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素材集锦 (文章开头)取材于《爱琴魔法师》第1章
    阳光穿过枝桠落在地上,摔得支离破碎。

    阳光摔碎的地方,有一个男孩。男孩的头发不是很长,但却乱糟糟的结成一块一块。他的脸上也脏乎乎的。

    很显然,男孩是一个流浪儿。

    男孩坐了下来,他斜靠在树干上,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突然,一只小狗摇着尾巴跑了过来,伸着舌头舔了舔男孩耷拉着的手掌。

    男孩蓦然睁开眼。扭过头,他发现是一只脏兮兮的小狗。

    "你饿了吗?你跟我一样,也是流浪儿吧?"男孩疲惫的说,像是在询问小狗,却更像自言自语。

    小狗却依旧摇着尾巴,舔着男孩的手,仿佛它很高兴。

    "嗯……好吧,以后我们做伴吧!"男孩沉思了一会,然后翻手抚摸着小狗的头说。

    小狗的尾巴摇的更欢了。

    "天遁,你在那边干什么?还不把今天的保护费交了!"这时,从远处却传来了一个响亮的童声。

    是一个男孩,十岁左右的年龄,也穿着破烂不堪的衣服。

    男孩很快跑到了天遁的面前。

    天遁拍了拍小狗的头,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仿佛之前的疲惫与他没有一点关系。

    天遁站在男孩面前明显矮了一头,可是看他的神色,却没有半点畏惧。

    "我没有,上午运气不好,下午有了再给你!"天遁冷然道。

    "不行!快点交出来!"男孩吼叫了起来,面红耳赤的样子恰当地表达出他很愤怒。

    "没有!"天遁冷冷地吐出了两个字。

    "没有?"见天遁如此表情,男孩倒疑惑起来。突然间,他仿佛看见了什么,指着天遁身后的小狗,他说:"没有钱也行,你把那只狗给我就行了!"

    "不行!"天遁的脸色铁青:"钱下午给你!"

    "钱我不要了,我只要那只小狗!"男孩不依不挠地说。

    "不行!"天遁几乎是用吼的方式说出了这两个字。

    “你敢不听我的话?”男孩指向天遁,然后上前两步,作势欲打。

    天遁却毫不示弱。

    男孩见恐吓无效,便撸起了衣袖,却不料,天遁一拳轰了上来!

    男孩猝然倒地!

    天遁紧跟其上,两腿一跨,便骑坐在他身上,然后拳头胡乱地捶了上去。

    “好了,别再打了!”一个沙哑的声音制止了天遁,天遁愣了一下,方才收拳。他这才想起,原来他们还在小路旁的草坪上。

    这儿平时人很多,但现在是中午,人们大多都回家了。

    顺着声源的方向,天遁抬头望去。

    是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白胡子老者。

    老者身材枯瘦,干瘪的脸上满是褶皱,成鹰钩状的鼻子下是一对细小的眼睛,他的眼睛纯净透明,没有半丝浑浊。

    老者正伸着手指指着天遁,他的手掌是一种令人惊奇的玄玉色,与他的长方脸呈鲜明对比。

    从天遁的方向可以清晰的看见老者的袖口处镶着一朵紫色的八瓣蔷薇。

    天遁的目光上移,瞧见老者的右胸处镶有八颗金色的小星星。

    他顿时惊得跳起身来,朝着老者行礼。

    “魔…魔法师大人!”天遁的话语结结巴巴。

    蔷薇是爱琴大陆公认的魔法师标志。

    在这片名叫“爱琴”的大陆上,尊敬魔法师是一条公理。可以这样说,你能够不尊敬一个帝国的国王,但你必须尊敬一个魔法师——哪怕他是最低级的一级魔法师。

    天遁垂着头,目光落在自己破鞋子外的一双脚趾头上,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唔,你不用那么拘谨,抬起头看着我,我要问你几个问题!”被称为“魔法师大人”的老者收回了他的手掌,把它背在背后,用一种温和的口吻道。

    “哦。”天遁应了一声,然后缓缓抬头,余光却看见小狗正在摇着尾巴咬着他的裤管,他用脚踢了踢小狗,示意它离开。

    “它在这没事。”老者发现了天遁的小动作,倒也没介意。

    “哦。”天遁怯怯地答,哪还有先前的半分冷厉。

    老者眯着眼睛瞥了一眼太阳,问出了他的第一个问题:“你今年多大了?”

