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小说写作素材 历史:有文字记载的吸血鬼
    从11世纪以来,早在“吸血鬼”这个名称出现之前,人们就能收集到各种关於僵尸存在的证据。

    基督教时代有关僵尸的例子,早在1304年就可找得到。

    ◆1304年主教会议的纪录

    这时,法国夏尔特(Chartres)一地的主教开始叙述:“就在最近,开完布尔日(Bourges)主教会议後,我们教区里有一个被开除教藉的骑士遇害了。尽管他的亲友恳求再叁,但是为了让其他人引以为诫,再加上他确实犯下抢劫的大罪,所以我没有赦免他的罪。后来,未经我批准,这个骑士就在当地一个教士的护送下,由一些士兵埋葬在圣皮耶(Saint-Pierre)教堂附近。可是第二天早晨,他的体就地躺在坟墓外面的地上。士兵们挖开坟墓,里面只剩他下葬时穿的衣服。他们重新掩埋了骑士的尸体,用一大堆泥土和石块仔细地把墓门封好。但是隔天,他们又发现体在墓外,而坟墓竟完好无损。他们前後埋了五次,次次都看到他被扔了出来。最後,他们被这种可怕的现象吓得魂飞魄散,就赶快用土把这具远离教会墓地的尸体盖上。军队的指挥官也惊恐万分,不待我们要求,立刻就与我们和解了。”

    菲弗尔(TonyFairre)摘录《吸血鬼》

    ◆流传在英国威尔斯地区的僵尸故事

    美国人梅普曾经担任林肯郡(LincolnShire)的议事官,后来是牛津郡(OxfordShire)的代理主教。梅普讲过好几个关於僵的故事,以下是其中的一个。

    威廉洛顿(WilliamLaudun)是一名英国士兵,以力大和勇敢着称。他去找当时的赫里福德郡(HerefordShire)主教,也就是现在的伦敦主教福里奥(GilbertFoliot),对主教说:“大人,我来向您请教。有个坏人最近死在我家。他是个毫无信仰的人,过世四天後,每天夜里都回来,逮到机会就厉声呼叫一个以前的邻居。凡是被他喊到名字的人,马上就生病,两天後便死去。现在他的邻居已没剩几个了。”

    主教听得目瞪口呆,答道:“这个卑鄙无耻的恶鬼,上帝也许给了他法力,让他可以醒过来,也可以移动体。但还是必须把体挖出来,勒死他,并且用圣水在体和坟墓上,然後将他重新安葬。”他们照主教的吩咐行事,却仍然受到这个游魂的折磨和攻击。

    终於在一天夜里,因为活着的人已经不多,洛顿的名字被叫了叁次。可是洛顿胆大好斗,目光敏锐,找出剑来挥舞着冲出门去。魔鬼逃跑了,洛顿一直追到坟墓里,向已经躺在里面的体砍了一剑,体的脑袋和身体分了家。

    从此以後,洛顿不再受这个野鬼的纠缠,其他人也没再受到伤害。

    梅普《法庭琐事》1181至1193

    ◆梅尔罗斯修道院里的僵尸

    与梅普同时代的德。纽堡格是历史学家,也是编年史家,他讲了一个僵尸故事,听来很像现代的吸血鬼。

    多年以前,有位贵妇的家庭牧师死了,葬在雄伟的梅尔罗斯(Melrose)修道院里。这个教士生前不太遵守教规,像个俗世教徒一样过日子。他死后所发生的事情,在在都显示他给人的印象不好,他的罪行应该受到谴责和憎恨。

    有好几个夜晚,他从墓里出来,企图撬开门进入修道院,但是都失败了。住在修道院里的,都是些得道修士,他的干扰和恐吓对他们起不了作用,於是他决定到更远的地方去。他有时会突然出现在曾听他布道的贵妇卧室里,在她的床头发出凄厉的尖叫和令人心碎的。

    受到几次搔扰後,贵妇吓坏了,唯恐发生不测,便把修道院的一位高级修士召来。她泪流满面,说自己受的折磨异乎寻常,恳求修士单独为她祈祷。修士听完她的叙述,安慰她不要焦急,答应马上想办法。

