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素材集锦 (动作描写)取材于《仙玄羽录》第二章
    这时幼童突然用手直指长须老者面门,齿道:“老杂毛…………。”原来就在方才静明父子回赶之际,秋月如在阵内尚有一度元神,只需将元神归入肉身便可救得性命,正当父子重回阵内之时却见长须老者一掌破开玄阵,拍散秋月如的护阵原神使其灰飞烟灭,适才老者试问之下父子俩人可以不动怒容。

    长须老者满脸羞鄂之色,满脸黑沉渐渐的目露凶光,低沉着嗓音,道:“既然如此,静贤侄,老夫得罪了。”语罢三人互使眼神,各持手中法器,各化作三道乌光猝然攻去。

    只见静明怒眉一展,双手交叉猛然向下一拂,一股浑然大力将三柄宝剑迫入静天身前,当下仰天长啸,道“谁敢过来,我定与他拼个鱼死网破。”浩瀚真气夺体而出,以排山倒海之势朝四面八方扩散而去,三人方入前阵就被这股浩瀚之力压得身型不稳,连连后退。

    待其吼完已是双眼无神,仿佛就在一瞬间苍老了许多,静明将自己苦修多年的真元尽数迫出已达底线,只要三人中任何一人再上前一步,便要自爆丹田与他同归于尽。

    “你们可别都着了他的道啊,他这是死鸭子嘴硬,等再过些时间,看他还能不能从口里说出半个字来。”百毒真君望着静明那张气色游若的脸,阴笑道。言语间便从腰间祭出三道金陵毒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弹指射出。

    这三道金陵毒镖并非锁定静明,而是盯紧了他身后的幼童,分别以三个不同的方向朝他斜飞而去,百毒真君似乎算准了静明不会对其子置而不管,定会舍身相救,此时百毒真君正得意的一边扇着手中玉扇,一变发出他那阴险至极的奸笑声。

    另外两人同时看向百毒真君,心中却同是在暗想“此人极其阴险,待事后不可不除。”

    让人所料未及的是静明并未栖身相救,而是冷目相望,只见被静明深插入地的三剑,纷纷大方光彩,各射出一道霞光,互相折射,呈三角状组成一道光型结界,将幼童周身护了个严实,“蓬、蓬、蓬”三声碎响,三道金陵毒镖先后化作一堆零散的碎片,爆碎在半空之中。

    金陵毒镖乃毒门至宝,是当年毒祖巫天所练,其内含有天下奇毒之首,‘断魂欲’,寻常人若中此毒,当即毙命,而修为高深之人若中此毒,便会变得心智迷离走火入魔陷入暴走边缘之境,曾闻百年前风靡西陆一时的轩辕至尊,便是损命于这金陵毒镖之下,此镖西陆甚少,更是罕有出现,百毒真君煞费苦心挖墓三尺才得这三枚,又经百年练化才达此境,不想今天却毁在了这里。

    百毒真君五官扭曲,脸若死灰,望着一堆爆碎的铁渣心痛万分,一念自此顿时恶向胆边生,冲着静明,恶道:“好你个静天竟敢毁我至宝,待我将你父子两双双哲死,定要你们生不如死。”说罢右手一折,手中玉扇翻转挥出,又是从扇中折出数道黑菱直逼静明与幼童侧身之处。

    百毒真君出手的那一刹那,静明拔出土中三把长剑,将幼童抛向高空,拼尽全力,捏手引出剑诀,又一次强行驱剑而起,犀利的剑光将横来黑菱尽数破去。

    便在此时一道黑影撩过半空,将幼童纳入怀中,闪身上树,“嘿嘿,总算来的及时。”说话之人正是方才远遁而去的山无陵,不曾何时他一改前貌竟不畏生死前来搭救。

    “老东西,找死。”百毒真君恼羞成怒,手中的玉扇胀大数倍,凝力朝山无陵扇出一片实质化的削尖真气。

    一阵罡风迫来,震的周围枝干摇摆,山石开裂,漫天落叶四处飘洒,百毒真君扇出之力被迫破散于无形之中,在场众人除去怒火正烧的百毒真君之外,长须老者与赤蛟散人同时感应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向他们逼近,心中陡升警戒,各启护体真气远远的侯在一旁。

    静明惨白憔悴的脸上突然勾起一丝笑意,暗自笑道:“原来是孔兄。”说完盯向静天与山无陵传神一通后,在一旁的山无陵当即搰紧幼童朝静明点了点头,而树上静天却是拼命的摇头,像是在极力的反对着什么一样。

    静明此时驀地喷出一口鲜血,相首一沉双手倚剑复立。

    此时一声浑然有力的哀嚎声破空而至,“静兄,坚持住待本尊来助你。”话落之时一道红色幻影闯入阵中,对立于三人上空。

    只见半空之中悬浮着一鼎巨大金钟,钟身约有两丈余高,八尺余阔,上面雕刻着一尊满口念语的巨大佛像,钟上盘腿坐着一个和尚打扮的中年人,他身着红色僧衣,头顶八道佛家戒疤,一对铜铃似的虎目瞪的在场众人都觉暴戾无比,生得是蜂腰龙背,群肌矫健,高大魁伟,相比之下就连西陆九妖之一体型庞大的牛莽也要逊色许多。

    “释者尊……。”

    “释…者尊。”百毒真君与赤蛟散人一见此人当即浑身大震,异口同声惊道。

    长须老者却是不以为然,一挥手中青色浮尘,淡淡的道:“释者尊,你乃佛宗得道高僧,一向不问凡间琐事,今天此事你可要插手?”

