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写作素材 关于古代魏晋服饰详解
    近年在甘肃嘉峪关东北的戈壁滩上,发现一处古代魏晋时期的墓群,其中有六座墓室的墓砖上绘有彩画,共有六百余幅。砖画的内容几乎都是现实糊口的各种场景,包括采桑、耕田、狩猎、畜牧、屯垦、庖厨、宴饮等等,其中描绘劳动者形象的,就有二百多幅,如农夫的袍服、猎户的毡帽、信使的巾帻、牧民的绑腿、妇女的围裳等都被刻画得惟妙惟肖。

    这一时期老庄、佛道思惟成为时尚,“古代魏晋风度”也表现在当时的衣饰文化中。宽衣博带成为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布衣庶民的流行衣饰。男子穿衣坦胸露臂,力求轻松、天然、随意的感觉;女子衣饰则长裙曳地,大袖翩翩,饰带层层叠叠,表现出优雅和飘逸的风格。

    同时,民族间战乱频仍,却也给了各民族在衣饰上互相影响互相渗透渗出的机会,各民族衣饰相互融合。

    古代魏晋衣饰之一

    古代魏晋南北朝衣饰宋代诗人苏轼的《念奴娇》中“羽扇纶巾”的纶巾,是幅巾的一种,一般以为以丝带织成。因传说为诸葛亮服用,故名“诸葛巾”。幅巾束守,即不戴冠帽,只以一块帛巾束首,始于东汉后期。一直延续到古代魏晋,仍十分流行。对唐宋时期的男子首服也有一定影响。古代魏晋时期冠帽也很有特色。汉代的巾帻依然流行,但与汉代略有不同的是帻后加高,体积逐渐缩小至顶,时称“平上帻”或叫“小冠”。小冠上下兼用,南北通行。如在这种冠帻上加以笼巾,即成“笼冠”。笼冠是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主要冠饰,男女皆用。因以黑漆细纱制成,又称“漆纱笼冠”。另外,帽类有几种样式:一种“白高帽”,“其制不定,或有卷荷,或有下裙,或有纱高屋,或有乌纱长耳”;一种“突骑帽”,“如今胡帽,垂裙覆带,盖索发之遗象也”,等等。左图为戴小冠的随从(江苏南京中心门外小红门出土陶俑)。中图戴笼冠的贵族男子(河南巩县石窟寺石雕)。右图为戴卷荷帽的吹鼓手(河南邓县出土彩色画像砖)。

    古代魏晋衣饰之二

    古代魏晋南北朝衣饰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衣饰,有两种形式:一为汉族服式,承袭秦汉遗制;一为少数民族衣饰,袭北方习俗。汉族男子的衣饰,主要有衫。衫和袍在样式上有显著的区别,照汉代习俗,凡称为袍的,袖端应当收敛,并装有祛口。而衫子却不需施祛,袖口宽敞。衫因为不受衣祛等部约束,古代魏晋服装日趋宽博,成为风俗,并一直影响到南北朝衣饰,上自王公名士,下及黎庶庶民,都以宽衫大袖,褒衣博带为尚。从传世绘画作品及出土的人物图像中,都可以看出这种情况。除衫子以外,男子服装还有袍襦,下裳多穿裤裙。左图是袒胸露腹的文人(刘伶画)。中图是梳丫髻、穿宽衫、袒胸露腹的士人。右图为裹巾子、穿宽衫的士人。(江苏南京西善桥出土的南朝砖印壁画)

    古代魏晋妇女假髻

    古代魏晋南北朝衣饰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妇女发式,与前代有所不同。古代魏晋流行的“蔽髻”,是一种假髻,晋成公《蔽髻铭》曾作过专门叙述,其髻上镶有金饰,各有严格轨制,非命妇不得使用。普通妇女除将本身头发挽成各种样式外,也有戴假髻的。不外这种假髻比较随便,髻上的装饰也没有蔽髻那样复杂,时称“缓鬓倾髻”。此图为戴假髻的妇女(江苏南京中心门外幕府山出土陶俑)。

