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词句篇描写 【名人语录集锦】之尼采语录
    1自从厌倦于追寻,我已学会一觅即中;自从一股逆风袭来,我已能抗御八面来风,驾舟而行。

    2许多东西被我抛却,故而被诸君视为傲慢;若从外溢的酒杯里豪饮,难免洒落许多佳酿,故不要怀疑酒的质量。

    3“他沉沦,他跌倒。”你们一再嘲笑,须知,他跌倒在高于你们的上方。他乐极生悲,可他的强光紧接你们的黑暗。

    4此人往高处走——他应受称赞!那人总是从高处降临,他活着,自动舍弃赞美,他是从高处来的人!

    5即使是最有良心的人,良心的谴责面对这样的情感也是软弱无力的:“这个或那个东西是违背社会习俗的”最强者也害怕旁人的冷眼和轻蔑,他是这些人当中受过教育的,而且是为了这些人才接受教育的。他到底怕什么呢?怕孤立!这个理由把做人和做事的最佳理由打倒了!——我们的群体本性如是说

    6我们为自己创造了一个适于生活的世界,接受了各种体线面,因与果,动与静,形式与内涵。若是没有这些可信之物,则无人能坚持活下去!不过,那些东西并未经过验证。生活不是论据;生存条件也许原本就有错误。

    7哪里有统治,哪里就有群众;哪里有群众,哪里就需要奴性;哪里有奴性,哪里就少有独立的个人;而且,这少有的个人还具备那反对个体的群体直觉和良知呢。

    8当心!他一沉思,就立即准备好了一个谎言。

    9大胜的最大好处,莫过于解除了胜利者对失败的恐惧感。“我为何不能失败一次呢?”他自言自语,“我现在已有足够的本钱了”

    10他现在穷了,原因并非别人剥夺了他的一切,而是他抛弃了一切。缘何如此?——他惯于寻觅。所谓穷人,正是那些对他甘愿受穷做了错误理解的人。

    11他是思想家,这意味着:他善于简单的——比事物本身还要简单——对待事物。

    12要破坏一件事,最刁钻的办法是:故意用歪理为这事辩护。

    13人们视需要为事物发生之因,其实,它往往是事物发生之果。

    14智者问傻子,通往幸福的途径是什么?傻子毫不迟疑,就象别人向他打听去附近那个都市之路似的,答曰“自我欣赏,再就是东游西荡。”智者嚷道:“住嘴,你要求太多拉,自我欣赏就够拉!”傻子回答说:“没有一贯的蔑视,又怎能不断的欣赏呢?”

    15人要么永不做梦,要么梦得有趣;人也必须学会清醒:要么永不清醒,要么清醒得有趣。

    16“噢,我真贪婪!在这个灵魂里安住的不是忘我精神,而是贪求一切的自我,似乎要用许多人帮他观察和攫取的自我,要挽回一切的自我,不愿失去属于他的一切的自我!”

    “噢,我贪婪的烈焰哟!我多么愿意获得再生,变成一百个人呀!”

    谁不能以自身体验理解这位谓叹者,谁就无法理解求知者的激情。

    17哪里缺乏意志,哪里就急不可待的需要信仰。意志作为命令的情感,是自主和力量的最重要标志。

    18你们根本不明白自己经历之事,像醉汗在生活中奔波,跌倒了,从阶梯上滚下去了。所幸,你们因为沉醉反而未受损伤。你们的肌肉无力,神智不清,便不象我们觉得阶梯上的石头如此之硬!

    19忠告:你是否旨在博取声望?若是,这信条务请记取:自动放弃名誉,要及时!

    20伏尔泰!人类!白痴!真理和追求真理有点难办,如果弄得太人性了——只是为了行善而追求真理,我敢打赌,那将一无所获!

