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素材集锦 (奇幻素材)取材于《禁忌苏醒》55章
    第五十五章遭屠后的小城

    大殿内沉寂半晌,突然随着一声暴喝:“妈的!我怎么就相信我的外孙女遭到不幸?”竟然是一向标榜长老做派的二长老暴粗大骂道。

    但众人都没有心情去欣赏二长老难得的失态,反而一股冰冷的寒意在心田滋生!不管夏鱼儿有没有遭遇不幸,但就这次劣性屠城事件就会在夏家内部甚至整个盘龙大陆掀起轩然大波,特别是不久后就是大年夜也是夏家为夏雨星和欧阳锋举行大型订婚宴的时刻。倘若这件事处理不好,那夏家在盘龙大陆的威望将降到极致!

    众人内心都是沉甸甸的。

    自我安慰一番的二长老的脸色还是忍不住冷峻下来,如鹰眼的犀利目光在众长老脸上游览一番,冷声道:“至阳,你跟我来。其他人留守家族,加强守卫。特别是看好雨星,可别让她出什么乱子了。”

    众人连声应允。

    随着两团流光直冲天际,众人才收拾一下自己沉甸甸的情绪,各自准备去了。

    …

    当两团携带着无匹气势的流光降落到谷阳城,断壁残垣的城墙再次“轰然”发出声响,化为砖末荡起尘土一片。

    此刻已经有附近的夏家巡逻和驻扎的军队赶了过来,当然少不了很多看热闹的人。众人一见气势非凡的两人,就知道这定然是夏家的上层人物。都主动分开一条道,也不敢再戏言。

    两人看着如遭世界末日的小城。到处都是大爆炸留下的痕迹,整个小城几乎完全坍塌,堆积的尘土覆盖住了小城大部分地面,唯有几道如天堑般的鸿沟向人们展示着它曾经遭遇到的不幸。小城狼藉一片,到处都是尘土掩盖着的躯体。更多的躯体已经化为一滩血水,把整个小城染成了恐怖的血色。惨淡的血腥之气充斥着整个小城内,两人只是一个眼神已经把小城的惨状扫了一边,就已经有暴怒的迹象!

    这些死亡的人都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这些人的灵魂仿佛被摄走一般,死状惨不忍睹。

    突然,二长老的目光呆住了。因为他看到了一具尸体,在离那间已经化为尘埃的酒楼不远处。还有两滩血迹像是凝固的血莲狠狠的刺痛二长老的心。

    “鱼儿,是鱼儿的气息。”老者悲戗的轻呼一声,残影模糊,人已经来到那具尸体处。

    他盯着那滩鲜红的血迹,久久无语,然后突然“扑通”一声跪在那里。两行浑浊的眼泪沿着那张布满皱纹的面孔滑落。

    “鱼儿,是外公不好,是外公不好…”他喃喃道,像是失魂的落魄者。那里还有夏家这个超级势力的二长老的威严,他像是做错了事情祈求原谅的孩子,神情悲切让人痛心不已。

    夏至阳就这么站在不远处,怔怔不语。

    原来二长老始终对当年他为了家族,狠心将自己的女儿秘密嫁到偏远的卡努王国有所悔恨,要不然也就不会千方百计的将自己的外孙女接回夏家度一个年假了。可是,那个从未谋面的外孙女就这么被杀了,甚至连躯体都没留下。可想此刻二长老内心的悲伤。原本在内心很鄙视这个什么都以家族为要任,不近人情的二长老,但看此刻的处于丧失亲人悲痛无加复制中的可怜的老人。夏至阳突然觉得自己像是重新认识了他一般。

    夏至阳内心复杂的缓缓走到二长老身边,嘴角蠕动半天,但最终只说道:“也许那不是鱼儿的血迹,也许她还活着。要不然她的尸体呢?”

