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写作技巧 怎样写小说(写小说的技巧)
    1.角色的父母是谁?角色是否由他们抚养成人?如果不是的话是因为什么原因?如果不是的话又是由谁抚养的?

    2.角色有从小时候就是死党的好友吗?有兄弟姐妹吗?他们现在在哪里?角色和他们还有联系吗?还是已经分开了?

    3.角色的童年是什么样的?平静宁和还是动荡不安深受创伤?

    4.角色有什么钦佩的偶像吗?如果有,是什么样的?

    5.在这个故事开始之前,角色是干什么的?是谁训练了角色学会现在在做的工作?

    6.角色的道德观和宗教信仰是什么样的?为了维护他的信仰,他会做出多大的努力?是谁或什么事情教会了角色接受这种道德观念和信仰?

    7.角色有什么不同寻常的爱好或者体格特征吗?旁人一般对此有何反应?

    8.别的角色对你的角色的态度如何?从你的角色的观点来看,他们为何会有这种反应?

    9.角色能杀人吗?他/她为什么会做出杀戮的行为?他/她有什么敌人吗?角色能杀他们吗?

    10.现在角色的人际关系如何?他/她有什么亲密的朋友吗?或是仇敌吗?如果有的话是谁?原因是什么?

    11.角色在精神心理上有麻烦吗?有什么恐惧症的对象吗?如果有的话是什么?是因为什么原因?

    12.角色平素是怎么对待别人的?他/她容易相信别人吗?还是特别不容易相信别人?

    13.角色看起来是什么样子?他/她有什么伤疤或是纹身吗?如果有的话是因为什么原因?

    14.角色的日常生活是什么样的?如果这种规律的生活因为不同的原因被打断了他会有什么不同的反应?

    下面和你的DM一起坐下来考虑下面两个问题:

    15.角色曾经历过这个世界上的什么重大事件吗?他/她的经历对角色有何影响?

    16.角色有任何声名狼藉或是名声显赫的祖先吗?他/她做了什么?当人们知道了角色有这样的祖先后他们会有何反应?角色的行为是为了提升这种声誉,降低声誉,还是忽视之?

    最后再考虑一下下面四个问题:

    17.角色的理想或者说人生目标是什么?

    18.他/她是怎样追寻目标的?故事中描述的冒险经历对完成这种梦想有何作用?

    19.角色有过建立家庭的想法吗?如果有的话,他/她心目中理想的伴侣是哪种类型的?

    20.角色考虑过他/她死亡的可能性吗?他/她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

    自从《魔戒之王》问世以来,史诗般的奇幻巨著在畅销小说排行榜上已取得了骄人的记录。想要创造这样的辉煌吗?

    《前言》:

    ──人,是小说所要表达的主题,不管作家是想要表达理念或是想法,都是以人为主体而扩展的。

    小说活动的主体是「人物」,它不是「人」,它是作家所创造的「物」,一个不存在我们生活周遭的「人物」,但是一个好的作家所创造的好人物,就是这麽奇特,让我们伴随着他们喜怒爱乐,让我们跟随着他们心情起伏,也让我们以为他们就是真的存在这世间一样。

    小说写的是人,小说离不开人,没有人,小说就没有所谓的文学性质,所以身为一个作家的我们就要表现好一个人。

    一个人,我们所看到的是什麽?不外乎是容貌外表、穿着、身高、体型等等,这是属於外在眼睛看到的,我们归类於外在感官。有些小说喜欢在人物的外在大下笔墨,写人物如何俊美、如何漂亮等等,这是人之常情,人长的漂亮,心地又善良的人谁不喜欢。

    但请记住!我後面有说到一个善良的字眼喔!没错,善良是属於人物内在部分,我们是要如何看到人物的内在部分呢?

    在现实世界中,我们是经由这一个人的对话与动作得知,然後再判断这个人是好是坏,小说世界也是一样,不同的是读者可以看到作者多描述的另一样东西,那就是内心。

    现在,我们来整理我上面的发言吧!由上述的内容,我们不难得知,要表现好小说人物,不外乎三样事物的文字描写,那就是对话、动作、内心,我们谈谈这三样吧!