    古代魏晋衣饰之三

    古代魏晋南北朝衣饰古代魏晋时期妇女服装承袭秦汉的遗俗,并吸收少数民族衣饰特色,在传统基础上有所改进,一般上身穿衫、袄、襦,下身穿裙子,款式多为上俭下丰,衣身部门紧身合体,袖口肥大,裙为多折裥裙,裙长曳地,下摆宽松,从而打到俊俏洒脱的效果。加上丰盛的首饰,反映出奢华糜丽之风。男子衣饰主要为胯褶及两裆等。左图穿杂裾垂髯服的妇女(山西大同司马金龙墓出土的北魏漆画屏风)。右图为戴小冠、穿裲裆的男子(河北景县出陶俑)。

    古代魏晋武士铠甲

    古代魏晋南北朝衣饰因为战役频繁,古代魏晋时期的武士胄甲,在原来基础上有很大发展。比较典型的有筒袖铠、两裆铠及明光铠等。筒袖铠一般都用鱼鳞纹甲片或龟背纹甲片,前后连属,肩装筒袖。头戴兜鍪,顶上多饰有长缨,两侧都有护耳。两裆铠服制与两裆衫比较接近,材料以金属为主,也有兽皮制作的。据记载当时武卫服制,有“平巾帻,紫衫,大口裤,金装两裆甲”、“平巾帻,绛衫”、“大口裤褶,银装两裆甲”。穿两裆铠,除头戴兜鍪外,身上必穿裤褶,少有例外。明光铠是一种在胸背装有金属圆护的铠甲。腰束革带,下穿大口缚裤。这种铠甲到了北朝末年,使用更加广泛,并逐渐取代了两裆铠的形制。左图为戴兜鍪、穿筩袖铠甲的武士(河南出土西晋陶俑)。右图为穿明光铠的武士(河南洛阳出土陶俑)。

    古代魏晋衣饰之四

    古代魏晋南北朝衣饰戴梁冠、穿衫子的文吏(顾恺之《洛神赋图》局部)。《洛神赋图》是根据曹植《洛神赋》而作的长幅卷轴画。洛神为洛水之神。相传是古帝宓羲氏之女。曹植在赋中借以表达他失恋后的悲哀、苦闷和彷徨的感情。图中所绘洛神形象,不管从发式或服装来看,都是东晋时期流行的梳妆服装。男子的服装更有时代特色,一般都穿大袖翩翩的衫子。直到南朝时期,这种衫子仍为各阶层男子所兴趣,成为一时的风尚。另外,图中酒保多戴笼冠,笼冠的形象与北朝墓葬中出土的图象略同,然而时间却比其他资料要早,可见笼冠并非出自胡俗,而是先在中原地区流行以后,才逐渐传到北方,成为北朝时期的主要冠式之一。

    古代魏晋笼冠大袖衫

    古代魏晋南北朝笼冠大袖衫古代魏晋时期的男子一般都穿大袖翩翩的衫子,直到南朝时期,这种衫子仍为各阶层男子所兴趣,成为一时的风尚。笼冠的形象与北朝墓葬中出土的图象略同,然而时间却比其他资料要早,可见笼冠并非出自胡俗,而是先在中原地区流行以后,才逐渐传到北方,成为北朝时期的主要冠式之一。本图为大袖宽衫展示图及漆纱笼冠。

    古代魏晋贵妇衣裙

    古代魏晋南北朝妇女衣饰古代魏晋时期妇女服装承袭秦汉的遗俗,并吸收少数民族衣饰特色,在传统基础上有所改进,一般上身穿衫、袄、襦,下身穿裙子,款式多为上俭下丰,衣身部门紧身合体,袖口肥大,裙为多折裥裙,裙长曳地,下摆宽松,从而打到俊俏洒脱的效果。加上丰盛的首饰,反映出奢华糜丽之风。此图为穿汉化衣裙的贵妇。

