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素材集锦 (伏笔描写)取材于《网游之国域无疆》第十一章
    满天的火焰柳絮一样随风飘散,华丽的羽毛烟火一般四散飞扬,飞舞在沸腾的层层热浪当中,飘落到焚燃的棵棵树木之上,像拥有魔咒似的缓缓吸收肆虐的火舌,渐渐熄灭无妄的林火,整个树林霎时间仿佛下起了一场小小的流星火雨,宛如魔画似的奇美异常。

    傻傻地站在火雨的中央,莫恒弱智一样看着插在红尾鹓雏胸前那把街边地摊捡来的废铁长剑,不可思议地对视着那双还未闭合的火眼,脑袋缺弦般迟迟没有意识,直到那双火眼之中慢慢淌出滴滴莫名的血泪,淌走了愧疚和断肠,回光返照一样挤出淡淡哀伤与丝丝释然,方使莫恒心中沉痛略微好转,如梦初醒地沉浸于耳边的叮叮当当:

    叮!!!系统提示:恭喜玩家斩杀凤凰血脉满级BOSS,系统将奖励您1000声望。

    叮!!!系统提示:恭喜玩家成为本服务器第二个斩杀满级BOSS的玩家,系统将随机奖励您无名套装一件。

    叮!!!系统提示:恭喜玩家成为本服务器首个独立独立斩杀满级BOSS的玩家,系统将随机奖励您无名套装一件。

    叮!!!系统提示:恭喜玩家升级。

    叮!!!系统提示:恭喜玩家升级。

    叮!!!系统提示:恭喜玩……

    ……

    一连串的幸福来得实在突然,莫恒和周胖儿对视一眼仍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盯着琳琅满目的装备如痴如醉,BOSS爆的、流光爆的、众玩家爆的七零八散地摊在林中地上,映着璀璨的火光散发着勾人的彩芒,让沉浸其中的二人飘飘然间颇有一点暴发户的自得。

    忽然,无尽火光、彩光中一点寒芒在莫恒失神的瞳孔中越放越大,如流星般冲着其人双眉之间凶猛撞来。

    条件反射般就地一滚,那点寒芒擦着脸颊、耳边疾速掠过,火辣辣的疼痛让莫恒整个人瞬间清醒,电光火石间感觉身后一股凉风骤起,想都不想立刻又是一个懒驴打滚。滚动中尚未起身,余光中那点寒芒刺势陡变,游龙般虚影晃动变刺为削,抖动中斜下劈来。

    抢装备还是搞破坏?性命攸关之刻莫恒脑中念头急闪,盯着杀来的剑光猛地举臂迎起,利刃入肉一瞬强行弯臂收起,让那点寒芒受阻一顿,生生用臂膀中的肌肉、骨骼架住这夺命一剑。

    见到如此行径来人明显一怔,错愕中忘记拔剑再杀,而丢车保帅强行留下一命的莫恒则趁此时机强忍剧痛,咬着牙不让声调走音迅速开口:“你的任务?”

    来人一袭蒙面黑衣手掌短剑,听到莫恒说话眉毛扬起更加错愕,猛地抽出短剑架在莫恒肩膀之上,眼神闪栗冷冷开口:“你是谁?”

    倒吸一口冷气,莫恒疼得几乎眼泪都挤了出来,面上却不得不装出一副镇定从容,与黑衣人对视着一字一顿缓缓开口:“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恩-戴-米-恩。”

    此话出口,黑衣人手腕一抖就要挂掉莫恒,但略微一动却又赶忙止住,黑色的眼眸紧紧盯着莫恒,吃惊、愤怒、杀气不断从眼神中闪过,短剑几次扬起又几次落下,沉默良久方指着满地装备和周胖儿沉吟开口:“分化BOSS,再爆掉BOSS,最后拿走任务物品,阁下真是好算计啊。”

    莫恒也一直与黑衣人对视,见这厮眼神渐渐趋于平静,立刻老神自在地拿出金创药,嘴角一撇大大咧咧回话:“意外,意外而已。”黑衣人眉毛一挑,嘿嘿冷笑:“你怎么知道这任务的?”

