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小说写作素材 孟婆汤的由来
    【孟婆汤的由来】

    传说世上还有一种药叫“孟婆汤”,它能使人还阳,但却令人忘却过去。

    传说中一种喝了可以忘记所有烦恼、所有爱恨情仇的东西,当你离开这个世界去到另一个地方的时候,它被端在孟婆手里,奈何桥前。人生在世,多苦多难,这一碗下去,是种释然,彻彻底底地与前世做了一个了断。那些爱过的人啊,那些放不下的事啊,那些滚滚红尘中的纠葛都会随着“孟婆汤”的入喉,永远凝固于走上奈何桥上那欲言又止、充盈泪水的黯然一回眸,化做缥缈,淡淡散去。是不舍?还是挥刀割袖的决断?都已经不在重要了;因为——忘了,忘了所有种种。

    在《阎王经》中说,鬼魂在各殿受过刑罚后,依序解送至下一殿,最后转押至第十殿,交付给转轮王。第十殿掌管鬼魂投生,凡被送到这里来准备投生的鬼魂,都会先被押到由孟婆神所掌管的醧忘台下灌饮迷汤,让鬼魂们忘却前生。

    相传孟婆汤的做法,先取在十殿判定要发往各地做人的鬼魂,再加入采自俗世的药材,调合成如酒一般的汤,分成甘、苦、辛、酸、咸五种口味。凡是预备投生的鬼魂都得饮下孟婆的迷魂汤,如有刁钻狡猾、不肯喝的鬼魂,它的脚底下立刻就会出现钩刀绊住双脚,并有尖锐铜管刺穿喉咙,强迫性的灌下,没有任何鬼魂可以幸免。相传有一条路叫黄泉路,有一条河叫忘川,河上有一座桥叫奈何桥,走过奈何桥有一个土台叫望乡台,望乡台边有个老妇人在卖孟婆汤,忘川边有一块石头叫三生石,孟婆汤让你忘了一切,三生石记载着你的前世今生,我们走过奈何桥,在望乡台上看最后一眼人间,喝杯忘川水煮。今生有缘无份,又何必强求?

    “孟婆汤”是一个中国的古老传说,这在澜子家一本古书上记载着。在那个传说中人是生生世世轮回反复的。这一世的终结不过是下一世的。生生世世循环的人无法拥有往世的记忆,只因为每个人在转世投胎之前都会在奈何桥上喝下忘记前程往事的孟婆汤。所以,走在奈何桥上时,是一个人最后拥有今世记忆的时候。这一刻,很多人还执着于前世未了的意愿,却又深深明白这些意愿终将无法实现,就会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这也是这座连接各世轮回的桥命名为奈何桥的原因。

    【英文名】

    Five-FlavoredTeaofForgetfulness

    【孟婆】

    据说,孟婆生于西汉时代,自小研读儒家书籍,长大后,开始念诵佛经。她还在世时,从不回忆过去,也绝不想未来,只是一心一意地劝人不要杀生,要吃素。一直到她八十一岁,依然是处女之身。她只知道自己姓孟,于是人称她为“孟婆老奶”。后来,孟婆老奶入山修行,直到后汉。因为当时世人有知前世因者,往往泄露天机,因此,上天特命孟婆老奶为幽冥之神,并为她造筑醧忘台。

    [编辑本段]【孟婆庄的故事】

    孟婆在阴间开有一家孟婆店,而她所住的地方就叫孟婆庄。在清人沉起风的《谐锋》卷八中有一关于孟婆庄的故事:

    葛生不喝迷魂汤得返生从前有一歌妓叫兰蕊,她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妹妹玉蕊。玉蕊和葛生相恋至深,但因为葛生很穷,娶不起玉蕊,后来兰蕊因病而死,葛生则因无力与玉蕊相守一生而殉情。

    葛生死后,来到阴曹地府,阎罗王看他死得无辜,就判他投生为人。葛生闻令后,便准备再去投生。葛生一个人呆呆地走着,忽然来到一个攀满萝藤的棚子底下。只见好几百个男男女女,争先恐后的抢那付瓢杓,急急忙忙的向炉头舀水来喝。

    葛生因为走累了,觉得口干,便也想上前去饮用那瓢里的水。这时,有一女子从棚子后面走出来,葛生仔细一看,竟然是兰蕊。兰蕊问他为何来此,葛生便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兰蕊知道后,便轻轻地对葛生附耳说道:“你难道不知道这里是孟婆庄吗?还好今天孟婆去给寇夫人祝寿,命我暂时掌管瓢杓。要是你和那些人一样,也喝了这瓢里的迷魂汤,你就返生无路了。”

