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资料收录 【龙与地下城】霍肯大陆纵观概略 历史
    霍肯大陆纵观概略历史

    概述:

    几乎人类文明所有的典籍都记载了众神之神,伟大的尤瑞那斯创世的传说,并以那一刻为开始纪元。

    尽管有种种迹象表明,创世的时间还存在着种种的疑问——除人类外的其余文明种族都有超逾2000年甚至长达3000余年的史载;不时也会有霍肯0年以前的人类史前文明存在的零星证据被发掘,导致无数研究太古史的史学家们纷纷推测在霍肯0年以前就已有了人类并曾形成过相当程度的文明,但不知为何却从这个大陆上完全消失了——但毕竟始终没有确切的证据来证明所有的这些推断。我们只能相信:人类的一切,确实是从神创世的霍肯0年开始的。

    神创世后的100年,出现最初的记载表明人类就开始活跃在大陆上。现有最早的人类历史记载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人类以部落的方式群居于两河流域,抵抗着野兽、怪物以及其他种族的侵犯。人类的力量在那时还非常的薄弱,因此伟大的创造者也成为了庇护者,感受到神力量的人,成为了部落的首领、祭司甚至偶像,在这些优秀的“神选者”的带领下,人类惊人的繁殖力成为整个种族得以繁衍存活的重要法宝,随着人类数量以几何集数的增长,土地、水、食物、资源都成为争夺的对象——在以无数生命的代价击退了兽人和狼人等种种生物之后,战争爆发在人类部落的内部。人类分裂为大大小小的数十个部落,相互征战。

    战争持续了五百年,也就是在这五百年中,战争使得人类整体的战力和文明程度都得以巨大的提升,在霍肯300年的时候,殊朗湖畔,毕阿斯(Bias)——被称为“神眷者”的王者杀死了篡夺自己王位十年的叔父佩里安德(Periander),曼育平原上最强的部落“克洛索(Coloso)”从此出现。霍肯500年,第一次亚洛岗之役,克洛索在亚洛岗上击败了自己最强大的宿敌“克罗封(Killophn)”,是役两方共战死五万余人,血流成河,亚洛岗土地从此赤红。

    历史轮转,总有强有力的手将之推动。亚洛岗之战五年后,命运之子诞生在亚洛岗血红的土地上。西赛罗(Cicero)——后世称之为西赛罗王,率领克洛索,以40年的时间最终结束了曼育平原上纷乱割据的局面,第一次实现了平原上人类的大一统,建立了那个如今只能在梦中寻觅其踪迹的强盛皇朝——曼育王朝。

    军事空前强盛,与之相伴的文化空前繁荣,兽人被逼到永眠山以西,狼人也南退过屠灵河,被迫放弃了曼育平原肥沃的土地,连数百年来一直隐居在派伦山脉后的精灵王国也主动的派来使节;名臣、猛将、英雄、贤者、甚至美人……关于那个时代的传说多不胜数。但西赛罗王创建的这个梦幻王朝并未能如他自己期望般万世不朽。在霍肯580年,西赛罗王被刺于奥地里斯城外,仅仅才18年历史的曼育王朝,在失去了这个伟大的王者之后,竟就此分崩离析,曼育平原再度陷入纷乱的战火之中。

    人类再度统一曼育平原是在近100年后。饱受荼毒、千里狼烟的大地,饥饿、羸弱,因恐惧而变得越来越凶残的人民,人类的、兽人的、狼人的、地精的生命……都变得愈发轻贱。饱受磨难的百姓寄望于这样的一个传说:“沉睡于永眠山中的圣灵,孕育出伟大生命,赤红的头发飘洒过塞涅卡河,如同火焰焚烧罪恶……圣女,将拯救世界……(节选至史诗《圣女之歌》作者:色诺芬尼Xenophanes)”

