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词句篇描写 打斗场面描写【整篇】
    蓝羽走进森林之后,只是随意地走动着,而后,在一小段地随意走动之后,他突然停了下来,他向着四周环视了一阵,而后又低下了头,叹了口气,而此时座下的独角兽却突然警惕了起来。

    只见四面八方不短地有着一群全身披着银白色鬃毛的狼走了出来,数量煞是惊人,萧凌不过站在树下远远观望,粗略一数,没想到来者竟然足足超过了二百多头,虽然认为蓝羽的实力应该不会太弱,但自己还是隐隐捏了一把冷汗,而心里也暗暗下了决心,如果有问题,他一定会出现援助。

    蓝羽只是淡淡地扫视着四周,眉角微微一皱,似乎对这群来势汹汹的银狼很是不屑,他轻轻抚摸了一下独角兽,示意它冷静,而独角兽也似乎感觉到了主人的温暖,渐渐地也就没有了戒备,而随着蓝羽的落下来,也向着一边走去,更为怪异的是,竟然没有任何一只银狼对其进行拦截……

    蓝羽缓缓地将腰间的银色长剑拔了出来,随意地看了一眼这群银狼,剑身在一阵随意地挥动中,竟然爆发出了凌厉的气势,而随着这股气息地扩散,那群银狼无一不戒备起来,但面对眼前的肉食,他们依旧没有一点退势。银狼群集体低吼了一声,随后似乎在一阵整齐地整装之后,猛然地就向着蓝羽扑了过去,当然,过去的只不过是一只探求对方实力的。它银白色的爪子在阳光下很是耀眼,而那锋利程度,绝对不亚于匕首。

    “吼——”这只银狼猛然高声大吼,而爪子此时也已经伸向了蓝羽的头部,看来它也很是清楚地知道蓝羽铠甲的不凡。

    蓝羽面对这势大力沉的攻击,只是很随意地挥动了一下手中的长剑,将长剑挡在了自己的身前。“砰——”一声闷响发出,银狼被长剑挡了开去,而蓝羽,也倒退了一寸左右的距离,他满脸惊讶,而后又变成一种狂热。

    “嗡嗡——”蓝羽开始加速地挥动手中银色的长剑,长剑发出了一阵低鸣,他近乎冰冷地看着眼前地这群银狼,而嘴角此时也终于勾起了一个妖媚的笑容。他手中长剑快速摆动,拉动了空气,渐渐地形成了一个小型的漩涡,而此时的银狼,几乎是一动不动地看着蓝羽完成这一切。

    “呼——”空气随着剑身的快速摆动,而发出了一阵阵的声响,蓝羽似乎还不甚满意现在的结果,手中的长剑更是舞动得更快……“砰——砰——砰——”一阵阵的撞击声就这样凭空响起,而一只只的银狼就这样被砸飞了出去。

    骤然,蓝羽停下了手中长剑的舞动,身上爆发出了一阵实体的银色光芒,薄薄地笼罩在了自己银色的铠甲之上,而随着手中长剑的停止舞动,空气也骤然静止了下来,似乎整个天地间就由着蓝羽控制一般。虽然没风,但是蓝羽头上的银发依旧不断地在摆动着,而那双银色的瞳孔此时也完全地睁了开来,他再度扫视了一下四周,轻轻一笑。随后,空气中发出了一阵破空之声,而此时的蓝羽手中的长剑也是笼罩上了一层银白色的光芒,他狠狠地把长剑往着狼群中砸了过去。

    “砰——”巨大的声响传了出来,而大地也随之一阵震动,而站在树上的萧凌此时也猛然觉察到了蓝羽实力的恐怖之处。一阵“沙沙”的落叶声音随着这一击不断地发了出来……

    而在长剑光芒的笼罩下,银狼中骤然倒下了十几只,皆是身体在瞬间被劈成了两半,或许速度太快,血只是很慢很慢才在一阵压抑中顿时喷涌而出。

    所有的银狼不禁一愣,随后又发出了一阵高声吼叫,并四面八方地往着蓝羽扑去,砰砰砰的撞击声此起彼伏地响起,一只只的银狼也在不断向着四周飞去,而它们的身体无一不是被拦腰斩成了两半,鲜血几乎染红了整个大地,不过此时的蓝羽依旧是面无表情地在收割着生命。

    “啊呜——”随着一阵长鸣,一只银狼又倒了下来。

    随着这只银狼的到地,其他的银狼无一不昂起头高声长叫了起来,而蓝羽此时也停下了手中的剑,似乎等着的就是这个结果。

    “啊呜——啊呜——”银狼的长啸似乎引起了这片森林的不安,无数地飞禽走兽都跑了出来,而远方更是一阵烟尘滚滚,而随之而来的,竟是更大数量的一群银狼,少说也在五六百头之间。