    葛生一听,不禁感到庆幸。后来,在兰蕊的指点下,葛生寻得旧路,重返人世。

    另外,在清人王有光《吴下谚解》的“孟婆汤”中,也有一段关于鬼魂被灌迷魂汤的描写:

    人死之后,首先经过的是孟婆庄。众役卒押送鬼魂从孟婆庄的墙外走过,至阎王殿去接受审问。判定后,则将生前功过录入转回册中。凡是被判转世投胎的鬼魂,就再从孟婆庄走回去。孟婆庄的门口有一个老婆婆站在那儿招呼来者,步上阶梯,进入里面。庄内全是雕梁画栋、朱栏石砌;屋内,触目皆是精致华丽的摆设,有珠玉做成的帘子,厅中还摆了一面玉雕的大桌子。

    待来者入屋后,老婆婆便叫出三个女孩子来,这三个女孩子分别是孟姜、孟庸与孟戈。三人都穿著红色的裙子和垂着绿袖的上衣,个个如花似玉、貌赛天仙,而且轻声细语地呼唤郎君,还以手拂净席子请来者坐下。

    来者坐下后,丫鬟便送上茶水。三个美女环伺在侧,皆以纤纤玉指亲奉送茶,玉环叮叮脆响,阵阵奇香袭人,在如此情境中,实在很难拒绝不喝。才一接过茶杯,便觉目眩神驰,轻辍一口,只觉清凉无比,其能解渴,不禁一饮而尽。喝到底忽见有一匙左右的浊泥在杯底沉着,待抬眼一看,发现原本貌美迷人的美女和老婆婆都成为僵立的骷髅。

    走出门外一看,原先的雕梁画栋尽成朽木,如置身荒郊野外,并忘却生前一切事物。就在惊慌失措、痛苦不已的当头,忽然大哭堕地,成了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婴孩。

    【文学】

    孟婆汤的由来

    我只做一种药,能让人忘了心里最痛苦的往事。世人都叫它孟婆汤。

    劫

    我原本吴氏。

    家族卑微,生来有姓无名,十五岁嫁入孟家,人称孟娘。

    宿于沁园,每年冬末,万株玉兰繁花似锦,芳香四溢。

    山林四周种满各类药草,共计千种,无论何季,都能看到药花漫山开遍。

    夫孟夕与我,悬壶济世已有五载。

    那年,秋,清晨有阳光穿过竹帘照进来,我将帘子拉起,推开窗,有露珠从木棂花落,外面红枫似火,随风盈盈而动。

    枫下站一女子,粉衣如花,云鬓轻斜,只是面色蜡黄,实有憔悴。

    “我的下人曾到过府上请过孟郎中,郎中不肯过府,只好亲自来此。”

    她道,身边只带了一个小丫头,衣着考究,举止不俗。

    “孟娘……”

    孟夕的眼睛从我的身上穿过,落在了粉衣女子的身上,我看到他眼中撩起的光晕。

    那女子虽病容满面,却掩饰不住天生丽质,香艳妖娆,任何男人都会动心。

    孟夕是个男人,尘世中有血有肉的男人,相宿五年,他想什么,我懂。

    秋至冬末,时见宝马香车新辙。

    女子来园频频,气色好了很多,面带红润,笑声朗朗,见到孟夕更是如此。

    平日里,孟夕在园中越来越沉默,时常一个人很长时间呆在配药房,足不出户,行为隐密而怪异。

    我问孟夕:“那女子是何人?”

    “明珠公主。”孟夕话语不多。

    “那样的女子,兰心惠质,谁看了都会动心。”我叹道。

    孟夕背过身只顾配药,故意不睬。

    “明日我代你替她看病。”我道。

    “她是我的病人。”孟夕不温不火。

    我怒,反手将他手中的配药盘打翻在地。

    整整一个月,彼此没有说过一句话。

    每日,总能看到孟夕披着外衣在配药房里呆得很晚,不停的咳嗽。

    我拉下帘子,讨厌这种装病吓人的模样,像这样的事已经是第三次了。

    我说过第三次,就再也不会理他,无论他如何耍小聪明也是徒劳。

    平日装得再像,也瞒不过明珠公主的耳目。

    “你和孟郎中已一月无语?”她说,眼有嘲意。

    我看着她冷道:“这是我们夫妻间的事,不用外人闲看。”

    “皇上已将我配婚与他,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她自始至终没有正看我一眼,说罢,拉起衣裙,在丫环的簇拥下上了香车,渐然远去。

    我的手不觉间颤了起来,恨无处泄。

    如果孟夕变了心,我如何能将他拉回来?