    古代魏晋贵族男子衣饰

    古代魏晋南北朝衣饰古代魏晋时期的男子一般都穿大袖翩翩的衫子,直到南朝时期,这种衫子仍为各阶层男子所兴趣,成为一时的风尚。

    古代魏晋天子燕服

    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天子燕服图中所绘洛神形象,不管从发式或服装来看,都是东晋时期流行的梳妆服装。古代魏晋时期的男子一般都穿大袖翩翩的衫子,直到南朝时期,这种衫子仍为各阶层男子所兴趣,成为一时的风尚。

    古代魏晋官吏衣饰

    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官吏衣饰古代魏晋时期的男子一般都穿大袖翩翩的衫子,直到南朝时期,这种衫子仍为各阶层男子所兴趣,成为一时的风尚。古代魏晋时期冠帽也很有特色。汉代的巾帻依然流行,但与汉代略有不同的是帻后加高,体积逐渐缩小至顶,时称“平上帻”或叫“小冠”。小冠上下兼用,南北通行。如在这种冠帻上加以笼巾,即成“笼冠”。笼冠是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主要冠饰,男女皆用。因以黑漆细纱制成,又称“漆纱笼冠”。

    古代魏晋士大夫衣饰一

    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士大夫衣饰戴巾子、穿宽衫的士人(孙位《高逸图》局部)。《高逸图》是我国古代人物画中的杰出作品,它固然出自唐代画家孙位之手,但具有浓烈的古代魏晋风韵。画面绘四个士人,盘腿列坐于花毯之上,或戴小冠,或裹巾子,通穿宽博衫子。每人身旁各立一酒保,也穿宽袖衣衫。从画面的构图和人物的铺排来看,都与南京西善桥南朝墓出土的“竹林七贤”砖印壁画相同,人物的服装和形态以及糊口用具等都是典型的古代魏晋南北朝形制。

    古代魏晋士大夫衣饰二

    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士大夫衣饰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衣饰,有两种形式:一为汉族服式,承袭秦汉遗制;一为少数民族衣饰,袭北方习俗。汉族男子的衣饰,主要有衫。衫和袍在样式上有显著的区别,照汉代习俗,凡称为袍的,袖端应当收敛,并装有祛口。而衫子却不需施祛,袖口宽敞。衫因为不受衣祛等部约束,古代魏晋服装日趋宽博,成为风俗,并一直影响到南北朝衣饰,上自王公名士,下及黎庶庶民,都以宽衫大袖,褒衣博带为尚。从传世绘画作品及出土的人物图像中,都可以看出这种情况。除衫子以外,男子服装还有袍襦,下裳多穿裤裙。

    古代魏晋士大夫衣饰三

    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士大夫衣饰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衣饰,有两种形式:一为汉族服式,承袭秦汉遗制;一为少数民族衣饰,袭北方习俗。汉族男子的衣饰,主要有衫。衫和袍在样式上有显著的区别,照汉代习俗,凡称为袍的,袖端应当收敛,并装有祛口。而衫子却不需施祛,袖口宽敞。衫因为不受衣祛等部约束,古代魏晋服装日趋宽博,成为风俗,并一直影响到南北朝衣饰,上自王公名士,下及黎庶庶民,都以宽衫大袖,褒衣博带为尚。从传世绘画作品及出土的人物图像中,都可以看出这种情况。除衫子以外,男子服装还有袍襦,下裳多穿裤裙。

    北朝官吏燕服

    北朝官吏燕服左图为戴突骑帽、披小袖衫子的官吏(北朝陶俑)。中图为戴突骑帽、穿裤褶、袒右臂的男子。右图为戴突骑帽、穿大袖衫的官吏(河北磁县北白道出土彩绘陶俑)。古代魏晋帽类有几种样式:一种“白高帽”,“其制不定,或有卷荷,或有下裙,或有纱高屋,或有乌纱长耳”;一种“突骑帽”,“如今胡帽,垂裙覆带,盖索发之遗象也”。古代魏晋时期一般男子衣饰主要为大袖衫、胯褶及两裆等。男子一般都穿大袖翩翩的衫子,直到南朝时期,这种衫子仍为各阶层男子所兴趣,成为一时的风尚。图中官吏外穿的服装,形似披风,两边虽装有袖子,但无实际用途。从形象资料来看,隋唐时期仍流行这样的梳妆服装,男女都可以穿戴。