    蓝羽失望地摇了摇头,似乎等来的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但他还是决定认真对待,毕竟六七白头的银狼对自己来说也绝对不是一个容易啃的“食物”。

    他轻轻地将手中的长剑收回到了胸前,而这些银狼似乎学乖了,并没有让蓝羽将自己想要的准备工作完成再进行攻击,而是在蓝羽一把长剑收到身躯旁边地时候,就猛然扑了上去,猩红的牙齿完全展露了出来,它们拼命地向着蓝羽撕咬,却发现竟然撕不开蓝羽身上那层看似薄薄的银色光罩。

    “砰砰砰”的撞击声无不说出了银狼攻击的失效,不过银狼似乎也是高智慧的魔兽,见硬拼也无法撞开防护气息,但它们依旧不放弃,不过却是换成了一种冷静的打法,它们慢慢地集中了起来,将蓝羽围在了中央,而此时蓝羽并未发觉,他完全闭着眼睛在集中着自己的力量。银狼们排成了一个圆形方阵,而每一只的银狼身上皆是笼罩着一股银白色的气息,简直就是跟蓝羽身上的气息相映成章,而后,渐渐地从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虽然萧凌并不懂得魔法阵的原理,但毕竟这个魔法阵隐隐地散发出强大的气息,似乎是集中了六七白头银狼的力量似的。

    “啊呜——”又是一阵银狼的长啸,而魔法阵也几乎就是同一时间的银光暴涨,渐渐地从银狼的身上伸腾出了一根跟银色的光柱,而后将蓝羽完全地包裹在了法阵之内。而法阵的上空,此时也覆盖上了一层淡白色的烟雾,烟雾越来越为浓厚,而烟雾中也似乎集中了不少的银色光芒。

    随着白色烟雾的越积越厚,“轰隆——”随着一声巨大声响地发出,烟雾陡然一动,而烟雾中的银色光芒此时竟像是变成了一道道实体的银色光柱一般,不断地向着法阵中央的蓝羽射去。

    原本波澜不惊地银色防护罩此时也被这些银色的光柱射得不断地开始抖动,而蓝羽的身体也骤然感觉到了一阵不适,他清晰地感觉到银色防护罩越来越为稀薄,而打在自己身上的光柱却是越来越为强大,他不禁眉头一皱,但却不能停下来,因为他知道,一旦停了下来,可能就会挽回不了现在的这个局面了。硬着头皮顶上去,蓝羽手中的银色长剑不断的嗡嗡鸣叫了起来,而此时在法阵外边的独角兽也猛然往着法阵撞击了过去。

    “砰——”一声巨响,独角兽猛地就撞上了法阵外的巨大光罩,而光罩竟依旧波澜不惊,不过独角兽显然没有那么幸运,它被法阵的反震力一下就给震飞了出去,嘴角竟也流出了一丝淡红色的鲜血……

    不过它很快又重新站立了起来,“轰轰轰——”独角兽的后腿不断地踢击着地面,而后猛然一阵白光笼罩着自己的身体之上,它飞速地向着法阵撞去。“咣——”一声巨响又再一次响起,而这次的独角兽并没有被法阵震飞出去,而是那个银白色的光罩,竟在刹那间抖动了一下,虽然没有被震飞,但显然法阵的反震力绝对不弱,这时候的独角兽似乎是拼尽了全力一般,口中喷出了一大道的鲜血,而身上的白色鬃毛,也变得有点暗红,猛然间就开始瘫倒了下来……

    法阵内部的蓝羽显然也没有独角兽来得好,虽然长剑的光芒不断地在加固着身体外部的防护罩,但显然银色光柱的力量也变得越来越为强大,它不断地击打在蓝羽的身上,而蓝羽却不得不全副身心地放在力量的凝聚中,原本打算用全力试试自己到底到达到了那个程度,却不想银狼居然会发动威力如此强大的法阵,蓝羽不禁为自己的始料未及而开始懊恼,但显然此时的至关紧要就是咬紧牙关将力量凝聚到极致,否则估计也就没有胜利的希望了。

    光柱依旧很是霸道,虽然法阵上空的白雾渐渐地变得稀疏起来,但射下来的光柱却变得越来越为粗大,每条都有水桶般的直径,而打在蓝羽银色防护罩的激起的波澜也越来越为强烈。

    “噗——”蓝羽忽然觉得防护罩悄然淡去,而自己也是苦不堪言,突然喉头一甜,终于吐出了一口鲜艳的红色血液。不过让他感到欣喜的是,自己的力量已经凝聚得快要到达顶峰了,而自己估计很快就可以爆发出全力的状态。