    莫恒白眼一翻:“你想知道?”黑衣人短剑往莫恒脖子上凑了凑,不言不语依旧冷笑,后者胳膊一扬,把金创药扔到黑衣人怀中,土财主一般调戏道:“给小爷上药,小爷自与你慢慢道来。”

    黑衣人握着短剑的手紧了又紧,似乎强忍怒气,内心挣扎良久,终于慢慢蹲下抓起莫恒受伤的胳膊。

    莫恒见这厮如此听话,反倒有点吃惊,眼珠一转,貌似当真如实道来:“其实这件事真的是个意外,我最初的目的不过是利用完美幸福和流光急着爆BOSS的心态拿到任务物品,没想过爆掉BOSS。但你和流光玩的一手实在太漂亮了,你抛弃流光去帮完美幸福等人尽快爆掉BOSS,给我争取了天大的机会,不仅爆掉了BOSS捡到这么多装备,还差点就拿到了任务物品,当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眼前莫恒的样子十足像个功成垂败的反派,看得黑衣人大为不爽,手下用力一按,立刻疼得莫恒呲牙咧嘴,再次冷冷开口:“说重点。”莫恒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眯缝着眼睛盯紧黑衣人的是双眸:“这不是重点吗?难道行动之前你没想过阴流光一下?”

    黑衣人又是一怔,放下手中的金创药死死瞪着莫恒,弯眉之下透出森森杀意,直瞪得莫恒心中发虚,确定这厮确是恩戴米恩无疑,脸上忽然绽放虚伪笑容:“误会,误会。”

    不理莫恒言语,黑衣人霍然起身,再次拿起短剑逼着莫恒,眼中带着几分不屑:“说,你到底怎么知道这任务的?”

    莫恒心中大呼好险,瞥了一眼周胖儿再不敢乱动,犹豫一下老老实实开口:“起初我确实是把南禺之山当做BOSS领地来看的,但从后来两只鹓雏的表现推测,这是绝不可能的。这两只鹓雏的恩爱我们都看到了,在它们自己的领地完全可以双宿双飞,但为什么不?同样道理的,这两只鹓雏是有智慧的,有智慧的生物有哪个在有实力、有能力的情况下甘愿在这样一个地方死活不肯离去?所以,要么这棵梧桐树有着对两只BOSS极为重要的东西,要么他们就是在守护这棵树;前者说明这里有宝物,后者则说明这是个任务。”

    黑衣人一愣,问道:“就这些?”莫恒微微一笑:“当然不止,这些只能是引起怀疑和猜测的开始。南禺之山只有这么一棵又粗又壮的梧桐古树,两只鹓雏又是凤凰血脉的瑞鸟,你什么时候见过象征吉祥如意的凤凰占山为王?太不可思议了,而且就算两只鹓雏不要面子落草为寇了,但是为什么不找一个全是千年梧桐和甘泉地方却选择这里?很明显这是一个笑话。并且,最重要的原因是你,恩戴米恩,作为完美幸福和流光谈判的筹码,在协议完成之前你最应该做的就是保持神秘感不让流光清楚你的实力,可是你为什么专程跑来帮忙呢?这未免太让人怀疑了吧。”

    “所以你就断定这是个任务了?万一这里只不过有对两只BOSS重要的东西。而我则恰好和这些有点关系呢?”黑衣人听莫恒说完,皱着眉头开口就是疑问,问得莫恒哈哈大笑,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这厮,指着梧桐古树边解惑边嘲笑:“开玩笑,你要是和BOSS有那么铁的关系,还用得着借着BOSS的手干掉流光?直接带着俩BOSS把流光杀回新手村就OK了。”

