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烩素材收录 蜘蛛咬人全过程剖析
    蜘蛛咬人全过程剖析

    蜘蛛几乎都是有毒的,但大多数蜘蛛的毒牙太短或很脆弱而难以刺入皮肤。而在美国至少有60种蜘蛛涉嫌咬过人。

    美国的危险蜘蛛

    种名普通名

    黑寡妇球腹蛛及其近缘种黑寡妇蛛

    褐皮花蛛及其近缘种褐蛛或小提琴蛛(有时称褐隐士蛛

    野隅蛛属攻击性家蛛(见于洛基山,特别是美国西北部)

    菲蛛属跳蛛

    捕鸟蜘属和Pamphobeteussp塔兰图拉毒蛛

    Selenoco**ia和蜗麋蛛属活板门蛛

    Cupienniussp香蕉蛛

    狼蛛属狼蛛

    异足蛛属巨蟹蛛

    花蛛属蟹蛛

    光盔蛛和红螯蛛属跑蛛

    圆蛛属,脊椎圆蛛球体织网蛛

    橘金蛛属黄金蛛

    掠蛛属跑蛛或掠蛛

    绿笹蛛属绿山猫蛛

    大肥腹蛛梳足蛛或伪黑寡妇蛛

    虽然不知道在美国蜘蛛咬伤的发病率,但在1996年,覆盖87%居民的67个毒品控制中心共收到13167例蜘蛛咬伤报告。估计年死亡人数不到3例,通常是儿童。

    毒液的化学和药理学

    仅对少数蛛毒有较详细研究,其中最大的意义在于这些毒液具有神经毒性(黑寡妇蛛)和坏死作用(褐蛛或小提琴蛛和某些家蛛)的蛛毒成分。黑寡妇蛛毒液的最毒的成分是影响神经肌肉传导的肽。褐蛛或小提琴蛛毒液的酶活性大于黑寡妇蛛毒液,但尚未分离出褐蛛或小提琴蛛毒液中可导致特征性坏死的全序列组分。多形核白细胞的浸润在坏死病变的局部脉管炎的病理生理学中起着主要作用,但其机制仍尚未完全阐明。

    症状,体征和诊断

    黑寡妇蛛咬伤通常引起针刺样剧痛,随后患肢出现钝痛,有时木痛,同时腹部或肩,背,胸部出现痉挛痛和某种程度的强直。伴随的症状包括烦躁,焦虑,出汗,头痛,眩晕,上睑下垂,眼皮水肿,皮疹和瘙痒,呼吸窘迫,恶心,呕吐,流涎,体虚无力以及受伤部位皮肤温度升高。重症成人病例通常可有血压和脑脊液压力升高。

    褐蛛或小提琴蛛咬伤可立即引起烧灼感或轻微疼痛,也可无痛,然而在30~60分钟内可出现局部疼痛。被咬部位可出现红斑和瘀斑及瘙痒,也可发生全身瘙痒。伤口部位形成水泡,其周围为不规则的瘀斑或枪靶样病变,类似‘牛眼‘;中央的水泡逐渐变大,其内充满血液,然后破裂形成溃疡,其上形成一层焦痂,最后焦痂脱落留下一大片组织缺损,可能深达肌肉。疼痛可能很剧烈并累及整个受伤区域。可出现的全身症状和体征有:恶心和呕吐,不适,畏寒,出汗,溶血,血小板减少及肾功能衰竭等。死亡病例罕见,美国尚未见死亡报告。

    要想尽办法捕捉到并鉴定侵犯的毒蛛,在腹部标有红色或橘黄色沙漏样标记者可认定为黑寡妇蛛;头胸部有小提琴样标记者可认定为褐蛛或小提琴蛛。若病人不肯定为毒蛛咬伤,则应考虑别的诊断。

    跳蚤,臭虫,蜱,螨和咬人蝇等咬伤(详见下文)常易误认为毒蛛咬伤,某些节肢动物物咬伤可引起大泡病变,破裂后形成溃疡,很像小提琴蛛和某些其他毒蛛所致的咬伤。过去归因于褐蛛或小提琴蛛的坏死性或坏疽性蛛咬伤,特别是在无这种蜘蛛的地区的蛛咬伤,实际上并非由褐蛛或小提琴蛛所致,而可能由别的蜘蛛所致,或很可能由其他节肢动物——锥鼻科中的蝽(猎蝽,轮状蝽)所致,在加利福尼亚及邻近的州则由皮革钝缘蜱(Ornithodoroscoriaceus)所致。某些所谓的褐蛛或小提琴蛛咬伤实际上是表皮坏死溶解症,慢性游走性红斑,结节红斑,孢子丝菌病,慢性单纯疱疹或结节性动脉周围炎的误诊。

    治疗

    在伤口上放一小冰块以减轻疼痛。16岁以下和60岁以上的患者,高血压性心脏病患者和有严重中毒症状和体征的患者,均应住院治疗。对症治疗无效时,应静脉滴注1小瓶(6000u)黑寡妇毒蛛抗毒素,加入10~50ml生理盐水,经皮试后在3~15分钟内滴注完毕。儿童需辅助呼吸,咬伤后12小时内应经常监护生命体征。老年有急性高血压者应给予治疗。

    对肌痛和痉挛可用10%葡萄糖酸钙10ml缓慢静脉注射。必要时可给数次,每次间歇4小时。成人用弛缓剂,特别是美索巴莫(methocarbamol)静脉注射,有时可奏效;地西泮10mg口服每日3次也可有不同程度的效果。麻醉剂或热水浴有缓解作用。

    对褐蛛或小提琴蛛咬伤,在伤口处临时敷冰可减轻疼痛(冰块应包起来以免皮肤冻伤)。若咬伤部位是肢体,则应抬高肢体直至愈合。连续应用冷包(直至咬伤处愈合)有助于减轻疼痛。

    口服氨苯砜100mg/d直至炎症消退,因为该药可引起粒细胞减少和溶血性贫血,并且G6PD缺陷可加剧上述并发症,故在使用氨苯砜前应作G6PD试验和全血计数;并且应连续监测血细胞计数。高压氧治疗仅使少数病人获得某些临床改善。

    溃疡性病变应每天清洗,必要时应清创。睡时可敷以多粘菌素-新霉素软膏。大多数咬伤仅需局部治疗。若需作外科切除,应推迟到坏死区界限完全清楚后才进行。

    全身症状用对症冶疗处理,全身用皮质类固醇并不一定显示可靠的有益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