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写作素材 古代素材:宋代御筵菜单
    【一张宋代的御筵菜单】

    公元1151年的11月17日,南宋第一代皇帝宋高宗銮驾出宫,随行的有权相秦桧父子以及执政、殿帅、外戚、皇子等权贵。浩浩荡荡的人马沿御街进发,一过朝天门,嘿,竟在清河郡王张俊的府邸驻跸了。这天是绍兴二十一年十月甲戌,《宋史.高宗纪》赫然记曰:“幸张俊第”。张俊也算是中兴四大将之一,却没打赢过象样的硬仗,还迎合高宗、秦桧的意图,率先交出兵柄,参与构织了岳飞的冤案。其人实在为人所不齿,而高宗却以亲临甲第的殊宠表明自己把秦桧和他视为文武心腹,高宗在位32年,仅有的两次临幸大臣第宅,就是到这对爪牙家。

    张俊热衷敛财在南渡将帅中首屈一指,有一次宫廷内宴,有伶人打诨逗乐,从一方钱孔看高宗和秦桧、韩世忠君臣,分别说是见到了“帝星”和“相星”、“将星”,唯独看张俊时却说:“不见星,只有张郡王在钱眼里坐”,足见其贪饕聚敛之臭名昭著。这位坐在钱眼里的守财奴,倒是舍得象流水一样花钱来竭力奉承赵官家大驾光临的。他向高宗进奉了商周彝器等古玩46件,吴道子等名家书画21轴,名贵缎帛、金玉珠宝更不胜枚举,仅型号不一的大小珠子就达69509颗。与此同时,张府还精心“供进御筵”,这张御宴菜单则被周密收入了他的《武林旧事》。

    高宗很讲究口腹之欲,直到晚年还经常指名索尝市肆上的吃食,如李婆婆的杂菜羹、贺四的酪面脏三猪胰胡饼和戈家的甜食等。有一次,御厨把馄饨下得略生了些,就被他打入了大理寺,两俳优上场说噱,互问年庚,一说甲子(谐音饺子)生,一说丙子(谐音饼子)生,而后叹道:“我们都该下大理寺。”问其原因,答道:“饺子生饼子生,应和馄饨不熟同罪!”高宗这才大笑放人。因此,侍候这位赵官家吃喝,对张府来说非同小可。不过,据《都城纪胜》说,南宋“官府贵家置四司六局”,即帐设司、厨司、茶酒司、台盘司、果子局、蜜煎局、菜蔬局、油烛局、香药局、排办局,“各有所掌,故筵席排当,凡事整齐”,其中“厨司专掌打料、批切、烹炮、下食、调和节次”,“菜蔬局专掌瓯饤、菜蔬、糟藏之属”。堂堂清河郡王府理应设有四司六局,张罗御筵自不成问题。

    高宗刚到张府,设御榻坐定,先送上来的称为“绣花高饤八果垒”,分别堆垒着香圆、真柑、石榴、橙子、鹅梨、乳梨、榠楂、花木瓜。香圆也叫香橼,韩彦直《桔录》说,其“长如瓜,有长及一尺四五寸者,清香袭人,置之明窗净几间,颇可赏玩”,是观赏类水果。榠楂似木瓜而略大,其色黄而其味涩。这八品水果并不食用,只用于观赏。这种以饤命名的所谓“看果”、“看菜”,不知始自何时,据《南部新书.壬集》,唐代御宴已有这种摆设,时称“看食见”;而在宋代公私宴会上似更为流行,《武林旧事》记有一张皇后归省食单,也有“绣高饤”、“看菜十碟”、“上细看食十件”等名堂。张府接着端上十二味干果,叫做“乐仙干果子叉袋儿”,分别是荔枝、龙眼、香莲、榧子、榛子、松子、银杏、梨肉、枣圈、莲子肉、林檎旋、大蒸枣,已难确证这些是否也属于看果。

    而后捧出的是十盒“缕金香药”:脑子花儿、甘草花儿、朱砂圆子、木香丁香、水龙脑、史君子、缩砂花儿、官桂花儿、白术人参、橄榄花儿。其作用自与食用无关,推想只是让空气清新芳香而已。紧接着端出来十二品“雕花蜜煎”,有雕花梅球儿、红消儿、雕花笋、蜜冬瓜鱼儿、雕花红团花、木瓜大段儿、雕花金桔、青梅荷叶儿、雕花姜、蜜笋花儿、雕花橙子、木瓜方花儿,从命名不难想见其玲珑剔透的雕花造型。《都城纪胜》说,“蜜煎局专掌糖蜜花果、咸酸劝酒之属”,大类时下的蜜饯。接下来的十二道“砌香咸酸”,也属此类食品。其名依次为香药木瓜、椒梅、香药藤花、砌香樱桃、紫苏柰香、砌香萱花拂儿、砌香葡萄、甘草花儿、姜丝梅、梅肉饼儿、水红姜、杂丝梅饼儿。砌香咸酸似是一种特殊加工方法,以便在味觉上恰与前一类甜腻的蜜饯形成对比。

