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烩素材收录 安妮Vs杜拉斯
    我想,有些事情是可以遗忘的,有些事情是可以记念的,有些事情能够心甘情愿,有些事情一直无能为力。我爱你,这是我的劫难。

    就在这一瞬间,所有的符号和问题不翼而飞,

    屏幕上只剩下一片白雪茫茫的空白。

    原来一切真的曾经有过的。

    原来一切都是空白——

    《瞬间空白》

    她低声对我说。要忘记一个人到底要走多远,

    我不断的走,以为自己能够在路途上平静下来。

    你很爱他?我说。不,我想爱的不是他。

    我爱的是有他的那段时间。

    所以选择用颠沛流离的生活来遗忘。

    可是这样会很辛苦,不容易幸福。

    幸福是什么?她带些许挑弄的延伸看着我,

    没有谁能够告诉我幸福的正确含义,因为幸福只是幻觉。

    不相信爱情。却相信世界的某处有一个人。

    一直等在那里。只是不知道会何时何地出现。

    总是快乐而孤独的等着他。也许这样就可以过了一生。

    他的心已经死了。他说。

    当他想爱一个人的时候,他可以爱。

    如果不想爱,他就可以不爱。

    换言之,他可以爱上任何一个人。

    也就是他无法爱上任何一个人——

    《末世爱情》——

    >在美好的东西面前你的感觉是什么——

    >痛——

    >为什么——

    >因为只有痛才能被深深记忆

    因为爱他,所以离开他。

    我喜欢这句话。有些感情如此直接和残酷。

    容不下任何迂回曲折的温暖。

    带着温暖的心情离开,要比苍白的真相要好,

    纯粹的东西死的太快了——

    《伤寒的天空》

    爱可以是一瞬间的事情,也可以是一辈子的事情。

    每个人都可以在不同的时间爱上不同的人。

    不是谁离开了谁就无法生活,遗忘让我们坚强。

    婚姻是一种生活方式,而并非结局。

    爱情同样也是一种生活方式,而非理想。

    所以,对他们而言,爱情是可以被替代的

    或许,也是宁愿被替代的。

    爱情原来是很象我们去观望的一场烟花。

    它绽放的瞬间,充满勇气的灼热和即将幻灭的绚烂,

    我们看着它,想着自己的心里原来有这么多的激情。

    后来烟花熄灭了,夜空沉寂了。我们也就回家了。

    就是如此——

    《冷眼看烟花》

    她始终不愿意放弃她对爱情的理想。直到自己不相信爱情。

    他似乎耗尽了我生命中所有的激情和失望。

    使我丧失了大部分爱人的能力。感觉到自己的无能为力。

    可是无法放弃对自己的珍惜。灵魂深处的美丽和寂寞。

    总是需要一个人来读懂。

    我想我们终于不再爱了,这样真好。

    我们给过彼此的那些眼泪和疼痛,如风飘远——

    《乔和我的情人节》

    不长。不会太长,我永远不知道永远到底有多远。

    也许都是很短暂的……

    有时候不了解本质的人,是快乐的。

    而能够假装不知道真相,不了解本质的人,确实幸福的——

    《七月和安生》

    他轻轻的叹息,也许我们都是无法给彼此未来的人。

    也许彼此都已经丧失爱和被爱的能力。

    是两个被时间摧残得面目全非的残废的人。

    她发现自己只能爱一个人在一瞬间。而且渐渐变的自私。

    也许可以轻率的交出身体。却决不轻易的交出灵魂——

    《上海冬天》

    那一瞬间,你终于发现,那曾深爱过的人,

    早在告别的那天,已消失在这个世界。

    心中的爱和思念,都只是属于自己曾经拥有过的记念。

    我想,有些事情是可以遗忘的,有些事情是可以记念的,

    有些事情能够心甘情愿,有些事情一直无能为力。

    我爱你,这是我的劫难——

    《八月未央》

    因为伤口被肆意的展览。所以已经失去了疼痛。

    这一刻,我觉得自己似乎有爱上她的可能。

    也就在这一刻,我觉得原来我们如此遥远。

    我还是宁愿相信,她的往事,只是为我而曾经透明过。

    而我,会把这一些放在逐渐的遗忘中。

    包括我自己的无能为力——

    《一个游戏》

    伤痕是别人给予的耻辱,自己坚持的幻想

    那些美丽的小鱼,它们睡觉的时候也睁着眼睛。不需要爱情,亦从不哭泣。它们是我的榜样。

    我们一直是在离别中,比如和爱的人,和伤害,甚至和时光……

    当一个女子在看天空的时候,她并不想寻找什么。她只是寂寞。

    会过去的,就会过去的。我们的痛苦,我们的悲伤,我们的负罪。

    很多人不需要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

    我总是以为自己是会对流失的时间和往事习惯的。不管在哪里,碰到谁。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

    我的世界是寂静无声的,容纳不下别人。

    伤口是别人给与的耻辱,自己坚持的幻觉。

    感情有时候只是一个人的事情。和任何人无关。爱,或者不爱,只能自行了断。

    鸟的翅膀在空气里振动。那是一种喧嚣而凛冽的,充满了恐惧的声音。一种不确定的归宿的流动。

    我想给我的灵魂找一条出路,也许路太远,没有归宿,但我只能前往。

    爱过,伤害过,然后可以离别和遗忘。

    为什么在爱的时候,心里也是孤独的.

    爱的越深,伤害越重.

