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素材集锦 (打斗描写)取材于《变种》第20章
    男人瞥了一眼邵业,当看到那倔强的脸庞时,心下不由的一颤,那感觉似乎带着些赞叹,又仿佛搀杂了些怜悯,点了点头,男人转身缓步走向了亚曼拉和格其巫。

    而就在刚才,邵业的头也显得不是很痛了,神智也渐渐的清晰起来。当然,男人的模样自然也是看清了。他的皮肤白净,一头金黄色的短发,个子挺高,看样子足有一米九左右了,棱角分明的脸庞上,那对淡蓝色的眸子正微微眯着,再加上两道浓眉,竟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叹。

    “让我来看看。”男人来到亚曼拉和格其巫二人面前,转而又是一笑:“原来是喜欢装神弄鬼的小朋友还有这位营养不良的小矮人啊。”

    “雅格米休斯,你……你怎么会在这?”显然,格其巫认识这个男人。只见他微微皱着眉头,两鬓处也渗出些许汗珠,见男人向前,竟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两步,好象对眼前这个人有些惧怕。

    而亚曼拉表情虽然凝重,但也还算不至于像格其巫那么恐慌,只听她吭了一声,“雅格米休斯,这是我们内部的事,难道你今天也要插上一手吗?”

    “哦……”雅格米休斯点了点头,浓眉一挑,微眯的双目缓缓睁开,闪烁着淡蓝色的光芒,“你们内部的事?拉帕维奇指派的?”说着,他看向格其巫,又摇了摇头,继续叹道:“想不到米苏的手下也与拉帕维奇同流合污了,哈哈……”

    邵业和林珊二人完全听不懂场内三人的对话,只是怔怔的看着场中的情况。

    “这还真是乱呢,想不到堂堂裁决社也会做出这种卑鄙下流的事情,看来当初我的离开是对的。呵呵!”雅格米休斯笑着,但那笑却有几分苦涩。

    裁决社?这个名字邵业自然是了解一些,记得听康纳德说过,裁决社是异能界的联合国,当他再次听到这个名字时,不禁对亚曼拉和格其巫二人投去疑惑的目光。难道他们二人就是裁决社派来的?

    “呸。”亚曼拉啐了口唾沫,指着雅格米休斯骂道:“叛徒也配谈论对错?叛徒永远都是错的。”

    “是吗?”雅格米休斯摇了摇头,不再理会亚曼拉,转而看向格其巫,最终将目光落到了他手上那把“阿瑟凯琳之匙”上,“把它给我,小矮人。”

    格其巫看了眼亚曼拉,转而又看了一眼雅格米休斯,一时间举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见他咽了口唾沫,似乎在调节自己的压力,清了清嗓门,故作镇定道:“雅格米休斯,你不要欺人太甚,上次的事情还没有和你算帐呢。”说着,将手中的钥匙攥紧,背于身后。

    “上次的事?”雅格米休斯顿了顿,“对不起,我忘了。如果你们还是不肯给我的话,那我只好抢了。”

    一语落地,亚曼拉、格其巫二人皆是哗然。这时,却只见雅格米休斯嘴角一咧,那原本的笑容更深了。突然,雅格米休斯双腿猛的向后一蹬,身子就像是一发出膛的炮弹一般飞向了二人。

    “该死……”亚曼拉暗骂一声,转而挥动起法仗,而此时法仗顶端那颗蓝荧荧的宝石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却远没有先前那么耀眼了,也没了先前的霸气和张狂,此时的光亮倒显得极为柔和。

    格其巫见亚曼拉动手了,暗暗皱了下眉。最终,他还是将那把“阿瑟凯琳之匙”小心的放入口袋,猛的一跺脚,整栋别墅似乎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哼,一个精神诅咒系的白痴和一个木元素控制的矮子。”雅格米休斯并未将二人放在眼里,冷哼一声,等奔到二人面前时,他竟是停住了,嘴角带着笑意看着二人。