    继砌香咸酸送上台面的是十味脯腊,有线肉条子、皂角铤子、云梦豝儿、虾腊、肉腊、奶房、旋鲊、金山咸豉、酒醋肉、肉瓜齑。铤子亦作脡子,指直长条的干肉。云梦豝儿的腌腊方法也许与算条巴子类似,《吴氏中馈录》记后者制法道:“猪肉精肥,各切作三寸长,各如算子样,以砂糖、花椒末、宿砂末调和得所,拌匀、晒干、蒸熟”。旋鲊似是一种肉末干,据《铁围山丛谈》记载,吴越王钱俶纳土入朝前不久,宋太祖特命御厨“创作南食一二”以备款待,御厨“仓促被命,一夕取羊为醢以献焉,因号旋鲊。至今大宴,首荐是味,为本朝故事”。张俊历经大世面,故也“首荐是味”。其制作方法有《吴氏中馈录》所记肉鲊条或可参考:“生烧猪羊腿,精批作片,以刀背匀捶三两次,切作块子。沸汤随漉出,用布内扭干。每斤入好醋一盏,盐四钱,椒油、草果、砂仁各少许,供馔亦珍美”。金山咸豉做法不详,《吴氏中馈录》记有水豆豉法,并说制成后“隔年吃方好,蘸肉吃更妙”,金山咸豉或许也是用来蘸其他脯腊的。《武林旧事》卷6另有“豝鲊”条,专记这类菜名有30种之多,除以豝、鲊命名者外,线条(即线肉条子)、算条、腊肉、皂角铤,乃至干咸豉、糟猪头、灸骨头也归入其内,则豝鲊已是脯腊食品的通称了。接着送上来的便是所谓“垂手八盘子”,有拣蜂儿、番葡萄、香莲事件念珠、巴榄子、大金桔、新椰子象牙板、小橄榄、榆柑子。这八盘虽也是时鲜水果,但以小果实为主,与首先端上来的以大果实为主的“绣花高饤八果垒”有所区别。至此,对高宗的第一巡招待告一段落。

    高宗在张府也有些活动,例如推恩仪式等,这且略过不表。高宗再落坐后,第二巡款待开始。率先送上的是八盘“切时果”,分别是春藕、鹅梨饼子、甘蔗、乳梨月儿、红柿子、切橙子、切绿桔、生藕铤子。接着又是十二品时新果子,有金桔、葴杨梅、新罗葛、切蜜蕈、切脆橙、榆柑子、新椰子、切宜母子、藕铤儿、甘蔗柰香、新柑子、梨五花儿。继两批水果端上来的是前面登过场的十二品雕花蜜煎和十二道砌香咸酸。而后则是十二味“珑缠果子”,名目有荔枝甘露饼、荔枝蓼花、荔枝好郎君、珑缠桃条、酥胡桃、缠枣圈、缠梨肉、香莲事件、香药葡萄、缠松子、糖霜玉蜂儿、白缠桃条。据周密的另一著作《浩然斋雅谈》说:“俗以油饧缀糁作饵,名之曰蓼花,取其形似”,则荔枝蓼花是在荔枝肉外滚上麦芽糖之类的糖衣。而从珑缠的名称看,似乎都应在干鲜果实外裹缠糖霜之类的东西,时下仍归入蜜饯类消闲食品。待到再送上花色同前的十味脯腊,这第二巡吃食才算结束,而后正式的御筵才开始。在较正规的宫廷宴会上似都遵循这一程式,《武林旧事》记皇后归省,也是既有初坐、歇坐、再坐的下酒吃食和时果,又有皇帝赐筵的食单。这种在正式酒筵以前先铺陈干鲜果品的宴会习俗,也流行在一般士民之间,《水浒传》里不难找到有关的描写。