    ※※※※※

    《对话》:

    ──对话,人说话是要对一件事说话,有的人是自言自语(对我),有的人是感叹过去(对事),有的人是在辱骂天理(对天)……等等,不管是对什麽说话,这都是「对他」的依据。

    要表现好对话对话,一定有「自我(自我意识)」「情绪(表达於外的感觉)」「对他(一定有个主题吧)」

    没有这三样,对话读起来如嚼蜡,没味道。

    ☆小小警惕:

    就我所看到,有一些作家的对话只有做到其中的情绪与对他,没有小说人物的自我,这个自我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可就难了,自我可以说是小说人物的灵魂,也是小说人物的最重要部分,若是没有让人物有更鲜明的个性,写的差一些的,更会产生人格分裂的状况出现,轻忽不可,大意不可。

    要如何写好一个人物呢?我建议作家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妨忘了自己,把自己融入在小说人物之中,将自己当作是小说人物,我所说可不是单纯的2D拟态,是所谓的3D虚拟。在对话方面,我发现许多人的对话表达的有些的平板,不够生动,没有所谓达到情绪、自我、对他三样互相互动的要件。

    ※※※※※

    《动作》:

    ──动作,人物的动作是一个很重要的一环,动作与对话可以说是相扶相持,动作因为对话而有了气势,对话也因为动作而有了气势,所谓的动作不能只是走、停、跑、跳、站等等,要有更多元化一点的描写,动作要有气势,要有人物的情绪与感觉表现在其中,要有作家的描写在其中。

    但动作的表达,最主要也是依恃两样的存在,这分别为小说人物的情绪以及个性,这要先看作者的设定为何,慢慢的在虚拟出人物的动作为何。像是生气的人会捏拳头、顿足,个性内向害羞的人常会手足无措的抓头发或是低头,这些的动作是会为小说人物添加许多的色彩,使小说人物更加的鲜明,读者更能融入其中。

    小小警惕:在描写动的时候,不要只是单纯的一昧表达坐、站、跑、跳,最好是善用文字修饰,让每一个动作都涉及到姿势、态度和表情,使其生动活泼。

    ※※※※※

    在下就用倾天作家穆子乔之《青玉玦》第二回□阴晴难测女药师来作个错误示范:

    ☆文绿凤急忙解释道:「姑娘,请别误会,我们无意打扰丁药师的清幽,只因我家少爷重伤垂危,方会冒昧造访,恳请丁药师前辈施援手,救我家少爷一命」

    那名白衫少女看着她们搀扶着不省人事的上官出云,开口问道:「你们为他求医而来?」

    文雪烟心急如焚,冲口说道:「只要能救他,要我们做什麽都行」

    ──再看看真正的成功例子:

    ☆文绿凤闻言,急忙解释道:「姑娘,请别误会,我们无意打扰丁药师的清幽,只因我家少爷重伤垂危,方会冒昧造访,恳请丁药师前辈施援手,救我家少爷一命」

    那名白衫少女早已看见,她们搀扶着不省人事的上官出云,睨视了她一眼,遂皱起秀眉,开口问道:「你们为他求医而来?」

    文雪烟眼瞧上官出云气息渐弱,芳心焦急似火焚,不禁冲口说道:「只要能救他,要我们做什麽都行」

    感觉如何呢?

    ※※※※※

    《内心》:

    ──在这一层面之中,大约分为两种,分别为感情描述、内心独白。

    内心独白方面,其实需要注意的和对话无两样,相差只在於对话是互相的,而内心独白是自我的﹔而在感情描述方面,则为作者将自己立於人物的立场,将人物的内心以人物的角度阐述开来﹔

    对於这方面的描写,每个人的笔法大有不同,其复杂性也非三两语所能解释一二,以景写情,直述写情,这种种许许多多的方式,因作家的不同,其实也有所不同。

    ※※※※※

    小说最忌讳作者的影子,将小说写入自我,这是最要不得的,但有些人是认为写的高兴就好,反正读者喜欢看就好。但我是这麽认为,作家写小说,就是要保持客观,避免将自己主观意见加入其中,要让读者有思考的空间,思考内中的人物为何,而不是一昧的看作者在小说的旁白赞扬这人是大英雄或是高手怎样。

    我看的书少,就举一个大家都知道熟悉的例子,笑傲江湖的万里独行田伯光,金庸在其人人旁白方面并无所谓的大骂田伯光是淫贼,或者是在田伯光被不戒去势後,强迫他当和尚,取法号不可不戒,金庸有在旁边一直说他死有余辜,恶有恶报,奸淫妇女最终有如此的下场是最好……等等此类的话吗?

