不防。”

    赵计纯哈哈一笑:“无妨,无妨。”

    “二位大爷,您要的豆腐脑来了。”

    李二狗穿过红布帘子,端来两大腕整冒着热气的豆腐脑,悠悠走到桌前放下手里的碗,用古怪的眼神瞥了赵计纯一眼,道:

    “大爷,您的豆腐脑。”

    李二狗转身离去,满脸阴笑。

    隐住身形,笑颜常开的白无常,头戴一顶长帽,上有“你也来了”四字;一脸凶相的黑无常,长帽上有“正在捉你”四字,都在笑哈哈的看好戏。

    赵计标望着桌上冒着热气的豆腐脑,挑了挑眉头,侧头对赵计纯道:

    “大哥,这汤里有股怪味儿。”

    赵计纯低头一闻,脸边的虬毛沾了一片豆浆,扑鼻的豆花香味,仍是笑道:

    “无妨,无妨。”

    赵计标绷紧了头皮,皱了皱眉,端起有点烫手的碗张口一吸,随后笑道:

    “好香,大哥是我多虑了。”

    赵计纯微笑道:

    “贤弟所言不假啊,他娘的,俺哥俩个行走江湖,需当谨慎啊。”

    话刚说完,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大笑:

    “啊,哈哈哈哈哈!赵大爷今天,怎麽有空,到我龙爷的地盘来,捧场啊?”

    赵计标欲起身对敌,奈何中了无色无味的软筋散,“扑通”一声摔倒在地,那碗豆腐脑打破在地,“哗啦”一声。

    赵计纯借机一招蜈蚣摆尾,踢倒身后冲来的二人,狠狠道:

    “刘建成,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不错,刘建成正是斧头帮的大当家的,仗着他义父刘力的势力,今日一计欲杀江湖之中“煞刀双雄”的后人,抢夺煞火宝刀。

    可怜赵计纯身上没带兵器,只能赤手空拳和来人对拼。

    扑来三人,三人皆手持斧头。

    虽然赵计纯宝刀未带,但练了十几年的外家拳也不俗。只见他右腿前伸,左脚后蹲,双手形如抱拳状,叫道:

    “来呀!今天让尔等尝尝你家赵爷的外家拳。”

    其中两人同时把斧头扔向赵计纯,赵计纯右腿后退,左掌一刷,打飞一斧头,可右肩中了一斧。赵计纯看刘建成在旁观战,心道:

    “擒贼先擒王,奶的,杀了你!”

    一个大鹏展翅扑向刘建成,刘建成见赵计纯迎面扑来,二话不说,右手连忙从腰带上抽出一把枪,忙举右臂,朝赵计纯连发三枪,就听“砰砰砰”,再听“噗”的一声,赵计纯连中三枪,倒在地上,一命呜呼。

    赵计纯的灵魂刚脱离躯体,就被一股邪风给刮没了。

    飘飘欲仙的灵魂发出无限的叹息,只有叹息,人生在世不称意,一朝命丧敌手。活着不好好珍惜生命,整日打打杀杀,本以为人死如灯灭。

    可到头来,还是逃离不出天道轮回。

    隐住身形的黑白无常只能大骂一声:

    “他妈地,让那小鬼给跑了!”

    便立即回去复命,不提。

    荡魂一路飘过高楼大厦,飘过南荒坟场,飘过黄浦江,来到了荒郊野外。

    这一路上到吓走了不少刚死的人的魂魄,为啥?

    赵计纯的凶悍样外加杀气冲天,怨气凌人不吓走鬼,吓走啥?

    赵计纯远远看见一副红木棺材,更加显眼的是红木棺材旁站着一个身穿黄色道袍,头戴鱼尾冠的红脸老道士。

    当吸力停止时,赵计纯发现身边有无数的鬼魂,皆漂浮在空中。

    红脸道士面带微笑的转过身,远远朝众鬼打了个稽首,道:

    “贫道今日用九千六百四十九满月婴儿的精血炼出这具恐怖无比的强大僵尸,不过此尸还未有意识,贫道想诸位帮我一个忙,去叫醒他。”

    赵计纯感觉眼前的道士更像妖人,因为赵计纯觉得这道士的话里充满诱惑。

    赵计纯曾吃过一亏,被人算计,心道:

    “你奶奶地,赵爷我怕你不成?”