    古代魏晋妇女发式之一

    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妇女妆饰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妇女发式,与前代有所不同。古代魏晋流行的“蔽髻”,是一种假髻,晋成公《蔽髻铭》曾作过专门叙述,其髻上镶有金饰,各有严格轨制,非命妇不得使用。普通妇女除将本身头发挽成各种样式外,也有戴假髻的。不外这种假髻比较随便,髻上的装饰也没有蔽髻那样复杂,时称“缓鬓倾髻”。另有不少妇女模仿西域少数民族习俗,将发髻挽成单环或双环髻式,高耸发顶。还有梳丫髻或螺髻者。在南朝时,因为受佛教的影响,妇女多在发顶正中分成髻鬟,做成上竖的环式,谓之“飞天髻”,先在宫中流行,后在民间普及。

    古代魏晋妇女发式之二

    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妇女妆饰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妇女发式,与前代有所不同。古代魏晋流行的“蔽髻”,是一种假髻,晋成公《蔽髻铭》曾作过专门叙述,其髻上镶有金饰,各有严格轨制,非命妇不得使用。普通妇女除将本身头发挽成各种样式外,也有戴假髻的。不外这种假髻比较随便,髻上的装饰也没有蔽髻那样复杂,时称“缓鬓倾髻”。另有不少妇女模仿西域少数民族习俗,将发髻挽成单环或双环髻式,高耸发顶。还有梳丫髻或螺髻者。在南朝时,因为受佛教的影响,妇女多在发顶正中分成髻鬟,做成上竖的环式,谓之“飞天髻”,先在宫中流行,后在民间普及。在发髻上再加饰步摇簪、花钿、钗镊子、或插以鲜花等。

    古代魏晋妇女发式之三

    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妇女妆饰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妇女发式,与前代有所不同。古代魏晋流行的“蔽髻”,是一种假髻,晋成公《蔽髻铭》曾作过专门叙述,其髻上镶有金饰,各有严格轨制,非命妇不得使用。普通妇女除将本身头发挽成各种样式外,也有戴假髻的。不外这种假髻比较随便,髻上的装饰也没有蔽髻那样复杂,时称“缓鬓倾髻”。另有不少妇女模仿西域少数民族习俗,将发髻挽成单环或双环髻式,高耸发顶。还有梳丫髻或螺髻者。在南朝时,因为受佛教的影响,妇女多在发顶正中分成髻鬟,做成上竖的环式,谓之“飞天髻”,先在宫中流行,后在民间普及。在发髻上再加饰步摇簪、花钿、钗镊子、或插以鲜花等。

    古代魏晋妇女发式之四

    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妇女妆饰顾恺之《女史箴图》,彩色绢本,根据西晋文学家张华《女史箴》一文而绘。全卷共九个部门,这是其中一个部门,画面为一贵妇席地而坐,一侍女为其理发打扮。侍女(站立者)头梳高髻,上插步摇首饰,髻后垂有一髾。这种发式早在汉代就已经泛起,古代魏晋以后,再度流行,成为泛博妇女的主要发型。在顾恺之的另一幅图卷《列女图》里也有描绘。(顾恺之《女史箴图》局部)。

    古代魏晋杂裾垂髾服一

    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杂裾垂髾服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传统的深衣制已不被男子采用,但在妇女中间却仍有人穿戴。这种服装与汉代比拟,已有较大的差异。在衣服的下摆部位,加一些饰物,通常以丝织物制成。其特点是上宽下尖形如三角,并层层相叠。另外,因为从围裳中伸出来的飘带比较长,走起路来,如燕飘动。到南北朝时,这种衣饰又有了变化,去掉了曳地的飘带,而将尖角的“燕尾”加长,使两者合为一体。