    没有,因为金大师让读者有去思考的空间,让读者自己去思考这人物,我们在想想,田伯光虽是诸恶多做,但後因认识令狐冲这个华山名门正派的弟子,两人曾经殊死恶斗,两人後却相知相惜,金庸有用许多笔墨描述吗?也是没有啊!几笔带过而已。

    反观之我们,有多少作者因心爱自己所创造的人物,不惜用许多旁白赞扬他的人物……但要清楚,我们是作者,不是说书人,我们是要写小说,表现人,表现以人为主的小说世界,这是我们作者自己的创作,是我们虚构初种种的剧情、人物、环境等﹔说书人是在讲故事,所有的故事不是人家写好的,便是历史故事,皆是有所根据,说书人只需要赞扬英烈,说出一个早已准备好的剧本,高兴的时候可以稍微穿凿附会,这是很主观的。

    这麽说好了,我们想想啊!想想说书人,说书人在讲到三国历史的时候,一定会大力赞扬勇冠三军,义薄云天的关羽,一定会讲到历史上有名的三英战吕布,这大家都知道吧!刘关张三英战吕布,一定会说兄弟三人义胆忠云,不离不弃,兄弟情深,武功高强,勇猛无惧……等等废话我就先不说了,但我们若仔细想想,我们是不是被说书人所说的话给唬成白痴了?三英战吕布,三人合力围炉一个人,居然还让他全身而退,我要是关羽,我真是羞愧到自尽已谢苍天。说书人是在说故事,他只是传达一些故事给人们,但写手不是写故事,是写以人为主体的小说,说书人可以加入自己的主观,但作家万万不能加入自己的主观,不然小说毁矣。

    反过头来,作家的旁白要尽量少,我却看到很多写手大力赞扬自己心爱的人物,说了一堆啦里拉杂的话,这不就和说书人是一样吗?人物因此黯淡失色,变的不耐看,甚至可以真的应上一句自谦词,拙作。

    一个角色个性冷并不是作者说他个性冷他就个性冷,要真是这麽简单,读者不就是耳根子软,喜欢听道听涂说的谣言了?

    小楼在文学网上也厮混过一段日子,身为网路作家的我们,说真的,有许多作家的构思有新意、有创新。但是有一个情形,那就是写手写文写的很随心所欲、很爽,读者看的也是很爽,但这爽也只是看过一次,第二次之後就不耐看了。这可以说是和网路间的色文是一样的,网路色文第一次看会很兴奋,但第二次就不保证了。

    ※※※※※

    《剑宗与气宗》:

    俗话说的好,练功不能不练基本功。

    剑宗、气宗两大宗派,虽然练剑宗是很爽,快意潇洒,但若是没有气宗的辅助,这是不长久的,迟早是江郎才尽,所以我认为是气剑双修。

    何为气宗?何为剑宗?

    我个人是这样定义:气宗重质,剑宗重形。

    我会说网路上许多人大多是剑宗之人当然是有我的考据,剑宗重外形,注重剧情、文笔优美等等一些外在的表现,这就是剑宗,但依我看来是华而不实。

    气宗重内质,重视其涵义、意境、考据、铺排等等一些内质的隐含,这就是气宗。我个人是重视气宗,但我却是以气练剑,但剑宗并不是说不好,但你若是无气宗作为辅助,後继无力,迟早江郎才尽。

    依我所想,新派武侠四大家之中,气宗有金大与梁大,剑宗有古大与温大。

    但他们後来都做到气剑双修,以气御剑或是以剑练气,气宗剑宗,同属一宗,但端看你如何去修练。

    正如创作也是一样,随心所欲的写作固然是很快意,但若是无相对的吸取知识,这迟早是江郎才尽。

    方法如下:

    文章结构:

    1.创造一个主角。

    你大部分的读者将是那些缺乏自信的男人。所以把你的主角塑造成一个失败者。生活没有目标,害羞,懦弱,有负罪感,病弱,懒惰,土里土气??诸如此类的特质将帮助你达到这一目的。

