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资料收录 【重大武林事件集录】玉女峰大比剑
    玉女峰大比剑

    华山派自岳肃、蔡子峰以降,因武艺的分歧衍生出宗和气宗。剑宗认定本门武功要点在剑,剑术一成,自然克敌制胜;气宗笃信以气驭剑,气功练就,不伦使拳脚、动刀剑,都会无往而不利。两宗皆唯我独尊,各不相让,以致同门之间形同陌路,终于导致华山玉女峰上大比剑。结果,气宗以微弱微弱优势获胜,剑宗师徒被迫杀或归隐。华山派的内讧致使一日之间损折二十几位高手,元气大伤,在五岳剑派比剑夺帅时,终于让嵩山派拔了头筹。

    此次比武贻羞门户,剑气二宗传人均隐而不宣,江湖上只道华山派多人染急症暴死。然而,双方并没有从中引出必要的教训。被剑宗师叔斩了一剑而死里逃生的气宗岳不群出掌华山后,依然重气轻剑,致使座下弟子武功平平。令狐冲偶习上乘剑术,就遭到他的严词训斥,剑宗残余封不平等人隐忍25年后重上华山,谋夺掌门之席,理由仍是剑宗执“本门正宗心法”而气宗已“走入魔道”。

    弥散在华山上的是一种一元独断的心态。他们认为,上乘武功只有一种,不可能多元存在;而且,此绝顶武功的发明权、阐释权该由自己来垄断,是为正宗武学,而他人以同样的狂热信奉的别一种“正宗武学”对我来说乃“左道功夫”;因此,为了维护自己“正宗武学”的神圣,必须铲除他人的左道功夫,诛灭异己,哪怕付诸血雨腥风的残酷手段也在所不惜。他们不可能理解什么是宽容和为什么要宽容。剑气二宗虽然势同水火,在思维方式上却是惊人地一致。不难发现,这种心态与传统文化中的正人君子们总是不能容忍“道术为天下裂”的局面,呕心沥血恢复“道统”、定于一尊,对非我族类则慷慨激昂地口诛笔伐,演出一幕幕悲壮而又滑稽的活报剧。江湖中人虽然以反社会的面目出现,脑袋后面也拖着一条传统的辫子。玉女峰大比剑堪称是中国历史某一侧面的缩影。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无论是气宗,功心法都来源于绝非华山正宗的《葵花宝典》,其任教是一位宦官,与华山派没有丝毫渊源。那么,玉女峰大比剑的剑气两宗不啻与唐吉诃德一样是向风车开战而已。

    两宗之争,除了思维方式的迷误外,还有一种利益的倾轧在推动。玉女峰比剑前,气宗设计支走剑宗高手风清扬,为的是更顺手地夺取掌门之位,剑宗死守的也是掌门人的既得利益。然而,两宗不约而同地亮出“以绝顶武学,光大本门”的冠冕堂皇的旗帜。一个说:“在下无德无能,本来不配居华山派掌门之位,只是念着敝派列祖列宗创业艰难,实在不忍华山一派在岳不群这个不肖门徒手中烟飞灰灭,只得勉为其难。”一个道:“我自己做不做掌门,实是小事一件。只是剑宗的左道之士倘若统率了我派,华山一派百年来博大精深的武学毁于一旦,咱们死后,有何面目去见本派的列代先辈?”俨然一派誓列死捍卫“无数前辈用性命换来的本门正宗武学”的慷慨豪气。裸的利益之争被如此功妙地伪装起来,变自么为高尚,化卑琐成悲壮,你不得不佩服三寸不烂之舌的魔力。(见金庸《笑傲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