    释者尊听闻此言,顿时勃然大怒,当下凝声喝道:“苍月道人!!尔等卑鄙小人暗中勾结昆仑妖道偷袭我佛门重地,今日就算静兄不受此难,本尊也要将尔等尽数诛之。”当下高空倒转,当空虚立单手高托金钟,几记硬掌对着金钟硬封而下,几道足以震天动地的玄音扩散开来,震的周围白云翻滚,玄音万里。

    释者尊本名为孔风,乃密宗降三世明王座下入室弟子,同列梵天五尊之一,此技名为‘天玄音’,乃是早年释者尊成名绝技之一。

    赤蛟散人心中暗自庆幸早有防备,若不然冷不急防之下身中此等功法,不被震的七魂出窍,也要吐血三升。几阵裂天大响下来只是震得体内气血翻滚,并无太大耗损之处,而那百毒真君早闻此人强大,自知不敌,几欲脚底抹油,待机开溜,却因功力不足被震的浑身不能动弹,大脑充血,面部通红,生不如死。

    奇怪的是那被换作苍月道人的长须老者,他并不畏惧此等功法,只是用手朝空中轻轻一挥,玄音当即消损无踪,老者突然口中发出嚎啕怪笑:“释者尊,静明已亡,就凭你一人斗得过我们么,你还当真以为你那功夫没人能破解么?”

    原来苍月道人便是方今的逍遥门掌门真人,要是说起逍遥门方今西陆当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该派臭名远仰,经常打着正道的旗杆去做一些下三滥勾当,百年前就是以逍遥门为首的一群乌合之众暗中勾结昆仑妖宗将梵天寺藏宝阁内的宝物洗劫的一干二净。恰巧其派所修之功法是以固神稳心为主,这等音律大法若非内力十分强大者使用,则否对其均无效果。

    释者尊闻声向后望去,只见静明犹如一具死尸一样无力的垂着头,手中还紧握着深插入图的三柄宝剑,已经感觉不到半分所存在的气息,释者尊突地心脏猛跳,见自己深交多年的义兄居然以这样的方式完结的性命,不由爆喝一声,怒道:“妖孽,纳命来。”一身红色僧衣无风自鼓,双手向后平展,金钟平托于虚空之中,忽地一记波音掌对准金钟劈下,钟口“当”的一声巨鸣,一张巨大透明状的佛手当空印出。

    苍月道人也毫不客气,右臂高抬,手中浮尘翻转连连,一下子幻化出万千丝线,回手一挥浮尘便与佛手搅在一起,裂的“滋滋”作响,苍月道人在斗法之际,斜眼憋向还在沉思的赤蛟散人,道:“钟道友,快来助我。”

    赤蛟散人哪里愿意就这么放弃即将到手的玄典,可眼前有梵天五尊之称的释者尊,实力固然高出自己,即使与苍月道人联手合功也未必能赢,看着地上欲生欲死的百毒真君,心中甚至有了逝空远遁的意念,是斗还是走,一连在心中苦思良久,这时终于被苍月道人一声唤醒,蓦地自嘲一笑,道:“什么都不做就夹着尾巴逃跑,可不是我赤蛟散人的的作风,苍月老友,待贫道来助你。”当下将手中青玉高抛至空喝道:“看宝,番天印!。”

    番天印乃梵天寺四大镇寺至宝之一,自百年前昆仑妖道聚众偷袭梵天寺之后,四宝皆被盗去不知所踪,如今番天印却被赤蛟散人掌于手中,可想而知当年赤蛟散人便也是参与其中的一员。

    番天印,在空中飞速自旋,发出万鸟飞翔般的“嗡嗡”声,从原先一个豆大小点,慢慢化作一尊犹如泰山般宏伟的大印,纵远观去是何等的恐怖。

    番天一出,释者尊纵然是佛宗高手也是面颜大变,“轰”地一掌悍开金钟撇开苍月道人不管,步踏虚空双手鼎鈡直向番天印撞去。

    苍月道人见状大喜,一连双足踏地,猛然腾空而起,拖着手中拉长的浮尘追击而上。

    就在那千钧一发的危机之刻,释者尊突然被一道白影连人带钟撞出二十多丈开外,再当释者尊回过心神时,却是发现那人正是浑身血迹的静明,他全身快数肿胀,真气暴涨,根根黑发漫空飘洒,大老远的看去嘴角还带着一丝微笑,。

    “静兄……”恍然间释者尊已经明白其之用意,话到口中却闻静天一声传神道:“谢过孔兄舍命相救。”言罢罡风四溢,天地幽明,尘灰四起,只闻一声轰天大响,整个天际就好像要撕裂开来一般的猛烈震动,数道雷光劈下,地上裂出一条千来尺的大缝,没有人知道那一刻里面发生了什么。

    待风云过后,方圆数百里内一片狼藉,遍地残根,释者尊周身数十丈塌入地底,身前横着牛莽与百毒真君两人,都尚有一丝气息,再望那幼童与山无陵已经浑然不知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