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论 (猥琐描写)取材于《抗兽的那些事》第一章
    “喔呼呼,苍井空复出,**新姿势!哇偶,小泽新片大解密,操!皮鞭,蜡烛!好黄好暴力!”李皓躲在无人的办公室的角落翻着一本色情杂志,他脱下自己的人字夹脚拖,搓了搓脚趾,顺手点着了一根三五,又翻了几页手中的盗版色情书刊,YD的声音再次响起:“操,岛国男人的怎么都那么短?恩?这是什么东西?如花!”

    误以为自己白天见了鬼的李皓扒开遮住自己眼睛的头发,他使劲的翻了翻手中的色情杂志,最后只能无奈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惨叫一句:“TMD盗版书刊!你TM弄什么不好,怎么把如花的头嫁接到我们可爱的兰兰身上!”李皓愤恨的将书丢在地上,仰头望天,他道:“现在的盗版也太TM猖獗了,国家已经三令五申不能侵犯企业或个人的知识产权,没想到啊没想到!连我们纯洁的色情事业都没有逃过这帮可恶臭虫的玷污啊。”忽然一道人影阻挡了灯光的照射,一道瘦小的身影出现在李皓的身边,李皓仍旧仰着头,只是表情变成了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革命大无畏精神,他像是在自语:“金融危机已经严重制约了我国的经济发展,而猖獗的盗版岂不是在我国已经严重受影响的经济上撒了一把盐吗?看来我们公司也要想个办法来提高产品的防伪性啊!”李皓低下头,这才十分“惊讶”的看着站在对面的老头,李皓吃惊的说道:“林总,你什么时候来的?你看,我总是这么为了工作而废寝忘食,请坐啊!我给您泡茶。”

    “哎!”老头一脸‘可惜啦’的表情对着李皓,但是眼睛却盯着封面上的兰兰,他道:“小李啊,你一直都是公司里的骨干啊,怎么能这么堕落呢?”老头拍了拍李皓的肩膀,然后在李皓凄惨的眼神中将地上的那本盗版色情书刊卷起收在背后,他叹了口气,道:“其实年轻人饥渴点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光用手解决问题也不好嘛,如果需要的话,组织上可以帮你安排一下。”

    “你这是第十次强抢我的书了啊!佛祖曾经说过的,谁TM抢我的色情书,我TM就让谁入地狱!”就在一个饱受压迫的平民准备崛起的时候,一个的声音突然从李皓的身上传来,“亚麻跌……啊,亚麻跌,亚麻跌!”

    老头偷笑了几声,拿着色情书刊转身愤然的离开了办公室,笔直的中指颤抖地出现在了老头的背后,它的主人李皓哭着脸道:“每次都拿掉我买的书,自己不会去买吗?”

    “TMD盗版!”苍老的怒号从隔壁的总经理办公室传进了李皓的耳朵里。

    满脑袋黑线的的李皓立刻对着连着总经理办公室的墙壁拱了拱手,道:“果然是老一辈的革命斗士!没想到现在这把年纪也是‘动梁’之材啊!”

    拿出手机,点开刚刚收到的短信,“李皓,觉得生活失去了意义吗,想到一个你未曾发现的大陆吗?你只要杀掉一个人或一个人以上,就能获得通往异界的资格。”

    “无聊的短信啊,怎么会有人喜欢弄出这种调调?还好是我这么一个有青春,有理想的真汉子,要是给青少年看到了一定会导致内分泌失调肾上腺素分泌过量,最后做出不可挽回的错误啊!怎么会有这么脑残的人创造这种短信!”深吸一口已燃尽的香烟,李皓把未按灭的烟蒂抛向了窗外。

    “啊嚏!”伟大的神界,某个自称空间之神的喝醉酒的奇怪大叔忽然打了一个喷嚏。

    烟蒂继续下降,华丽的在空中抛飞一个亮丽红色弧线,风将其吹向了一个YD的方向。

    性感的美女在自己家的阳台欣赏着都市的夜景,忽然,一个飘飞的红点落在了她深深的乳沟之中,“哇!……啊!……好烫!”女人尖叫着向四周胡乱拍打,阳台边上的花盆被她拍打的落了下去……“哎呀!”走在楼下的男人立即跳开,堪堪的躲开落下的花盆,但是却无法躲开激射的碎片,碎片划开男人的喉管,无尽的鲜血涌了出来,男人蒙住脖子,无力的倒向一旁……人影飘飞,倒地的男人压在了一辆疾驰的摩托车上,摩托车失去平稳带着驾驶员一起横着滑向了路中央……“砰!”摩擦着无尽花火的摩托车被一辆超速的跑车撞飞,跑车华丽车身立即变形,旋着圆圈撞想了路边的KFC……N分钟过去了……最后,在一团华丽的爆炸火焰中,加油站灰飞烟灭,血案结束了。

    犯下滔天重罪的李皓落魄的从公司回到家中,习惯性的脱光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疲惫的坐到沙发上,顺手将茶几上一根黄瓜抽出,骄傲的比了比自己的尺寸,心怀满足的摸出了遥控器,打开电视,新闻的声音立即传来。

