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素材集锦 (动作描写)取材于《雷霆兽尊》第15章
    “咻咻,本将只想到圣炎借个人,想不到还真麻烦。”说着,手中便冒出了个一把凌厉的骨剑,惨白的骨剑上鬼气环绕,给人一种丧胆销魂的寒意。剑把上竟然是……竟然是人的骨头镶嵌而成。魔

    将狰狞的道:“那就让我们在手底下见真章吧。”三个亡灵魔法师伸出了各自的人头法杖,法杖上黑雾萦绕,一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势头。

    “哼,各龙骑将准备战斗。”天风伸出了自己的长剑怒视着对方,骑下的光系巨龙发出了一声嘹亮的龙吟,两翼急扇。

    “在漆黑的黑暗中燃烧的地狱之火啊,化为紫麟的剑消灭敌人!”一把带有黑暗能量的能量剑破空的穿来。

    “伤灵,龙月,你们去把亡灵魔法师搞定了,魔将就交个我吧。”天风大喝道。

    天风怒哼了一声,挥出了一道纯正的光系能量。魔将眼中闪过一道惧色,低喝道:”讨厌的光系。”

    能量剑与光芒猛烈地撞在一起,能量剑就像豆腐般轻易地被光芒砍断,直逼向魔将。

    “黑暗冰封。”只见一道充满黑暗能量的强箭就像脱缰的野马般,直奔而来。光系巨龙张牙舞爪的扑到魔将身边,口中不断的喷出恐怖的龙息缠绕着魔将,天风脸不变不跳的怒喝道:“去吧,

    光神的狂转。”一个巨大光系转轮夹着风啸之声飞了过去。正当黑暗冰封与光神的狂转碰撞时,光神的狂转就像个大风轮似的顺应着把黑暗冰封卷到了一边,只见黑暗冰封与旁边的巨石相碰在一起了

    ,“轰”一声的巨响,巨石瞬时化为齑粉。天风暗暗地吃惊,看来魔将的攻击力还真强,幸亏及时使出光神的狂转,利用其转力巧妙地把凌烈的黑暗冰封推到了另一边,然而,在这看似简单一招,却在

    为了把那霸道的黑暗能量化解,天风还是受了点伤的。

    魔将气急败坏的怒喝道:“好一个光系能量。”面对着这天生的相克能量,魔将明显在刚刚交锋时受了不轻的伤,脸色苍白的他顾不得体内的伤势了,身边的巨龙就像药膏似的紧紧地贴着他,不时

    发出凌烈的龙息。如此下去,眼看就要败了。只见魔将举起手中的骨剑,催动着剑中的亡灵,恐怕剑中收取了不少的冤魂,只听发出一声声毛骨悚然的鬼泣,犹如眼前有万千青面獠牙的厉鬼扑来般,

    怒喝道:“咻咻,巨龙啊,就让你成为紫麟剑中的剑魂吧,黑神砍。”眼看骨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态势砍下,“不!”天风悲吼道。“白龙,用你全身的能量来抵御这一剑。”

    白龙像是听懂天风的话似的,巨龙的身上凝结起了神圣的光盾,“哼,米粒之珠也现光华。”只见原本惨白的剑上变得浓黑浓黑的,黑暗元素充斥其中。这一击夹着鬼泣摄魂之音,眼看着白龙就要

    丧命于骨剑下了,天风就像鬼魅似的冲到魔将身边,举起长剑轻挑起充满能量的骨剑,骨剑由于惯性,猛地与长剑碰在一起,“光”一声嘹亮的金戈碰撞声响起,骨剑还是砍在巨龙的身上,“噢。”

    一声哀鸣从白龙口中传出,光盾破裂,巨大的龙体应声倒下。地面上,扬起了一阵灰尘。

    “不、”天风满目悲伤地大喊道。然而,魔将却重重的挥出了一拳,天风惊慌的一闪腰,双目怒瞪着魔将,狠狠地挥出了一拳,夹带着风啸之声,两个强劲的拳头在一瞬间碰在一起,“轰”两个人同时喷出了一口鲜血,向后飞去。

    然而,伤灵和龙月那边也是苦战连连的,只见三个亡灵魔法师召唤出四个骷髅刀手围攻着伤灵和龙月,两只巨龙张牙舞爪的,尾巴来回的拍打,不时喷出炽热的火焰和凌烈的卷风,一时绚丽的魔法

    飞射,场面好不壮丽。

    “无尽的大地,游离的灵魂,请聚集到我的身边,化为无上的厉鬼,让一切侵犯你们的人成为你们的食物吧。——万鬼朝忠。”三个亡灵魔法师一起吟唱道。这是六级的亡灵魔法。只见天空中的气

    息

    变得浮躁起来,火系巨龙和风系巨龙同时也不安起来了,喘着粗气,眼神谨慎的环视着四方,伤灵和龙月赶紧拢起来,都伸出武器谨慎的观察着。

    突然,地下伸出了几百只腐烂的手,紧紧地捉住火龙和风龙的龙爪。“不好了,快,快上上飞、”伤灵一阵后怕的慌忙的道。

    看来,罗刹帝国的亡灵魔法师以一敌百真的不是瞎话,只见地下冒出了百来个的厉鬼,每个都是青面獠牙,蓬头垢面,伸长双臂行尸走肉般扑过来,巨龙的双脚和双翼被紧紧地缠着,根本就是飞不