    2.构思一个任务

    这个失败者必须突然被告知整个世界的命运??或是一些别的世界??都将依赖于他那嬴弱无能的双手。为了拯救世界他必须完成某些任务,面对一些不可名状的敌人,学习一些神奇的技能等等。

    3.创造一群各不相同的伙伴

    失败者/英雄必需要有一群各不相同的伙伴,他们不同的种族,诸如矮人、精灵、Rotarian。每个伙伴都要有独特的技能比如剑技、抡套索等等,这些将在文中的某一部分用到。

    4.创造一名睿智但毫无帮助的指引者

    指引者是博学明智的顾问,他了解整个任务,但却从不会把它完整的揭示出来。而且他看上去拥有无边的法力但即使是最紧要的时刻也不会运用它们。(参见7:把它拖长)

    5.创造一片大陆

    这个鱼龙混杂的团队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经过一段漫长的旅途,在各类不同的地形和气候中艰难跋涉。每个奇幻大陆都拥有任何可以想见的气候和地形??山脉、沙漠、沼泽、冰川、森林??随机分布在大陆上,与所有已知的地理和生态规则相悖。

    注意:所有奇幻世界都大约是方形的。也就是说,就像一本打开的平装书的形状。

    6.创造敌人

    每一个奇幻大陆的都有一股黑暗势力,一个几乎无所不能的大魔王想要把它彻底毁灭。魔王将从中得到什么好处我们不得而知。这个恶魔通常拥有大批军队,他们不需要食物、报酬或其他补给而且可以远涉千山万水围攻各大城市无需任何后勤团。尽管如此,敌人的力量却完全依赖于某些无足轻重的东西,比如一个戒指或是一块石头。

    7.把它拖长

    奇幻史诗的重点在于:读者看完书后一定要感到精疲力尽。他们必须觉得当英雄们完成任务的过程中,自己也克服了许多艰难险阻。所以小说一定要尽可能的难读。请按如下*作:

    (a)事无巨细的记述。描写旅程中的每一天,他们走了多远,吃了什么,天气怎样,在哪里睡觉,特别是那些什么都没发生的日子。

    (b)在每个戏剧化的时刻都添上冗长的自省。在每个紧要关头,英雄都要详细的思量他的情绪、感觉、身份、是否忘了把煤气关掉等等。

    (c)决不要用简单的方法排除危机。举个例子,如果法师引导者拥有强大的法力,他决不会用它解决任何困难。比如:

    错误:

    食人妖转过它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头,举起黑色的大棒砸了下来。“快用纳拉石”史蒂芬喊道。“别担心”年长的法师高狄抬起法杖,低声咏出阿尼克之言“哈斯塔拉维斯塔”。一道光芒闪过,食人妖之王变成了一堆灰绿色的碎块。

    正确:

    食人妖转过它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头,举起黑色的大棒砸了下来。“快用纳拉石”史蒂芬喊道。“不”法师审慎的说。“如果我们把纳拉石用于杀戮,这只会增加敌人的力量。”木棒携风而下,矮人岩钻被劈成两半。

    如果法师和君王们能够使用魔力,那他们就不会需要失败者/英雄去拯救,而小说也将在100页以内结束。所以,尽管法师们可以让树木返春,召唤大地和天空的精灵,他们不得不用智谋来击败那怕是最愚蠢的食人妖。

    同时你也需要找到方法来:

    8.跳过难写的部分

    尽管我们要保持书的长度,可总有些部分是在难于描述。徒步旅行一千英里是很长,但却易于描绘。另一方面,战斗很难写因为一时间会有很多细节而且你也许需要一些战略战术方面的知识。所以如果你正要描写一场战斗可又发现很难下笔,只需简单的让英雄受伤然后失去知觉:比如:

    “……接着突然间他头痛欲裂,一团迷雾将他封在其中。他觉得自己正坠入空茫却又实在的黑暗中。伯德寇的长剑仍在空气中挥舞,就像被时间所捕获,禁锢。战斗的声音仿佛在千里之外,但是当他闭上眼睛,被黑暗之云所吞没时,他仿佛听到有人在幽绿的山丘上喊着,‘祝酒人来了。祝酒人来了。’”