    “我…我六岁了。”天遁的声音夹杂着几丝颤抖。

    “你不用那样紧张。”老者看得出天遁的畏惧,只能尽量安抚他的情绪。老者本来是想笑着和天遁说话的,可又怕自己笑得太难看,吓着了天遁,所以他才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声音平和,奈何,他的嗓音过于沙哑…

    “你叫天遁是吧?”老者最终还是笑了一下,褶皱在他的脸上形成一朵菊花。

    看着他的笑,天遁有些畏惧的缩了缩脑袋,却是碰上了刚刚起来行礼的男孩。

    男孩的脸肿得就像包子一样,他的眼睛鼓起一个大包,嘴角满是淤青。

    “摸…摸塔司大棱!”因为嘴角受伤,所以他说起话来有些大舌头。

    “嗯。”老者点了点头,然后挥了挥手:“你走吧!”

    “四,摸塔司大棱!”男孩回答着,同时用力点了点自己的猪头,可是从他的动作来看,他点的并不轻松。说完,他便飞也似的跑了。

    “你叫天遁,是吧?”老者又重新把那个问题提了一遍,接着,他又问到:“你是流浪儿吗?刚刚那个男孩是问你要‘保护费’是吧?”

    想来之前发生的一切都被他看在眼里了。

    “嗯!”天遁用微不可闻的声音答道,他的脸色也因为老者的这句话变得通红,想必他也为自己流浪儿的身份感到害羞。

    “你愿意跟我走吗?我能让你吃饱饭!”老者上前几步走到天遁的面前,用自认为是慈祥的表情说道。

    天遁思考了一会儿,说:“我愿意!”接着,他又弯腰抱起他脚下的小狗,用带有乞求的口吻说:“那我可不可以带上它?”

    “可以!”老者点了点头,“你跟我来吧!”

    老者转身便走。

    天遁抱着小狗垂着头走在他的身后,像一个跟班,只是太小了。

    “以后你叫我马修斯爷爷!”老者走着,突然回头朝天遁说了一句。

    天遁吓得愣了愣…

    一个宫殿孤零零的矗立在孤岛上,宫殿的门口有一条笔直的黑色大理石铺就的道路直通向远方。宫殿是哥特式城堡的样子,它通体黑色,像一只怪兽伏在孤岛上,门口的那条路似乎就是它的舌头。

    宫殿远处有一条河,河的另一面是密密麻麻的树——或者叫森林。

    几只小鸟从森林里互相追逐飞了出来,突然,领头的一只小鸟一个俯冲冲进了河里,激起了一阵水花后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落在了宫顶的一端,它的身后,一群小鸟齐刷刷地做着相同的动作,以慢它半拍的速度同样落在了宫顶。

    宫顶的另一端,却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

    那个人也穿了一件黑色的魔法师长袍,他的袖口镶了一朵黑色的六瓣蔷薇,胸口处七颗金星呈拱形围绕着一个水晶球——这代表着他的预言师身份。

    令人惊讶的莫过于他的脸——从额头到下巴的一条伤疤把他的脸对称的分为两半,左右两条眉毛一条黑色一条白色呈“八”字型耷拉在大眼睛上方。他的眉心,伤疤的开始处,是一点猩红。

    他的手臂自然下垂,离手指尖不到一拳的地方悬浮着一个银色的水晶球。

    水晶球中充满了一种粉红色的雾气,随着水晶球的急速转动,粉红色的雾气开始凝聚,不一会,竟然变成了一颗血红色的小球!

    与此同时,宫顶另一边的小鸟们仿佛觉察到什么危险似的,一个个竞相飞向天空。

    魔法师旁边的水晶球突然光华一闪,疾射出数条血红色的细线,细线似乎是能感应到小鸟们的方位,它们以诡异的方式缠在了小鸟的爪子上,被缠到的小鸟身体瞬间便干瘪了下来,然后从空中坠落。

    “咦?”魔法师疑惑了一声,他的两条眉毛交织在一起,给人一种既恶心又恐怖的感觉。

    顺着他的目光,是一只浑身冒着火焰的小鸟正展翅飞向天空。

    想必之前它的动作应该是扭回头啄断了细丝。

    魔法师露出一副颇感兴趣的模样。他正欲动作,却听得远处一道震天的响声:“夜殿主好兴致啊!”

    “哼!”冷哼一声,魔法师瞥了一眼已经远去的小鸟,双手突然交叠在一起,也未见他有何动作,瞬间便见到他已经站在了宫殿门口的黑色大理石路上。

    刚刚站定,他身后紧闭的宫门便悄无声息的打开了,而宫殿处的水晶球也化为一道流光悬浮在他的身旁,水晶球中的血色小球也重新变成了粉红色的雾气在水晶球中不规则的涌动着。

    魔法师冷着脸望着远处。

    远处,一个老者牵着一个小男孩缓步朝魔法师走来。

    小孩大概六七岁的样子,穿着一件月白色的袍子,袍子的袖口镶有一朵紫色的单瓣蔷薇,胸口是一颗金星。

    小男孩面色清秀,皮肤白皙,他的头发披散着直到肩部。

    男孩的怀里还抱着一条通体纯白的小狗。

    来人赫然是变了模样的天遁和他的马修斯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