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论 格雷西柔术
    现在人们一提起泰拳,便一脸羡慕,称其为“五百年无对手“。我认为其实这是过誉之说!泰拳走出国门,与世界拳技较量不过是在七十年代,距今近三十年间的事。在这之前,泰拳一直属于“窝里斗”,都是练泰拳的泰国人之间的互相杀。

    说来说去,泰拳五百年来打的还是泰拳!胜者练的是泰拳,败者练的也是泰拳。就像太极推手练习者比赛,无论是输是赢,选手练的都是太极推手,都是属于“门内较量”,而你就能因此说:“太极推手天下无敌吗?”

    泰拳厉不厉害?绝对厉害!这是不争的事实。但这个厉害是以泰拳规则为前提的。在真正的世界无规则搏击擂台赛上,泰拳的厉害程度就大打折扣了。君不信,请看在美国举办的历届顶峰冠军赛(终极格斗赛)中,冠军得主无一是泰拳选手!更有甚者在淘汰赛中即被“刷”掉。

    那么,在当今西方世界中,最厉害的终极格斗术是谁?是巴西的格雷西柔术!

    提到格雷西柔术,就不得不提一下顶峰冠军赛的比赛规则。就拿第一次真正开放规则的第二届顶峰冠军赛(1994年3月1日于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来说吧:场上没有裁判,败阵只有参战选手本人或助手才能决定,裁判或医生叫停均无效;无数秒规定;抠眼、嘴咬不可用,除此之外一切技术、攻击均有效。如锁喉,向下腹致命处攻击等;护肘、护膝、护腿均不可用;用小盎司的拳套可以,但光手不可缠绷带;无体重限制;无时间、回合限制。

    读者看了这些规则,相信大概不用亲临现场,也可以想象出这种比赛的血腥程度了。这是真正的人与人之间残酷而野蛮的、裸的徒手撕杀较量。也难怪有些国家将这种比赛视为非法而强烈抵制。

    格雷西柔术的佼佼者霍伊斯格雷西正是在这种残酷的比赛背景下,连续赢得两届顶峰格斗赛的冠军的,从而一跃成为西方格斗泰斗,被视为不可战胜的人。

    格雷西柔术的代表人物,霍伊斯的哥哥杰克逊格雷西,在1995年日本举行的“无任何规则格斗赛”中,又一举夺魁,独获5万美元的奖金。

    一次次的胜利,终于使格雷西柔术无可争议地成为西方博坛的霸主,被誉为“世界最强搏击术”。格雷西柔术也从此风靡整个西方世界,霍伊斯格雷西成为西方爱好搏击术的青少年心中的偶像(据说,霍伊斯曾公开向泰森发出挑战信,而后者并未迎战)。

    格雷西柔术的前身为日本柔术,它的绝技就是锁技(即柔道中的关节固技)和扼喉。在比赛用中、远距离的拳打脚踢来接近对手,一俟近身后,迅速用摔法将对方引入寝技(即地面打法),从而施展其拿手绝活——或是将对手锁住,或是使对手窒息。随着我国经济能力的提高,与世界距离的逐步缩小,文化艺术交流的频繁,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中国武人迟早有一天会遭遇格雷西柔术的挑战。为了使大家做到知己知彼,对其技术打法有所了解,我根据近年来查阅的资料与看过的顶峰格斗赛录像,试着粗浅地分析一下如何用中国武术去对付格雷西柔术。

    我个人认为,格雷西柔术亦有被舆论夸大之处。它的某些技法虽然独特,但其根本大形均没有超过柔术的范围。格雷西柔术仰仗的只不过是最让西方武士头痛的摔跤与擒拿之术。如果西方人士了解了什么是真正的中国武术,知道了散打之类的竞技武术并不代表中国武术的全部内涵后,相信就不会再称格雷西柔术为“天下无敌”了。我认为,若想有效地对付格雷西柔术,就必须在战略与战术上有效,有针对性地选择与训练。

    首先是选材。身高则力大,力大则实力雄厚。参赛的格雷西柔术选手,几乎都是人高马大。我们在选材上也要重视这类体型,总不能让一个身高1.60米左右,体重不足60公斤的人去对付一个身高一米八几、体重几乎100多公斤的彪形大汉吧?!那样的话,除非我们的选手功力特别深厚,拳学修养与对方欠缺特别悬殊,否则,后果肯定不乐观。关于选材还有一些综合指标,可参考运动员选材标准。

    其次,在精神气势上要有修养。西方格斗士有许多人出场时大喊大叫,状若疯子,气势十分唬人。其实这只不过是借此来震慑对方罢了。对峙时不要被其威吓所迷惑而极度紧张,要适应这种心理战术。否则被吓得畏手畏脚,在气势上就已先输了。其实有格斗经验者都有体会,对峙时无论多么紧张害怕,一旦真正动起手来就会全心投入,忘记害怕了。所以,在未交手前精神要镇定,不为其所动。

