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素材集锦 (打斗描写)取材于《变种》第24章
    拉帕维奇在受到邵业这梨花暴雨般的攻击后,意念也随着有了些薄弱。其实,不管是等级多高的异能者,他的异能都不能频繁使用。就像饮水机里的水,用一点就少一点,当然,如果能静下心来缓解的话,那异能也会随之得到补充。如果异能者遭受到重创,他的异能也会随之削弱。而现在拉帕维奇的意念薄弱也正是因为他受到了邵业那一通乱拳的重创。但是,毕竟拉帕维奇也是高级异能者,现在的他还不至于到那种使不出异能的状态,只是这异能的释放需要些时间而已。

    只见他紧紧皱着双眉,额头也散发出些许汗珠。他正在极力的聚集自己的意念,以图能控制林珊周围的空气分子。

    也就在这时,邵业却微微动了下手指,渐渐的,一下,两下……虽然全身都被拉帕维奇那恐怖的空气分子炸裂搞的伤痕累累,但他似乎却感觉不到疼痛。奋力的睁开眼,和林珊对视了一眼,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他没有死,是的,他没有死。

    此时的邵业渐渐有了感知。虽然刚才拉帕维奇的一击实在迅猛,将邵业的全身各处几乎全部炸伤。但他此刻却没感觉到痛苦,相反,身体内好象有一种变化,那感觉,就好象和自己当初刚刚领悟气流控制异能时差不多,但也有些许出入。

    渐渐的,邵业觉得一股又一股神秘的力量从自己的胸口散发,涌向了身体各处。那股神秘的力量掠过每一处,就感觉到一阵说不出的畅快。力量充斥着大脑,渐渐的,邵业的神智也开始清晰,就连那双眼睛也开始变的有神了起来。

    邵业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但他心里知道,自己是十七号实验体,说不定这就是基因异变,或者细胞分裂等等高科技的东西吧。

    邵业只能感觉到身体的变化,但他却看不到,此时他体内的各个细胞正在一个接一个的发生着裂变,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个。而且细胞的能力并没有因为一分二,二分四的分化而削弱,相反,这些细胞反倒会自主进化一般,一个细胞裂变成两个,不光数量发生了改变,就连质量也都发生了巨变。它们,再自主进化。

    当然,这一切邵业并不知道。细胞一个接一个的分裂着,而他的基因排序也发生着变化。

    这时候,另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邵业的感觉从脚底开始,渐渐的,感觉到脚底有写异样,那种感觉有点痒,就好象是伤口在愈合。起初这种感觉还很小,但很快,这种感觉从脚底一下次蹿便全身。

    邵业不禁看了一眼,只见自己全身都在爆皮,无论是那些被炸伤的地方,还是没有受到伤害的地方,皮肤全都爆开了,一层层的脱落下来。那样子就好象蛇在蜕皮一般,脱落下来的皮肤失去了水分,有些发干。

    不一会儿,邵业的全身“蜕皮”完成,一层健康的皮肤突现出来。而此时的邵业感觉全身充满了力气,此时的他哪还有一点受过伤的痕迹,从头到脚,除了那破烂的衣服外,哪哪都是完好无损。

    而邵业换上这层新的皮肤后,渐渐的竟感觉到皮肤好象会呼吸一般,感受周围空气的运作。对,是空气,而不是气流。邵业十分肯定,缓缓的站起身,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完好如初。

    就在邵业庆幸自己重获新生的同时,拉帕维奇似乎也养足了精神,意念逐渐的集中,“有些人做错了事就必须要付出代价,你懂吗?小朋友?”只见他牵动了下眉角,小朋友三个字也被他加了重音。

    林珊此时的身体依然还很虚弱,但却始终保持着那一脸甜美的微笑。

    “真不明白现在你怎么还笑的出来?难道是临死前的做作?”拉帕维奇根本不把林珊放在眼里,反而有些讨厌眼前这个小丫头。要说拉帕维奇这个人还是很记仇的,圆瞪的双目死死的盯着林珊,“空气……分子……爆炸……”

    陡然间,拉帕维奇那原本瞪着的双目仿佛又瞪大了一圈。大喝一声:“死吧……”也就在此时,邵业似乎感觉到了林珊周围的空气运作,那些空气分子在渐渐的汇集能量,而且能量越聚越多。也就这一瞬间,邵业冲林珊猛的挥出一掌,紧接着深吸了一口气,化掌为拳砸向了拉帕维奇的背后。