    北风起,茅草飞,枯黄的茅草儿被天风刮到半空久久不落。

    赵计纯小心谨慎的跟在众鬼身后。

    当众鬼飘至棺材边时,突然,刮起一股无名邪风。

    风停后,赵计纯才发现,无数的鬼魂只剩下了他和另一个头发蓬松的冤死鬼。

    红脸道士好像全然不知两鬼的对持,满脸欣慰,有种功成名就的自豪。

    赵计纯突然对那鬼发难,那冤鬼不敌,被赵计纯一拳打散。

    红脸道士笑道:

    “此时不醒,更待何时。”

    赵计纯终于坚持不住,一股强大的吸力八赵计纯吸入尸体内。

    这只在一瞬,赵计纯就到了尸体的内部。

    赵计纯发现尸体内是混混沌沌灰蒙一片,只有一身穿明黄道袍的小道士盘膝坐在虚空之中。

    赵计纯此刻已经知道这就是乡里的老人常常挂在嘴边的,所谓的巫婆“鬼补鬼大法”,用法力把鬼魂招来,让这个小道士鬼吸食,增强他的精神力以便能控制这具身体。

    赵计纯恍然大悟,若不先下手,定被眼前小鬼所害。

    赵计纯偷偷的飘到小鬼的身后,心一横,出手一掌,就听“哗啦”一声,小道士鬼像玻璃一样成了碎片。

    奇怪的是,碎片围绕赵计纯旋转三十六圈之后,慢慢像水一样浸入了他的体内。

    赵计纯看着身体的变化放声大笑,突然,脑袋里传来一段记忆,这时赵计纯才真正明白红脸道士的用心良苦。

    原来这小道士是那红脸道士的徒弟,那红脸道士人称“炼尸狂人”,茅山派的长老,接近金丹期修为。

    小道士身染恶疾,他师父不愿小道士就此西去,干尽伤天害理之事只为救小道士一命。

    机缘巧合,这具用蕴含先天精气最旺的满月婴儿之精血炼就的先天无极尸体被赵计纯占了。

    赵计纯心想:

    “如今我借尸还魂,哈哈,他娘地,爷的大仇可报啦。”

    生前以为借尸还魂纯是屁话,现在发生在自己身上,不信也不行啦!

    红脸道士右手一挥道袍,道:

    “还不醒来,等待何时!!!”

    顿时一股旋风突然出现,围绕红木棺材转了一周,便立刻消失。

    棺材里,赵计纯双手一挺,一跃飞起。

    他有种再次为人的兴奋,一拳打向地面,像一块千斤重的石头砸下,大地摇晃,灰尘一闪而逝,地面显出个脸盆大的坑。

    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赵计纯心想不能暴露身份,便假装小道士向红脸道士鞠躬道:

    “徒弟谢师父再造之恩!”

    而心道:

    “糟了,这身体怎像木头造的。”

    有诗赞曰:

    炼尸狂人茅山派,凶残恐怖为徒儿。

    不想操控三界尸,但把千百幼儿害。

    今日尸成仿若木,计纯二生又重来。

    精血先天奇尸现,日后吃荤不吃斋。

    红脸道士朝赵计纯招手道:

    “徒儿,你到为师这儿来。”

    赵计纯像机械化生物一般缓缓前进,红脸道士个头没有赵计纯高,但此刻他在赵计纯心里去高大无比。

    红脸道士慈祥的摸着赵计纯的额头,随后从怀中掏出一本发黄的书,书名“炼气总纲”,欣慰的道:

    “徒儿,你且拿着。”

    顿了顿,接着道:

    “为师为了帮你,残害太多生灵,今日为师要离开这个尘世,最后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

    说完,从怀里拿出一个水晶钵,钵内全是红色的血,道士道:

    “徒儿,此乃为师的精血,你且喝了它。”

    老道士把水晶钵往虚空一抛,其人便立地化成飞灰。

    赵计纯有种想哭的感觉,心想,这红脸道士他妈地也太伟大了,为了自己的徒儿自己去送死,我定不能负他,赵计纯暗下决心要对得起老道士。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谢谢欣赏。

    (尊敬的编辑恳请帮忙制作《施某登橡》的封面,本书将在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