    “木元素控制……”格其巫大喝一声,又是一跺脚,别墅跟着颤抖了一下后,却只见他四周的地板开始破裂,那样子倒像是被某种东西撑裂的。渐渐的,一条又一条带有钩刺的绿藤绝地而起,瞬间便缠满了雅格米休斯的全身。

    而这时,亚曼拉见雅格米休斯被缠,顺势对格其巫抛去一个满意的眼神。转而,就像刚才对付邵业一样,只见她一手点着太阳穴,一手挥动着那冒着荧荧蓝光的法仗,“死亡诅咒……”

    “哼……”雅格米休斯依旧是冷哼了一声,看了看缠在自己身上的绿藤,不禁皱了皱眉。这些烦人的家伙似乎越来越紧,雅格米休斯身上许多地方都被这些绿藤上的钩刺划伤,而他那白净的脸颊也变的有些微微发紫,气息也开始微喘起来。

    “雅格米休斯,我以亚曼拉公主的身份诅咒你……诅咒你永远沉沦在死亡的地狱,永远……”亚曼拉微眯着双目,死死的盯着雅格米休斯,口中默默的念着。

    顿时,雅格米休斯就觉得脑袋里一阵撕裂般的疼痛,然后全身似乎都僵硬住,仿佛在冬天掉进了冰窟窿一般,眼前也是一阵阵的眩晕,整个世界都颠倒了。额头上渐渐渗出汗水,身上的血管也渐渐突起,一脸的痛苦模样。

    邵业在一旁看的真切,暗暗为雅格米休斯捏了把汗,而他身旁的林珊却好象有些疑惑,“结果不该是这样啊?”只听林珊小声喃喃了一句。

    “会是什么样?”邵业自知林珊是感知未来系异能者,自然能看到没有发生的事情。

    “雅格米休斯……有些不对劲……”

    就在林珊颇有疑惑的吐出这句话后,只见雅格米休斯面带痛苦之色,但却依旧强笑出声来:“两个白痴,再加把劲……再增加点你们心中的罪恶感!”

    “笑话,我们会有罪恶感?”亚曼拉冷笑道。

    格其巫却没嘲笑雅格米休斯,只是惊奇的看着他。格其巫根本看不穿现在的雅格米休斯,他就像一个蒙着面纱的少女,让人总是想去揭去她的面纱,但怎奈雅格米休斯却不是他所能看透的。许久,只见格其巫大喝了一声,再次加紧意念控制,那些绿藤将雅格米休斯缠的更紧了。

    “对……对……就是这样……”雅格米休斯此时就像是个疯子,竟然点头赞赏道。

    二人皆是不解,当然,一旁的邵业也是充满了疑惑,场中,只有林珊一人表情凝重,看着雅格米休斯。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雅格米休斯的身体也开始渐渐虚弱,邵业在一旁关切的看着,此时他的体力也恢复了不少,舔了舔嘴唇,刚想起身过去帮忙,却被林珊拦下,“他没事。”

    话音刚落,只听雅格米休斯就像是森林中的野兽一般,突然爆发道:“宽恕吧……宽恕这两个罪恶的人类吧!!!!”说着,雅格米休斯双目圆瞪,那对淡蓝色的眸子直直的看着眼前的亚曼拉和格其巫。

    “他……他……”格其巫惊叫一声,似乎预料到了危险的降临。意念一松,缠绕在雅格米休斯身上的绿藤也随着意念稍微的松了一下。

    突然,雅格米休斯那对淡蓝色,如水般的眸子中蓝光突现,越发的明亮,越发的耀眼,那光芒甚至盖过了亚曼拉手中那根古老的法仗顶端那颗蓝宝石的光芒,那对眸子也在光亮的闪烁下越发的清澈,散出的蓝光异常幽深,就像那蓝色的北极光,甚至可以盖过群星的光辉,真难以相信,这是一对眼睛所散发出来的。