    耳闻莫恒近乎放肆的嘲笑,黑衣人却只是手捂眉头慢慢沉思,完全没有要发飙的迹象。可就在黑衣人警惕略微放松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轰隆”一声大响,接着周胖儿闷骚的嗓音跟着响起:“放了他,不然我就砍断这棵破树。”

    黑衣人出现至今,周胖儿从没反应过来到缄口沉默,一直静静听着二人的对话,由晕头昏脑听到逐渐明了,虽然还未迷糊灌顶般彻底通透,但看着莫恒明里暗里不断的示意,也知道这棵梧桐才是重点。见黑衣人的动向有机可乘,周胖儿立刻狠狠给予梧桐古树一击,暴起发难。

    此刻的梧桐古树,经过众玩家的玩命蹂躏和鹓雏BOSS的间接摧毁,虽然还没到一击击溃的地步,但也绝对相差不离,被周胖儿全力一剑过后更是充满着摇摇欲坠的味道,看得黑衣人咬牙切齿甚是恼怒,一手持剑逼着莫恒,一手指着周胖儿久久无语,半晌,方道:“你威胁我?”

    挺了挺肚皮,周胖儿嘿嘿一笑:“错了,我是在命令你。”黑衣人短剑虚晃一圈,牛B哄哄道:“你觉得你的剑会比我的快?”

    周胖儿大嘴一张似乎想说什么,但随即好像马上又想到了什么,张开的嘴嘎巴了两下,眼珠一转,道:“当然是我快。”

    黑衣人“噗嗤”一乐,冷笑间貌似有点无语,周胖儿却是自信之极,继续开口:“不服气我们就比比,我数到三咱俩一起动手,看看是你先挂掉他还是我先废了这破树,要是你快,我锄禾二话不说任你处置,要是我快,你就痛痛快快滚下山,如何?”

    周胖儿信誓旦旦的模样看在黑衣人眼里似乎有点儿戏,其人短剑入鞘微微耸肩,一个扬头的表情示意“随你”,随后负手身后悠闲而站,高手的自负登时一览无余。而周胖儿被人鄙视却也不含糊,手握剑柄挺胸曲膝,对着破败的梧桐古树深深呼吸,几个吞吐之后运足力气陡然大喝:“三!”

    “轰隆”一声巨响,黑衣人的短剑刚及莫恒肩膀,周胖儿雷霆一击已然轰在树上,在树下三人目瞪口呆之中,残败的梧桐古树受此一击立时树皮木屑横飞、枝叶种子飘散,崩溃散架之中闪耀一道粗壮白光,直通天际,逼向骄阳,一瞬间竟是如怪物毙命一样爆掉了。

    白光渐渐消散,昔日强力的树干和茂密的繁枝全都无影无迹化作尘埃,破败的飘絮有如落地开花一样随风而逝,与尚未落幕的火雨相映成辉,顿时凄婉中又多了几分悲凉与萧索。

    胖子一击而果,堂堂的千年古树只余下一截树桩和满地残埃,以及树桩上那一块流光似玉的木牌,孤独地散发着苍凉且古朴的气息,顷刻间让瞠目结舌的三人如梦初醒再度回神。

    毫无疑问的,这一回神,在黑衣人杀人的眼光中距离最近的胖子迅速伸出魔爪,恍惚中将流光木牌握在掌中,冲着有点啼笑皆非的莫恒抛了一个媚眼,对黑衣人扬起鼻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滚吧,兄台。”

    沉默,愤怒的沉默,虽然隔着面罩,但周胖儿通过那双充血的双眼依旧感觉到了对方的愤怒,那满脸惩红的愤怒,死死逼着自己的脸庞,仿佛要把自己布满脂肪的肥脸看穿,弄得周胖儿浑身上下好不自在。

    直过良久,对方眼神一变,好似面罩下的脸庞忽然露出莫名的笑意,那笑声阴阳怪气像极女声,从“恩带米恩”的嘴里发出说不出的诡异,听得二人心悸得毛骨悚然,黑衣人却仿佛若无其事,扫了一眼坐在地上的莫恒,对着胖子异常平静:“你是自己动手还是我帮你了断?”

