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素材集锦 (战与剑意)取材于《霜舞剑泠》一卷第30章
    第一卷两界线三十魔龙重现,劫数之剑(二)

    利刃相向间,寂谧寺四周,皆剩为一片废败破残。

    十招已过,两人处玄青二方的残垣断壁上,对峙而立。

    “龙牙,五百年前,你我虽未曾交锋。但我自问无五分把握与你对战。哈!应感谢那卑鄙小人,只因我这身肉体乃天绝魔煞之脉。天意弄人哪!这梏尸锁魂咒已陪我度过二百载岁月,亦锻造成就如今的我——血萧羽!现在这身躯的主人是我血萧羽,而并非九黯阎龙!哈哈,龙牙你可知道其中的原因?”血萧羽话吻不经带含几分落魄苦涩,那灰暗的瞳孔一开一阖间,直收缩形成九重针芒之状态。

    龙牙闻言,心里蓦是剧烈一怔,眼神中划过三分惊愕。没有错的,血萧羽的那双瞳孔,正是自己那一份预言之书残本里有记载的。

    九黯阎龙之瞳分九重,每一重分别代表不同的境域之巅,而当九重之态一现,那已是龙人合宗的全盛特征。

    据文字所详,万年前所封印的九黯阎龙魂元只具备五重之态而已。上古封印阵亦是为了削弱吞噬九黯阎龙的魂元而建。按理说,九黯阎龙魂元与上古封印阵的万年对搏缠战,应已是不及五重之态。尽管取得天绝魔煞盛体,却也难以发挥一半的实力。

    此着点明显矛盾不通,那么问题,来源于辅助阵图法力的上古神魔魂元或是血萧羽自身发生了甚异突变?

    而血萧羽口中所提的卑鄙小人,应正是已失踪的“王”,梏尸锁魂咒的发动者。而“王”的妻子,与血萧羽乃属亲姊弟关系。

    莫道“王”与姊弟二人之间发生了芥蒂,而导致二百载前的一个旨谕决定?龙牙曾大为反对“王”的决定,无论在公在私。但“王”的刻意,他无法阻止。

    当时的龙牙与血萧羽均授教自同一师门——万刃宗。两人虽是师兄弟,却情同手足,彼此志趣相投,成为无话不谈的挚友。

    可二百载的那匆匆一别,却在龙牙内心筑构一道深不见底的疑难:血萧家族一夜间惨遭灭门戮尸之灾;

    “王”之妻子无疾而终;血萧羽判以异类之罪,流放于噬魔镇神塔最底层;“王”闭关修炼过百载尔后无故失踪。一切,仍是迷。

    白衣苍狗,世事难料呀!

    龙牙乃因此而恳请藏尸柩为卜了一卦:若二百载某日西北方呈现残月之夜,那便即为谜底开封之时,但亦是劫数来临之时。

    而那一份预言之书残本,是“王”临闭关之前亲自交给他手上!

    龙牙只想求个清楚,“王”的做法,到底是对,还是错?

    “羽子,能在这一战过后给我一个答案可否?”

    龙牙缓缓摇首,神色渐和平悦地言道。他左手虎口破裂而血涌,魁辰剑闻其甜腥,瞬即悲鸣兴奋不已。

    而藏纳于袖袍内的右手徐探向背后的那把黑剑。

    血萧羽剑指前方,乌阎凝化无数交织错杂的剑网,疾袭向龙牙而来。

    龙牙身影游若蛟鲤,飘似蝶舞。在密不透风的包围攻击中,来去自如。

    右手飓遨,伴随一声轻喝,挥动幻展成一弧扇形护层。剑网触之,瞬而反弹尽散。

    血萧羽嘴角笑意愈甚,驾御着残月阴脉所致的流刃,便是狂妄一劈。

    数百丈的乌阎弧芒呈汹涌澎湃之势,横空而掠。

    好凌厉霸道的一剑!龙牙清晰感受到其内蕴涵的境域,随之双臂以一缓一快,游展划空。境域意念由心生,强者对战,不单是纯粹的交戈相戮,兼是境域下的高低之分。强者亦只有浴血奋战,方可变得更强大!

    双剑运走之处,渐成一个紫黑相间的圆球致密层。

    乌阎弧芒虽来势如潮,却竟是被圆球硬生生的接架!面对如此一剑,龙牙反之安然若泰。

    血萧羽那双九重针芒瞳生显玩味凶恶之色,恣意挥臂间,幻出层层剑浪。圆球即能接下一剑之击,血萧羽倒想看看这般防御有多坚固!

    气势如虹的剑浪直逼迎上,龙牙见状深知硬拼乃自寻苦吃。对方的魔煞之气如同无穷无尽,源源不绝般狂泄四射。相较时间愈长,自身就愈陷于被动守势,趋向他人控股之中。

    “雾冬青葱,焙酒炉融。星绵暮钟,林隐归空。玄道之八十一——非风缚!”

    龙牙嘴中念念生词,倏地提气运劲,沉喝一哼。

    其声呼呼然,雄浑刚烈,却如淡风中的泫缕清雨,点降心头,暗生一丝伤感乏力。

    血萧羽蓦地一怔,魂元仿似灌以催眠咒,脑海深处埋藏之忆亦受诱惑牵连般,呼之欲出。

    龙牙并非仅为一名剑术绝顶之辈。剑客者要学悟玄道其中的一招半式,比较之祭祀与鬼咒巫,事倍而功微之却居甚多。毕竟玄道如此般的异术乃遗留源于预言之书上。

    玄道之袂,残缺不齐。但凡在召灵界占得一分立脚点的中小帮派,多少对此目渲耳染。而这七皇之一的百灵堂乃属使玄道的佼佼者,当初预言之书上记载的大部分残章玄道皆由百灵堂独其占据收纳。由此可知,任何一方七皇的权威并非能轻易动摇替取,挑战的无知者那乃是以卵击石,自取灭亡。

    玄道八十一的奥妙亦同花费龙牙近百载参透掌握。

    剑浪之势,嘎然而止,皆散碎成虚无。若不是血萧羽凭意走剑,这接踵而来的招式足可将紫黑圆球摧毁,以至龙牙受伤。

    龙牙暗吁了口气,玄道八十一消耗的不仅仅是自身四分之一的体能,而且是削去了卅载的修为。启动八十袂以上的异术,代价自是不少。

    但既然夺得时机,那固然好好珍惜利用。

    龙牙手回圆球护势,闭眸,将紫黑双剑抬指向天空,嘴中同时念了一段隐涩的法袂。

    乌云蓦然密布,掩盖遮没残月阴脉。除了一片焚焚不绝的乌阎,寂谧寺,仅剩死沉的廖然。倏地一声惊鸣的天雷自乌云中急坠,其着落点正是龙牙手中的双剑!

    强烈的轰鸣与刺目的雷光一闪尔后,之间龙牙手中双剑合二为一,成为一把三尺长的檀紫剑。其剑身密布罗列无数细微的光纹,并附以一涟淡薄的流层黑烨,闪烁缠绕。

    此剑才是龙牙的真正武器——魁遨!

    单臂轻柔挥舞间,魁遨剑飚茫倏隐,剧化千百点寒芒。以风驰电掣之速,疾走而盛。

    血萧羽愣呆回神那刻,九重针芒瞳猛然暴瞪!

    星点无数掠过,尽是血溅四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