    21若不是在通向知识的道路上,有如此多的羞愧要加以克服,知识的魅力便会很小。

    22鄙薄自己的人,却因此而作为鄙薄者,尊重自己。

    23要填饱肚子,是人不能那么容易的把自己看作上帝的原因。

    24与怪兽搏斗的人要谨防自己因此而变成怪兽。如果你长时间的盯着深渊,深渊也会盯着你

    25“哪里有知识之树,哪里就有天堂”——最古老和最现代的毒蛇都这样说。

    26克服一种感情的意志,最终只是另一种感情或另外若干种感情的意志。

    27由感觉产生一切信任,一切坦然的心境,一切真理的证据。

    28赞扬比责备有更多的强加于人的成分。

    29人最终喜爱的是自己的欲望,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

    30其他人的虚荣心只有在和我们的虚荣心相反时,才会令我们反感。

    31人们不相信聪明人会做蠢事:人的权利竟丧失到了如此地步!

    32较为相同,较为普遍的人,一向总是占有优势,较为杰出的,较为高雅的较为独特的和难于理解的人,则往往孑然独立;他们常常在孤独中死于偶然事件,很少能繁衍下去。

    33谁不想看一个人的高度,而只是睁大眼睛注视此人身上的那些明显的低处——谁就会由此而将自己暴露无遗。

    34高贵的灵魂,是自己尊敬自己。

    35漫游的人,你是谁?我看见你禹禹独行,没有嘲笑,没有爱,目光深不可测,象一个线棰那样湿漉漉的,显得悲伤不已。刚刚探测过每一深度,从水中拉上来,一幅不满足的样子——它在水下要寻找什么?胸中从不叹息,双唇掩盖着厌恶之情,一只手只是在缓缓握紧:你是谁?你做了些什么?你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此处热情款待每一个人——恢复恢复精神吧!你到底是谁,眼下什么会使你高兴?什么会使你恢复精神?说出来,只要我有,我就给你!“使我恢复精神?使我恢复精神?哎,你真是多管闲事,你说的够多的了!可还是给我吧,求求你~~~”给你什么?什么?快说出来!“另一个面具!第二个面具”

    36“这儿自由眺望,精神无比昂扬”。可是还有一种与此相反的人,这种人也处于一定的高度之上,也展现了自己的前景——可却两眼往下看。

    37每一位深刻的思想家较为害怕的是被人理解,而不是被误解,后者可能会伤害他的虚荣心;但前者会伤害他的心灵,他的同情心,他的心灵总是说:“你怎么也和我受过同样的苦?”

    38人与人之间是应当保持一定距离的,这是每个人的“自我”的必要的生存空间。一个缺乏“自我”的人,往往不懂得尊重别人的“自我”需要生存空间。你刚好要独自体验和思索一下你的痛苦,你的门敲响了,那班同情者络绎不绝的到来,把你连同你的痛苦淹没在同情的吵闹声之中!

    39你们尊敬我,可你们尊敬的人某一天倒下了那又将如何呢?当心啊,别让一根雕像柱把你们压死。

    40我们越是接近事物的起源,事物对于我们就越是变得兴味索然。

    41一些人统治是由于他们愿意统治;另一些人统治是因为他们不愿意被人统治——对于他们来说,统治不过是两害中之轻者。

    42我走在命运为我规定的路上/虽然我并不愿意走在这条路上/但是我除了满腔悲愤的走在这条路上/违禁小说请删除

    43孤独生活的另一个理由。甲:“现在你打算回到你的荒漠”乙:“我不是一个快成急就的思想者;我必须长时间的等待我自己——水总是迟迟不肯从我的自我之泉喷涌而出,我经常焦渴得失去了耐心。我所以隐退到孤独之中,就是为了使我不至于不得不从公用的水槽饮水。当我生活在人群中时,我的生活恰如他们的生活,我的思想也不像是我自己的思想;在他们中间生活过一段时间以后,我总是觉得,似乎所有人都在设法使我离开我自己,夺走我的灵魂——我对所有人都感到愤怒,并且恐惧他们。因此,我必须走进沙漠,以便恢复正常。”