    一盘被操纵的棋局,棋子是不该有任何怨言的

    情欲是水,流过身体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沉默的状态能让我感觉到呼吸的自由和自己原来就处于的本色位置.

    水会让人越喝越冷,而酒会让人越喝越暖.

    失意的时候更需要纵情.因为快乐可以有人分享.而痛苦却没有声音

    难受的时候,喝醉睡觉是最好的选择.

    流泪,呕吐,都会让身体里隐藏的灵魂更快地空洞下来.

    我们可以对生活抱任何期待吗?生活给我们的答案永远都是离奇.

    失去了缘分的人,即使在同一个城市里也不太容易碰到.

    你稍稍牺牲一下自己的感觉,却带给你身边的人巨大的安慰.

    一道一道疼痛的血痕,让人体验到快感.

    手在黑暗中凝固成孤独的姿势.

    生命像鸟一样迁徙.

    生命变成一场背负着汹涌情欲和罪恶感的漫无尽期的放逐

    有时候身边很多熟悉的人,他们却只如空气般的存在.

    比如诺言,比如责任,这是比金钱更奢侈的东西.

    当无法表达的时候,就只能选择沉默.

    清酒是这样通透的液体,可以让人的皮肤和胃温暖,四肢柔软无力,心里再无忧伤.

    任何人都一直在伤害着或被伤害着.谁又可以抱怨谁.

    在长时间的彼此伤害和逃避以后,所有的意图和结局已经模糊不清.

    一个人要得到什么,他就必须先付出什么.

    每个人有自己的宿命,一切又与他人何干.

    两个无法了解的人在一起,会比他们一个人的时候更加孤独.

    我们并不能选择自己的生活.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任何人.

    对不爱我们的人,不能付出。一旦付出,就罪孽深重。

    即使不能善待,但那依旧是恩慈,只是幻觉稀薄。即使再剧烈,仍只是烟花,留下的不过一地冰冷的尘埃。

    沉默如同黄金,即使被岁月磨损覆盖。它以不会使我的光。

    石头碰鸡蛋,是顽劣而执拗的生活,并因对抗而充满了毁灭感。

    对我来说,好像已经走到了生命的某个边界。在这个边界之前,我又盲目无知与实践对抗。之后,我知道自己无能为力,于是一切惊惧也不复存在。我亦开始不再计较无关的人的感情。不再有分明的爱与恨

    活在某些时候就是血液唯一激越的理想.

    爱是恒久忍耐,爱是恩慈.爱是永无止尽.

    生命不是为所欲为,有时候我们的承担要大于接受.

    贫穷让人发胖,邋遢,沉堕.

    只有在颠沛流离之后,才能重新应证时间在内心留下的痕迹.

    时间是水,回忆是水波中的容颜.

    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伤.

    当一个人在我们身边的时候,我们不会知晓与他分别的时地.

    要一句诺言,即使明知它与留连于皮肤上的亲吻一般,会失去痕迹.

    越是爱的女子,越不想随意地去碰触她.

    想找一个爱的女子.但那很难.又不屑找一个寻常女子敷衍.

    酒精和香烟,它们带来的抚慰,非常细微私人,独自的时候,互相依存.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永不止息.

    生命里有很多定数,在未曾预料的时候就已摆好了局.

    生命若开始知足,本身亦已经是一场浪费.

    这世间许多享受世俗幸福的人,会觉得别人若与他们的生活有细微不同,便也是极大的罪恶.

    生活似乎是虚假的,却又这样的真实,并重重包围,让人喘不过气.

    所有的不舍都是因爱而生.若我们无爱,便会获得风清月朗.只是着无爱,总是要经历诸多磨难离合,才会让情转薄转淡,直至寂静.

    爱总会使我们有太多期许.希望长久.希望绞着不会分别.希望占有和实现.

    爱里面有久多贪恋绞着,所以会有离散.若从爱到无爱,这感情却是更有担当.

    遗忘会让我们得到内心的平静.

    在黑暗的隧道穿越时间过长光亦更接近一种幻觉

    玛格丽特杜拉斯

    “……她只能生活在那里,她靠那个地方生活,她靠印度、加尔各答每天分泌出来的绝望生活,同样,她也因此而死,她死就像被印度毒死。

    假如你要写发生在威尼斯的事,就别去威尼斯

    迷恋是一种吞食

    如果我不是一个作家,会是个妓女。

    当我越写,我就越不存在。我不能走出来,我迷失在文里。

    写作是走向死亡,身处死亡之中。

    我生活的故事是不存在的。它是不存在的。它没有中心,没有路,没有线。有大片地方,大家都以为那里有个什么人,其实什么人也没有。

    妻之间最真实的东西是背叛;任何一对夫妻,哪怕是最美满的夫妻,都不可能在爱情中相互激励;在通奸中,女人因害怕和偷偷摸摸而兴奋,男人则从中看到一个更能激起情欲的目标。

    如果一个女人一辈子只同一个男人,那是因为她不喜欢。但发生一次爱情故事比上床四十五次更加重要、更有意义。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我的面容已经被深深的干枯的皱纹撕得四分五裂,皮肤也支离破碎了。它不像某些娟秀纤细的容颜那样,从此便告毁去,它原有的轮廓依然存在,不过,实质已经被摧毁了。我的容颜是被摧毁了。”

    我自以为我在写作,但事实上我从来就不曾写过。我以为我在爱,但我从来就不曾爱过。我什么也没有做,不过是站在那紧闭的门前等待罢了。

    我在想,人们总是在写世界的死尸,同样,总是在写爱情的死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