    悲伤中的二长老如一个失去亲人的普通老头一般,轻轻的摇摇头,凄声道:“不会错的,这就是和我血脉相连的鱼儿的血迹。不会错的,不会错的。”

    突然,一股恐怖的气势瞬间从老者身上破体涌出,浩瀚难以想象的气势像是一股龙卷风一般肆虐在已经废弃的小城。

    罡风猎猎,奔雷怒吼!

    那些围拢在小城边缘的人们都如惊弓之鸟各自逃散而去,那些家族的部队却是忍受着非人的痛苦,抵抗者老者的狂暴乱窜的气势。

    但是铜墙铁壁般的躯体上出现的细微的道道裂痕和渗出的血迹也说明了他们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眼看那个家族部队就要丧生于二长老气势压迫下,夏至阳终于开口道:“二长老,我们当前任务是找出屠城者,可不是发泄情绪。”

    闻言,二长老缓缓站立身躯,一言不发,但那股浩瀚如云的气势已经收睑于体。脸也是恢复了一贯的冷漠,只是现在的二长老冷漠里却是渗透着暴戾和血腥。

    他双目如实质化的剑芒一般扫过废墟般的小城,脸上透出一丝疑惑。

    “二长老,凶手并没有留下丝毫气息,很显然要么此人伪装手段很高明,要么就是实力太过强横,只是一个照面就摧毁了这座小城。但是根据城中心出现的巨大鸿沟和有人听到剑吟声推断,凶手应该是一个人,使用的武器就是剑!而且看死者的姿态和神色像是灵魂被摄取走一般。”夏至阳分析道。

    二长老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我刚刚询问过巡逻官,据他讲,由于谷阳城连同周围数十里范围内的人被屠杀殆尽,也未能有人看到行凶之人去往何处?”夏至阳接着道。

    二长老始终没有出言,但不久,他的目光就盯在前方不远处的原酒楼所在的地方。

    他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进那片被尘土掩盖的废墟。

    凝目相望良久,才漠然道:“屠城者就是以这个地方为中心开始杀戮的,鱼儿的几个属下都是在这里惨死的。还有一名属下带着鱼儿试图逃离但是却没有成功生生被剑芒刺穿了整个胸部,这从那名鱼儿的侍卫的死状可以看出。这个神秘屠城者显然是无征兆发动的杀戮,应该不是事先有预谋的,不然他完全可以从进入城门开始就开始屠城。这个地方应该是间酒楼,虽然凶手抹去了有关凶手本人的一切气息,但是这些酒味却留了下来。如果我所料未错的话,凶手一定是和什么人起了冲突或者听到什么消息突然受到刺激而狂性大发,开始了屠城事件。但是这次屠城的目的很明显,明显带有针对我们夏家的意图。但是他竟然没有放火直接焚烧掉整个依然成废墟的小城而还给我们留下一些线索,这倒是有些奇怪。”

    听到二长老的分析,夏至阳内心徒然咯噔一下,受什么刺激?

    难道是雨星?最近雨星和欧阳锋婚约的公开,一些暗恋雨星已久的少年都多少表现出无比的失落。那么因此而产生疯狂的杀戮也不无可能,而且杀戮的就在酒楼,而酒楼可是流言蜚语的集中地。那么受到某种刺激也是有可能的。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是谁有如此恐怖的实力?貌似整个大陆有名的翘楚之辈,都没有这般在短时间内屠城的实力吧。

    突然,夏至阳又想到城中心那几道骇人的鸿沟。

    是剑!一定是剑!那人一定拥有一柄强大的剑!这么一想,再加上屠城者神秘的身份和吞噬灵魂的邪恶,让人很容易想到恶贯满盈的恶魔军团。可是行踪不定的恶魔军团怎么会和雨星联系到一起?又似乎不太合理。看来得回去问问雨星了。

    夏至阳看向二长老的时候,也从二长老的眼里读出了和自己相同的猜测。两人相望一眼,二长老化为一道流光疾驰而去。而夏至阳则是留在这里继续寻找线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