    修士回到修道院,把自己的计画告诉一位深思熟虑的老修士。他们决定,找来两个健壮勇敢的年轻人,一起到埋葬那个倒楣牧师的墓地去守候。过了半夜仍不尖妖魔的踪影,叁个同伴先到附近的房子里烧火休息。但最初出主意的修士仍继续站岗。

    当只剩下他一个人时,魔鬼以为时机已到,可以制服这位勇敢顽强的修士了,於是附身在牧师的尸体上,从墓里站了起来……

    修士看到妖魔就在身边,吓得要命,但是立刻就恢复镇静。妖魔狂吼着向他扑去,他没有後退,反而鼓足勇气,朝妖魔一斧头狠命砍去。尸体受伤後发出可怕的,转过身去,像出现时一样迅速逃跑了。但是,勇敢的修士锲而不舍,一直追到坟墓里。坟墓马上自动开启让尸体进去,随即又关上。

    其他叁位同伴听他讲完这番奇遇之後,决定在拂晓就把这具体挖出来。当他们挖开泥土看到体时,发现它身上有个可怕的伤口,流出的黑血湿透整个坟墓。他们把体搬到远离修道院的地方,放在大柴堆上焚毁,再把骨灰撒向四面八方。“

    德纽堡格《英国国教史》第24章

    ◆一具调皮的活尸

    法国植物学家德图尔纳弗(JosephPittondeTournefort),在1702年的着作〈东方国家游记〉中,讲了希腊米科诺斯(Mykonos)岛上一具活尸的故事。这里摘录的,是卡尔梅后来的叙述。

    我要讲的这个人,是米科诺斯岛上的一个农民。他很容易发火,喜欢吵架,这类题材的主角性格大都如此。他在乡下遇害,至於是谁杀的,他为什麽被杀,没有人知道。这个农民葬在城里一座小教堂里。两天後,据说有人看见他在夜里迈着大步闲逛,到各家各户去弄翻家俱,熄灭灯火,从背后抱人,还用各种恶作剧来捉弄人。

    大家起初听了一笑置之,但是当最老实的人也开始抱怨的时候,事情就变得严重起来了。连希腊正教的神父们都承认有这麽回事,而他们也许有自己的理由。教徒不会忘记作弥撒,可是那个农民仍然不思悔改,我行我素。城里的中学校长、教士和修士们开了几次会议,结议要采用一种古老仪式,埋葬以後再等上九天。

    第十天,教会人士在放体的小教堂举行一场弥撒,以便驱走居民相信藏在体里的魔鬼。做完弥撒後,体抬了出来,有人准备好要挖出它的心脏。动手的是城里的屠夫,上了年纪,笨手笨脚先破开体的肚子。他的体的内脏里掏了半天,也没有发现要找的东西。

    最後,有人提醒屠夫,应该刺穿横隔膜。他终於掏出了心脏,目击者响起一片赞叹声。体恶臭薰人,大家不得不焚香除臭。但是香气和尸臭混在一起,变得更加臭,这些可怜人开始头昏闹胀。

    面对眼前的情景,众人开始产生幻觉。有人竟然说体冒出了一股浓烟。我们不敢说这是焚香的烟气。在小教堂里的人,和门外广场上的人,拚命喊着:“是活尸。”(这是对回到人世的鬼魂的称呼)流言像空谷回音般传遍大街小巷,喊声震动了小教堂的穹顶。有几个在场的人断言,那个倒楣鬼的血还是热的。

    人们由此得出结论:死者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死得不干脆,听任魔鬼缠身,让自己复活。这正是人们对一具“”的想法,这个名称也引起众人议论纷纷。

    这时候进来一大群人,他们大声抗议,说这具体从乡下运往教堂埋葬的路上并未变硬,是他们亲眼见到的,因而是一具真正的“活尸”。他们的话其实是老调重弹。

    要不是我们也在场目睹一切,我们就会相信有人不觉得尸体臭。这群可怜虫都昏了头,还是相信死者真的还魂。我们为了看得更仔细清楚,於是靠近尸体,差点被它发出的恶臭薰倒。

    人家问我们对这个死者有什麽看法,我们就回答说,他的确是死了。但是为了纠正他们的想法,或者至少使他们不再胡思乱想,我们向他们解释:屠夫在掏搅烂的内脏时,感觉还热热的是不奇怪的,这是由於他掏出一些粪便的缘故。至於屠夫手上还沾着血,其实也只是一团奇臭无比的烂残渣。

