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小说写作素材 西方盛典:血族的起源
    血族的起源血族最早的起源据称是圣经中的该隐。亚当(adam)和夏娃(eve)的长子,他是个农夫,和牧羊人弟弟共同生活。有次两人照例向上帝献祭,由于弟弟畜牧之便,奉上的是丰盛的肉食,该隐的青菜萝卜便招来上帝不满。该隐愤而谋杀了弟弟,翌日上帝问该隐他弟弟哪里去了,他辩称不知。上帝怒道:「狡赖!你弟弟的冤魂向我哭诉你的暴行,所以你得接受我的惩罚!」该隐于是向上帝求饶,但是上帝说:「不,我不会杀你,我知道你以后一定会被人唾弃,所以我给你一个记号,人人都会折磨你,但不杀你,让你永世受到诅咒!」后来,该隐流落到红海附近,遇到了因不满上帝而跳红海的夜之魔女莉莉丝,她本是和亚当一同创造出来的,但因不满男上女下的体位,而离开伊甸园,同时也是撒旦的情人。在千年潜藏的吸血鬼传说中,该隐与莉莉丝谁才是真正的第一位吸血鬼,一直倍受争议。莉莉丝教会了他如何利用鲜血产生的力量来产生强大的力量供己使用。大多数人更相信上帝惩罚该隐是让他长生不死,正因如此,也有人认为莉莉丝才是真正的第一位吸血鬼。

    在孤独的驱使下,该隐创造了第二代的吸血鬼,而它们产生了该隐的十三个孙子。这第三代正是诺亚大洪水的幸存者,它们建立了十三个大氏族(clan),后来叛变并灭了第二代吸血鬼。古代的第三代号称拥有能与神相媲美的力量。而数千年后的今日,血族的血脉已经到达第十三至第十五代了。

    卡玛利拉(密党)与魔党

    在中世纪以前,血族成员由于拥有特殊异能和不死之躯,通常可以成为一方霸主,甚至互相争权并造成一般人的恐惧。直到十四世纪左右,天主教廷宗教审判所确知血族的存在,随即大肆进行补杀。虽然血族拥有异能,但是任何一名血族都无法同时阻挡千百名凡人的威胁。于是血族的生存陷入空前危机。为了因应恶劣的局势,当时的几个血族氏族(约为第六至八代)不得不进行结盟,于是产生了camarilla(卡玛利拉'或译作'密党')盟派。这是由七个氏族所组成的盟派,也是至今较大的盟派。卡玛利拉创立之时立下了六道严格的诫律传统(sixtraditions),要求盟派中的后世血族永远遵行。整个戒律传统的最高宗旨,就是规定血族必须隐匿于人类社会中,绝对不得暴露身份,以免导致血族生存的危机,这就是“避世”戒条的的由来。

    卡玛利拉的政治运作并不单纯。主要由ventrue氏族进行各氏族之间的整合,七个氏族的长老会定期召开的高层会议(innercircle),会议中选出各氏族的大法官(justica)。大法官可说是卡玛利拉的最高权威,大多由辈份较高者担任(这表示他们都有强大的异能),他们负责裁断并惩处所有危及卡玛利拉生存的行为,原则上他们是整个卡玛利拉的统治者(当然,他们管不到参与高层会议的长老)。大法官有时并不自己裁断事情,而会邀请地方重要血族人士,召开秘密会议(conclave)以投票方式裁决事务。同时,无庸置疑地,大法官通常都有自己的眼线。在这整套政治运作过程当中,通常充满了高峰之间的政治斗争和阴谋,而年轻的血族则多半在其中扮演卒子的角色。

    卡玛利拉之外的另一个盟派是魔党(thesabbat——或译作'撒霸特')。虽然每个氏族都可以加入魔党,但主要是由两个氏族所控制。魔党是卡玛利拉的宿敌,他们不承认避世的教条,他们以恐惧、武力和威胁作为统治方式,传说魔党会将新加入的血族活埋,造成其恐惧,并再以仪式和血系(bloodbound)加以控制。魔党还将人类视为低等动物,随意驱使残杀。卡玛利拉成员通常称呼撒霸特为“黑暗之手”。

    另外,未加入卡玛利拉或魔党的其余四个氏族,则通常在两个盟派的斗争中保持中立或见机行事。

    在卡玛利拉盟派之下,血族成员还划分出地方的势力。一般而言,血族会以城市作为集中地,因为都市中非常适宜觅食。原则上,都市人口每达十万人便有一名血族(大致算一下你所在的城市应该有多少kindred^&^),这样的比例很适合血族潜藏。

