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资料收录 【重大武林事件集录】问武昆仑
    问武昆仑

    霍天都、凌云凤夫妇为营救七阴教主之女阴秀兰,联剑夜闯昆仑山。时霍天都天山剑法初成,凌云凤得张丹枫指点,悟出一套奇诡绝伦的剑法。夫妻联剑,一奇一正,相铺相成,威力倍增。此前二人联剑曾与乔北溟战成平手。是夜,乔北溟正在闭关练功,霍、凌二人大闹昆仑山,乔北溟恍若不闻。次日午时,乔北溟功成出关。原来他得了七阴教《百毒真经》之肋,修罗阴煞功步入第八重境界。

    乔北溟手舞独脚铜人,恶战霍、凌二人。霍、凌二人正感不支,忽听得乔北溟哈哈笑,高呼“住手”。原来乔北溟认为霍、凌二人久战力竭,他不想占人便宜,建议次日养好精神再战。当晚霍、凌二人在山上安歇,乔北溟待以贵客之礼。

    次日再战,霍、凌二人联剑更为纯熟,奈何乔北溟修罗阴煞功更加精进,二人又感不敌,乔北溟一如昨日建议住手。似此一连五日,霍、凌二人依然不能取胜,霍凌二人暗暗生疑,遂有去意。

    次日再战,凌云凤向霍天都使了个眼色,示意霍天都告辞。几天恶斗,乔北溟偷学了一点正宗的内功心法,霍天都也得益不少,剑法更见精进。他尚有几式新招,未曾试用,是以不忍离去。激战中霍天都突出怪招,一剑刺中乔北溟,却被乔北溟震翻在一丈之外。霍天都认输请去,不料乔北溟巧辞留客,认为霍天都年轻力弱,不能算输,建议换一个方式公平比试,双方各展胸中武学,互相诘难,以说辞判胜负。

    霍天都是个不折不扣的武学迷,登时心痒难禁,当即应允。他自负博览各家典籍,内外兼修,不信说乔北溟不过。

    二人进入静室,隔桌对面而坐。霍天都举袖一拂,将桌上灰尘拂得干干净净。乔北溟哈哈一笑,一掌将桌子击得稀烂,霍天都之意,在於主张武学之道,应就原有根基,除旧布新,化弱为强。乔北溟之举,说明他主张另起炉灶。霍天都道:“我拂去灰尘,桌子还是桌子。”乔北溟道:“若不毁坏旧的,怎有新的,新桌子比旧桌子那是好得多了!”霍天都道:“人和桌子不能相比!”乔北溟道:“我抑其天性,终能令其木然无动於中。炼其气,锦其心,不出十年,他将完全换了个人,彼此施为,人与桌子,何所异乎?”

    霍天都沉迷武学,一旦遇上旗鼓相当、可以相互辩难的对手,喜不自禁。所以越是感到难于招架,就越发振作精神,殚精竭虑与乔北溟反复诘难。不觉已是黄昏时候,乔北溟提出一个武学难题,霍天都苦苦思索,一时竟难解答。

    次日,霍天都邀妻同往,乔北溟前话重提,“三象归元,何先何后,要看各人练功的途径,所以我要先问乔先生,你所要求的最高境界是什么?”乔北溟道:“洗毛伐髓!”凌云凤应声说道:“我要你革面洗心!”

    原来武学术语之中,有所谓“上丹”“下丹”,注重心穴以上的脑海锻炼是为“上丹”。注重心穴以下的丹田锻炼为“下丹”。洗毛伐髓”以炼成下丹为目的;“革面洗心”以炼成下丹为目的,凌云凤虽语带双关,仍是不离武学。

    乔北溟面色一变,随即哈哈一笑道:“凌云侠语带妙理,虽然和老夫的途径截然不同,我也很佩服你。那么就请你根据这两种不同途径答复我前一个问题。”凌云凤站了起来,冷冷的道:“但求你革面洗心,一切无须多问!”拂袖一拂霍天都,便要走出静室。一正一邪两位武学宗师,静室问武相互质疑,在武林史中绝无仅有。从武学观点看,正邪交流,对武学发展,功莫大焉。(见梁羽生《联剑风云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