    经过我们的这一番开导和释疑,大家同意到海边去,把死者的心脏烧掉。可是,尽管已经把尸体的心脏烧掉,体却更加张狂,比以前闹得更厉害了。众人指控它在夜间打人,破门而入,甚至踏上阳台,打破窗户,撕破衣服,把瓶瓶罐罐的东西都吃的一干二净。这是一具魔鬼霸占的尸体,只有我们所住的行政官邸没有受到它的搔扰。

    按照行政长官的命令,大家把“活尸”运到圣乔治岛(Saint-Georges)的岬角上,那里已经准备好一个大柴堆了。木柴很干燥,但怕火势不够猛,旁边还放了一些柏油。

    这具体扔在柴堆上烧,一会儿就化为灰烬了。时间是1701年1月1日。我们从爱琴海德洛斯岛(Delos)回来,见到了这堆火,甚至可以称它为欢乐之火,因为我们听到的都是对“活尸”的控诉。魔鬼这次受到沉重打击,大家感到满意,还编了几支小调来助兴。

    整个群岛的人都深信,只有遵守希腊仪式的人,遗体才能复活。桑多林岛(Santorin)上的居民非常害怕这类狼人;米科诺斯岛上的人在幻觉消失以後,也担心土耳其人和德。蒂纳(deTine)主教追究。

    在焚烧尸体的时候,没有一个希腊正教的神父在圣。乔治岛上,他们担心,由於未经批准而挖掘并烧毁尸体,主教会罚他们一大笔钱。对土耳其人来说,这个可怜魔鬼的血,已成了全国憎恨和恐惧的象征,所以他们一来,就必定会让米科诺斯岛上的修会付款。

    如此看来,我们难道不该承认,今天的希腊人其实不是什麽伟大的希腊人,他们既无知又迷信?

    以上就是德图尔纳弗先生所说的话。

    卡尔梅〈论鬼魂显灵以及吸血鬼……〉1751年

    ◆如何识别并消灭吸血鬼

    1726年时发生的帕奥勒案件,以及由弗鲁肯格写成的纪录〈见闻与发现〉(1732),使整个西欧对吸血鬼有了真正的了解。

    在塞尔维亚的梅德韦村,发生了好多桩吸血鬼害死人的案例。多次听说这传闻之後,我奉陛下的最高统帅部之命,带着一些军官和两部挖土机,前去调查这个问题。我们当着民兵队队长布雅克塔尔(GorschitzHeiduckBurjaktar),以及当地一些资深民兵的面,执行这项任务。

    经过一番讯问之後,我们得知,大约五年前,有一个名叫帕奥勒的民兵,从干草车上跌了下来,摔断了脖子。而帕奥勒生前曾多次提起,他被波斯卡索瓦(Gassowa)附近的一个吸血鬼伤害过。

    帕奥勒可能在一个吸血鬼的墓里吃过土,用吸血鬼的血涂抹自己(像现在的作法一样),以化解吸血鬼施加的魔法。可是帕奥勒死后二、叁十天,有些人就言之凿凿,说帕奥勒来折磨他们,并且弄死了四个人。为了制止这种危机,民兵建议当地人,把吸血鬼挖出来,居民立刻照办。

    这时,他已死了40天,但体仍抱存完好,肌肉也没有腐烂。鲜血还从眼睛、耳朵和鼻子里流出来,浸染了衬衫和裹布。手脚和指甲已经脱落,又长出了新的。人们由此认定,帕奥勒是个极其可怕的吸血鬼,所以按照当地的习俗,用尖木桩钉入他的心脏。

    可是,当木桩正朝尸体刺去的时候,体发出一声狂吼,如柱的血从身体里喷射出来。体在当天焚毁,骨灰撒在坟墓里。但是,当地人都认为,凡是被吸血鬼害死的人,死後也会变成吸血鬼,因此对上述的四个被害者的体也如法炮制。