    “……据不完全统计,此次事故中共照成36人死亡48人受伤,其中有16名伤员仍未渡过危险期,刑侦大队已将此次事件定位为一起疯狂且高智商的犯罪,据某知情人士透露,刑侦大队已经成立‘烟头血案’专案小组来调查此次事件,关于案情的发展我台还将陆续进行追踪报道。”

    不知为何,李皓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看了看手中已被咬了半截的干瘪黄瓜,突然发现自己这是自己上星期买回来的,悲惨的哀嚎立即响彻了整装居民楼,李皓捂着肚子奔进了厕所。

    如此凄厉的堪比狼嚎的叫声也惊动了在他家门口蹲点的刑警,听见惨叫他们脸色陡然一变,一名女警脸色立即沉了下去,她低声道:“根据情报分析,犯罪嫌疑人李皓是个心理极度扭曲的精神病患者,这可能与他是一个孤儿有关,他憎恨社会,厌恶周围的所有的人,但是他却恰恰是一个的逻辑思维极强而且智商颇高的罪犯,我们将要面对的是一个极大的难关,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刚刚从疑犯家中发出的那声怒号可能代表,我们已经被李皓发现了。”

    “刘莹队长,我们……我们怎么办?”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刑警已经吓得脸色苍白,他颤颤的声音更像是为自己打气。

    “如果李皓持有枪械的话,一经发现立刻击毙。”刘莹脸色沉了下来,说话的同时已将手枪上膛。

    刘莹打了个手势,示意门边的两个刑警可以将门踹开了,对讲机突然响起,“莹子,莹子,我是老陈,听到请回话!”刘莹立即摊开手掌往下压了压,门边的警察立刻停止了行动,“我是莹子,请指示!”

    “你所在的居民楼的对面我们已经安排了狙击手,如果李皓的火力太猛你们立刻将其引致窗台,尽量避免不必要的伤亡,完毕。”

    恐惧的气氛立时在刑警之中蔓延开来,中国的枪械管理十分严格,要说刑事案件要动用狙击枪的十分稀少,而每逢用到狙击枪的案件,那一定是上面十分重视的案件,而且这种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大多都装备了重型武器。

    “莹子明白……,现在收网!”刘莹决然的看了看自己周围的一张张紧张的面孔,轻轻的叹了口气,她忽然明白了一句话——再难再苦,就当自己是二百五,再难再险,就当自己是二皮脸。

    “我先一个人进去侦查,你们在外面掩护,听明白了吗?”刘莹平静的望着四周的同时,她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立刻飞起一脚踹在门上,可是门没关,所以……

    “哎呀……你TMD神经病不关门的!”趴在地上的刘莹愤怒的嚎叫着。

    在众人无语的目光中,刘莹扯着手枪掳起袖子愤怒的跑进李皓的家,连对面驼着巨枪的狙击手都很怀疑李皓是否在N年前的一个伸手不见汗毛的夜晚将这个女警官……XXOO……

    房内很安静,只有电视已然播着那条“烟头血案”的新闻,凌乱的衣裤干和瘪的黄瓜随意的在沙发上摆放着,她似乎看到罪犯着身躯在自己的房间一边欣赏着自己的杰作一边从事着某种不良的暴菊嗜好。一种恐怖的感觉立即席上了年轻女警的心头。

    突然一个“诡异”的声音从一个紧闭房门的房间内传来……

    “亚麻跌,啊……亚麻跌,亚麻跌……”

    蹲在马桶上猖狂的犯罪嫌疑人李皓现在正无聊的用自己的手机无耻的拍着自己的那儿话时,YD的短信提示音适时地响了起来。

    李皓甩开满头的黑线,点开了手机的短信,“身份确认,李皓,杀人数目52人,已达到进入异世界的要求,是否接受邀约?”

    “哎呀,你丫的还会有续集?不知道哥哥有着一颗炙热的红心啊,俗话说的好啊,骚归骚,骚有骚的贞操;贱归贱,贱有贱的尊严!你TMD还贼心不死的发来第二条,以图谋取哥哥贞洁的话费。”

    “啪!”就在厕所裸男发表着自己伟大的理论时,厕所的门被人在外面踹开了,巨响让嚣张的罪犯惊呆了,一个身穿警服的女人手持着手枪对着李皓走了进来。

    “李皓,你被捕了!”

    “啥!”

    “是你丢的烟头吗?”

    “是……是!”

    “啪啦,砰!”李皓已经明白了一切,他的手因紧张而颤抖,手机自然从手中滑落,而精神紧张的刘莹听到响声,手指一抖这扳机就按下了……

    诡异的黑洞从马桶里出现,头部中弹的李皓的下忽然涌出了无尽黑色光芒,而当光芒散去时,马桶上的人影……仍然还在,而一张沾满鲜血的卷纸从他的手上滑落,在马桶边飘零……

    “咦,怎么只有魂魄穿越的?看来只有我伟大的洛腩去帮帮他了。”

    众神空间,一个奇怪的大叔站在神殿的门口自言自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