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资料收录 【重大武林事件集录】沈浪赌斗快活王
    沈浪赌斗快活王

    双手沾满武林中人鲜血的快活王盯玉关自西域入关至兰州兴龙山品茶,少侠沈浪孤身会之,要寻找机会为江湖除害。沈浪知道快活王喜欢豪赌,决定投其所好以接近他,而快活王也久闻沈浪乃人中之龙,有意在赌场上征服他为已所用,于是一场豪赌不谋而成。

    赌的方式是推牌九,由快活王作庄,沈浪作天门,上门是世家公子郑兰州,下门是黄河水道的龙头老大龙四海及土财主、暴发户周天富。快活王还令手下的锦衣卫士捧出一个身高两尺但四肢匀称、眼睛明亮、口齿伶俐的侏儒,让他替大家洗牌,以免有作弊嫌疑。

    赌博开始后,沈浪以一千两银子为,连赢六把,有三万二千两银票进账,而郑兰州等三人则连输六把,损失俱在万两银子以上。龙四海、周天富二人见状放弃下门改押沈浪所在的天门。沈浪却将赌注遽减到五百两,此后作庄的快活王竟连赢天门五把,周天富输出三万九千两,龙四海也有两万,沈浪却只输两千五。而天门的郑兰州却初步反败为胜。

    等到周天富、龙四海将赌注转回下门,沈浪立即投下强注——六千两,连赢几把后他已净赢十万零两千五百两。

    龙四海连赌连输大笑而去,周天富因损失过于惨重当声昏厥,郑兰州兴致已尽也表示退出,牌桌旁就剩下了沈浪与快活王,一场真正的豪赌即将开始。

    快活王同沈浪商定了一个新赌法:赌注的基数是五千两,二个下注看牌之后,双方都可将赌注加倍……赌注可一直加下去,直到双方都不再加,或是一方弃权为止。

    如此赌法,手上若是一副大牌,便可多赢些,若是一副坏牌,也未必一定会输,赌注如加得恰当,对方点子纵比你大,也有可能弃权。这种赌法的最大诀窍,是不可被对手自神色中瞧出你手里的牌是大还是小,而你却可设法猜出对手的牌是大是小。如此,除去幸运之外,智慧技巧与镇定,都是万不可少的。

    第一把,沈浪捉到一副七点,不算好也不算坏。快活王看牌后加注一万两,沈浪迟疑着跟进一万五千两,但快活王毫不犹豫地再加三万两,他手中莫非是八点以上的大牌?沈浪缓缓伸手要将牌推倒准备弃权,但他以本能的灵机突然改变了主意,示意接受,翻牌之后,快活王居然只有一点,于是沈浪侥幸地赢了第一仗。

    第二把,幸运似乎再次降临沈浪,他分到一副天牌,决定要给快活王致命一击,把赌注加到了一万五千两,快活王考虑许久又加三万,沈浪暗喜快活王上钩再加五万,快活王迟疑着又加了五万两。沈浪觉得此数目已足够折去对方的锐气,但翻牌后发现快活王手中赫然是一副无可匹敌的至尊宝——猴王对,他自己反而落入了陷阱,辛辛苦苦赢来的十多万两银子一把输出。

    以后是一段艰苦的拉锯战,先是快活王占尽上风,接着沈浪又连连小赢。快活王已面呈焦躁。决定胜负的时候到来了,这也是沈浪最后的机会。

    紧要关头沈浪竟抓了一副只有两点的牌,但看到快活王加注三万后不甘示弱,也加了三万,沈浪孤注一掷再加三万五千,岂料快活王居然一下子又加上九十万两,声称若沈浪输了且身上赌资不够,就要砍掉沈浪两根手指。沈浪算定快活王是在虚张声势,慨然接受。

    沈浪翻牌之后,快活王见只有两点,一双冷酷、税利的眼睛顿时变得空空洞洞,他狂笑一声转身离去,沈浪方自伸手翻开快活王的牌,快活王的第一打手独孤伤地突然将牌按入桌面。沈浪轻敲桌面,两张牌飞起,独孤伤用暗器将牌击碎,并将其他三十张牌揉成粉末,然后一口咬定快活王的牌是三点,赢了沈浪。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沈浪微微一笑,闪电般地将桌面切下,靠近灯光,于是那两个陷进去的牌印子便显得清清楚楚——竟是一副倒霉透顶的蹩十。独孤伤虽将整副牌毁去,以为已毁尸灭迹,死无对证,却忘了那两张牌会在桌上留下证据。

    黑暗中,快活王冷冷地对沈浪说:“很好,你赢了。”

    这一仗,沈浪赢了一百多万两银子,打击了快活王的气焰,也初步得到了快活王的常识和信任。(见古龙《武林外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