    薄雾散去,接着我们的英雄在医疗室乳白色的雪花石板上醒来。贞女战士(PureMaidenWarrior参见“角色”)告诉他战斗已经结束,你猜怎么着?他们赢了!结果:你省下了50页错综复杂的战斗描写。

    其他困难的情节如无法逾越的山脉参见“洞窟”。

    9.为一场大战作准备

    虽然敌人法力强大,但出于某些原因他必须按照古老的习俗通过白刃战解决好人们。不管一个法师、国王或是王后多有魔力,他们终将在战场上被一柄长剑结果掉。

    10.杀掉每个人

    当一切仿佛都无可挽回时,失败者/英雄必须达到他的目标,得到力量,发现秘术或是别的什么。想达到这个目的,就有必须让他的征程上不断地摔倒扭到脚踝,身份被误解,被人魅惑等等。在他进入状态之前,大部分同伴都将伤重而亡。这会帮助我们保持对敌人的愤恨,虽然这基本上都是因为失败者/英雄那迟缓和无能的错误。

    好了。现在让我们看看别的要素。

    消耗品??坏蛋

    我们有必要创造一些坏蛋消耗品。诸如兽人、地精、食人妖、龙、恶人或是其他任何我们乐于批量杀害的生物。他们通常都是肤色黢黑,多毛,易汗或是其他无法被白人的标准所接受的特征。根据传统观念上一个丑陋的躯体反映出一个丑陋的灵魂的论点,他们大都残缺丑恶。我们将给他们添上些疾病,制造点残缺以提醒读者这些人恶心的外表是由于他们是邪恶的。

    注意:在奇幻大陆上不存在任何感化或是复原的感念。所有敌人的盟友、宠臣、奴仆和工具都将被无情的杀掉,即使他们是出于恐惧才会服侍他们的君王。

    坚韧的老战士

    所有奇幻小说都会有一群久经历练,异常忠诚的精英战士。他们通常都是些强健、阴郁的家伙,有着紫青色的疤痕,独眼,单臂等等。与事实相反,他们身上的伤越多,战技就越精湛。

    贞女战士(PureMaidenWarriors)

    失败者多半都有着性方面的恐惧心理或是过分依赖女性,所以奇幻小说中的女性都是那么强大和纯洁。他们把JoanofArc弄得好像是PamelaAnderson。她们都很强壮、高贵、忠诚、勇敢、血统纯正并且会在结尾死去??我们还能让她们怎么样呢?她们对婚姻都是那么恐惧,而且在奇幻史诗中没人曾经过性事。

    体形

    瘦弱的人都是聪颖、睿智的,而像熊般强壮的家伙多半连话都不会说。

    角色的姓名

    要创造一个名字,你只需将那些毫无意义的音节堆到一块让它们看上去好像是一种外文。如果让它们不易发音,这就更加可信了。Y、H和撇号将添加某种异域风情。诸如“Dn’a’brht”、“ynhazzmhn”、“jbreheh’m”这样的名字都可以。

    把一些简单的英文单词随机的凑在一块也是个不错的主意,比如:"RuskMontana","Heron

    Alibi"or"ErmineDayglo"。

    科技

    奇幻世界通常在科技方面都有着难于理解的障碍。它们被那些由睿智的贤哲组成的议会所统治,这些人是几千年积攒下的智慧的守护者,但他们从不会发明任何东西用来切实帮助自己对付恶棍、食人妖和兽人??比如一支.44Magnum。许多奇幻世界都有着精湛的金属工艺、文字艺术,有能力制造十字弓、投石器和精巧的陷阱但是却没有一个带轮子的交通工具。

    注意:奇幻世界从来没有劳动体制。很少有人工作,几乎没有农业,也没人知道食物是从哪里来的。

    魔法

    当法师对射魔法飞弹时,善良法师的火焰总是蓝色的,而邪法师的是绿或红。

    居所:

    在奇幻小说中通常有三种居所??洞窟、茅屋和城堡。

    洞穴是奇幻小说家最好的朋友。它们是武器的埋藏地,智慧的中枢,怪兽的藏身之所等等。它们只需要简单的描写而且可以加入一个迷宫。就像好莱坞一样,所有的洞穴都有平坦的地面。

