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素材集锦 (打斗描写)取材于《巅峰武道》第9章
    红藕香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悠扬的歌曲婉转动听,灵动的曲调仿佛天使的佳音飘入禹恒的心里。这歌声对于他太熟悉,不正是那令他魂牵梦绕的佳人所唱还有谁?

    跟随着跳动的乐符,禹恒犹如黑夜灵猫快速来到黑岩城外的玛旁雍错湖。一条孤舟荡漾在湖面上悠然自得,月白的光华仿佛成为孤舟的霓裳。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一袭白衣胜过皑皑白雪,莹润洁白的肌肤泛着宝玉的光彩,月光之下端木蓉蓉更显出一种别样的凄美。眼中水波荡漾,端木蓉蓉柔情的望着岸边的禹恒。

    纵身跳入水面,仿佛成为一片浮萍,脚下踏出圈圈涟漪,禹恒就这样深情的望着端木蓉蓉走去。

    “我听过朋友说:玛旁雍错湖的美丽即便是今生所见来世也会恋恋不忘。”

    孤舟忽然颤动了一下,端木蓉蓉知道是他来了,望着湖面上倒影的银月,说不出的有种凄然。

    “蓉蓉,你是怎么了?”禹恒柔情的将她拥入怀中,轻声说道:“是我有什么地方惹怒了你,那你就将给我说了吧!”

    娇躯突然颤抖,端木蓉蓉刹那间转过身拥吻着禹恒。

    那一吻来得如此突然,那一瞬间仿佛成为永恒。

    禹恒细细的生疏的品尝着那嫩滑的柔舌,心里面说不出的动情和激荡。吻到深情时,两人都快要窒息了一般。

    突然分开,禹恒急促的喘着粗气,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始终是刚才的一幕。

    “蓉蓉。”禹恒轻轻的搂过她说:“千古以来红颜难求,我能得此佳人死而无憾。”

    “嘘”端木蓉蓉害怕的虚按着禹恒的嘴,凄然的说道:“恒,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恩。”禹恒毫不犹豫的回答:“无论什么事,刀山火海我也为你而闯。”

    “傻瓜。我才不要你去闯什么刀山火海。”端木蓉蓉笑了起来,仿佛天花绽放。她说道:“我只是不希望你明天再为黑岩帝国出战。”

    “为什么?难道男儿不该建功立业?不该为国分忧?”禹恒惊讶的握着她的肩膀说道。

    “恒,你听我说。”

    温柔凄然的天籁平息了禹恒的激动,她缓缓说道:“黑岩城有一件逆天神物即将出世,势必会引起各国之间的天界高手争夺,而你们现在的比试只不过是开始的小菜。我希望你在必要的时候站在我们红枫帝国这边,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我父亲的认可,家族的认可。等这件事情结束后,我希望我们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蓉蓉。”禹恒再次拥她入怀,柔声道:“委屈你了。我答应你明日不再出战,但是要我背弃自己的国家我”

    夜晚的玛旁雍错湖分外的朦胧美丽,湖面上一叶孤舟随波漂浮,一男一女紧紧相拥直到天明。

    翌日,蒸蒸烈日早已经悬挂高空,演武场上炎热的空气中充满了浓重的火药味。

    今天,易天首次出战,与他对决的却是伪君子罗枫逸。

    “我说过我会和你一战。”罗枫逸自信的说道。

    “奴才永远是奴才,即便是有胆咬主人的奴才还是奴才。”易天的话冰冷透心。

    见两人说着奇怪的话,禹恒心里总有种不好的感觉,他在想难道易天原本就和罗枫逸认识,似乎他们还有不小的仇恨。

    忽然,“哐”的一声打破了僵局。

    趁着易天说话,罗枫逸突兀出现在易天身后,黑黝黝的匕首夺命刺向易天背心。然而,始终悬浮在一天身边的剑动了。蓝光刹那闪现,哐的一声匕首被蓝色宝剑击落。

    罗枫逸快速后退,冷眼的看着易天,道:“想不到你无时无刻都防着。那就让我好好看看你的弱点是什么。”

    蓝色光芒刺目射出,罗枫逸的双眼突然变成纯粹的蓝色,一圈圈奇怪的光晕自他的双瞳散发,每次蓝色光晕触碰到易天都会闪现一副奇怪的画面。

    “梦乱空花。”罗枫逸大喝一声,蓝色光晕急剧收缩,片刻间消失在易天的体内。

    一幕幕奇怪的画面出现。

    茫茫的海边,年幼的易天握着水蓝色长剑不停息的劈斩着万波海浪。

    酷热的熔浆,青年的易天握着水蓝色长剑盘膝坐在滚滚该熔浆之上。

    血腥的沙场,成年的易天握着水蓝色长剑驰骋在百万雄兵之中杀戮。

    一幕幕画面除了剑再无其它。罗枫逸不可思议的吼道:“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没有感情?”

    “情之一字,对于剑客只是亡路。唯有灭情绝爱才是真正的剑道。”

    易天缓缓地转过从开始就未移动的身子。一双冷漠嗜杀的眼睛里居然露出一种无限温柔,却是抚摸着水蓝色长剑时的表情。

    “剑名秋水。”

    易天轻轻的握起长剑,仿佛拥抱爱人。

    忽然,天空中一道凌厉的杀气出现,周围的幻想瞬间消失不见,罗枫逸更是口吐鲜血。秋水神剑泛着淡蓝的光华撕裂长空而去,突兀的穿透了罗枫逸的胸膛,居然没有留下一丝血痕。

    “我说过,奴才始终还是奴才,永远也不要妄想超越主人。”杀死罗枫逸对于易天来说只不过抬手举足之间。

    突然间,一声暴喝惊动易天。

    “易天兄弟出手未免太过歹毒,这不是杀戮的地方。”

    演武场上,一道伟岸的声影瞬间出现在中央,两米长的精钢棍配合着一米八的身高,顿时间狂暴的气势宛如飓风吹响易天,刮得鬓发乱舞。

    “如果你对我不满大可出手,秋水剑下绝无生还。”

    寒冷的杀气顿时释放,易天出现的地方仿佛变成变天雪地,在场的武者都感觉一种直逼灵魂的寒冷。

    “好一个绝无生还。黑岩帝国清苑孙鼎,请赐教。”

    说罢,孙鼎猛的将精钢棍使劲一插,顿时间坚固的黑岩石顿时变成粉碎,一道强烈的气波卷起无数碎石破空而来。刚一开始孙鼎竟然如此强势。不愧是地界二识得高手。

    易天虽然剑法精妙,却只是初窥地界而已,功力上和孙鼎仍然要相差一点。在场的所有人都迫切的想知道易天如何战胜孙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