    “扑……”

    这一掌的目的并不是要把林珊怎么样,而是要借着掌间对空气的感应催动空气流动,将林珊推向一侧。只见林珊身边好象刮过一阵风,连带着头发和衣服都向一侧飘去,紧接着,她整个人也被横着“吹”了出去,这途中,林珊并未有任何损伤,更没有跌倒。她就好象被一团轻柔的力量包围着,“抱”向了另一个地方。

    随着林珊的移位,她原来的位置紧接着便传出一阵“噼里啪啦”的空气分子炸裂的声音。拉帕维奇看着空荡荡的爆炸区,哪还见得林珊的影子,心中顿时涌起一股莫名的惊慌。但还容不得他细想,只听“嘭”的一声,后背好象被一记重锤掠过,顿时,拉帕维奇一个趔趄,紧接着就被甩出了两三米之远。

    摸了摸后背的伤处,拉帕维奇嘴角颤抖着,整张脸似乎都被疼痛折磨的开始有些变形。强忍着疼痛站起身,当他看到邵业的那一刹那,他的表情僵住了,“怎么……怎么可能?你……你没死?”

    “我活的很好。”邵业扶起身边的林珊,关切道:“没事吧?”

    林珊摇了摇头,身体的虚脱让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此时的她还能站在这就是一个奇迹了。只见她双目浸满了泪水,咽了口唾沫,似乎在润嗓子,“我……我预感……你……不会死……”声音很轻,气息也极其微弱。听的邵业的心简直都要碎了。

    “别说了,别说了。”邵业用手指压住那已经发干的嘴唇,不知怎的,眼角竟落下一滴眼泪。

    “哼……既然没死,那我就再成全你一次吧。”拉帕维奇不愧是高级异能者,邵业的重生似乎又激起了他的斗志,现在的他仿佛一个久战不疲的战神一般。

    集中意念,感应邵业周围的空气,催发空气分子聚集能量,一系列的精神意念过后,拉帕维奇再次高喝一声:“死吧……空气分子炸裂……”

    邵业也有些轻敌,他本以为拉帕维奇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恶战,不会再有这么大的异能了。但结果却告诉邵业,拉帕维奇这次的异能似乎比前几次更加的迅猛,好象是越战越猛一般,而他那一脸的疲惫似乎也跟着消失不见了。

    来不及思索,邵业隐隐都能感觉到自己周围的空气分子正在集聚能量,他知道,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再次被炸伤。

    怎么办?怎么办?邵业表面镇定,心内却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突然,他似乎感觉到了空气的感应,这感觉和刚才自己趴在地上,身体渐渐康复时的感应差不多,是空气的感应,而不是气流。

    说时迟,那时快。邵业一把搂紧林珊,转而背过身,用自己的后背对着拉帕维奇,催动那感受着房间内所有空气的意念,就在感觉周围的空气分子聚集的能量已经达到爆炸的临界点时,他低喃一声:“空气转换……”

    “噼里啪啦……”拉帕维奇看着眼前的一幕,惊讶的瞪大了双眼。明明设定好的爆炸区域,此时却在原区域的一米外爆炸了。而邵业和林珊二人似乎根本没受到这次爆炸影响,二人静静的站在原地。

    “空……空气控制异能?”拉帕维奇惊愕地看着背对着自己的邵业,“你……你进化了?”

    慢幽幽的转过身,虽然把爆炸移到了一米外,但爆炸所迸发的火星却还是伤到了自己的后背,但好象身体现在能够自动愈合一般,刚刚被烫伤的地方转而又换上一层新的皮肤。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邵业深深的吸了口气,仿佛是在嗅空气的味道。

    “该死。”拉帕维奇对邵业的这种傲慢极为反感,双目直直的注视着他,脑中闪过一行又一行数据:异能分析,邵业,单一人体天生异能者,拥有异能,空气控制,本体再生,隐藏异能……未知。异能等级分析,空气控制异能S级临界点,本体再生异能B级。

    得到这些数据的拉帕维奇不禁暗吸了口凉气,重新打量着邵业。暗暗感叹:没想到这小子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进化了?但好象十七号实验体应该没这么强悍啊。拉帕维奇皱着眉头。