    44充耳不闻的智慧——如果我们整天满耳朵都是别人对我们的议论,如果我们甚至去推测别人心里对于我们的想法,那么,即使最坚强的人也将不能幸免于难!因为其他人,只有在他们强于我们的情况下,才能容许我们在他们身边生活;如果我们超过了他们,如果我们哪怕仅仅是想要超过他们,他们就会不能容忍我们!总之,让我们以一种难得糊涂的精神和他们相处,对于他们关于我们的所有议论,赞扬,谴责,希望和期待都充耳不闻,连想也不去想。

    45赞美使一些人变得谦逊,使另一些人变得无礼。

    46千万不要忘记。我们飞翔得越高,我们在那些不能飞翔的人眼中的形象越是渺小。

    47致孤独者。如果我们在我们一个人独处时不能像我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时那样尊重别人的荣誉,那我们就算不上正人君子。

    48生活是我们的灵丹妙药——如果我们像思想家那样,每天处在川流不息的思想和情感的洪流中,甚至在夜梦中也被它们推动着,那么,我们就会渴望投入生活,以便得到宁静和休息,而其他人正好相反,希望离开生活进入沉思,以便得到休息。

    49没有根据的根据。你讨厌他并且为这种讨厌提出了一大堆根据——但我只相信你的讨厌,而不相信你的根据!由于在你自己面前以及在我面前把那些低俗作品请删除使然的行为说成是理性思考的结果,你提高了你在你自己心目中的位置。

    50成为道德的行动本身不是道德的。使人们服从道德的原因是各种各样的:奴性,虚荣,自私,阴郁的热情,听天由命或孤注一掷。服从道德,恰如服从一位君主,本身并无道德可言。

    51上帝死了,要重新评价一切。

    52超人即是海洋,你们的伟大轻蔑会在海中沉没。

    53人是一根绳索,连接在动物与超人之间——绳索悬于深渊上方。

    54人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是一座桥梁,而非目的。

    55人人需求同一,人人都是一个样,谁若感觉不同,谁就进疯人院。

    56我的灵魂平静而明亮,宛若清晨的群山。可是他们认为,我冷酷,是开着可怕玩笑的嘲讽者。

    57人的生存是可怕的,且总无意义:一个搞恶作剧的人可能成为它的厄运。我要向人们讲授生存的意义,这意义就是超人,是乌云里的闪电。

    58对于强大的,有负载能力的精神而言,存在着许多沉重之物。这精神包含一种令人肃然起敬的东西:它的强大要求负载沉重,甚至最沉重之物。

    59有负载能力的精神要驮载这一切最沉重之物,犹如满载重物而匆匆走向低俗作品请删除的骆驼。精神也正是这样匆匆走进低俗作品请删除。然而,在寂寥的低俗作品请删除中发生了第二次变形:精神变成了狮子,它要为自己夺得自由,做自己沙漠的主人。

    60不要再把头埋进天堂这类东西的沙滩里,而要使头自由,使这颗尘世头颅为尘世创造意义!

    61我学习过走路,从此我让自己奔跑;我学习过飞翔,从此我能就地飞走,而不愿首先被推送。我现在轻松自如,我现在飞翔,俯视下方,现在有个神明在我内心舞蹈。

    62人的情况和树相同。它愈想开向高处和明亮处,它的根愈要向下,向泥土,向黑暗处,向深处——向恶

    63当我到达高处,便发觉自己总是孤独。无人同我说话,孤寂的严冬令我发抖。我在高处究竟意欲何为?

    64即使你对他们温柔敦厚,但他们仍旧是觉得受到你的蔑视。他们以隐秘的伤害行为报答你的善举。你无言的骄傲总与他们的口味不合;倘若你某次谦虚到虚荣的地步,他们就喜不自胜了。

    65总有一天孤寂将会使你厌倦,你的骄傲将会扭曲,你的勇气将会咬牙切齿。有朝一日你会呐喊:“我孤独!”

