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素材集锦 (对话情景)取材于《网游之国域无疆》第八章
    南禺山顶,连荫树下,流光、恩戴米恩、完美幸福、时光机等人围坐一圈表情各异,或皱眉或撇嘴,甚至流光还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都是一副欠扁的模样,不言不语看白痴一样看着圈内一脸紧张的周胖儿,似乎无声无息间诉说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终于,沉默须臾后,可能是身为女性的洁癖让完美幸福实在看不惯时光机光天化日下大挖鼻孔龌龊行径,不得不率先开口,对着周胖儿道:“你说你有办法?”

    “是的。”站在圈内的周胖儿看着满场的“邪教偶像”略显紧张,条件反射立马开口。完美幸福脑袋一歪十分可爱:“什么办法?”

    “嗯,从我们和那对鹓雏的实力来看分而击之是必需的,但从我们这几次行动来看引诱一只强攻另一只是完全不可行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在方法上是错误的。”

    可能是近距离堂堂正正观察美女的精致脸庞让周胖儿略感舒畅,开起口来不仅答非所问还冒出一句批评,顿时让昏昏欲睡的流光极为不爽:“这两个BOSS强得变态,不逐个击破我们根本没有希望,不引诱怎么做?”

    周胖儿呲着白牙微微一笑,脑中回想着莫恒对自己“温柔叮咛”,侃侃而谈:“我大致地观察了一下,每次恩戴米恩引诱BOSS飞走都是向着禺槁之山而行,而每次BOSS返回的临界处都是超出南禺之山范围的时候,这两个BOSS住在山顶,满山上下又只有一棵梧桐,你们不觉得奇怪?”习惯性地略微一顿,看着流光的表情渐渐正经,周胖儿大嘴咧开继续白话:“我记得小时候看《动物世界》或者以前玩网游的时候,凶猛的野兽或者BOSS都是占着一块领地独自居住,即便自己的小弟也可能不准进入。南禺之山一个怪物都没有,我觉得很有可能是那两只鹓雏把这里当做了领地。”

    听周胖儿所说似乎有那么点歪理,完美幸福瞥了一眼流光,直视周胖儿:“野兽都是有智慧的生物,以前玩得网游都有很多系统限制,大怪自己占一块领地也不奇怪。可是《国域无疆》明确表明了游戏的随机性,没有系统限制,你的说法只是一种可能而已。”

    “呵呵,正是因此,BOSS不飞出南禺之山肯定不是系统限制,而是它自己不想飞出,再从它们相爱相亲的程度和打斗嬉戏的样子来看,系统一定赋予了它们相当的智慧,不是特别聪明,但也不会很笨。”看着众人有点被说服的味道,周胖儿眉飞色舞越说越是兴奋,完全忘记了心内的紧张,一坐在地上自说自诉:“如果领地这种设想是成立的,那么就有机会找出可利用的方法。从两只鹓雏的表现我们可以知道它们非常的恩爱,恩爱得相当麻烦,分开打,两只破鸟都会以为是我们将它们分开,肯定玩命;一起打,我们必须集中火力争取先拿下一只,那另一只看到就指定发飙,得不偿失…”

    “喂喂,说重点,说方法。”刚来了点兴趣的时光机见到胖子讲评书般没完没了立刻开口打断,想要直奔主题。孰料胖子白眼一翻,道:“这就是重点,两只鹓雏如此恩爱,搞定起来绝对相当麻烦,但是如果我们先搞定了一只,另一只完全有可能不存活念玩个陪葬送死之类的游戏,估计战力下降不止一个等次。所以我们还是要想办法把它们分开,逐个击破。”

    听到此话,时光机还没表态,流光却是也不耐了:“废话,快点说方法。”周胖儿腮帮一鼓,语气不急不缓:“其实不管领地的设想是否成立,我们都可以确定这两只鸟是有智慧的,而从前几次的行动看来,它们绝不是什么圣兽、神兽,绝对不可能不食人间烟火。所以有智慧就一定有生理需要,我们要做的就趁着它们“生理需要”的时候设下埋伏。”

    沉默半晌,几人正自咂舌琢磨。完美幸福男人婆风范却立刻表露:“生理需要……吗?”