    亲王

    每个都市中会有一个血族亲王(prince),这个称谓和王室没有关系,而且也不一定是男性。亲王是该城市中所有血族的领袖,一般称呼为某某城市亲王,例如princeofnewyork。

    卡玛利拉在成立之初,并未设置“亲王”的职务。但由于1743年伦敦市发生血族内部叛徒的叛乱暴动,严重地破坏了避世的诫律,因此从此便在每个城市设立一名负责管辖者,以杜绝叛乱。

    亲王通常也是由辈份较高者担任,他的主要工作就是维护辖地的诫律传统。他是辖地中唯一拥有繁衍血族后代的权力者,辖下的血族若要创造新的后代,必须经过他认可。亲王会受到辖地中的元老会所辅佐,元老会成员一方面提供建言,一方面也默默监督亲王的权力,通常只要亲王能维护千年潜藏的传统,元老会便会给予支持。不过当然,能参与元老会的长老必都是老谋深算之徒。

    另外,只要有外地的血族进入辖地,便须接受亲王的管制。亲王可以以保持避世为由,针对某些或全部辖地中的血族下达限制禁食的命令。虽然亲王不能任意杀害血族成员,但仍有些亲王会滥权雇用血族猎人。最后,亲王很有机会在卡玛利拉的政治结构中晋升自己的地位。

    人类的认知

    历史上,人类对于吸血鬼种族的首次认识始于1484年。当时整个欧洲处于吸血鬼的战争之下。吸血鬼族群在夜间出动,大范围与人类初拥。很多一部分人无法接受初拥而导致神经紊乱。因为接受初拥的人类症状与瘟疫相仿,所以当时的人类社会认为这又是一次大范围的瘟疫。

    许多人类在未完全死亡的时候,或者在初拥的作用未回复之前就被他们的同类埋入地下的墓穴,几天以后,由于某种原因,人们打开坟墓,发现这些尸体已经变了姿势,还沾有血迹,那是人类初次接触到的吸血鬼。从此,吸血鬼的传说就在东普鲁士,西里西亚,波希米亚等地流传。

    1484年,多明我会的两个修士jakobsprenger和heinrichkramer编写的《巫术之密》被教皇英诺森特八世(innocentviii)批准出版,这是人类历史上,基督教会第一次承认神怪力量的存在。

    1710年,吸血鬼的战斗再次展开,战争发生的地点是东普鲁士一带,被初拥的人群又一次弥漫了大地,城市和村庄被笼罩在死亡的气息里。古老的传说再次流传在惊恐的人群中。东普鲁士当局为了制止被初拥的吸血鬼复活,大范围的挖掘死尸的坟墓,把每一具未腐烂的尸体身上都钉上大量的木钉。同时,宗教裁判所动员大量的骑士对吸血鬼进行战斗,每场战斗都无比惨烈。但是这些战斗通常都只有贵族知晓,而大多数的民众对此一无所知。

    事实上,除非大战或者在不得以的情况下,否则吸血鬼族群一般是不会主动大范围的进攻人类的,因为这个神秘的族群深知暴露会给他们带来何种后果。但是,仍然有一部分吸血鬼,因为某种原因胡乱吸食人类的血液。

    1725年,一个名叫pierreplogowitz的农民在被初拥之后变成了吸血鬼,他在一个名为kilova的村庄里令8人死亡。另一个吸血鬼的名字叫arnoldpaole,他令一个叫medwegya的村庄的大量人口丧生。

    人类社会对这两起事件极其重视,进行了大范围的调查。但最后他们对公众隐瞒了调查的真相。第一起案件的报告现在存放在维也纳档案馆。其中有一个词——“vanpir”第一次出现。这就是吸血鬼名称的由来。人类当局在1731年对第二个案例进行了更深入的调查。一位军医,fluckinger把整个的调查过程和结果都做了详细的笔录,交由heiduques连队的几位军官和医生签名后以《见闻与发现》为题呈送贝尔格莱德法庭并于1732年正式发表印行。法国国王路易十五要求黎赛留公爵(richelieu)把案件的正式结果写成详细的报告呈给他。这份报道在人类中引起了巨大的轰动,1832年3月3日,《拾穗者》的报导中出现了“vampyre”这个词,这是法语中首次出现吸血鬼这个词汇。