    传说中的圣女黛铎(Dido)在霍肯672年如预言所说般出现于永眠山下,她有着梦幻一般的美丽和如同神迹一般的强大力量,带给了那个时代无助的人们无法估量的期待。围绕在她身边的有一群同样受到神感召的圣骑士——这也是我拜龙伟大的“圣殿骑士团”最初的雏形吧。传说中她的爱人即是其中一个圣骑士,却在某次的战役中失去了生命。因此圣女立誓结束乱世,还苍生安乐生存的天地。5年后,人类在黛铎的感召下汇聚成令人惊惧的力量,曼育平原以超乎所有人想像的迅速重获宁静。人们都以为并期待第一个女王的出现,但黛铎拒绝了世俗的权力,却建立了“圣以太教廷”,开始在大陆上宣扬尤瑞那斯的教义。真正的信仰始于此时。此前虽有各种传说和各种对神的企望,但并无系统,是黛铎将真正的神迹带到曼育平原的土地上。因此历次评选“推动曼育历史的十位女性”、“最伟大的女性”、“神之奇迹——史上最惊人的美丽”等诸如此类,她总会被充满敬意的名列榜首。她是人类历史上唯一一位被证实寿命超过了200岁的人,虽然在纳旗也还流传着其他许多人类封神之类的传说,但迄今仅有她,是有确切的证明体现了如此神迹的。因此黛铎女士,不仅被尊为圣女,也被尊为“最接近神的人”。

    在678年接受了王位的是另一位圣武士凯曼,即为光芒王朝(ParadDynasty)的开国之君凯曼大帝(KingCeaman)。圣女黛铎、凯曼大帝——数百年来是无数野史小说、吟游诗人最为津津乐道的爱情故事。传说中黛铎的心早在672、673年左右便随爱人而去,凯曼大帝却一直痴痴的守候——从大帝从未娶妻亦向来不近女色的史载看来,那些传说恐怕并非穿凿,而是有着相当的可信度。

    凯曼大帝的生命远比圣女的要短,在708年,落寞了30年的大帝病死在陪都朗纳多。他的弟子裴寂即位,成为光芒王朝的第二位皇帝。裴寂是一位仁慈与温和的王者,他的宽容令饱受荼毒的曼育大地获得了宝贵的休养生息的时间,奠定此后三百年宁静的基石。此后光芒王朝一直保持了“禅让”的帝制,裴寂之后,直到第四位皇帝,都是由上任挑选有能的贤者继位,直到第五位皇帝的出现——雷歌煌(ReinGolhon)

    歌煌是那个时代少数真正有着赫赫战功的军人,西御兽人,南抗狼人,声名远布至曼育平原之外,被光芒王朝的人民尊称为“保护神”,被人类的敌人们却满怀恐惧的叫做“魔王歌煌”。他是有着传奇故事与巨大争议的霸主,对王朝的绝对忠诚与对敌人的极度残忍构成鲜明对比。霍肯776年亚幕苏克罗一役,屠杀兽人十万余人,血流成河,尸积如山——凡参与此大屠杀的士兵,超逾七成后来精神失常——是役,将兽人完全驱逐入“寂寞荒野”,歌煌的威名与王朝的版图一齐扩张至最高点。

    歌煌的野心继续体现在政治上,掌握几乎是绝对军权的他,轻易的控制了软弱的“元老会”,登上了帝位。他铁腕的统治下,光芒王朝进入最具争议的十年。有人说是历史的极度倒退,从民主到专制,从自由平等到绝对权力;也有人认为是划时代的十年,光芒王朝的声威达至巅峰,军事上雄霸于整个大陆,水利、道路、要塞、学院——现在看来最具价值的事业,竟有百分之五十以上是在那十年内完成的。不管怎么说,唯有在歌煌大帝如此铁腕的统治下,才可能如此雷厉风行的完成众多后续者难以完成的功绩。那是一个典型国强民贫的时代,人民的生活是极度辛苦的。

    霍肯782年,歌煌大帝宣布其子红龙歌煌为继承人,民众与整个政治实体根本就没有丝毫反驳的余地,光芒王朝到歌煌王朝的过渡就这样平稳的实现了。接下来的两百五十余年内,在歌煌大帝的余威之下,歌煌王朝维持了表面的繁荣。