    光柱很是霸道,现在已经没有阻挡它们的银色防护罩,有的只是蓝羽身上的那件银白色铠甲,而银白色铠甲虽然质地不凡,但显然不是光柱的对手,仅仅只是受了八九道光柱的撞击之后,就开始开裂了开来。一道道的裂缝显得那么的刺眼,而蓝羽现在只能祈求铠甲能够多抵挡住一会,因为一会之后,他即将爆发出自己最完美的力量。

    “啪——”一声脆响升腾而起,伴随着声响,铠甲也终于裂了开来,而此时的蓝羽也只能用着自己的血肉之躯不断地抵挡着这股强大的光柱力量……

    “噗噗噗——”蓝羽连续吐了三口血,但眼睛始终闭着,长剑依旧嗡嗡地低鸣着,而此时,骤然蓝羽的身旁刮起了一阵强烈的风,将光柱完全地抵御住,而光柱砸在这阵旋风中,也只是不断地发出闷响而已,似乎丝毫不影响旋风的发挥。

    “呼——”一把长剑从旋风中割了开来,而此时长剑的剑芒竟然达到了两米多长,但剑身依旧保持着一米左右,此时的蓝羽,头发已经完全地竖立了起来,他银色的瞳孔已经骤然变得巨大,但却并不涣散,而是一种犀利的目光,似乎有种吞噬天地的强悍,而他,嘴角虽然还是挂着淡淡的血痕,但此时的光柱直接砸在他身上,甚至连让他挪动一步的能力都没有。他冷冷地笑了笑,环顾四周,这时候的银狼群依旧在不断地供应着法阵力量,那些光柱也已然变成了一道道直径在一米左右的可怕光柱,不过,蓝羽几乎是视而不见。他高高地把手中的长剑举起,身形陡然一阵晃动,竟是带起了一阵强大的飓风,风声呼呼地吹着,而光柱也被风隔绝了开来,蓝羽手中长剑猛然往着法阵周围的光罩就是一劈,“轰隆——”一声,法阵犹如坍塌一般,迅速地消散了开去。

    蓝羽慢慢地停止了下来,他看着法阵外地面上躺着的独角兽,爱抚似的轻轻擦拭着,而独角兽此时也似乎是感应到了主人的气息,慢慢地将身体从地面上站立了起来,它的双眼看着蓝羽,骤然爆发出了一阵强烈的光芒,它不断用头蹭着蓝羽,似乎是示意他骑乘。蓝羽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爱怜地抚摸了一下独角兽,只是轻轻一推,就将独角兽往着一颗大树推去,而后,还在独角兽的身上加上了一层淡淡的银色防护罩。

    整个过程根本没有一只银狼攻击蓝羽,似乎在蓝羽破除它们的法阵之后,它们已经开始变得绝望一般,它们声嘶力竭地吼叫着,一声声的狼嚎突然在偌大的森林的响起……

    蓝羽回头看了看这一群银狼,脑海中闪现出了一个血腥的念头——屠杀。随后,当念头升腾起来之时,他骤然身形一阵闪动,下一秒,竟然就出现在了银狼群中央。两米多长的剑芒随着手挥舞了起来,而接触到剑芒的银狼,无一不是被拦腰截成了两半,不过蓝羽眼中不带任何一点怜惜,手中的长剑依旧摧枯拉朽的收割着生命,虽然蓝羽的实力强悍到令银狼敬畏,恐惧,但银狼群依旧没有退缩,它们不断地前赴后继地扑到蓝羽身上去,虽然连防护罩都无法砸破,但它们似乎是无怨无悔一般。

    “啊——”蓝羽大叫一声,手中长剑猛然向天一指,“剑网绝杀——”随着这一句话语的说出,蓝羽手中长剑的剑芒骤然消失,而空中却惊现出一个由无数小剑芒交织的巨大剑网,剑网在瞬间就向着下方笼罩了下来,而触碰到剑网,银狼竟被一剑剑地切成了碎末一般地粉碎……

    “啊呜——”一声惊天的长啸响起,而大地的空气也随着凝重了起来,这样的一声叫声的气势,甚至比刚才数百只银狼的齐鸣还要可怕。

    “来了——可是我却等不了了!”蓝羽口中喃喃自语,而后身体像是虚脱了一般,银色短发慢慢地垂了下来,他缓缓地走向了独角兽,而独角兽此时一双黑色的眼睛闪烁着一点淡淡的水雾,蓝羽只是笑了一笑,随后手中长剑虚空一划,在空气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容一人进入的黑色裂缝,而他,也牵着独角兽缓缓地走了进去,进去之前,竟若有所思地转过头看了看萧凌的方向,而后就消失在了裂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