    整个人类社会对吸血鬼族群产生了巨大的兴趣,很多人开始研究这一现象,但是由于吸血鬼密党要求吸血鬼族群严守六大戒条,所以这些研究的结果大多荒诞可笑。philiprohr在于1679年出版于莱比锡的《死者咀嚼现象之历史与哲学》中把在坟墓中咀嚼的现象解释为魔鬼附身,这一观点在当时得到许多人支持,1728年,莱恩夫特也在莱比锡出版了一本《随意在坟墓里咀嚼的尸体》对rohr大加驳斥。

    1732年christianstock的《论吸血的尸体》和1732年johannheinrichzopf的《论塞尔维亚的吸血鬼》在欧洲出版。同期,身为senones修道院院长的domaugustincalmet神父写了一本驳斥这些小册子的书,名字极其冗长:《论匈牙利、摩尔达维亚等地的附体鬼魂、被开除教籍的人、吸血鬼或活尸》,这位神甫收集了很多吸血鬼行动的踪迹,一一列举在这本书里。意大利佛罗伦萨主教davanzati所写的《论吸血鬼》以及教皇benoitxiv(本笃十四)在他的著作《天主赐福和圣人列福》中在第四卷中也谈到了吸血鬼。但是很可惜,吸血鬼氏族远远比他们想象的要严密和恐怖得多。

    随着科学的发展,愚蠢的人们自认为掌握了一切道理,他们开始屏弃他们的信仰,肆意涂抹着自己的灵魂。象征荣耀的家徽上落满了灰尘,吸血鬼的传说令很多人认为荒诞不经。人类似乎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能力,足以轻视吸血鬼的存在。然而,与这种愚蠢的行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吸血鬼的族群却一如既往的,在黑暗的角落里啜饮着红色的鲜血。

    十三个氏族

    秘隐同盟:布鲁赫族、冈格罗族、末卡维族、诺费勒族、妥芮朵族、睿魔尔族、梵卓族。魔宴同盟:勒森魃族、棘秘魑族、独立氏族、阿刹迈族、羲太族、乔凡尼族、雷伏诺族、灭亡氏族、卡帕多西亚族。

    阿刹迈族(assamite)十字军东征带回许多关于圣地的传说,而其中一些则提到了一群信仰狂热的杀手。欧洲人称这些沈默的暗杀者为刺客。然而,血族里也有著和这些阿拉伯人相似,却更为危险的氏族恶魔般的阿刹迈。早在十字军东征前,西方的吸血鬼就遭遇了阿刹迈族。传言指出,某些发起东征的君主(如亚历山大大帝)乃是畏惧阿刹迈之血族的爪牙。撇开这些不谈,西方血族害怕阿刹迈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阿刹迈藉由邪术增加自己的能力。阿刹迈是出身于遥远东方可怕刺客。所有血族中,阿刹迈最为声名狼藉,因为他们也为其他血族提供暗杀服务,充任职业杀手。某些吸血鬼相信,阿刹迈乃是遵照古老力量的嘱咐行事,也许是为了最后圣战的到来预作准备。

    布鲁赫族(brujah)布鲁赫族是优秀的学者兼战士,致力于追求身体与心灵的完美。族中长老牢记著黄金时代,对失落的迦太基津津乐道。不幸的是,没有比梦想破灭更令人伤痛的事了。迦太基的灭亡让布鲁赫族心生怨恨,而其他氏族拒绝伸出援手则让布鲁赫族尝尽苦果。因此,布鲁赫一直争斗著。布鲁赫和梵卓族争斗,因为他们毁灭了迦太基,布鲁赫和勒森魃族争斗,因为他们鼓励逾越本分的行为,布鲁赫和睿魔尔族争斗,因为他们谋害了扫罗特族。这些例子不胜枚举。若没有热爱的信念,布鲁赫族就不像自己了。一般认为近代的布鲁赫族就像被宠坏的孩子,缺乏荣誉与历史感。身为大反动(greatanarchrevolt)的支柱,布鲁赫族鲜少屈服于秘隐同盟的建立者,对长老的观感也普遍不佳。虽然布鲁赫族算是秘隐同盟的成员,但他们却是同盟中的煽动者,不断试探诫律的底线,并为了一己的信念反抗团体。许多布鲁赫族都是激进的反动者,他们藐视权威,不把亲王放在眼里。