    “赎罪的时候到了……”雅格米休斯低吼一声,那对如水的眸子中散出的幽幽蓝光竟将其身体团团围住,光亮如丝般柔顺,披于了雅格米休斯的身体之上,倒像是给他蒙上了一层薄纱一般,“请允许我,救赎这两个无知的罪人吧。”

    雅格米休斯仿佛在召唤着某种力量,邵业简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林珊也同是露出惊奇之色。而亚曼拉和格其巫二人似乎也预感到了危险,身躯竟跟着颤抖起来。

    “去吧……”这完全就像是雅格米休斯的独角戏一样,只听他大喝一声,周身的幽幽蓝光像是与他心灵相通一般,转瞬,那柔和的亮光陡然大变,颜色越来越深,渐渐的,竟有些发黑。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这突然大变的亮光显现出两个狰狞的面孔。真难以置信,这两团深蓝色的光雾形成的两个狰狞的人脸,其中竟搀杂着如野兽般的嘶嚎声,咆哮着分别奔向了亚曼拉和格其巫。

    “这……这……地狱救赎?”格其巫惊恐的瞪着双眼,看着扑向自己的那张狰狞的蓝色面孔,一时间竟忘记了反抗。

    “你说什么?地狱救赎?”亚曼拉听到格其巫的呜咽之声,心下同是一惊,看着眼前那张蓝色的面孔,怔怔的呆住了。也就一两秒钟的时间,狰狞的面孔奔到亚曼拉面前,她才猛的回过神来,“我不要……不要……”惊慌的喊叫着,人也随之向窗口逃去。

    “哼……”雅格米休斯冷哼了一声,“地狱的幽蓝之光会帮助你们洗涤罪恶,想跑?”

    说话间,那两张狰狞的蓝色面孔似乎和主人心灵相通一般,只见其中一个张开那血盆大口,虽然这只是蓝色的光亮所形成的,但那形状依旧让人感到有些恐惧。

    “啊……地狱……”格其巫惊叫一声,但很快,声音便被那狰狞的面孔所吞没,随后传来几声呜咽,格其巫便没了动静。

    再看追随亚曼拉而去的那张狰狞的面孔,其速度一点不比亚曼拉慢,就在两者刚刚接触到一起时,那张狰狞的面孔一口便将亚曼拉吞噬到腹中。要说,这两张看似人脸的面孔其实就是雅格米休斯召唤出来的神奇的蓝光,哪会有肚子。而这狰狞的面孔也只是将亚曼拉团团围住,但因为它酷似人脸,而且又是从亚曼拉的头开始慢慢的吞噬,渐渐的吞噬掉全身,看上去就好象是真的吃到了肚子里。其实蓝光只是将其困住了,但亚曼拉似乎毫无解脱的办法,挣扎了几下,毫无用处,最终还是绵软的瘫倒在地,嘴角微动,“地狱救赎。”有气无力的吐出这四个字后,便沉沉的睡去了。

    此时再看那两股蓝光,好似完成任务的士兵一样,规规矩矩的重新回到雅格米休斯身边,萦绕在他的身体周围,光亮也渐渐的恢复了先前的柔和,那略微发黑的颜色也渐渐退去,最终幻化成那淡淡的幽蓝之色。

    深深的吸了口气,雅格米休斯微微一笑,所束缚在自己身上的那条条绿藤竟也退去,一切就好象电影里的回放一样,绿藤重新退回了地底,只是那被它冲破的地板却没有回归原样。接下来,另邵业和林珊更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只听雅格米休斯自语道:“回来吧,我的朋友。”

    再看那萦绕在他身边的幽幽蓝光,竟好象听的懂他的话,紧紧的贴着他的身子,像是一个又一个夜空的精灵一般,拼命的往他的身体里钻。大概过了一分钟,雅格米休斯伸了伸胳膊,那动作倒像是在伸懒腰,“真舒服。”满意的吐出三个字。

    而此时他身上那先前被绿藤的钩刺所划破的伤痕却已奇迹般的消失不见了,只见他缓步走到格其巫身旁,低下身,从他的口袋里翻出了那把“阿瑟凯琳之匙”,在眼前晃了晃,幽幽叹道:“小家伙,全是为了你。”说着,握紧了钥匙,转而走向了邵业和林珊二人。