    对付格雷西柔术(包括大部分西方格斗术)最重要的还是在打法上。要用我之长,去克敌之短。

    首先在中、远距离上,要熟练地运用“同动近取”的战术。不能跟外国拳手去换拳。外国拳手一般都是力量型的,拳脚的冲击力很大。如果你想躲过其拳脚而去攻击其要害是不明智的,弄不好还会将你引入寝技。

    但外国拳手因其攻击多属单纯局部力和其防守反击狭隘思想的桎梏,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机会。“同动近取”就是你动我也动,哪儿近我就打你哪儿!如他来直拳,我们不去躲闪、格挡再反击,而是直接朝其击来拳的胳膊上来个劈拳;或是朝其肘部来个上斜拳。整体发力之下,对手的这条胳膊准得报废;如果对方来个扫踢,我也不去躲闪,而是用拳峰直接重击其大腿或小腿内侧。铁腿再硬,脚腕四横指以上的胫骨部位也硬不过拳峰!一击必毁!

    这种战术,在形意拳中叫“打实不打虚”(即见空不打见横打、见空不立见横立);在大成拳叫“打间架”;在轨迹拳学中就叫“近取”。

    西方武术习惯于对攻击或格挡、或躲闪、再行攻击。他是绝对不会想到你会直接去攻击其攻击武器的。这一招对付格雷西柔术特别见效,因为它往往会主动伸手来抓你。

    “近取”的关键是要整体发力,力争做到对攻击武器一击必毁!这也就是所谓的“整体撞局部”。

    其实,一定要有娴熟、深厚的“一触即发的贴身发力”功夫。在交手中要敢于近身。当擅于摔跤的对手抓住你准备施展跤术时,必然有一个拖你近身的过程,这是他为了运用招术而不得不做的动作。这时,在距离适合而又间不容发的关键时刻,你若有贴身发力这一犀利武器,必定会大占上风。或头打、或肩撞,或拳打,或肘击,无一不会重击对方,从而瓦解甚至结束对方的攻击。

    贴身发力是我们中华武术独有的瑰宝,可以在两人距离极近或处于胶着状态时(有时甚至在双方接触点为零的情况下),重创对方。而外国武术两人一旦距离较为贴近,不是互相搂抱、纠缠,便是准备施展摔技。在两人几乎贴死的状态下,即使泰国的膝、肘功夫也会一筹莫展(君若不信,请多看看泰拳比赛时施肘、膝的距离,便知我言之不虚)。而在这种距离,正是我中华武术大施神威的绝好机会。

    我们还应掌握“控制打法”,即贴身控制住对方的攻击武器,造成“我顺敌背”的局面,然后用贴身发力击打,则极具威力!

    近身后的控制打法,也为我中华武术所独有。如海外华人武术家苏昱彰训练的拳手马杜蝶,曾连续获五届世界泰拳冠军。分析其打法可能就是“搭手便欲近身,近身控制后便施展短打技术”。

    近来翻阅美国《黑带》杂志,看到西方武术可能受格雷西柔术的影响,普遍都重视起“抓、揪”的技术来,其实这也是一种控制法。中国武术与之区别就是有相应的贴身发力技术做强大的后盾,可以做到控制后一击必杀!

    我们的控制技术一般为“抓、撕、扯、压”等几种。在实战中要以灵活迅猛的步法大胆贴近对方,要敢于以毒攻毒。你想抓我,我更要在极近距离内抓住你。例如在中距离内以快速的斜步突然接近对方,前手抓住其前臂衣袖用力向斜后方扯动,牵动其重心的同时也就管住了他的双拳双脚。在扯动的同时发近距离的斜拳、崩拳等,对准其后脑勺或肾部奋力一击。

    在实战中不要与格雷西选手中、远距离地直接抓、拿,格雷西柔术的抓、拿功夫是很厉害的。例如杰克逊格雷西在平时的训练中两小时内便抓击陪练几百次,其力量与技术的娴熟程度可想而知。

    记住,不要让对方的身形正对你!你要挤入其死角用一只手去关住他两只手。

    最后,还有必要掌握一些缠斗功夫,特别是一些地面打斗与解脱术。因为在瞬息万变的搏斗中任何无法预料的事情都会发生。一旦你被迫被引入寝技,对地面打斗一窍不通,在胡乱挣扎中极易被对手控制住四肢或是绞住脖子。到那时,真的会大势已去,后悔莫及了。

    在缠斗功夫中有一种叫“横滚”的妙技,运用得好,便真正会成为摔跤者的克星了,应该下功夫苦练。如果被对手摔倒,格雷西柔术的另一擅长便是骑压住对手,或拳肘击面,或绞住喉咙。而对付正面击压者,攻击其裆部或支撑胳膊的肘关节正是其最惧怕的。

    另外,一定要注意格雷西柔术灵活迅捷的低位置腿摔。这是它们的绝招!

    总之,对付格雷西柔术一定要尽量避免与之纠缠,力争在中、近距离内一击致胜。就是说要在站立的格斗中结束战斗,而不要和它躺到地上去分高低。

    我想,要是真的能有挟以上技术而走上世界搏击的中国武人,大概格雷西柔术号称“天下无敌”的历史便会改写了。

    当然,中国武林高手众多,各人有各人的打发,也并不是非要掌握以上技术才能打败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