    当你因为创造了一个无法克服的地理障碍??比如无法逾越的山脉??而把自己带入死角时,洞穴也将非常有用。只要让这个团队进入地下就可以简单的解决这个问题。当他们从地道走出来时??经过了几天的黑暗之旅??会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山脉或是别的什么东西的另一边了。作者又可以节省50页的细节描写。

    茅屋总坐落于偏邦僻壤。所有住在里面的人都是单纯善良的。

    城堡总是“在血肉之石上拔地而起”,不管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城堡里的房间都是光秃秃的仅有很少的修饰。

    敌人的要塞

    失败者/英雄最终一定要潜入敌人的要塞。这从来不是件难事。要塞的岗哨从不会被惊动而且即使失败者/英雄距离重兵把守的要地只有不到20英尺也不会被发现。

    即使最严密的要塞也会有些没人守卫的旁门用来倾倒垃圾。而在敌人的城堡中只有极少数人会偶尔走动一下。失败者/英雄可以潜入敌人的核心禁地不被发现。

    注意:敌人致命的弱点总是过于自信。

    在上一世纪结束时,法兰西学院的教授弗朗索瓦拜鲁写道:“在这个地球上,折磨空前残忍,而以残酷折磨为主旨的极刑也远远没有成为过去。……杀人不仅存在,而且在世界共同体中三分之二的国家得到了法律的认可。在这些国家,应判处死刑的犯罪行为却在递增。……只有不再杀人,人类才真正得以为人。”

    但他承认,即使到了下一世纪,人类仍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无法摆脱其“动物性”,因为人类几乎将所有的科学与智慧都用于致死的可怕“艺术”中,在死刑的发展过程中,体现出规则、技术、发明、革新。而就死刑的杀一儆百性,是对胆敢挑战权力与秩序的人的最严厉警告。

    1.守序善良(LawfulGood):一提起LawfulGood来恐怕大多数人首先就会想起圣骑士Paladin来。不错Paladin确实是既Lawful又Good,但遗憾的是Paladin这个角色已经被各式各样的同人小说和游戏(包括最近的那个Diablo2)给用烂了,本来面目反而有些模糊乐。简单来说,LawfulGood的角色关注的是怎样以尽可能小的代价为尽可能多的大众谋福利。举个例子吧,比如罗德斯岛战记最后,弗雷姆王卡修攻打亚拉尼亚的诺比斯城的时候,明知强行攻城会造成大量无辜平民的死亡,但为了及时阻止马莫的阴谋,还是下达了进攻的命令。此时的卡修就很有点LawfulGood的味道——网友一个烂番茄扔了过来:“笨!罗德斯岛战记是swordworld系统,不是AD&D啦!”呵呵不好意思,一时没想起比较合适的例子来

    2.守序中立(LawfulNeutral):这类角色只在乎秩序,而不在乎为了维持秩序使用的手段是善是恶。比如一个一心想找出罪犯、不惜用无辜者作为诱饵下套的执法者,比如银英外传污名里的那个警官——义愤填膺的网友:“怎么又跳到银英传去了!?”

    3.守序邪恶(LawfulEvil):这类角色最好的例子就是那些施行残酷统治的暴君。他们通过一整套苛律峻法维持他们的统治和他们自身的利益。比如龙枪里的地精,虽然邪恶,但由于始终是一团乌合之众,所以还是算不上守序邪恶。真正的守序邪恶应该是有够聪明,这样才能建立起一套制度来统治手下的喽罗们,或者才能想出各种阴谋诡计来。我想魔戒之王里的索伦应该算是吧

    4.中立善良(NeutralGood):这类角色关心的是如何行善,而不关心行善是否会触犯现有的秩序。比如罗德斯岛传奇里大地母神玛法的司祭妮斯……“怎么又是罗德斯岛啊!”——绝望的网友。

    5.完全中立(TrueNeutral):注意这里是TrueNeutral可不是NeutralNeutral啊这类角色对一切事物都持完全中立的态度。有的网友会说“哦,原来是随大流者”,这可恰恰理解错了。完全中立的角色往往是最不随大流的人。打个比方来说,当善良阵营强大时,他会跑到邪恶一方去;而当邪恶一方占上风时,他又会跑回善良一方去。反正他的目的就是在各种对立的阵营之间维持力量的平衡。我记得在第二版里德鲁伊教徒(Druid)就是完全中立的,但听说第三版会改,不知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