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素材集锦 (胜景描写)取材于《绝仙录》第四章
    雁山西侧,雁湖。

    这是一个不小的湖,仿佛一面明镜,幽绿的水面波光粼粼,倒印出一片宝蓝色的天空。

    湖面上漂浮着片片云气,笼罩在幽暗的湖面上,让人看不真切。

    湖水清澈,晶莹如玉。四周群山环抱,参天古木,苍翠欲滴,一片绿色的海浪,此起彼伏。若从远处望来,那一泓碧波高悬云海之中,风月无边、美不胜收。

    湖边芦荻丛生,青青弥望。若是到了秋天,芦花映带,风吹荻叶,飒飒有声。秋雁南归,且飞且鸣,结芦而荡,真是雁荡之名的由来。

    而最玄妙的,却是那湖中心,北雁门雁湖一脉道场。

    湖水中心,俨然有一座颇大的殿堂,亭台楼阁,琼楼玉宇,又加之笼罩在烟雾朦胧之中,若海市蜃楼,美伦美焕。

    琼楼迭出三层,上覆碧色琉璃瓦,头两层四角飞檐,三曾却是八角攒尖,殿基四面玉柱门廊,通体晶亮,仿佛水晶宫一般。

    殿后是一片精舍,便是雁湖一脉弟子起居之所了。雁湖一脉仅收女弟子,这些精舍也被打造的异常别致。整个一片建筑仿佛是筑于一个小岛之上,屋榭间栽种着琼花玉树,散发着阵阵香气,混合着湖面淡淡的云雾水气,分外地沁人心脾。

    殿前一片空阔的平台,名曰:望雁台。一棵不知名的古树下,一名年约十二三岁的白衣少女,正舞着一套精妙无比的剑诀。

    南宫灵走出雁楼,刚好看见正在修习剑诀的西门雪。

    一袭胜雪的白衣,娇小的面容异常清冷,及腰的青丝飘洒在脑后,潇洒异常。

    剑疾走,人影憧憧。

    猛烈的罡风带起了片片雪白的衣角,衣袂飘飘,肤色如雪,清艳不可方物。

    灵蛇一般的剑芒翩翩起舞,剑诀乍飘兮,若轻风抚柳叶,尽显美好身姿。

    地上片片的树叶,随着西门雪剑诀所指,纷纷扬扬的飘了起来,追随着那道匹炼似的剑芒,盘旋着舞动,印着幽蓝的湖水,好一幅绝美画面。

    有诗为证:

    月魄霜魂塑倾城,冰晶为衣雪为颜。

    无名树下独舞剑,白衣胜雪惹人怜。

    「想不到西门师妹年纪轻轻,自小便拜入师父门下,如今已然达到了辟谷末期,且将师父所传的‘霓裳剑诀’练得这般如火纯青。」南宫灵不由得想道。

    「假以时日……」

    这时西门雪娇躯一顿,一套‘霓裳剑诀’已然修习完毕,剑式峰回路转,悠然归于一片宁静。漫天的青叶也随之落下,纷纷扬扬,煞是好看。

    「必成大器!」

    此时见小师妹停止了修炼剑诀,南宫灵也就上前柔声喊道:

    「西门师妹。」

    西门雪回头一看,冷冰冰的回道:「南宫师姐。」这西门雪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字:冷,连带说话也透着一股冷意。南宫灵想必早已习惯她说话的口气,当下也不以为意。

    「你练了一早上剑诀了,该休息一下了。来,先去吃个饭吧。」

    西门雪垂首低低地道:「恩。」

    「怎么了,不舒服吗?」身为大师姐的南宫灵关心的问道。

    「不…没什么。」

    「那我们走吧,师姐们都在内堂等着呢。」

    当下两人出了望雁台,向内堂走去。

    南宫灵看着这个冰雪聪明的小师妹,没来由地想道:「西门师妹天资聪敏,资质极佳,难怪师父如此偏爱与她。说不定,师父暗地里传授了一些精妙的心法给她……」

    「哎!我怎么尽在胡思乱想啊?大家都是同门,不该有心病的。」

    摇摇头甩掉诸般杂念,南宫灵寻思着跟小师妹说点什么好,免得自己再胡思乱想。

    「啊,师妹!你知道么?今天天柱峰的楼兰师叔会前来探望师父哦。」

    西门雪眼里闪过一道神采,南宫灵继续自鼓自地说道:「师叔虽然早已嫁到了天柱峰,但她老人家还念念不忘与师父的同门之情,常常回来探望师父,她们的感情啊,还真是好的不得了呢!」