    66有些人之所以离群索居就是为了躲避流氓:他实在不愿与流氓共饮井水,共享水果和火。有些人走进荒漠,与猛兽同受干渴之苦,就是不愿与肮脏的的赶骆驼者共坐在水槽边。

    67谁被民众仇恨呢?——如同一条被众狗仇恨的狼呢?是奔放不羁的天才,是桎梏的死敌,是拒不顶礼膜拜并悠游于林泉的高士。

    68我内心深处只爱生命——而且,说真的,我恨它之时也是最爱它之时!

    69你们意欲高升,所以仰视高处,我既已高升,故做俯瞰。你们当中有谁既会大笑又已高升了呢?

    70攀登最高峰的人取笑一切悲剧和悲伤,严肃的态度。

    71所有的人都没有我这样的耳朵,在这样的地方,我说话又有何用!我来这里为时过早。

    72噢,孤寂呀,你是我的故乡!我在野蛮的他乡过野蛮的生活委实太久,所以向你回归时不可能没有眼泪!

    73谁明知恐惧而制服恐惧,谁看见深渊而傲然面对,谁就有决心。谁用鹰眼注视深渊,用鹰爪抠住悬崖,谁就有勇气。

    74更高级的人呀,你们最大的坏处莫过于不学习舞蹈,人必须跳舞——超越你们自己而跳舞!你们的失败,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可能会成功的事多着呢!因此你们要学会自嘲!高举你们的人,优秀的舞蹈家啊,高些,再高些!也别忘记大声朗笑!75谁的思想过于丰富,谁就宁愿把自己变愚。

    76在这儿,我最大的痛苦是孤独……这种孤独归因于个人无法与世界达成公识

    77在孤独中,一切都可以获得——除了精神正常。

    78对财富的喜爱,以及对于知识的喜爱,是推动地球的两种力量,其中一种力量增加了,另一种力量势必减弱。

    79我的智慧终于被解除了魔力,我所知道的事情比哈姆雷特少,比苏格拉底少,比一无所有少!这是最终的真理:并没有真理,只有垂死的灵魂痛苦的垂吊在“十字架”上……

    80如果我们老是寻根究底,那么我们就会走向毁灭。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81别理会!让他们去唏嘘!夺取吧!我请你只管夺取!

    82上等人有必要向群众宣战。

    83创造了这个有价值的世界的是我们!

    84想在善和恶中作造物主的人,必须首先是个破坏者,并砸烂一切价值。也就是说,最大的恶属于最高的善。不过,后者是创造性的善。

    85爱和怜悯都是恶。

    86生活是一面镜子/我们梦寐以求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从中辨认出自己!

    尼采年表1844年10月15日诞生于普鲁士萨克森州(Sachsen)的洛肯镇(Lutzen)。好几代的祖父与父亲皆为路德教派的牧师。

    1849年5岁7月30日,父亲得脑软化症病逝。

    1850年6岁举家迁往塞尔河畔的南姆堡(Naumburg)。

    1858年14岁10月起,在南姆堡近郊普尔塔高等学校读书。

    1864年20岁10月,进波昂大学,修习神学与古典文献学。

    1865年21岁10月,转入莱比锡大学。初次获读叔本华的著作《意志与表象的世界》。

    1866年22岁开始与李契门下厄尔温罗德(ErvinRohde)交往。

    1867年23岁10月,被征召入南姆堡炮兵联队。从马上摔下,胸骨受重伤。

    1868年24岁4月,因伤退伍。11月8日初识年格纳。

    1869年25岁2月,受聘巴塞尔大学,担任古典文献学的额外教授。4月,脱难普鲁士国籍,成为瑞士人。5月17日初次访问琉森(Luzern)近效托里普森的瓦格纳家。5月28日在巴塞尔大学发表就任讲演,讲题为“荷马与古典文学”。布克哈特(JacobBuckchardt)缔交。

    1870年26岁3月,升为正教授。8月,普法战争爆发,志愿从军担任卫生兵。罹赤痢与白喉。10月退伍,返巴塞尔大学。与神学家奥瓦贝克(FranzOverbeck)开始交往。