    邵业很不喜欢现在这种气氛,好象自己在拉帕维奇面前就是个透明人一般。他可以轻易的看穿自己的异能,而自己对对方却一无所知。

    虽然感慨邵业的异能等级进化之快,由原来的A级气流控制直接进化为空气控制,而且异能等级也达到了S级的临界点。所谓的临界点其实就是还差一点点就会达到这一等级,换句话说就是现在邵业的空气控制异能等级依然为A级,但是,它却可以被划分到S级的地步了,因为他就还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突破S级的限制了。这就是临界点。

    尽管这样,拉帕维奇还是心有不甘,哼了一声,我堂堂裁决社的高层,绝不会栽到一个毛头小子的手里。现在的邵业,在拉帕维奇心中,也的确就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想到这,拉帕维奇心下一狠,再次聚集意念……

    “看看究竟是你的空气控制快,还是我的空气分子炸裂快……”说着,拉帕维奇大喝了一声,仿佛是在给自己鼓劲一般,“我要把你炸成粉碎。”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邵业抽身向一侧退去,一方面揽着林珊,用身体将其挡住,惟恐这无形的空气分子会伤到她一样。一方面则催动意念,以便再来一次空气的互换。

    二人就这样,你追我跑,你跑我打。来来回回折腾了数十回合,邵业的额头早已渗出汗珠。虽然他的空气控制异能等级已经到了S级的临界点,但怎奈拉帕维奇的异能等级似乎要比他高出许多,尽管东躲西藏,甚至还抽空来几次空气互换位移,但那众多无形的空气分子却是他所顾及不到的。渐渐的,他的身上也都出现了大大小小的炸伤,虽然有本体再生异能帮助修复,但一次又一次的修复几乎都快要耗尽了体内的异能一般,随着体力和异能的流失,邵业渐渐的感觉到了疲惫。

    而拉帕维奇这一方也不好受,一次又一次的空气分子炸裂,仅仅只能伤到对方一点皮肉。更可气的是对方还有本体再生,本来可以将伤口拉大,但碰到本体再生这种异能,拉帕维奇也算是无奈了。刚刚炸开邵业一道伤口,没用多久,又奇迹般的修复上。一而再,再而三,空气分子炸裂对邵业的伤害也就只有那么一点点。

    拉帕维奇也越发的感觉到体内异能的流失,他知道,此时不宜再战。他心里也明白,这次的目的就是为了引十六号实验体出来,而依他现在的状况,十六号实验体来了,自己能不能活着离开这恐怕都是个问题了。

    想到这,拉帕维奇再次催动意念,这次仿佛拼尽了全身仅剩的那一点点力量。手臂暴露的青筋清晰可见,看样子拉帕维奇这次也算是拼了。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嘭……”

    虽然邵业尽力将身边这一片跃跃欲试的不安分的空气分子移到一旁,但可能因为这次的空气分子炸裂能量有点过大了。刚被移到一旁传出几声“噼里啪啦”的脆响后,紧接着又是“嘭”的一声闷响。

    爆炸卷起的气浪冲邵业袭来,邵业急忙挥手转身护住林珊,以后背承受着滚滚气浪。

    “通……”

    气浪的力量实在太大,竟将邵业扑倒在地。顿时,邵业便感觉后背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看了眼身下的林珊,长舒了口气,挤出一个微笑:“还好你没事。”

    林珊听完这话,心内一暖。但现在虚弱的身体已经不允许她再说话了。

    忍着后背的疼痛,站起身。刚想对拉帕维奇刚才这拼死一搏施展报复,但此时房间内哪还找的到拉帕维奇的影子。

    “该死……”邵业知道,那家伙肯定是趁刚才的爆炸逃跑了。

    异能渐渐的流失……邵业此时一放松下来,顿感全身酸痛,虽然有本体再生的异能,但好像它也有些力不从心了。

    渐渐的,邵业坐到了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林珊则像只小猫似的,安静的依偎在他的身旁。

    二人就这样,安静的坐着,谁都没有说话。而他们却不知道,此时的屋顶之上,正趴着一人。此人一席幽雅的白色礼服,头上带了一顶夸张的白色礼帽。此人趴在黑漆漆的屋顶上,很是扎眼。

    “看样子我还真没看错这小子。”扶了扶头上那顶夸张的白色礼帽,站起身,眼睛出神的看着远处的道路。

    路上有一人在奔跑,远远看去好象有点狼狈,不用说,那人正是拉帕维奇。而那白色礼帽男,想必大家应该也猜到了,他就是——汤姆维克什斯。

    汤姆整了整衣服,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纵身越下了屋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