    起来。无奈,巨龙只好用爪子撕,牙齿咬。“吼”火龙发出了一声怒嚎,周围形成了一个以火龙为中心的火场,然而,厉鬼即便是满身都是火也依旧冲了过来,气得火龙不停的用双翼横扫着周围接近

    的丧尸,一时血肉横飞,然而,厉鬼的百丈利爪深深的插进巨龙强悍的皮肉中,痛的嗷嗷的直叫。

    而龙毕竟是智慧型的生物,大陆的强者之一。很快,他们都明白到,要想消灭丧尸,唯有把它们都彻底的粉碎,不要留下一丝的骨架。顿时,地上多起了一堆堆的烂肉。

    伤灵舞弄着他的百丈钢枪,带着炽热的火元素,几乎每一枪都能洞穿一个丧尸,一路上都几乎没怎么受伤。龙月挥动着长剑,长发飘然,衣服都沾满了鲜血,就像个冷面书生般,每挥出一剑都有一

    个丧尸倒下。嗜血的气息惊怕了没有灵魂的丧尸。

    “枪舞天下。”一道凌厉的枪芒迅速分成了几道强劲的斗气,把周围的丧尸杀出了一个空地,“肮脏的家伙,就受我伤灵的一枪吧,”

    只见伤灵把钢枪狠狠地投了出去,蕴含着开天辟地的锋芒,挑开了层层的丧尸,直向亡灵魔法师刺去。

    “空中跳动的魔鬼,来履行使远古的契约吧。筑成一道坚固的黑暗之墙,包围你忠实的仆人吧。——魔之墙。"亡灵魔法师惊慌失措的使出了瞬发魔法。

    然而,这四级的黑暗魔法又如何能阻挡着凌厉的一枪呢?只见锋利的长枪穿透了一个亡灵魔法师的胸口,而就在这时,伤灵动了,脚踏着奇异的步伐,身体就像风一般来到了亡灵魔法师身前,看着

    他那惨白的眼神,不屑的道:“这就是你们肮脏灵魂的下场了."狠狠地从他身上抽出那长枪,手一转,却把刚抽出的长枪塞进了另一个亡灵魔法师的胸口了,另一个亡灵魔法师想不到他动作竟然如此

    的迅速,如此的连贯,甚至还比他的凝聚魔法力还要快。

    龙月怏怏不乐的道:“每一次都是用这招连环杀,还不给我留一个。”

    龙月全身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剑芒,强撑开了那成堆的丧尸,使出了龙家的绝学——游龙步,就像一条灵巧的游龙般来到了最后一位亡灵魔法师的身前,狠狠地劈下了凌厉的一剑,恐惧,亡灵魔法师

    眼中除了对死亡的恐惧外一片空洞,然而,在他还没有恐惧完,他的头颅已经掉到了地下,血染红了胸前的衣服。

    然而,在另一边,天风脸色苍白的盯着魔将,抹了抹嘴角边留下的一缕鲜血,恨声道:“天道浩荡,魔将你恐怕难逃今天的厄运了。”

    魔将单膝跪倒在地上,鲜血不停的流出,显然刚才的光系元素已经深深的把他的经脉震短了不少,毫无血色的脸依旧高昂的扬起,冷声的道:“哼,即便死,我也不会放过你们的,由无尽深渊诞生

    的最强大的力量,籍由血的联系将你呼唤到此,化为无尽的恶魔,一切将归于尘土!我于此传承永恒的契约,将你最忠诚的仆人我的魂与血奉上,以此为祭品,再次诅咒--黑暗大地。”

    “快!快阻止他,这是八级的生命献祭魔法。”天风顾不得体内的伤,惊慌的喊道。

    然而,又如何能阻挡魔将的最后的献祭呢?就在此时魔将的身体一点点的消失,一群浓厚的黑云从天边涌来,夹着黑色的风暴过来了。

    “用全身的力量来抵挡吧。”天风冷静的道。

    三头巨龙一同发出一声嘹亮而悲壮的哀鸣,即便是先前受重伤的光系巨龙都用双翼支撑着站了起来,因为它们明白这八级的生命献祭魔法是多么的强。

    此时一道狂暴的黑色龙卷风肆意的乱窜,谁也不会怀疑这黑色龙卷风的威力。

    “枪王降临——伤灵的最终奥义。”伤灵轻抖这钢枪,一道霸道刚烈的枪芒犹如长蛇般向风暴游去。

    “剑刃砍——龙月的最终奥义。”龙月大喝道,一个虎跃怒砍在黑色风暴上。

    “跨越天空以及大地的力量啊,游离的光元素啊,你最好的朋友我,请求你化为锐利的剑刃,冲破黑暗吧——神圣之剑。”天风挥出了一道纯白色的能量之剑,破空的向风暴眼砍去。

    黑色卷风带着惊涛拍岸的气势直压过来,黑暗的能量充斥这整个空间,弥漫着诡异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