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资料收录 【重大武林事件集录】罗刹牌之谜
    罗刹牌之谜

    罗刹牌由千年古玉雕琢而成,正面刻着七十二天魔、三十六地煞,反面还刻着一部梵经,从头到尾竟有一千多字,因此,这块玉牌本身就已价值连城。但更重要的是,罗刹牌还是西方魔教之宝,遍布天下的魔教弟子,看见这面玉牌,就如同看见教主玉罗刹亲临。

    西方玉罗刹是武林中最神秘、最可怕的人,他身世神秘、武功神秘,所创立的西方魔教势力已称雄关外,并已开始向关内渗透。他在开山立宗时,亲手订下一条天魔玉律:“我百年之年,将罗刹牌传给谁,谁就是本教继任教主,若有人抗命不服,千刀万剐,毒蚁分尸,死后也必将永下地狱,万劫不复。”

    正当西方魔教势力日炽之际,武林中忽然传出玉罗刹暴死的消息。为了追悼玉罗刹,也为了朝拜新任教主,摩教中的护法长老和执事弟子们,已决定在次年正月初七“人日”那一天,将教中所有重要门徒,聚会于昆仑山的大光明镜,谁只要能在那一天,带着罗刹牌赶到该地,谁就是魔教的新教主,那他就立刻可以成为江湖中最有权势的人,也是最富有的人。罗刹牌顿时成为天下豪杰垂涎的目标。

    几乎在玉罗刹暴亡同时,玉罗刹之子玉天宝携罗刹牌入关,来到中原花花世界,在银钩赌坊的一场豪赌中,把所带金银宝器输尽后,竟又把罗刹牌以七十万两白银的代价押给了赌坊主人蓝胡子,一夜间又输得一干二净,不久,玉天宝被人秘密杀死。

    蓝胡子收下罗刹牌后胆战心惊,把它藏在床下的铁柜里,但是,他的四位妻妾——李霞、陈静静、冷红儿、唐可卿嫌蓝胡子喜新厌旧,怒而偷窃了罗刹牌逃至数千里之外松花江畔的哈拉苏。魔教中的护法、武功高绝的岁寒三友孤松、枯竹、寒梅为追查罗刹牌下落在附近出现,蓝胡子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为此他设下圈套诱使誉满天的大侠陆小凤为之取回罗刹牌。

    蓝胡子利用陆小凤生性凤流,派出了冷若冰山的美人方玉香将陆小凤勾引到一个密封的铁屋里囚禁了一夜,然后在此期间以陆小凤的名义去杀人越货、强奸民女,连作了八宗大案,并放出风声,称玉天宝是被陆小凤所杀。翌日,陆小凤从铁屋中脱身后,立即受到官府的追捕和岁寒三友的围攻。陆小凤不得不重回银钩赌坊,见到蓝胡子及其妻子方玉香,还有方玉香的哥哥方玉飞,答应替他们取回罗刹牌。

    在北去的途中,岁寒三友时刻尾随在陆小凤身后。出发不久陆小凤又有艳遇,一位温柔如春水的漂亮妇人丁香姨主动投进了他的怀抱,且身携重金,她是江湖上新近崛起的黑虎堂堂主飞天玉虎的夫人,只因飞天玉虎有了新欢,视丁香姨为眼中钉,丁香姨为了保住地位、名利,居然盗窃了黑虎堂的数十万两黄金,也要去哈拉苏找旧识李霞买那块罗刹牌,以威胁飞天玉虎。但陆小凤最终未能保护好丁香姨,她被黑虎堂的人凶残地断去双足及一手,并将之软禁。一波初平又起一波,独霸江南的富豪贾乐山为了得到罗刹牌,也匆匆赶来,他已和李霞讲好价钱,六十万两白银买罗杀牌,钱货两清,因此他劝陆小凤勒马回头,甚至搬出金钱、美色,但陆小凤不为所动,贾乐山正要对陆小凤下杀手,却被所携绝色少女楚楚及三名随行保镖合力杀死。楚楚甜言蜜语,说陆小凤扮成贾乐山,以便用所携带的十余箱金宝轻而易举地从李霞处把罗刹牌买来。陆小凤当然答应了。