    1871年27岁执笔《悲剧的诞生》。

    1872年28岁1月,出版《悲剧的诞生》。2月——3月,在巴塞尔大学演讲,发表《德国教育设施之前瞻》(殁后作为遗著初次出版)。

    1873年29岁《季节的深思》第一篇出版。发表《希腊人悲剧时代的哲学》中之部分文字(殁后作为遗稿初次出版)。

    1873年30岁发表《季节的深思》第二篇、第三篇。初读法国作家斯汤达尔的小说《红与黑》,如受电击。

    1875年31岁10月,初识音乐家彼德卡斯特(ReterGast,本名HeinrichKoselitz)。

    1876年32岁7月,《季节的深思》第四篇出版。八月,贝鲁特剧场演出第一次祝祭剧。9月,与心理学家保罗李(RaulRee)缔交,病况恶化。因病,巴塞尔大学课程请假休讲。冬,与保罗李及梅森伯格同任于索特林。10月11月在索特林与华格纳作最后的晤谈。撰写了《人性,太人性的》最初的备忘录。

    1877年33岁9月,回巴塞尔,复于大学授课。

    1877年34岁与华格纳的友谊关系终结。1月3日华格纳赠送《帕西法尔》(Rarsifal)一书。5月《人性,太人性的》第一篇出版;至华格纳最后一封信,附《人性,太人性的》赠书一册。

    1879年35岁重病。辞去巴塞尔大学教席。《人性,太人性的》第二篇上半部出版。

    1880年36岁发表《漂泊者及其低俗作品请删除》,后来作为《人性,太人性的》第二篇下半部分出版。春天,初抵日内瓦,10月,在日内瓦过乘冬。

    1881年37岁1月完成《曙光》,6月出版,7月在西尔斯马莉亚过夏,8月,孕育了“永恒之流”的思想。11月27日,在日内瓦初次聆赏比才的《卡门》。

    1881年-1882年37-38岁执笔《快乐的科学》并于同年出版。

    1882年-1888年38-44岁对一切的价值作价值转换的尝试。

    1882年38岁3月,至西西里旅行。四月开始与罗落乐美交际。5月,完成《快乐的科学》(DiefrolicheWissenschaft),并出版。11月以后,在拉伯罗过冬。

    1883年39岁2月,华格纳病逝。执笔撰写《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第一部,6月,出版。7月,执笔《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第二部。12月,在尼斯过冬。

    1884年40岁1月,在威尼斯,执笔撰写《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第三部。8月斯泰因访尼采。11月起执笔《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第四部(1885年私家出版),读杜思妥也夫斯基的小说《罪与罚》,深深感动。

    1885年41岁执笔《善与恶的超越》。

    1886年42岁5-6月,在莱比锡与厄尔温罗德做最后一次之晤面。7月,《善与恶的超越》出版。

    1886年43岁7月,完成《道德的系谱》,11月,私家出版。11月11日,致厄尔温罗德最后一封信。

    1888年44岁1月,因丹麦文艺史家布兰斯的介绍始知有齐克果其人。4月,第一次往在托里诺(Torio)。布兰德斯在哥本哈根大学开“德国哲学家弗烈特李希尼采讲座”。5月-8日执笔《瓦格纳事件》,9月出版,《戴奥尼索斯之颂》脱稿。8月-9月撰写《偶像的黄昏》(1889年出版)。9月,撰写完反《反基督》,10月-11日撰写《瞧!这个人》,12月撰写《尼采对华格纳》《心理学家的公文书》,死后收入全集中出版。

    1889年45岁1月初旬,在托里诺遭到最后的打击,患了严重的中风。出现精神分裂现象,被送进耶拿大学医院精神科,母亲赶来照顾。

    1897年53岁复活节,母亲病逝。与妹移居威玛(Weimar),由其妹朝夕看护。

    1900年56岁8月25日在威玛咽下最后一口气息,8月28日葬于故乡洛肯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