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素材集锦 (动作描写)取材于《最后一个流氓》第54章
    “花拳绣腿?小子,你太狂了。”蓦地,右侧那个和花亦山一同前来却一直没有开口少年冷笑一声,猛地一个俯冲,凌空跃起朝史浩头部鞭出刚劲有力的一腿,身在空中从牙缝中挤出一声冷哼:“让你乡下人见识见识花拳绣腿的威力。”

    “好快。”史浩神色一征,左耳传来的‘呼呼’破空声让他猛地回过神来,长年训练出来的惊人的反应神经和恐怖的战斗潜意识让他在千分之一秒内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下意识的做出了防御动作,那一脚委实太过迅猛,仿如携带着千钧之力,只一眨眼的时间便已飞到了史浩头部左侧,耳边越来越沉重的风声和一股难言的压迫让史浩额头瞬间渗出一丝冷汗,他后退了一步,双手挡在头部左侧。

    “噗”

    幸得史浩恐怖的战斗潜意识让他第一时间做出了防御动作,这才堪堪挡住了那少年踢过来的一脚,只是那一脚所携带的力量之刚猛却是他始料未及的,就仿佛火山爆发一般带着不可意料且无力阻挡的威势冲击着史浩,史浩闷哼一声,仿如稻草人一般斜着身体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四米开外的地上,落地时仍在地上翻滚了两圈这才停了下来,手臂传来的剧痛就好像被两个百斤大锤重重的砸了一下,若非他的身体素质远高于常人,抗打能力又是极强,恐怕这一下足够将他两条手臂硬生生踢的骨折,史浩额头汗水直冒,呲牙咧嘴的倒吸着冷气,此时两条手臂抬起来都变得有些困难了。

    “我丢你个老母,操。”看着周围一张张嘲笑,讥讽的笑脸,史浩瞬间进入暴走状态,除了方毅天之外,这是第一次被人一招击败,而且败得如此彻底,没有任何尊严可言的失败,自尊心极强的他无法容忍自己被如此的欺辱,就算这里是一中,那又怎么样,就算手不能动,但还有脚,他怒吼一声,双脚在地上一蹬,朝那少年飞扑了过去。

    待距离接近,借着惯性的冲力,史浩猛然腾身跃起,右脚如一根粗大的棒槌般朝少年的胸口踹去,那少年不屑的撇了撇嘴,右手轻描淡写的一拂,准确无误的抓住了史浩踢过来的右腿,正当他准备发力将史浩扯下来时,史浩却提前发力,身体在空中强行扭转,左脚迅猛的朝他拽住自己右腿的手踹了过去。

    那少年不想史浩变招竟如此迅速,微一错愕,急忙松手抵挡他踹过来的左脚,然而在他手一松时,史浩双脚快速一缩,旋即又同时踢了出去,刚猛无比的双脚同时踹向少年的胸口处。

    空中三连踢,还有点门道,那少年眼中有些诧异的神色,但却一闪即逝,随之而来的又是一脸的不屑,他双手横在胸前,轻易的架住了史浩飞过来的双脚。

    史浩腿部的力量可谓极强,就连燕静的保镖也曾被他一脚踹翻在地,其他的战绩更是诸多辉煌,可这少年却只是向后退了两步便稳住了身形,大步一跨,右脚迅疾踢出。

    双脚在下一秒便可着地的史浩对于他右腿的速度根本来不及闪躲和防御,便被命中了胸口,‘噗’的一声轻响,还未落地的史浩再次倒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喉咙一甜,竟是吐出了一口鲜血,残留在嘴角的浓浓的血液让他的神情看起来有些狰狞。

    看着史浩原本清秀文气却因为疼痛变得怪异扭曲的脸庞,但却并未听到他哼出一声,燕静的心猛地揪了起来,连忙跑到跌坐在地上没有动弹的史浩身旁,让人心醉神迷的眉宇间满是担忧的神色:“小流氓,你……你没事吧。”一紧张,顺口就将‘小流氓’给喊了出来。

    史浩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这不是问废话么,都吐血了能没事吗?