    卡帕多西亚族(cappadocians)在血族的千年历史中,卡帕多西亚族一直以「死亡之族」著称。事实上,其他血族也经常因卡帕多西亚的阴森兴趣而避免与其接触。尽管卡帕多西亚族的神秘特质令人畏惧,但同时也为他们赢得了不少尊敬。在吸血鬼的社会里,卡帕多西亚族通常充当著顾问或亲王的角色。他们的洞察力与智慧广受推崇,对世俗权力缺乏兴趣则使他们获得信任。最近卡帕多西亚族吮拥了一群死灵法师,以作为研究之用。

    乔凡尼族(giovanni)和其他氏族相比,乔凡尼族也许贬多于褒,其族人大多是企业家或死灵法师。藉由玩弄世俗凡人的商品与经济,乔凡尼族获得了巨大的权力和财富。成为吸血鬼后不久,乔凡尼族的领导人便谋杀了主人,依照自己的意思建立此一氏族。

    羲太族(followersofset)吸血鬼很少对羲太族(setites)表示善意,这是有原因的。羲太族是黑暗的仆人、腐败的化身。他们的最终目标就是使人类与血族的道德沦丧,为自己与他们的黑暗主人创造不计其数的奴隶。传说羲太(set)是此一氏族的建立者。有人说欧西里斯(osiris)击杀了羲太,也有人说他是被荷鲁斯(horus)打败的。不管怎样,羲太发誓要以黑暗力量重建自己的势力,而其后代则追随他的脚步。阴险的羲太族源自于埃及,据说他们膜拜不死的吸血鬼神羲太,并尽力服侍他。羲太族通常先设法使受害者堕落,再利用其弱点奴役对方。不过,没有人知道羲太族这么做的原因。血族们鄙视羲太族,而羲太族也不和他人结盟。只要有羲太族,就会带来罪恶与沈沦,因此许多吸血鬼都拒绝羲太族进入他们的城市。

    冈格罗族(gangrel)寂寞、流浪的冈格罗族通常漫游于夜晚的森林。和其他氏族不同,冈格罗族拒绝文明的诱惑,选择了孤独的荒野。他们的组织松散,喜欢独自行动,对人类与吸血鬼的礼仪不屑一顾。事实上,与其应付人类或吸血鬼,冈格罗族宁愿与野生动物为伍。徘徊于深夜的冈格罗族是野蛮的吸血鬼,拥有令人不安的野性与动物特征。他们很少一直待在同一个地方,总是四处流浪。独自徜徉于夜空下乃是冈格罗族的最大心愿。离群索居、冷漠而野蛮的冈格罗族下场通常极为悲惨。虽然他们讨厌城市的人群与拘束,但狼人却让冈格罗族很难在荒野中生存。

    勒森魃族(lasombra)勒森魃族优雅而具侵略性,认为自己是血族的极致。他们笃信权力神授与优胜劣败的法则,对没有力量的吸血鬼没什么耐性,却感到怜悯,因为那不是对方的错。勒森魃族是高贵亲切与全然鄙视的奇妙组合。从修道院大厅到王宫里的走廊,勒森魃族会主动寻求可得的权力,却对随之而来的头衔与荣耀不屑一顾。大部分的勒森魃族倾向于扮演幕后的黑手,而不愿自己走到幕前。勒森魃族是暗与影的笃信者。许多血族认为梵卓族和勒森魃族互为对方的扭曲镜像。勒森魃族拥有一切,却放弃了原有的地位。血族的混乱历史与魔宴同盟的成立让大多数族人不愿提起氏族的起源。现在,勒森魃族已经把自己完全交给了身为吸血鬼、被诅咒的命运。

    末卡维族(malkavian)末卡维族也许是最混乱的氏族。有时优雅而精明,有时却陷入严重的精神错乱。然而,这只是末卡维族的其中一面。除了为人熟知的疯狂外,他们几乎没有共同特征。尽管如此,其他氏族仍然毫无选择地承认末卡维族。几代以来,末卡维族的神谕在吸血鬼历史里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就算是勒森魃族与傲慢的梵卓族,也得寻求末卡维族的知识当然,还是得保持距离。末卡维族的族人都为疯狂而苦恼,受制于月亮的盈亏。传说末卡维族的建立者是古代吸血鬼里的重要人物,但却犯下了难以原谅的罪行,因此,他受到该隐的诅咒,后代都有精神上的缺陷。在血族历史中,吸血鬼对末卡维族的古怪行为敬而远之,但却不得不求助于他们对事物的透彻眼光。

