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素材集锦 (精彩章节)取材于《异世我为王》第2章
    这里是哪里?易轩费尽全身的力气才睁开了那双不知道已经闭了多久的眼睛,一道亮光射入自己的眼睛,让易轩刚刚睁开的眼睛又闭了上去。头上一阵剧痛,这让全身不能动弹的易轩不由得低声了一声。此时的易轩的脑袋好像要爆了,无数的信息潮水一样涌进自己的脑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种剧痛也慢慢地缓和了下来,而此时的易轩才从刚刚涌进来的记忆中弄清楚了一个现实:貌似自己穿越了!没想到当初被自己嗤之以鼻的狗血套路竟然在自己身上实现了,这让易轩直接无语。

    不过易轩很快就稳定了心神,他前生可是遭遇了无数的打击,无论是自己的心智还是自己的阅历,都不允许自己在任何时候惊慌失措,尽管穿越这种事似乎是挺大件的事。首先易轩就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和现在的处境。

    自己现在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孩,所在的这片大陆也像地球一样分了很多个国家,然而自己所在的这个国家就像当初的MG是一个超级大国。更令易轩惊叹的是,这真的就像无数的狗血小说写得,这是一个以魔法和斗气为主的大陆,也有精灵兽族之类的种族。所不同的是,这里也是有科技的,并不是蛮荒一片,只不过和地球发展的机械科技不同,这里是以魔法元素为基础所创造出来的科技。

    躺在床上的易轩闭着眼睛,在别人看来就是在沉睡着,但是易轩的脑袋可是飞转着,一刻也没有停下来。自己出生在一个好家庭呀!在原己的世界说来,就整一个高干子弟了。出身好,可以少奋斗十年了。这可是比以前的自己好多了。而且这个高干还真的是高的惊人。父亲是这个叫什么诺伊顿帝国的两大支柱之一,现在是军部的一把手,掌握了整个国家军力的四分之一。可以说,他动动手,伸伸腰,都能让整个诺伊顿帝国也抖上几抖,被成为黑暗公爵。想到这个便宜老爹,易轩就不由地打了一颤。因为在他的记忆中,这个便宜老爹还有一个绰号,叫做吸血鬼。至于为什么叫做吸血鬼,自己的记忆可是模糊的紧。不过易轩的脑袋第一时间就浮现了一个尖着两颗牙齿,出没在黑暗当中,满嘴血淋淋的吸血鬼模样。天啊!

    易轩继续读取着这个身体原有的记忆。不一会儿,他的脸就垮了下来了,心里暗骂了一句,这个废材。自己的名字叫做亚瑟,是这个家族的大长子,原本也算得上一个可以呼风唤雨的角色了。但是就是这个长子,竟然是一个魔法和斗气的双料废材。在这个大陆很现实,没有实力的人受别人白眼总是多一些的。一个魔法和斗气的双料废材,原本在平民阶层并不算的了什么,但是问题是自己是一个庞大家族的未来继承人,这就大件事了。于是很顺理成章的,老爹不怎么待见自己,整个王城的贵族子弟也在看着自己的笑话,就连自己身旁服侍着自己的丫头也时不时地嘲笑着自己几句。想想那个什么劳什子的家族的法定继承人的位置就落空了。想到这里,易轩撇撇嘴,心里暗道一句晦气。原本想凭着这张免费饭票浑浑噩噩的过完这一生的,没想到天公不作美呀。这个贼老天还是想要和自己再玩一盘呀。前一生已经受尽了白眼了,这一生还要继续受白眼。还有什么比这更郁闷的事呢?

    正在陶醉在意识世界里的易轩浑然没有发觉他身边有一个脚步声响起。脚步声很轻,似乎怕惊动闭着眼睛的易轩。终于这个脚步声来到了易轩的身边,然后这个脚步声的主人伸出了她的双手,探向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的易轩。

    此时易轩想到前生种种,再想到这一生的可以预料的到的未来,黑暗呀,心中顿时不忿起来,凭什么别的穿越小说的主角就是美满的一生,而到了自己就成了一个谁也不爱的谁也不疼的人儿?愤愤不平的易轩伸出了一个中指,尽管这个地方没看到那个总是调戏着自己的贼老天,但是这不妨碍自己前生朝着天空最喜欢做的一个动作。

    “呀!”一声惊呼,尖锐但是绝不刺耳,是女人的声音。易轩的心咯噔一跳,连忙睁开闭着的眼睛,望向声音传过来的地方。

    “呀!”这是易轩的声音。这是人么?莫非自己刚刚只不过是幻觉,自己还是来到了天堂?假如是这样,那就让自己永远呆在天堂?这是一个女人,是一个连前辈子见过无数美女的易轩都会不禁一惊一叹再一赞的女人。这个女人似乎是二十多岁左右,然而她眉宇间成熟的气质却让易轩立即否定了他的看法。有一种女人,可以让男人忽略掉她的年龄的,这种女人堪称极品女人。这个女人无疑就是这种。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披在腰间,肌若凝脂,细腻如玉,她如一支空谷幽兰,周身弥漫的芬芳不由让人迷醉。

    “这,这……”易轩直接哑口无言了,因为他的记忆告诉他这个美的一点都不像话的女人,自己应该叫她妈。

    这还像话吗?同时他的脑里立即浮现了一个老头的样子,而这个老头就是自己的老爹。易轩想到这对根本就不登对的老夫少妻,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太邪恶了,原来做官的,无论到哪里,什么时候都一样呀!”

    “亚瑟,你终于醒了!”这个美的一点都不像话的女人望着醒转来的易轩,竟然带着一丝哽咽说道。说完这句话,她靠近易轩,便将易轩拥入了怀抱,紧紧地,一刻都不想松手。

    从来不习惯被她以外的人拥抱的易轩好不容易才放弃了挣扎,眼前这个女人是自己的母亲呀,从小就只能在记忆中寻找自己父母的踪迹来获得那么一星点温暖来维持着自己已经冷漠的心,直到遇到了她,自己才不再感到寒冷。有谁知道,当一个孩子在一个冬天只能靠着蜷缩身子来抗拒严寒时,那种对寒冷的恐惧。卖火柴的小女孩绝不仅仅只是一个童话,因为自己就曾经活在那一种幻想中。现在这个女人的怀抱是那般的温暖,这让易轩不由得失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