    一味的放任,结果,只能由他而去。

    “你在这儿。”

    他来了,踏着地上的枯枝腐叶悄无声息地站到我面前。

    “你哭了……”

    他伸手,我将脸侧过不再看他,任凭他的手指在空中停下。

    我转身欲走,衣袖却被他拉住。

    “孟娘……”

    他不停地咳嗽,血溅在了我素白的雪衣上,瞬时,衣袖开出了一朵朵细碎的梅花,含雪怒放。

    “血!你在咯血!”我惊道,孤疑的看着他。

    “你终于肯和我说话了。”

    他的嘴角挂着血丝,笑着,脸上依旧苍白无力。

    “这次,这次全是真的。”他说,很艰难地说。

    我将手扣住他的腕上,为他把脉。

    脉像涩而凝重,枯绝虚玄之像。

    “怎么会是这样,不可能!不可能的!”我喊道。

    “没有用了,孟娘,身为郎中已知自己活不过十日。”他道。

    泪水漫过眼帘,落在指尖,晶莹而又彻透。

    “我知道自己时日已无多,一直躲着你,让你恨我……”

    “因为你说过……”

    他拉过我的手,放在脸上,轻轻的来回摩挲,很温柔的抚摸。

    “因为我说过,有天,你死了,我也会……”

    他捂住我的嘴,不让我再说下去。

    “孟娘,我要你活下来,不再想念我。”他说。

    “不,我做不到,做不到!”我拼命摇头。

    有人站在身后清咳了一声道“时候不早,请孟郎中到王府商议与明珠公主大婚之事。”

    他一身宫中太监扮相,面无表情。

    孟夕向他欠了欠身道“请公公再给点时间,让我与内人吩咐几句”。

    他拉过我,指尖温暖而轻柔。

    “孟娘,我不会娶公主。”他小声地对我道。

    不娶明珠公主就意味着抗旨拒婚。

    一旦抗旨,并要诛联九族!

    我的脸毫无血色。

    他叹了口气,道:“你始终都不肯信我。”

    “我不会轻易责怪任何人,答应我,你也不会。”

    我点了点头。

    他从袖中掏出一个瓶子,将它放在我的手中,旋即握紧。

    “瓶子里面装的,是我苦心研制的药水,喝了可以让人忘了心里最痛苦的人和事。”

    他用眼睛看着我。

    “请孟郎中起程!”

    一旁的公公虽还恭敬,话中早已显出不耐之音。

    谜

    傍晚,如血夕阳之下,我见到了明珠公主。

    我从没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花容月貌尽失的模样,头发凌乱,目光呆滞,衣袖上有尘埃灰烬。

    “孟夕死了。”她说。

    “你胡说,他是不会死的。”

    我用眼睛盯着她,一字一句清楚地说道。

    “是的,他死了。”

    她哭了,泪水在脸上碎得一片又一片。

    美丽的女子就连哭泣也是楚楚动人的。

    “这是他死前要我交给你的。”

    她将一封信递到我的手中,信壳上有凝固的血迹,有细小的折痕,显然已备多日。

    “他宁愿一死也不愿娶我。”

    她一个劲地哭诉,腰间除了玉佩香囊之外,还多了一把银匕首。

    那银匕首化成灰我也认得是谁的。

    她撒谎,她一定在撒谎!

    我目中放着火光,这么多人带走孟夕,定是孟夕不从,便索性将他杀死。

    我冷静吸了口气,将孟夕给我的那个瓶盖拔开,将药水斟满两杯碧玉杯。

    杯中汤色清洌,无影无味。

    顺手挑了断魂草的粉末欲放入杯中,耳边又响起孟夕说的话语:“我不会轻易责怪任何人,答应我,你也不会。”

    她用眼睛看着我,手指一颤,再也无力。

    “这是他留下的最后东西,他要我们忘了所有。”

    我说着话,手并不曾碰它。

    她的嘴角抽了一下,又木无表情地拿起杯子,仰起头一饮而尽。

    而我没有,我愿意守到真相大白的那天。

    总有一天,谜底都会揭晓。

    我拆开信封,里面是一张失忆药水的配方。

    孟夕仍然想让我忘了他。

    沉睡一天的公主醒来,用空洞的眼睛微笑着,仍是个无痕的女子,拥有倾城的姿容和万贯家财的女子。

    而我,仍是孟娘,一个活在回忆中的孟娘,一个一夜之间白了青丝,相思无药可治的孟娘。

    孟夕死了,最后,只留下一下痴情的女人和一个冬季。

    无花的季节,心如死灰。

    我相信孟夕是爱我的,至少,他用死来成全了我。

    春去秋来,年复一年,我只身住在沁园没有离开。

    我不再替人把脉治病,包括老人和小孩。

    我只做一种药,能让人忘了心里最痛苦的往事。

    世人都叫它孟婆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