    “不过如此,我还以为有多厉害。”方才那个突然出手的少年不屑的哼道,看也不看史浩一眼。

    周围的人却惊异的没有多大的反应,他们都见识过史浩一拳打爆篮球的辉煌战绩,按理说出现这种情况应该会惊叹一番,可周围的学生却没有丝毫惊讶之类的神情,一切都仿佛是理所当然的一般,除了对那少年的实力有着极高的自信之外没有其他合理的解释。

    “钟龙,不要放肆。”至始至终,花亦山的脸色第一次变得有些冰冷,他微笑时是和善的阳光少年,脸色阴沉时却又冷酷的可怕,两种气质完美的结合转换,让人心里禁不住发寒。

    那个出手的少年冷哼一声,却没有反驳,转身漠然的瞥了史浩一眼,不屑的说道:“小子,不要学了两招三脚猫功夫就以为自己无敌天下了,你还差的远。”他虽然不是武术社的社长,但却是王牌选手,两届县大会的状元,一中武术社能够蝉联两届县大会冠军,他功不可没,这人虽然极为自傲,但确实是个难得的武学奇才,甚至于很多师傅都不是他的对手,实力不容小觑。

    “操你大姨妈。”史浩怒吼一声,与此同时跪在地面上的双脚猛然发力,人的爆发力无穷无尽,不可意料的强大,更何况是自小便被改造过的史浩,借着双腿的力量,身体在空中斜体旋转三百六十度稳稳当当的落在地上,愤怒的火焰带着星火燎原之势,瞬间蔓延了他周身每一寸几乎,他体内的每一滴血液似乎都***了起来。

    疯狂,愤怒。前所未有的愤怒,几乎让他失去了理智,浑身的剧痛已经被怒火冲淡,他急速朝方才动手的钟龙冲了过去,由于方才被钟龙题中一脚,此时双手使不出力,不受控制的左右摇摆着,看着不屑一顾的钟龙,史浩的眼神陡然狠戾起来,布满了血丝的双眼迸射出仿如野兽般的骇人光芒,此时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打倒眼前的敌人,不惜一切代价。

    此时的史浩已进入半疯狂状态,攻击力可想而知。

    对于钟龙这种高手来说,在他心中史浩根本构不成丝毫威胁,失去正常的判断能力,不过是一介莽夫而已,他不屑一笑,轻描淡写的挥出一拳。

    面对钟龙的一拳,史浩没有闪躲,拼着让钟龙一拳打塌脸庞的危险,史浩一脚重重的踹在他的胸口上,猝不及防的钟龙被一脚踹中,而他的拳头也在同一时间打中了史浩的脸庞。

    钟龙倒飞了数米,跌在地上胸口一阵闷痛,史浩的鼻孔也爆出一篷血雾,身体直直的向后抛飞出去,身在空中飘飞的他,狠戾无情的眼神让人不敢正视。

    秋日那轮让人意乱神迷的太阳悄然落在山的另一头,留下一片无人欣赏的余晖和那一丝触景伤情的凄凉的晚风,吹散了发丝,吹乱了心绪。

    史浩再次爬了起来,尽管下榻的鼻梁依旧在冒着血,但他依旧没有犹豫,他冲了上去,仍有攻击力的脚再次朝爬起来的钟龙踢了过去,钟龙侧身一闪,一记强力的手刀狠狠的劈下,正中了史浩的大腿,一声让人牙齿发酸的‘咔嚓’声,宣告着他的左腿骨折,然而在钟龙的手剁在史浩大腿上后,史浩霍然腾身跃起,身体凌空朝钟龙的面门飞出一脚,钟龙的身体禁不住倒飞了出去,又是一次两败俱伤的打法。