    周胖儿一怔,从自己发难伊始到现在几乎都是死死吃住了黑衣人,现在手中掌着重要筹码这厮怎么反倒嚣张了?难道宝贝木牌是个鸡肋?还没动作,耳中忽闻莫恒大喝:“树桩,胖子树桩。”念头急闪,周胖儿瞬间明了,挥剑出手奔着硕大的木桩就去。

    当此之际,黑衣人却是不动不追不急着出手了,只是嘿嘿一笑,那笑声直入胖子骨髓,笑得周胖儿又是一怔,停下手中动作缓缓回头,偷瞧一眼,登时脑门青筋直跳虚汗大发。

    眼帘之内,莫恒平躺在地,黑衣人一脚踏其当胸将其摁捺不动,一脚踩起伤口使其无可反抗,一手掐腰,一手二指并拢轻巧地提着二尺长的短剑木柄,腕子不断默默抖动,剑尖便随着那无迹的节奏来回晃动,擦着莫恒黄金分割的裤裆不断地摩挲晃动,只怕一个不好就要将小莫恒从莫恒身上活活分割。

    这样的情况,周胖儿当时就毛了,脑海里想象着一向因为某人力挺自己的CEO曹得知此事后突然变节倒戈,与金莎小妞同流合污双贱合璧,把自己拥在街头一角前阉后堵的悲壮景象;其人连个心里挣扎都没有,立刻就服软了,瞅都不瞅木桩一眼,直接将手中的木牌扔向二人,卑躬屈膝老泪纵横:“大侠开恩啊,壮士饶命啊……”

    面罩之下的黑衣人又笑了,笑得那叫一个春暖花开阳光四射,阳光得差点就把手中铁剑抖下,但随即一变,却是把黑色的手套摘下,对着周胖儿勾勾手指,笑道:“死猪,去把树桩给大爷劈开。”

    周胖儿擦了擦眼泪,老老实实地去做奴隶,黑衣人接着笑,笑得前仰后合脑袋一歪,对着脚下的莫恒仔细端详了一阵,道:“我还是不太明白,即便你知道了这是个任务,但怎么想到渔翁得利的?”

    咳了一下,莫恒眼珠下瞥瞄了瞄黑衣人踩在胸口的大脚,黑衣人一愣,把脚拿开,莫恒赶紧坐直身子,借着擦掉冷汗的机会又偷偷瞄了瞄其人手中的短剑,一脸无奈地砸了砸嘴:“你既然这么问的话,应该明白整件事从始到终都有两个角度吧?一是我的角度,一是你们混元道宗的角度,你们在明我在暗。事情一开始,你们又是封山又是合作,虽然看起来实力很强,但却让我看到了你们的不合,而也因此,你是这个任务的触发者却也不好明说;流光和完美幸福两方都想要爆掉BOSS,你心里偏袒完美幸福一方,但也不能太过发作;所以我起初的想法即便漏洞很多,但在你不能说、两个主使人都钻进牛角尖的时候,就显得很有创意,而且即使你们不采用也会对胖子另眼相看,对我根本就没有坏处,甚至还可以伺机行动,何乐不为?”

    莫恒说完,黑衣人迟迟没有反映,过了半晌,试探问道:“意思是说,整件事情漏洞很多,但因为完美幸福和流光的贪心而忽略了弊病?”

    “嗯,差不多吧。”听闻,黑衣人又是一阵沉默,随后猛然下蹲向前靠拢,近乎趴在莫恒身上,四目相对,缓缓摘掉自己的面纱,一对芊芊素指由下滑上挑起莫恒的下巴,前额发丝擦着其人脸颊,朱唇轻启:“小妞,告诉大爷你叫什么?”

    甜致美的嗓音,精致美的脸庞,莫恒瞳孔迅速放大,旋转的大脑蓦然短路:“完…完、完美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