    诺费勒族(nosferatu)诺费勒族背负著古老的可怕诅咒。他们不再拥有神所赐予的形体,成为吸血鬼的过程永远改变了诺费勒族,使他们失去人类与天使眼中的美貌。被人类与血族社会遗弃,丑陋可怖的诺费勒族只得栖身于地下墓穴、下水道、和其他中世纪世界的隐密之处。近来,随著城市兴起,某些诺费勒族结束了流放的生活。尽管如此,这种情形并不普遍,大多数的吸血鬼仍然蔑视诺费勒族。诺费勒族受到形体的诅咒。吮拥的潜在力量扭曲了他们,把他们变成不折不扣的怪物。诺费勒族是绝佳的消息来源与情报收集者。外貌迫使他们练就隐藏的神秘能力,就算在缺乏掩蔽物的地方,也没有影响

    雷伏诺族(ravnos)雷伏诺族是旅行者与盗贼,像风中稻草般散布于整个欧洲大陆。每个国家都可以找到雷伏诺族的足迹,但他们的落脚处却飘忽不定,随兴之至。许多族人和流浪杂工、不受社会欢迎的人一同旅行。想在一处同时找到许多雷伏诺族很不容易,他们喜欢独处,宁愿用痕迹记号和同伴联络。漂泊的雷伏诺族印度,是吉普赛罗玛(gypsyroma)的后代。他们以操弄惊人幻像的能力闻名。许多吸血鬼迫害雷伏诺族,就因为他们经常引起混乱。然而,雷伏诺族以更加轻蔑的态度回应,使得双方关系势如水火。请注意:「吸血鬼:恶夜猎杀」中不会出现雷伏诺族?

    妥芮朵族(toreador)从很久以前,妥芮朵族就是各种美的爱好者。美对妥芮朵族意义非凡,因此,他们把全副精力用于感觉美,让自己沈浸于美的世界里。妥芮朵族自认是美的保存与守护者,也是灵感之火的传承者。所有吸血鬼中,妥芮朵族是最羡慕人类成就的氏族。妥芮朵族的族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放纵,他们说这都是为了启发艺术的缘故。就大多数的情形而言,此言不虚,因为妥芮朵族的确有许多才华洋溢的艺术家、音乐家、作家、与诗人。但另一方面,族里也有一些装模作样的家伙,这些人想像自己是伟大的艺术家,却没有创造美的能力。

    睿魔尔族(tremere)睿魔尔族原本是一群人类法师,他们狂热地希望获得无穷的生命,以让自己的施法技巧臻于完美。这群人的努力成果丰硕,在付出一位古老血族与其后代的生命之后,终于得到了永生至少他们是这么想的。事实上,他们变成了吸血鬼。睿魔尔族总是笼罩著一层神秘的面纱。血之魔法的创造与使用者、行事诡密的睿魔尔族拥有绵密的政治组织,以力量取得作为基础。某些血族认为睿魔尔族根本不是吸血鬼,而是一群在永生研究中,诅咒自己不死的人类魔法师。

    棘秘魑族(tzimisce)不知何时开始,棘秘魑族便出没于欧洲大陆,其踪迹甚至越过了易北河(elbe)。沿著奥德河(oder)与多瑙河(danube),穿过普利佩特沼泽(pripetmarshes),在喀尔巴阡山(carpathian)的陡峭崖壁里住著冷酷的棘秘魑族。他们有自己的地盘,对入侵者毫不留情。几千年来,棘秘魑族在无数的战斗淬链后变得极端残暴,即使在吸血鬼中,棘秘魑族的残暴也是恶名昭彰。现在,棘秘魑族离开故土,加入了魔宴同盟。他们引导同盟排拒所有的人性。棘秘魑族拥有重塑血肉的异能,可以藉由毁损对手躯体,塑造自己惊人的美貌。