    霍肯902年发生了一件在当时没有谁意识到其重要性,却成为整个大陆历史转折点的“小事件”——在偏远的亚克行省,亚幕苏克罗以西一个小城市阿亚克斯布(Ayacsbull),当时的行政官处死了逃走了兽人奴隶,却引发了城内奴隶们的暴动。暴动很快被压制了,几乎就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行政官甚至根本没对中央汇报。

    但此次暴动却如同一颗火星,迅速的点燃了整个亚克行省兽人、半兽人、熊人等等被残酷压迫的种族暴动的高潮。半年内,亚克行省全境皆红,902年底,行省总督摩柯(Moke)弃城而逃,兽人推举被称为“独眼熊”的领导者成立了兽人政权,正式举起了对抗歌煌王朝的大旗。有此先例在前,霍肯902年到904年之间,永眠山以西,寂寞荒野以东,歌煌王朝西部的领土上全境皆赤。

    其时,歌煌王朝已堕落到了令人惊讶的地步,文官爱财,武官惜死,都城迦伦(Gallne)内夜夜笙歌,歌煌八世挲赫歌煌在战事被隐瞒了两年之久后,终于偶然接收到歌煌王朝领土已失去近五分之一的急报,惊得握在手中象征歌煌之荣光的玉杯“荣耀”跌落——这便是后世诟为“荣耀之破碎”的历史时刻。

    一同堕落的还有圣以太教廷,在皇室的庇护下,教皇和大主教们都享受着连神都羡慕的生活。在他们齐声要求以人民的生命为重的倡议中,一个月后,挲赫歌煌即与西部的兽人、半兽人、豺狼人、熊人等野蛮人反动军签订了妥协的协议,承认至塞涅卡河以西的领土全部独立,野蛮人们以部门联盟式的松散结构,相互割据,成立了“血裔联盟”。至此,东西两方相安无事了五十年。疆土的变化并为影响挲赫的享乐,他快乐奢靡的又生活了四十八年,才死在他的宫殿“龙穴”——他自称他的宫殿中比太古金龙的洞穴还拥有着更多的财宝——享受了九十六的高龄。

    但挲赫的儿子达斯加斯却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他一直努力要改变局势。霍肯952年,他即位后便着手改革,可惜他的举动还未见成效,外族入侵了。这是人类历史上,两次异族大举入侵的第一次。

    达斯加斯死在了第一次战役的战场上,兵败如山倒。他的兄弟科多继承了皇位,一个月后,被畏怯的下属割下了人头,献给了东进的野蛮人军首领——“血狼”布拉德(Blood)。至此,歌煌王朝已经名存实亡,只余下远在千里之外的后方,迦伦城内,达斯加斯十岁的儿子被推上了帝位。积弱的歌煌王朝面对强大残暴的野蛮人联军根本毫无抵抗之力。前线在厮杀和溃退,后方也依然在斗争,派系,倾轧,政变,流血,短短的一年内,歌煌王朝的皇帝更替了十二位,最短的在位了半天,最小的是个仍抱在手中的婴儿。最后一任皇帝,现在甚至连他的名字也考证不出了,只知道他面对着城下丑陋、凶恶、强壮、令人惊畏的野蛮人大军时,跳了下去,他的尸体穿在野蛮人的长枪上,四处晃荡。这最后一位皇帝的陨落,象征着歌煌王朝,或者说是整个人类的陨落。

    霍肯953年,人类最辉煌的时刻过去了,接下来的50年,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此后,即使人类重新崛起,却再也未曾像这之前一样,将异族压制到几乎灭绝的地步,而变成了互相牵制,互相融合。