    几人心中阵阵恶寒,唯流光满眼兴奋光芒,好似体验到了爆掉两只BOSS的SM快感,转头对着身边男人婆大大唏嘘:“哎呦,原来你喜欢这个调调啊?男人婆风格的女王…啧啧……”

    见众强人有点跑题的倾向,周胖儿赶紧咳嗽一声阻止完美幸福拿流光练手,道:“那对鹓雏虽然不是圣兽、神兽,但好歹也是凤凰血脉,传闻凤凰非梧桐不栖非甘泉不饮,南禺之山多水多金玉,泉出辄入,夏出东闭,佐水横出流东南于海,若是在鹓雏饮水的时候做好埋伏,绝对十分有利,”

    此言一出,几人都是略微兴奋,但却也没想象中那般口水横流,皆是低头沉思,计算是否可行。唯独完美幸福脑袋又是一歪,一脸迷茫:“胖子你说的貌似可行,但那两只鹓雏明显相爱已极,你怎么确定饮水的时候它们不是同宿同飞?”

    周胖儿听到疑问肥脸一颤,滴下几颗汗珠,偷瞄一眼一直闭目养神的恩戴米恩,心中大骂莫恒,语气中又带上几丝紧张:“前几次的引诱中,两只鹓雏都是一只追敌另一只看家,并没有什么‘双宿双飞’,可见他们对这块领地很是重视。对于它们的饮水习惯我们可以先观察一下,看看它们是同饮同宿还是轮流进食,然后采取不同的方法。”

    完美幸福几人微微对视,接着问:“你有办法?”周胖儿呵呵一笑,又瞄了一眼恩戴米恩,道:“饮水嘛,归根结底也就只有‘同饮’和‘轮流饮’两种可能,如果是‘轮流饮’,我们可以通过观察确定地点做好埋伏,在其中一只饮水的时候结阵攻击全力施为,争取一击成功。当然了,过程中为了防止另一只营救我们就得用点特殊的办法,把另一只拖住。”

    听闻此言,一直没吭声的恩戴米恩忽然开口:“什么办法?”

    “放火烧山。”看着几人略微诧异,周胖儿眼珠一转冲着恩戴米恩又瞄一眼,舌头伸直赶紧解释:“其实也不用这么缺德,我们只要做足样子看起来像是烧山就可以,毕竟真烧了就是把他们逼急了,对我们没有好处。它们现在对领地这么重视,满山遍野又只有一棵千年梧桐,烧了梧桐就是毁了它们的栖息地,间接地让它们丧失领地,我们一边骚扰它一边假装放火,应该可以成功,再不济也能拖到我们把另一只打得没有战斗力。”

    略微沉吟,恩戴米恩再次开口:“要是两只同饮呢?”周胖儿一笑,指手画脚大肆胡吹:“那就更好办了。我们先全力出手困住两只鹓雏,然后烧两棵无关紧要的小树放出点青烟,让它们以为我们正在抄它们老窝。然后故意放出其中一只回去救火,路上对其骚扰阻挠,树下一队玩家假装放火,假戏真做肯定能把那笨鸟骗到、拖住,之后逐个击破就万事OK。”

    流光、完美幸福、恩戴米恩三人互相看了两眼,都有点沉默,良久,又是完美幸福先开口:“你的方法就这么简单?”

    周胖儿伸出五根手指,一点一点慢慢盘算:“其实说着简单实际上还是很麻烦的,首先,要把成百上千玩家组织好进行埋伏和布阵,然后做好主力玩家的分配,做好万全的准备。你们看,不管哪种哪一种情况,饮水处都是主攻的战场,肯定得留下多数人;骚扰、阻止另一只鸟营救和救火的玩家一定要实力强、速度快,不然就是送死;放火的玩家只要机灵点就好,实力不用太强,但为防止意外还是有一名一流玩家的好。最后,做好清理战场和防范准备,免得有人浑水摸鱼抢怪、抢装备……总而言之就是是非常麻烦,我只是来提个建议,然后等着分经验捡装备,这些还是要你们自己解决的。”

    听着周胖儿大言不惭白话完毕,几人皆是拧着眉头捏着手指各自嘀咕,过了半天,恩戴米恩忽然起身站起,盯着周胖儿左看右看怎么看怎么觉得这货的笑容像是《红岩》中某位姓蒲的同志,突然跑来是勾引自己一方人马集体送死,刚要好好吓唬一下,却见这货蓦然起身反把自己吓了一跳,连忙道:“你干什么?”

    周胖儿抿着嘴唇憋得一脸激动,不知从哪拿出纸、笔,道:“诸位大侠,给小弟签个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