    梵卓族(venture)由战场步入下一个战场,从王座迈向下一个王座,梵卓族是血族西洋棋里的骑士与国王。他们是征服、战争、与十字军的化身,主宰著爵邸与王宫。有些梵卓族生前是致死方休的征服者、有些则是成功的商人或放贷者。尽管在某方面获得胜利,他们最后的报酬却都是成为梵卓族。梵卓族中没有失败,只有成功和失败后的死亡。身为秘隐同盟名义上的领袖,从一开始,梵卓族就是同盟的创造与支持者。他们积极地介入圣战,对血族的行为发挥了巨大的影响力。虽然不愿承认,梵卓族仍是吸血鬼中的贵族。他们希望藉由实行诫律与潜藏为自己赎罪。

    另一种说法的十三氏族密党氏族:

    《brujah族》布鲁赫族

    一般认为brujah是血族中最适合战斗的氏族,确实,brujah成员体格基础是所有血族中最好的。不过brujah成员信仰观念的复杂程度也是血族中数一数二的。从纳粹主义者到环境论者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外人看来brujah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仅仅因为对权威的蔑视才使他们走到了一起。这种说法并不完全正确,但是与事实也差不太远了。有一个笑话说,brujah还留在密党的唯一原因就是他们之中没有一个能完全代表他们去填离党协议。事实上brujah的不统一主要因为他们的成员人数。没有任何其他氏族有像brujah那么多的成员成为无主义者(anarchs)。可以这么说,每天晚上都有brujah成员背离密党的事情发生。那些依然留在密党中的brujah成员对长老和亲王来说也是些麻烦的家伙。尽管如此,brujah成员还被认为是重要的武士——因为在面对面的战斗中,没有那种吸血鬼比他们更可怕。

    这个氏族主要分成3个派系:

    iconoclast(thetrueanarchs):他们对所有的一切都加以抨击不尊重任何机构或是权威。他们遵守潜藏戒律,不过仅仅是出于保护自己的目的。

    idealist:大部分年长的brujah成员和几乎所有的brujah长老都属于这一派。他们从过去的历史中吸取智慧和指导,相信brujah应该团结一致建立一个新的carthage。

    individualists:上两个派系之间的折中派,他们为了氏族的未来而共同努力。但他们不像idealist那样要求别人服从他们的指挥。

    《gangrel族》冈格罗族

    gangrel也许是所有血族中最接近自然内心的氏族。这些漂泊不定的独行者们不喜欢社会的束缚而喜欢野外的舒适生活。不过他们怎样在野外避开狼人的进攻还是个迷。也许他们有改变自己的外形来欺骗别人的能力,如果有人说他看见了一个吸血鬼变成了狼或者蝙蝠,那么他见到的十有八九是gangrel。和brujah一样,gangrel成员通常是强大的战士。不过和brujah不同的是,gangrel作战时的勇猛不是来源于无法无天的狂暴而是来源于他们的兽性本能。gangrel成员渴望理解自己灵魂中的兽性(thebeast)。夜间他们会和其它动物交流。当gangrel成员的兽性爆发失控时(frenzy),他们的身体将不可逆转的拥有部分动物的特征,有时他们的眼睛会变得像猫眼,他们的脚也可能变得像是爪子,甚至有可能长出尾巴。所以,很多年长的gangrel成员看起来更像某种动物而不是人类。在一些较少的情况,他们的意识也会有动物化的倾向。

    《malkavian族》迈卡维族即使是其它招人憎恶的家伙也非常害怕malkavian成员。他们被诅咒的血液污染了他们的神志。一个malkavian成员在被初拥(theembrace)后不久就会变得神经错乱(当然,前提是他们在这之前还没有神经错乱)。这些家伙神经错乱的症状可谓多种多样,从狂大症到妄想症到多重人格都是很普遍的,事实上也没有什么症状从未出现过。malkavian通常被认为非常危险。由于他们常受突如其来的欲望和莫名其妙的幻觉所支配,有时甚至会把刀锋对准别的血族。而且由于他们的疯狂使他们失去了对疼痛和最终死亡的恐惧,所以要制服他们也非常的困难。因为这个原因,他们也被整个血族社会排斥。但实际上在癫狂的背后,malkavian成员往往有着过人的洞察力,甚至可以说是智慧。