    霍肯953年,歌煌王朝的统治正式结束,野蛮人500年来首次大举进入了曼育平原的腹地。有组织的反抗不复存在,除了曼育平原的东部,其它地区的人类都化整为零,以游击的方式继续着反抗。冲动直率的野蛮人有着几乎无敌的武力,却完全不懂得团队配合或是战略战术为何物,因此尽管占据着绝对优势,却依然拿大陆上到处流窜的义军们毫无办法。这样的状况在越来越多的人类投靠向“血裔联盟”后有了改变。这些被称为“耻辱者”的人类渐渐越来越多的占据了联盟的高层,有的甚至和野蛮人进行了混血——最初的半兽人就是这样出现的,这也是后来人类讨厌半兽人甚至更甚于兽人的原因——在他们的领导下,义军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这时是霍肯1012年,斗争已持续59年。

    霍肯1012年,是历史的又一伟大转折点,三颗耀眼的星辰响应着圣女黛铎留下的预言,终于出现在曼育平原的上空,他们的光芒,甚至普照到千年之后的今天——“光明王”亚斯兰特(Arsteland);“黑死神”布莱克(Black);“觉者”迪亚迪斯(Diadis)。

    亚斯兰特与布莱克那时都不过二十余岁,年纪很轻,觉者迪亚迪斯看来却已有四十岁以上——不过在此后的十几年内,他看起来始终就是四十岁,似乎时间在他的身上不能留下丝毫痕迹——他们三人却构成了牢不可破的铁三角。仿佛响应命运的召唤,一切的奇迹都在他们三人间成为了现实,痛苦的曼育大地重获安宁,1年内,光明王、黑死神与觉者的名字,成为每一个野蛮人的恶梦和每一个人类的神明。6年后,屠灵河以北,永眠山以东,再也见不到一个野蛮人的影子,兽人、熊人等五个部族与亚斯兰特在里尔城签订了和约,以连接了两大河流的桥梁“布瑞杰河”为界,互不侵犯。后称“里尔城盟约”。

    同年,霍肯1018年,“黑死神”布莱克率军南征。南方的狼人勾结了残余在曼育平原东部的歌煌王朝势力,已在屠灵河以南建立了新的“歌煌王朝”。南方的地形与气候令久居北方的士兵们纷纷水土不服,而凶悍狡猾的狼人也是强劲的对手,黑死神的军队推进得极为缓慢。

    7年后,1025年,光明王亚斯兰特以两件礼物为自己的婚礼增添了无限光彩——黑死神亲自带回的统一南方的捷报,与帕雷德帝国(ParadKindom)开国之君的冠冕。

    “觉者”迪亚迪斯也在这一年完成他耗尽一生心血的巨著——《天堂法典》。因其写于十一张羊皮上,世称“羊皮卷”,永久保存于圣以太教廷的圣殿之中,即使历经战乱,却从未被损毁。

    在苦难的年代,宗教总是更容易受到狂热的信仰。人民仰望着“三圣”,感谢主,相信主从未遗弃过自己。赞美伟大的主。

    一切都显得充满希望和光明的时候,异变突起。霍肯1026年,“黑死神”布莱克带走了“光明王”新婚的皇后,回到了南方。在他无比忠诚的军队拥护下,建立了帝国“纳旗”,与帕雷德帝国割河相望。据称,“光明王”一直非常的平静,只在某一天远望着南方,喃喃低语:“命运……命运……”就此一病不起。

    “光明王”病重期间,迪亚迪斯默默西去,众人本揣测他是为寻访药物而去,却再也不知所踪。光明支撑了半年,1027年,一代王者就此殁去,千军镐素,万民痛哭,即使遥远的纳旗,所有的士兵和人类的臣民,也无不带“鸿绒花”以示悼念。

    布莱克闻讯病倒,与光明王一样,所有的药物、魔法均不见效。一个月后,帕雷德帝国三大元帅起兵南征,誓言讨伐叛贼及害死王者的凶手。黑死神扶病上阵,虽大败对方,自己却在满目疮痍的战场上,遥遥面对着北方,拄剑孤立,黯然而逝。

    至此,拉开了持续千年的南北战争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