    到达哈拉苏之后,陆小凤所遇到的远比他想象的复杂。李霞请陆小凤喝酒时大动淫心,素有同性恋怪癖的唐可聊因此前来大打出手;陆小凤则要与冷红儿好事成双,却被李霞那假作疯癫的弟弟李神童破门搅散。随后唐可卿被人用绳子勒死,李霞收下了陆小凤带来的金银,尚未交出罗刹牌便被人裸地冻死在一口大水缸中,罗刹牌下落不明;善良的冷红儿不知何故也死在冰河之上,陆小凤发现她的手似乎在挖掘什么,所以猜测罗刹牌隐藏在河里,用霹雳堂的火药炸开冰面后,果然得到了罗刹牌,但陆小凤一眼就看出那是假货。

    陆小凤冷静地进行了思考,估计是陈静静在将罗刹牌埋入冰河之前就已将之掉包,怕李霞发现就对她下了毒手,冷红儿发现了陈静静的阴谋也被杀害,心黑手狠的陈静静是企图又得金钱又霸占罗刹牌。事实验证了陆小凤的判断,陈静静此时已躲到她的另一个巢穴中,编织着金钱,权势的美梦。她没想到的是,别有用心的楚楚却不期而至,并制住陈静静的穴道,逼使她将藏在月经带里的罗刹牌交了出来。楚楚罗刹牌到手,一声长笑尚未结束,陆小凤已用长鞭攫走玉牌。楚楚率三个保镖围攻陆小凤未果,反而在血腥的内讧中被刺死,聪明的陆小凤也已看出,这块玉牌晶莹洁白,但也是假货。

    在迢迢归程中,陆小凤那天才的脑袋已帮他理清了思路,基本上搞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因此,当他回到银钩赌坊,才能胸有成竹地面对方玉飞、方玉香、蓝胡子、“岁寒三友”侃侃而谈,揭露出围绕罗刹牌的一系列阴谋。原来,蓝胡子得到万分迷人的方玉香后,厌倦了李霞一行,因此才故意制造了个机会,让李霞等人偷了块假牌逃得远远的,为了转移魔教的注意力才让陆小凤北上取牌。这些只是表层的东西,真正的祸主还是方玉飞,他就是黑虎堂堂主,他所谓的妹妹方玉香实际上是他的情人,出于扩张势力的需要,他要攫取更多的财物,这才想出毒计。方玉飞知道蓝胡子持有罗刹牌,便叫陈静静鼓动李霞盗走了它,再用方玉香做饵,钩上了陆小凤,又利用李霞引来江南的贾乐山,至于楚楚,也是他方玉飞埋在贾身旁的定时炸弹,最后,他还要方玉香在蓝胡子的酒里下了毒,这样贾乐山、蓝胡子那些数不清的钱物,就都会变成方玉飞的,而身背恶名的将是陆小凤。

    在与方玉飞的决斗中,陆小凤以一招“灵犀一指”制住了对手,且使得和方玉飞狼狈为奸的岁寒三友中的寒梅羞愧自尽。事情并未完结,枯竹、孤松要持假的罗刹牌去昆仑山争当教主,企图杀人灭口,陆小凤危在旦夕,剑神西门吹雪神奇地赶到,只一剑就洞空了枯竹的胸膛,孤松怯战逃走,却被一犹如鬼魂的雾中人骇死。

    雾中人正是西方魔教教主玉罗刹,他唯恐死后手下的人对其继承者不忠,因此使出诈死手段,让那此人自行暴露,以便清除隐患。玉罗刹还告诉陆小凤,玉天宝根本不是他的亲生儿子,而是收养别人的,他真正的儿子在出生后的第七天就交给了他一个最信任的人去管教,以免他在教主的影子下骄淫奢侈,无所作为。

    陆小凤忽然发现,玉罗刹思虑之周密,眼光之深远,都是自己永远做不到的。再想下去,这段时间所作所为,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连他自己都分不清了。(见古龙《陆小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