    左腿骨折的史浩单膝跪在地上,却仍旧没有吭声,哪怕痛的被血迹染的狰狞可怖脸庞已经扭曲变形,哪怕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险些昏迷,但这并不足以阻止他的决心。

    还有一只脚,那就还可以攻击,他靠着单腿艰难的站了起来,再一次,他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哪怕会伤的遍体鳞伤,哪怕就这么死去,也要坚守自己心中的信念,维护自己的尊严。

    浑身剧痛,头部已经被史浩打的鲜血淋漓的钟龙看着史浩野兽一般的眼神,心中感到一丝寒气,妈的,疯子,老子这还是第一次被学生打的这么惨啊,这小子绝对是个疯子。

    生活在一个特殊的家庭之中,自小就受特殊训练,吃的苦并不比史浩少的他没有丝毫胆怯,他的腿在所有人不忍的目光中鞭向了史浩的头部,史浩嘴角的笑意没有丝毫变淡,在那一脚即将击中自己头部之时,他猛地曲身闪躲,钟龙钢劲有利的一脚擦着他的头皮飞过,他的短发甚至都被腿部带起的劲风牵动。

    闪过钟龙一脚,史浩靠着右腿的力量猛然飞身跃起,身在空中膝盖狠狠的朝钟龙的面门撞去,钟龙似乎有些过于轻敌,或许说过于自傲,并未想到史浩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反应和身手依然如此敏捷,他知道此时闪躲已经来不及了,抬起右脚朝空中的史浩踹了过去。

    “噗”“噗”

    两声轻响,两人的攻击同时落在彼此的身上,钟龙仰头直直的倒下,脸庞喷出一蓬妖异的血雾,而那个在众人眼中变得有些瘦小,有些可怜的史浩也在空中划着一道凄凉的抛物线,重重的砸在了坚硬冰冷的水泥地上。

    他,始终不曾放弃,为了证明自己,奋不顾身。

    不知不觉,篮球场上已经围观了数百人,看台上,球场上,教学楼的阳台上,所有见证者都不由自主的向前探了探,似乎想看清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少年,有些女孩子已经不忍心看下去,却又忍不住想关注这个少年的下一步举动,似乎有些期待,期待他能够再次站起来,史浩的不屈不挠深深的触动了每一个目击者,他们为他感动,或许,是他的这种信念触动了每一个人心中那根最脆弱的心弦。

    脑袋有些晕眩,史浩感觉自己快要支撑不住了,他期望那股神秘的力量能够再次爆发出来,可是他失望了。

    凭着单腿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史浩的身体在晃悠,骨折的腿也在颤抖,他咧嘴笑了笑,是的,他在笑,笑的很难看,那个把自己逼到这种境地的武术社小子似乎也不比自己好多少。

    钟龙单膝跪在地上,浑身传来钻心的剧痛让他不想动弹了,使劲的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却将鲜血甩的满地都是,仿如黑夜中的星星般耀眼。

    钟龙能有如今的实力,吃的苦甚至比史浩还要多,他所经受的磨练,也是同龄人无法想象的,史浩因他的实力而震惊,他又何尝不惊讶史浩的狠辣。

    史浩感觉神志越来越模糊,仅有的一点思维也开始模糊起来,自己似乎真的支撑不下去了,他用尽全身力气抬起手臂,掏出藏在腰间的丛林之王,在所有人惊诧很骇然的神色中,他毫不犹豫的将锋利无比的丛林之王在自己的手臂上划开了一道鲜血淋漓的可怖伤口,竟是以疼痛和鲜血来刺激自己的神经,让自己变得清醒一点,心志之狠辣让所有人为之心颤。

    男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史浩咧开嘴,舔了舔刀锋山的血液,那是自己的鲜血,呵呵,味道似乎不错,他嘴角咧出一道弧度,疯狂的笑容和狠戾的眼神让他看起来是那么的狰狞可怖。