    事情并未就此了结,因为大家都相信,这个帕奥勒不但攻击人,家畜也不放过。

    弗鲁肯格《见闻与发现》1732年

    ◆匈牙利鬼魂跃然纸上

    卡尔梅在他的论着里,引述了这封给友人的信,信里面谈到匈牙利的一个吸血鬼。

    卡尔梅神父想深入了解吸血鬼,为了满足他的要求,本人敢打包票,他在欧洲报纸转载过的,公开发行的调查报告上所读到的东西,已经算是最真实、最确定无疑的记录了。不过在这些林林总总的调查报告中,总有一件大家都耳熟能详的真实事件,所以,神父先生应该特别注意贝尔格勒代表团的那一份。

    贝尔格勒团由光荣的先王查理六世组织,并由已故的尊贵殿下,符腾堡(Wurtemberg)的查理。亚历山大(CharlesAlexandre)公爵率领,他当时是塞尔维亚王国的总督。不过由於手头没有任何资料,我无法说明代表团出发的年份和日期。

    查理六世派出的贝尔格勒代表团中,成员有一半是军官,一半是平民,加上日耳曼王国的检察官。他们准备前往一个村庄,几年前那儿死了一个出名的吸血鬼,在亲友间造成严重伤害。这些吸血者只吸亲友的血,目的是要毁灭人类。代表团成员个个术德兼修,在操守和学问两方面都无懈可击。同行的人里,还有符腾堡亚历山大亲王麾下的掷弹兵中尉,以及24名掷弹兵。

    贝尔格勒的所有上流人士,包括公爵本人,都和这个代表团一起出发,参与调查工作,以便目睹即将真相大白的事实。

    到达目的地後,这一行人获悉,在最近15天之内,吸血鬼已把他五个侄儿女害死了叁个,还有一个亲兄弟也惨遭毒手。

    第五个目标是他的侄女,一个美丽的少女,他已经吸了她两次血。幸好後来他们采行下列行动,制止了这场悲剧。

    村庄离贝尔格勒不远,夜幕低垂时,村里的人和代表团成员来到吸血鬼的墓地。这位吸血鬼不可能向我描述受害者被吸血的情景,或者这方面的具体情况。那名被吸血的少女精神萎靡不振,衰弱无力,她被折磨得太厉害了,看起来十分可怜。这个吸血鬼大约是叁年前入土的;大家看见他的坟上有一束亮光,像是灯光,但不是很明亮。

    众人打开坟墓,发现里面有一个人,看起来和在场的活人一样健全,身体完好无损。他的头发、汗毛、指甲、牙齿,以及半闭的眼睛,都无异於我们这些活人,而且他的心脏还在跳动呢。

    接着,要把他从墓里拉出来。他的身体其实并不柔软,但是肌肉、骨头都在,一样不缺。有人用又圆又尖的铁标枪刺穿了他的心脏:随血一起喷出来的,还有一种微白的液体,不过血比液体多,也没有臭味。

    随後,有人用一把像是在英国用来执行死刑的斧子,砍下了他的脑袋,也冒出一股和刚才一样的血和液体,但是量更多。

    最後,大家把这具遗体扔进了墓穴,然後覆上大量的生石灰,以便快快烧化他。这时,他那被吸过两次血的侄女才稍稍好转。其他受害者身上被吸血的部位,形成一块青斑。吸血的部位并不固定,有时在一个地方,有时又在另一处。这是一件众所周知的事实,有最可靠的文件可资证明,而且有一千叁百多位值得信赖的人士亲眼看见。

    不过,我要等待时机,才能更满足博学的卡尔梅神父的好奇心,向他详细讲解我在这里亲眼目睹的一切。我会把这些经历写好,然後托圣乌尔班(Saint-Urbain)骑士转交给他,请骑士在适当的机会向他说明。神父的信徒德贝罗兹(LdeBeloz)谦逊温顺,对神父崇敬有加德贝罗兹就是符腾堡的亚历山大亲王的副官,目前在拉特朗克(LaTrench)男爵先生的军团里,担任第一掷弹兵队队长。

    卡尔梅《论鬼魂显灵以及吸血鬼……》175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