    《nosferatu族》诺菲勒族由于他们丑陋扭曲的外貌,nosferatu必须远离人类社会在地下生活,而不能像其它的吸血鬼那样藏身于人类社会之中。nosferatu在被初拥之后就一天天变得丑陋,其它的血族都排斥这些生活在下水道或者地下墓穴的家伙,认为他们是令人生厌的东西,不是非常必要就不和他们来往。由于他们的丑陋和污名,他们在地面行动时尽量避免被人发现,这也使他们比任何别的生物都了解城市中暗巷和角落。再加上他们高超的潜行和偷听技术,城市里没有任何风吹草动能逃过nosferatu的耳目。而且由于共同的残疾和受到的蔑视,nosferatu的成员间极其的团结,这里不会有在其它氏族中随处可见的争斗。由于他们的团结一致,你如果得罪了他们中的一个成员也就等于得罪了全部的nosferatu成员——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toreador族》托瑞多族toreador有着很多的别名,包括“坠落者”,“艺术家”,“装腔作势者”,甚至“享乐主义者”。但是任何概括的归类都是对这个氏族整体的一种歪曲和伤害。按他们个人情况和当时情绪,toreador成员涵盖了雅致与华丽,才华横溢与愚蠢可笑,富于幻想与闲游浪荡之间的种种情况。也许这个氏族唯一的整体特征就是成员都有着带审美感的热情。toreador的成员无论做什么事都充满了激情。在他们看来,永恒的生命应该被好好的享受。他们中间许多成员生前就是画家,音乐家或者是诗人。而其它更多成员则把数个世纪的时间用在对艺术创作的可笑尝试上。toreador成员和ventrue成员一样喜欢待在上流社会。不过和领导密党的ventrue的成员不同,toreador成员不喜欢那些枯燥无味的官场应酬。他们在上流社会活动是为了被注目和被赞美——而这一切于他们诙谐的言语,优美的举止和简朴但充满激情的生活方式。

    《tremere族》辛摩尔族tremere是已知的氏族中历史最短的之一,它是在黑暗时代(darkages)早期成立的。tremere最初的成员是一群渴望永恒生命的人类魔法师,他们不知是受到什么力量的帮助,竟然通过炼金术,魔法和一个tzimisce长老的血得到了吸血的能力。不过他们很快发现自己原来的法术不再有那么大的威力。但通过学习和奉献,他们掌握了一种新形式的魔法——thaumaturgy。这种魔法是借助血的力量完成的。由于他们成为吸血鬼的方法,他们成为了其它吸血鬼氏族的敌人。不过,由于tremere成员在抵挡人类挑起的“超自然生物歼灭战争”(inquisition)中所作的贡献,以及他们严守潜藏戒律(themasquerade),tremere终于在密党中有了一席之地。在密党中,tremere用他们魔力证明了自己是强大的盟友——当然,也可能是危险的敌人。事实上,tremere为密党使用他们魔力的次数和为了自己使用的次数差不太多。

    《ventrue族》梵卓族文雅,贵族化的ventrue是密党的领导者。他们维护着密党的基础,在密党最危险的时候指挥成员们度过难关。即使到了现代,大部分城市的亲王也由ventrue的成员担任。在古代,新的ventrue成员要在贵族,富商或者其它上流社会成员中挑选。到了现代,则从商业世家的成员,社团领导者或者政治要人中选出。不管他们生前是干什么的,ventrue成员负责贯彻监督古代戒律的实行,并且决定密党的方向。如果你问一个ventrue成员他们氏族所起的所用,那么他会回答说潜藏戒律全靠他们来维持执行,如果没有他们潜藏戒律就不会被执行,如果潜藏戒律不被执行那么血族将不复存在。虽然他们和toreador成员一样经常出现在上流社会,但他们对炫耀自己和闲谈不感兴趣。有些其它血族误认为他们傲慢而贪婪,但是对于ventrue成员自己来说,领导人的角色带来的负担远比荣誉要多。

    魔党氏族:

    《lasombra族》勒森巴族lasombra是优雅的坠落者,其中的成员对此也甚感满意。在他们身上,优雅与残忍并存,高贵与颓废同在。lasombra也是天生的领导者,而且他们相信自己比别的同类都要强的多。在原来的brujah族领导人背叛无政府主义者(anarchs)之后,lasombra开始领导魔党。几乎所有的魔党摄政者都出自lasombra。他们指导(有时是鞭打)着魔党,使之成为一个不会缓和的力量。lasombra成员认为自己有着对于初拥(theembrace),谋杀以及兽性爆发(frenzy)的权力及权威——很多lasombra成员成员会问,如果你想要做个吸血鬼,那么怕这些事干吗?此外,lasombra成员大都参加了某个系群(pack),并且靠这个提升自己的力量。lasombra和tzimisce不同,他们并不蔑视抵制一切人类,只不过觉得由自己来控制那些家伙比较有趣。