    「既然楼师叔前来,我想她身边必少不了敏儿师妹,到时候她又会粘着你不放了。」南宫灵笑道:「谁让全派上下就师妹你跟她年纪相若呢,西门师妹你就陪陪她吧。」

    提到那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西门雪清冷的脸庞也不由得浮现出一缕笑意。

    转过一道走廊,远处,一道巍峨雄奇的山峰募然印入眼帘。

    「那是碧霄峰呢,师妹,自你上山入我雁湖一脉到现在,还没有去过吧?」望着那道高耸入云,峰身苍碧的碧霄峰,南宫灵轻声道。

    「说起来,师姐也好一段时间没上碧霄峰了,再过几年,就是两甲子一度的五绝论剑了,到时候,我带你去看碧霄峰的美景吧。」

    西门雪点点头,眼神变得异常坚毅。

    ……

    雁楼后方的精舍上,西门雪静静地一个人站在屋顶。

    望着远处那擎天般的碧霄峰,清秀的双眸一片神往之色。旋即又想到了南宫师姐提起的‘五绝论剑’,心里不由得一阵不安。唔,自己修为还是不够啊,加紧修炼剑诀吧。

    剑诀刚坐了个起手式,背后传来了一道黄莺出谷般的声音:「西—门—师—妹!」

    西门雪回首一望,身后那个俏立的身影,一袭紫衣,身披一条紫色缭绫,不是君敏儿那丫头又是谁?

    「哼哼哼!西门师妹啊,你以为躲在这么高的地方,本姑娘就找不到你了吗?太小看我君敏儿了。」君敏儿洋洋得意地道。

    「好在本姑娘神通广大,这种高度我才没放在眼里呢!」

    突然仿佛想到了什么,君敏儿啊的一声,急急的追问道:「西门师妹,你现在修炼得怎么样了?可别告诉我已经达到金丹期了哦?」

    「还没有。」西门雪淡淡道:「师父说我的修为是差不多了,只是心境修为尚位达到结丹的要求,故而还徘徊在辟谷末期。」

    「我就说嘛,师妹怎么可能修炼得比我还快呢,嘻嘻。」君敏儿低笑道,「西门师妹啊,你看看我今天可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西门雪:「?」

    「其实,就是这个啦!」

    君敏儿话音刚落,右手一抖,一阵光晕流转,原本身上披着的那条紫绫已到了手上,散发着淡淡的紫色光华,张狂地在风中飞舞,看起来非是凡品。

    「这是?」西门雪淡然的眼神也不由得一亮。

    「没见过吧,这是我娘送我的生日礼物哦,叫‘朱雀绫’,可是她当年的成名法宝,怎么样,看起来很厉害吧。」君敏儿手捏法诀,摆弄着朱雀绫,得意地道。

    看了看西门雪手中的长剑,又道:「师妹,听说你师父也将她的‘天绝’传给你了,不如……」

    说着,君敏儿猛的一跃而起,在半空中手捏法诀,朱雀绫顿时化为一道紫芒,呼啸而去,瞬间来到西门雪头上,盘旋着笼罩下来。

    「……我们来比试一下!」

    望着头顶落下的朱雀绫,西门雪依旧不为所动,只是那双灵动的眸子,也不禁闪过了一道异彩:

    「如此……」

    身体攸地一下向后一跃,间不容发地躲过了君敏儿的袭击,朱雀绫却有若活物一般,闪电追击着西门雪的身影。

    西门雪退,疾退。紧接着足尖轻轻一点,人已越然半空,默念法诀。脚下立时生出了几片云气,就这么停在了半空中,‘天绝’出鞘,遥指君敏儿。

    「正合我意!」

    ‘天绝’仿佛感应到了主人的战意,兴奋的抖动了起来,绽放出雪亮的光芒。匹炼般的剑光迅捷无比的刺向君敏儿,大有一往无回的气势。

    「来的好!」

    君敏儿娇喝一声,手势一变,朱雀绫围绕着周身高速运转起来,形成了一道紫色屏障,光晕流转,仿佛一个大圆球,严密地防护着一切攻击。

    ‘霓裳’剑诀发动,气机牵引下,西门雪刹那间刺出了上百道剑芒。天绝对上朱雀绫,爆发出一阵叮叮叮的声音,清脆却又不绝于耳。

    朱雀绫实属上品法宝,防御力坚固无比。西门雪的天绝始终无法突破朱雀绫所化的光幕,力道尽数被君敏儿卸了开去。

    无功而返,西门雪不得不再次后退。

    「嘻嘻,该我了。」紫色光球中传来君敏儿得意的笑声。

    手中不停着捏着印诀,君敏儿大喝一声,朱雀绫再变,光球消散,紫色光芒爆涨,灵蛇一般缠向了西门雪,一瞬间,西门雪持剑的右手便被缠住。

    「哈哈,西门师妹,怎么样,让我逮到了吧。」手上使劲一拉,想把西门雪拉过去。

    岂料西门雪一把扯住朱雀绫,顿时两人角起力来。

    「哼,还敢反抗,别小看我的朱雀绫啊!」

    战局风云突变,只见西门雪借着这股拉力,提气一纵,整个人又如离弦之箭般射了出去,‘天绝’剑直指君敏儿。

    避无可避!

    电光火石之间,西门雪心里一动,剑式一缓。

    无奈之下君敏儿只得一个铁板桥往后一倒,狼狈得堪堪躲过剑芒。

    「呵呵,君师姐承让了」

    胜出的西门雪心情大好,毕竟她也是个好胜心极重之人,不由得跟君敏儿开起了玩笑。

    「哼,要不是娘教给我的法诀还没练熟,我怎么会输呢。」君敏儿气鼓鼓的,胡乱找着借口道。

    西门雪看着她气恼的样子,清冷的面庞也不由得展颜一笑。「真是怕了你了,好啦等君师姐练熟了法诀,我们再来比过,如何?」

    「恩,就这么说定了哦,回去我一定狠狠地祭炼下法宝。西门师妹你可要等着我喔。」

    「随时奉陪!」

    「嘻嘻,走,西门师妹,我们去聊会天。」

    毕竟少年性情,君敏儿的情绪,来的快去的更快。

    远处,风吹散了几片洁白的云烟,吹淡了一缕忧郁,轻轻拂亮了少女的心头。

    几道幽亮的鸟鸣声传来,显得十分静逸。

    望雁台上的一个小亭子里,西门雪跟君敏儿正聊着天。

    「哦?你们天柱峰又收了个小师弟?」摆弄着白玉般无暇的头巾,西门雪轻声问道。

    「是啊,他好可爱哦。年纪比我跟你小了一岁,见到我还脸红呢,哈哈哈」君敏儿毫无淑女风范的哈哈大笑,看的一旁的西门雪暗自摇头不已。「现在我们那里终于有人叫我师姐了,我可不在是小师妹了,嘻嘻,督促小师弟修道的这个担子可就落在我身上了」

    西门雪:「囧!」

    ……

    亮风习习,吹散二女的发梢,衬着同样绝世的容颜,伴着欢快的笑声,荡起了一阵阵涟漪。

    「敏儿,又来打扰你西门师姐修炼了?」亭子里一道玄光闪过,现出一到婀娜的身影。却是楼兰来了,她身为雁湖一脉首座青月大师的师妹,一身修为早已达分神期,两个小丫头自然没有发现她是何时出现的。

    「师叔!」西门雪恭声道。

    「娘!——才没有呢,没看到我们在聊天嘛!」君敏儿娇嗔道:「还有,娘,不是西门师姐,是西门师妹拉,跟你说几次了哦,真是的。」

    「哎,你这孩子,要是有你西门师姐一半的沉稳,娘就放心了。」

    「是师妹,不是师姐!!」君敏儿翻了个白眼,嘀咕道。

    「好了,敏儿,天色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小雪,你天资上佳可要勤加修炼哦,还有六年便是‘五绝论剑’了,希望你能为我们雁湖争光,师叔以前可也是雁湖一脉的弟子。」

    「是,师叔。」

    西门雪淡淡地答应道,眼里,散发着强大的自信。

    「娘,我也会努力的。嘻嘻,你送我的法宝朱雀绫真是好东西,敏儿还要找师兄们比化比化,」

    「你这孩子,朱雀绫可不是让你拿来捣蛋的,要好好珍惜。还有,再不加紧修炼的话小心论剑的时候丢你爹的脸哦。」

    「知道了娘。」君敏儿吐了吐舌头。

    看着她这调皮可爱的摸样,楼兰也是拿她没办法。祭了护身法宝,跟西门雪道了声别,便御空飞往天柱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