    古代魏晋杂裾垂髾服二

    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杂裾垂髾服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传统的深衣制已不被男子采用,但在妇女中间却仍有人穿戴。这种服装与汉代比拟,已有较大的差异。比较典型的,是在服装上饰以“纤髾”。所谓“纤”,是指一种固定在衣服下摆部位的饰物。通常以丝织物制成,其特点是上宽下尖形如三角,并层层相叠。所谓“髾”,指的是从围裳中伸出来的飘带。因为飘带拖得比较长,走起路来,如燕飘动。到南北朝时,这种衣饰又有了变化,去掉了曳地的飘带,而将尖角的“燕尾”加长,使两者合为一体。

    古代魏晋妇女衫裙之一

    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妇女的衫裙古代魏晋时期的妇女服装,都以宽博为主,其特点为:对襟,束腰,衣袖宽大,并在袖口、衣襟、下摆缀有不同色的缘饰,下着条纹间色裙,腰间用一块帛带系扎。当时妇女的下裳,除间色裙外,还有其它裙式。

    古代魏晋新疆织纹锦履

    古代魏晋南北朝妇女的衫裙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女子多穿履、靴等,有皮履、丝履、麻履、锦履等。凡娶妇之家先下丝鞋为礼。鞋子的形式有风头履、聚云履、五朵履;宋有重台履;梁有分梢履、立风履、笏头履、五色云霞履;陈有玉华飞头履;西晋又有鸠头履。有的以形式定名,有的以色饰定名。其中各种履不一定都是妇女所穿,如风头、立风、五色云霞、玉华飞头等属妇女所穿;重台履是厚底鞋,男女都有之,由于南北朝时男足女足无异样。还有加以锈纹的履,例如陆机《织女怨》有“足蹑刺绣之履”;梁时沈约有“锦履并花纹”。另外木屐在当时也为妇女穿戴。

    古代魏晋妇女衫裙之二

    古代魏晋南北朝时期妇女的衫裙图为穿大袖衫、间色条纹裙的贵妇、随从(敦煌莫高窟壁画)及大袖衫、间色裙穿着展示图(根据敦煌莫高窟供养人壁画复原绘制)。在敦煌莫高窟甬道的两侧及佛教故事的下方,往往有一行行排列整洁的男女,小的仅有数寸,高的竟达几尺。他们中间有权势显赫的官吏,也有普通的布衣庶民。这些人物,都为修造洞窟出过资金,他们把自己的形象画在壁上,表示该窟的菩萨佛像都由他们供养,所以被称为窟主,也被称为供养人。良多供养人的身旁都附有题记,写明年代、职衔、排行及姓氏等等。本图所绘的衣饰,在当时带有普遍性,河南洛阳等地出土的陶塑妇女,也穿这类服装。其特点是:对襟、束腰,衣袖宽大,袖口缀有一块不同颜色的贴袖。下着条纹间色裙。当时妇女的下裳,除穿间色裙外,还有其他裙饰。晋人《东宫往事》记太子之妃服装,有绛纱复裙、丹碧纱纹双裙、丹纱杯文罗裙等名色。可见女裙的制作已很精致,质料颜色也各不相同。

    古代魏晋信使衣饰

    古代魏晋时期的庶民衣饰近年在甘肃嘉峪关东北的戈壁滩上,发现一处古代魏晋时期的墓群,其中有六座墓室的墓砖上绘有彩画,共有六百余幅。砖画的内容几乎都是现实糊口的各种场景,包括采桑、耕田、狩猎、畜牧、屯垦、庖厨、宴饮等等,其中描绘劳动者形象的,就有二百多幅,。如农夫的袍服、猎户的毡帽、信使的巾帻、牧民的绑腿、妇女的围裳等都被刻画得惟妙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