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素材集锦 丁香物语
    “羡宁,你若真的要报答我,就用你的眼睛替我看看他,不要让他孤单”!就为了林念心这句话,我背上行李孤身一人从马来西亚飞到了青藏高原,放下了所有能放和不能放的!

    西宁的天,蓝的透彻,蓝的夺目,心有些晕旋。念心,如果你能看到我,就帮帮我,不要让我临阵退却!

    “国际认证的注册会计师,怎么会想到来这里工作?”陈子衡把玩手里的简历,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我的眼眸雾气萦绕,心莫名的柔软,这不是我的心,也不是我所想要的,眼前的人撩拨了我的眼泪。

    “对不起!”慌乱中,我站起身,匆忙逃离。

    最近的我,很容易失控。看看镜子里的脸,棱角分明,线条井然,明明是一张坚毅的脸,却有一双忧伤的眼睛,极不相称。电话响了,按接听键,是陈子衡,“明天来上班,不要迟到”。我还没有回答,对方已经挂了电话,我以为昨天的不告而别已经不可能有机会获得工作。

    起了个大早。选了一套藕色职业套装,把长发放下来,扫除以往的干练精明,用另一种心情来面对新生。

    我在财务部,忙于工作,没有再见到陈子衡!晚上迎新会餐,公司的高层都来了,作为财务部的总监,我也在管理层之列。我的对面坐着陈子衡,他和旁边的秘书互相调笑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任游花丛。天下男人一般黑,色性难泯!

    酒过三巡,在暗淡的灯光掩饰下,陈子衡的手在女秘书身上游动。“呃”胃里的东西翻江倒海,直往上涌,我冲到洗手间,我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虽然是夏天,晚风吹过,些许凉意。我打了个寒颤,里面的人出来了,独没见陈子衡。我和高层们寒暄,送他们上车,带着微笑目送。不经意间瞥见陈子衡和女秘书出来了,勾肩搭背,无限暧昧。

    手捏成了拳,我一步一步朝前挪去,推开女秘书,拳头狠狠落在陈子衡的下巴上。“朝秦暮楚,不三不四!”我扔下这句话走了,脊背僵硬,浑身上下像要崩断。没有了思想,脑中一片空白,眼泪又不争气的出来了。

    从那天以后,我见到陈子衡除了礼貌性的点头示意,再无多话。作为女人,最讨厌男人因为自身外貌条件优越,而放浪形骸,我也一样讨厌。我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回到马来西亚,经营我的事务所。

    丁香园,香气蕴蕴,紫色侵心。念心最大的愿望就是永远呆在丁香园,朝吸芳露,夜沐香风。这里只供游人欣赏观光,不允许久驻。念心的要求是有点出格,为了达成她的心愿,我花了一大笔钱,买了紫丁香盛开的福地让念心安家。

    游走在曲径通幽处,蓦然听得啜泣声,我赶紧躲在一大株丁香树后,是个男人的声音。凄凄惨惨戚戚。哭声悲切之极,引得我也伤心落泪。过了许久,哭声没了,我窥探,男人起身离开,是陈子衡!高大的身影少了些许放荡,更添忧伤。等他远去,我从树后出来,在他哭泣的地方,有一些新土,好奇心使我掘开新土。

    抚掉盒子上的土,轻轻打开,里面是丁香花。每一朵丁香都是五瓣的,五瓣丁香围成一颗心状。丁香花大多是四瓣的,据说能找到五瓣丁香,许愿后就会心想事成,我的心几近窒息:一百八十朵五瓣丁香!并没有促成他的心愿!

    中午,在公司餐厅。我端着便当径直坐到陈子衡对面,他好像有些意外,但没有抬头,继续吃他的饭。我盯着他看,又是那幅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样。他觉察到了我的目光,抬起头,目光和我碰触后,脸上立即涌现出痛楚。“如果你再看我,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用话语掩饰他的失态。

    “我想一直这样看着你,用我的眼睛把你刻录在我心中,永远刻在我的双眸间。如果有一天离开了,我就不用担心会忘却你的模样!”我静静的看着他,念心!如果可以,为了你,我想让他进入我的眼睑天长地久的居住。

    陈子衡猛地站起来,碰飞了餐具,勺子击中我的额头,划了一道口子。他离开了餐厅,他不敢正视我是因为我的眼睛让他忧伤?

    夜夜以酒麻醉自己的陈子衡,抛却了红灯绿酒,过着于常人无异的生活!眼神常常在捕捉我的身影,停驻在我多愁得眉眼处。

    额头的伤口还能看见鲜红的血丝,我在给自己一段等待的时间。

    周日我在睡懒觉。有人按门铃,打开门,我吃惊。在我的愣怔间,陈子衡已把我乱七八糟的房子收拾得整整齐齐。陈子衡围着我的围裙,在厨房里挥舞着锅铲,我坐在餐厅的椅子上静静的望着他。阳光斜射进来,洒在陈子衡的身上,就连每一根发角都透着阳光的气息,忧伤一扫而光,完全像一个活泼开朗、无忧无虑的孩子。

    在他的注视下,我品尝着他做的菜肴。物欲横流忙于奔命的年代里,我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这种温馨,心醉了无痕!“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汤匙不小心飞到你额头上就惨了!”我揶揄道。陈子衡无语,深深地看着我,手停留在我额头的疤痕上,“看着你的眼神,我会生气,又很不舍。因为太像我以前恋人的眼睛。她说她是出国留学,但是事实上是抛弃了我,半年来她无意与我的哀求,不让我知道她的一切。这半年,我过得很艰辛,忠诚换来背叛,我只有夜夜笙歌。遇到了你,我收回了我的心。只想永远看着你,就像现在这样。”我失神的望着他,如果可以,我愿意徜徉在他深情的眼眸中。只是,这份感情不属于我。

    额头的伤口结成了硬硬的痂,是该离去的时候了。

    我带陈子衡到丁香园,他很惊讶,“子衡,你要记住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被判你,相反非常忠于对你的感情!”陈子衡等着我的下文,“你到紫丁香树林,就会知道你所想知道的一切,我在这里等你!”他看着我的样子有些担心,我用眼神鼓励他,他进去了!

    紫丁香树下,立着一块碑,碑上刻着“林念心”三个字!

    念心,你让我看你的陈子衡,我看了,很优秀也很棒。也,很爱你。我不小心偷了属于你的爱情,本来想一直霸占下去,但是我知道,他所爱的是那双眼睛,你捐赠给我的眼睛!他的心里抹不去你的影子,所以我决定还给你了。

    搭上班机,飞向高空。在高原的高空,缺氧让人思维迟钝,唯有迟钝可以让我减少思念泛滥,作别我的刻骨铭心!

    孤单,一个人的狂欢;狂欢,一群人的孤单。这是我现在的写照,一个人看书、吃饭、逛街、旅行,到处走走停停!再返回原点上班,偶尔还和朋友们逛逛PUB。

    “丹羡宁,有人找!”

    我走进会客室,对方望着窗外,阳光洒在身上,发角依然透着阳光的气息,我心底的丁香花次第盛开,朵朵五瓣!“陈子衡!”我快乐的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