    “你……你把他们杀了?”邵业惊愕的看着雅格米休斯。

    “哈哈……”雅格米休斯好象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一般,放声大笑起来,许久,只听他反问道:“你觉得我会杀人么?我只会救人……救赎那些有罪的人。”

    “救人?”邵业愕然……

    “小朋友,物归原主。”雅格米休斯向林珊露出了个友好的微笑,摊开她的手掌,将手中那把“阿瑟凯琳之匙”交还到了她的手中。

    “你……你把它给我了?”林珊有些惊诧地看着雅格米休斯,要知道,就是因为这把钥匙,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两批奇怪的人来抢了,而眼前这个彬彬有礼,却又透着古怪的男人竟然把钥匙又交还给了自己,怎么能不吃惊?怎么能不疑惑?

    “是啊。”雅格米休斯点了点头,看看二人,继续说道:“不用奇怪,总有一天,你们还会来找我的。”

    “找你?”二人几乎同时疑问道。

    “恩……我想,那一天应该不会多久了吧。”雅格米休斯又是微微一笑,对邵业和林珊二人很是友好。

    “那……这把钥匙……”邵业心中疑惑重重,刚想问这把钥匙的来历,却只见雅格米休斯眉头一皱,脸色顺势一变,“快走,有人要来了。”

    “谁?”邵业和林珊同是问道。

    “又一个罪人……拉帕维奇……”说着,雅格米休斯已是搀起邵业,同时向林珊使了个眼色,而另一只手则一把抓起了早已昏死过去的刘小佟,踹开别墅门,带着一行人向外走去。

    也就在雅格米休斯几人刚走不久,别墅内又来了一男一女。

    “怎么回事?”男人看到凌乱的客厅,眉头也随之皱了起来,沉声问道。

    “看样子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女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好象有些畏惧这个男人,一直站在他的身后。

    男人捂着鼻子,来到亚曼拉身边,轻轻一挥手臂,一团漆黑的烟雾顺势将亚曼拉包围起来。而女人则是继续巡视着厅内的情况,很快她便发现了矮人格其巫,顿时,只见女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两道柳叶般的弯眉也微微一促,抓起格其巫,叹了口气,将一粒粉红色的药丸塞到了他的口中。

    大概过了五分钟,亚曼拉周围的那团团烟雾消失,而她也渐渐苏醒了过来,但当她看到眼前这个男人时,那原本虚弱的身躯明显一震,“拉……拉帕维奇先生……”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男人正是亚曼拉的顶头上司,拉帕维奇。

    “是雅格米休斯。”而这时,矮人格其巫也已经醒了过来,看到拉帕维奇并未显现出惊慌,活动了下全身的关节,替亚曼拉答道。

    拉帕维奇转身看去,当他看到格其巫时,那本是皱在一起的双眉似乎皱的更紧了,“没用的废物。”话音刚落,只见他眯起双目,紧接着只听“霹雳啪啦”一通爆炸声,再看格其巫,全身竟无一完好的地方,刚站起身的他又重重的摔到了地上,而这次,他却已是七窍流血而死了。

    “你杀了他?”女人的语气依然很淡。

    “你都看见了,是的。”拉帕维奇也冷冷的答道。

    “可他是米苏的人。”

    “那又如何?”拉帕维奇紧了紧披在身上的那件黑色披风。

    女人无话,摇了摇头。

    “雅格米休斯?”拉帕维奇挤出一抹怪笑,那笑容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有意思,这家伙已经很久没露面了吧?”

    “恩。”女人点了点头,说道:“大概十年了吧。”

    “地狱救赎?哈哈……”拉帕维奇忽然笑出声来,“他什么时候改行做牧师了。”说话间,他人已是向门外走去,而女人则是紧跟其后。

    凌乱的客厅内只剩下那一脸惊恐不安的亚曼拉,“雅格米休斯……地狱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