    他用牙齿紧紧的衔着丛林之王,一瘸一拐的朝钟龙冲了过去,忍着钻心般的剧痛强行抬起右手,在空中不住颤抖的右手砸向钟龙的胸口。

    钟龙的眼神也变得狠戾起来,他心中勃然大怒,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右手猛地一拂,险险的抓住了史浩砸过来的右拳,奋力一扭,‘咔嚓’一声,史浩整条手臂仿如一百八十度调频,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史浩浑身都在颤抖,他咬紧牙关,依旧没有哼出一声,右手断了,还有左手。

    在钟龙折断史浩的右手时,史浩的左手已然攻出,钟龙受的伤并不比史浩轻,反应和身手似乎都受到了一定得影响,史浩并不算多么刚猛的一拳却将他砸倒在地,倒在地上捂着胸口翻滚着,久久不能起身。

    史浩依然没有放弃抢攻的机会,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此时他的右腿和右拳都受到重仓,攻击力几乎等于零,史浩抬起恢复了些许直觉的左拳奋力朝躺在地上的钟龙打了过去。

    不过他的左手也受过钟龙的重击,力量打了折扣,不过对于一个伤者,这攻击足够了,但钟龙却没有闪躲,硬扛着史浩砸在自己胸口的一拳,这一拳也几乎让他当场昏厥。

    在史浩一拳砸在胸口时,钟龙双手猛的掐住史浩的左手臂,陡然发力,没有丝毫悬念,随着一声骨骼碎裂的声音,史浩的左手也宣告着报废。

    这时,在钟龙折断史浩左手的那一刻,史浩的头猛地朝钟龙胸口撞了过去,口中衔着的丛林之王在他胸口拉出了一道长长的伤口,白色的背心瞬间被喷涌而出的鲜血染成妖异的血红。

    即使四肢都不能动弹,史浩依旧要在敌人身上留下一道伤口,这便是野兽般的心性。

    “我.操。”痛的直抽凉气的钟龙神怒吼一声,抬起一脚踹了过去,直接将史浩踹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篮球架上,他身体斜靠着篮球架,耷拉着脑袋,却是没有倒下。站得近的人却发现,他闭着双眼,却是昏厥了。

    昏迷的他,依旧凭借着超强的毅力屹立不倒,没人可以想象,这到底是怎样一种信念?为什么明知道是两败俱伤,还要不放弃的追逐,是傻吗?

    或许,是这样吧。

    “小流氓……你。”燕静怔怔的看着那个昏迷了却依旧不愿倒下的少年,带着异样的双眸止不住流下了两行清泪,她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这是那个对谁都毫不吝啬露出一副人畜无害,懒洋洋的邪笑的小流氓?这还是那个喜欢调戏小女生,却又好像没有经历过爱情的小流氓吗?为什么,你要如此的执着,难道为了所谓的面子和尊严,你连命都可以不要吗?小流氓,你真的,真的,好傻。

    花亦山看着斜靠在篮球架上的史浩,嘴角露出一丝淡然的笑意,这是个值得敬重的对手。

    视线越来越模糊的钟龙勉强转头看了史浩一眼,没有说话,也没有力气说话,他真的累了,全身已经没有一丝多余的力气,紧接着,他晕了过去,从身体中源源不断涌出的鲜血将地面染的鲜红,仿佛一朵巨大的盛开的玫瑰。

    这一战,也许有人会说难分胜负,但实则是史浩输了,他动用了丛林之王。

    史浩其实败的并不冤,他虽然被改造过,但能量却仍是没有化为己用,他此时的实力不过都是方毅天自三年前才开始传授的,因为时间的关系,他并未能运用的如火纯青,对付一般的人绰绰有余,但和真正的高手却还有一定的差距。

    不知道谁带头鼓掌,稀稀落落的掌声瞬间如潮水般蔓延开来,数百人情不自禁的使劲拍着手掌,有些女孩子已经忍不住开始嘤嘤抽泣起来,没有别的声音,只有山呼海啸般的掌声在篮球场上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