    《tzimisce族》吉密魑族如果说lasombra是魔党的心脏,那么tzimisce就是魔党的灵魂。他们曾经是所有氏族中最强大的,但是在与tremere的斗争和无政府革命中,他们受到了重创。革命过后,tzimisce与lasombra一道成立了魔党。tzimisce可以通过异能改变自己的外貌,这使得他们周围的血族总是心神不定。“魔王”这个外号就是那些受到惊吓的血族给tzimisce起的。但事实上tzimisce是所有血族中最具学者气质的,其中的成员大都受过高等教育。他们对于知识有着极强的渴望,年长的tzimisce成员可能是世界上知识水平最高的生物之一。tzimisce对于魔法就像对于科学一样的精通,不过,水平比不上tremere。tzimisce为了了解吸血鬼的本质,做了数不清的可怕试验,试验的对象包括了人和其他吸血鬼。

    中立氏族:

    《giovanni族》乔凡尼族和其他氏族相比,giovanni也许贬多于褒,其族人大多是企业家或死灵法师。藉由玩弄世俗凡人的商品与经济,giovanni获得了巨大的权力和财富。成为吸血鬼后不久,giovanni的领导人便谋杀了主人,依照自己的意思建立此一氏族。

    《ravnos族》雷伏诺族ravnos是旅行者和强盗,像风中稻草般散布整个欧洲大陆。每个国家都有ravnos的足迹,但他们的行踪飘忽不定,随兴而至。他们喜欢独处,宁愿以痕迹和记号与同伴联络。漂泊的ravnos族印度,是吉普赛;罗玛(gypsy;roma)的后代。他们以操弄惊人幻像的能力闻名。许多吸血鬼迫害雷伏诺族,就因为他们经常引起混乱。然而,雷伏诺族以更加轻蔑的态度回应,使得双方关系势如水火。

    《assamite族》阿萨迈族中东荒漠的assamite是血族中的杀手。assamite成员为给那些他们酬劳的雇主工作,而酬劳通常就是雇主的血液。在接受雇佣后,他们就开始追踪目标,直到把目标杀死,或者发现雇主欺骗了他,比如说雇主告诉他这目标是个第9代血族而实际上是第6代。如果受雇的assamite成员反而被目标杀死,那么assamite氏族并不会找他复仇,以后也不会再接任何以他为目标的暗杀合同。由于他们特殊的背景,assamite的信仰是多种中东宗教和吸血鬼神话的混合体。他们认为吸血鬼到达天堂的唯一方法就是要尽可能的接近最初的吸血鬼(‘theone‘),也就是努力降低自己与最初吸血鬼之间的辈分差距。这通过吸榨(diablerie)别的比自己年长的吸血鬼来实现。为了证明自己行为的正当性和正确性,assamite宣称他们氏族的创始者就曾经手刃过两个第2代吸血鬼。对于assamite来说,吸榨别的吸血鬼的血就好像是在食用圣餐一般。

    《followersofset族》希太族followersofset通常也被称为setites。他们在吸血鬼社会中遭到的猜疑远多于其他氏族。这是因为他们的信仰。他们相信自己起源于set——埃及的夜与黑暗之神。set原本叫做sutekh,是一个强大的吸血鬼,到达埃及后由于经常以可怕的形态在夜间出没而被人们当作夜与黑暗之神。后来sutekh改名为set,并且与另一个吸血鬼——埃及的司阴府之神osiris展开了斗争。最后的结果是set落败,追随者被杀死,他自己也被放逐。后来他又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不断的吸引追随者,其中有埃及人,希腊人,罗马人,波斯人甚至闪族人。他的势力遍布西班牙山脉到黑海之间的区域。不过,在公元33年set却突然消失,在消失之前他告诉追随者们自己终有一天会回到这个世界。而setites——set忠实的追随者们也在一直努力使set复苏,而方法就是使整个世界笼罩在很黑暗下。虽然setites认为set在世界上存在的时间比该隐还要长,但其他的氏族认为set其实是一个第3代吸血鬼,而他的突然消失则是为了避免在千年圣战(jyhad)中受创。不过无论如何,setites一直在努力把世界拉向黑暗以促使set复苏。他们使用毒品在内的种种手段诱使其他血族或人类坠落,事实上现代海地的一些黑社会以及中东的几个恐怖组织就在setites控制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