    正式御筵的菜单列有“下酒十五盏”,每盏两道菜,应是成双作对送上来的,共计30种菜。据《武林旧事》记皇后归省时皇帝赐筵十四盏(比皇帝本人御筵仅少一盏,或许正为体现帝后区别),每五盏为一段落,各有歇坐、再坐的间歇,酒宴进行间,有乐舞伴奏,还有小唱、唱赚、鼓板、杂剧等演出。高宗在张府的御筵也应如此,其歌舞曲艺之盛肯定不亚于皇后的归省筵。席间,十五盏依次由侍女穿梭不息地端上来。第一盏是花炊鹌子、荔枝白腰子。第二盏是奶房签、三脆羹。第三盏是羊舌签、萌芽肚胘。第四盏是肫掌签、鹌子羹。第五盏是肚胘脍、鸳鸯炸肚。第六盏是沙鱼脍、炒沙鱼衬汤。第七盏是鳝鱼炒鲎、鹅肫掌汤齑。第八盏是螃蟹酿橙、奶房玉蕊羹。第九盏是鲜虾蹄子脍、南炒鳝。第十盏是洗手蟹、鯚鱼(即鳜鱼)假蛤蜊。第十一盏是五珍脍、螃蟹清羹。第十二盏是鹌子水晶脍、猪肚假江珧。第十三盏是虾橙脍、虾鱼汤齑。第十四盏是水母脍、二色茧儿羹。第十五盏是蛤蜊生、血粉羹。此外有插食八品,分别是炒白腰子、灸肚胘、灸鹌子脯、润鸡、润兔、灸炊饼、不灸炊饼、脔骨;劝酒果子十道,有砌香果子、雕花蜜煎、时新果子、独装巴榄子、咸酸蜜煎、装大金桔小橄榄、独装新椰子、四时果四色、对装拣松番葡萄、对装春藕陈公梨。另有所谓厨劝酒十味,即江珧炸肚、江珧生、蝤蛑(即梭子蟹)签、姜醋生螺、香螺炸肚、姜醋假公权、煨牡蛎、牡蛎炸肚、假公权炸肚、蟑蚷炸肚,与插食一样都不计入正式下酒的十五盏。这些就是供奉高宗御筵的食单明细帐。

    在这张令人眼花缭乱的御筵菜单中,有些菜肴从命名略可推知其配料和烧法,有些则连命名都莫名其妙,更遑论其烹调方法了。尽管如此,这张御筵菜单还是集中反映出两宋之际烹饪文化的诸多特色。

    其一,南北饮食交流密切。靖康之变,宋室南渡,一批宫廷御厨流落民间,不少宫廷菜的烹饪方法传入市井,成为市肆食店的名菜;而有些市民菜肴也登上了御筵菜单。南宋都城临安则成为南北饮食文化的交汇点。《梦粱录》卷16列有南宋都城各大饭店的各色菜肴三百余款,倘若将张府这份御筵菜单与之比照,即可发现相当部分的菜名是大同小异的。

    其二,水产菜肴比重增大。这点固然与杭州临海傍湖的地理环境大有关系,但也折射出南渡君臣口味的显著变化。在张府御筵席上,下酒、插食、厨劝酒共计48味菜肴中,仅从菜名就能断定有鱼虾水产的就有22款,约占一半弱,《梦粱录》三百余款菜肴中的相关比例大体也与此接近。

    其三,羹汤食品大受青睐。据宋史专家考证,宋代菜单中的“签”也是羹的另一种叫法,吴越一带至今仍将制羹称作“签羹”。羹在宫廷宴席上已是不可缺少的菜肴,宋代皇帝的寿节(生日)宴会就有肚羹、缕肉羹、索粉羹等上台面。高宗是十分喜欢品尝美味羹汤的,他听说以擅作鱼羹闻名的汴京宋五嫂流寓苏堤,便不时招她入后苑,为他调羹疗馋。在张府招待高宗的48味菜肴中,羹汤就有13品,比重高达四分之一,似乎有意迎合他的口味。

    其四,冷盘菜系花样翻新。在张府御筵上,不仅正宴以前的十味脯腊绝大部分是冷盆,即便正宴上下酒、插食、厨劝酒等菜肴中,蛤蜊生、润鸡、润兔、江珧生、姜醋生螺等,也都是冷盘。

    其五,烹调技艺精益求精。宋代烹饪技术在色香味形上都十分讲究。后人可以从二色茧儿羹、鹌子水晶脍依稀想象其色;从香螺炸肚、灸鹌子脯仿佛闻到其香;从虾橙脍、鲜虾蹄子脍约略揣测其味;从花炊鹌子、螃蟹酿橙大概推断其形。即以食蟹而言,御筵上就有洗手蟹、螃蟹酿橙、螃蟹清羹和蝤蛑签等吃法。洗手蟹,亦称蟹生,《吴氏中馈录》记其制法道:“用生蟹剁碎,以麻油先熬熟,冷,并草果、茴香、砂仁、花椒末、水姜、胡椒,俱为末,再加葱、盐、醋共十味,入蟹内拌匀,即时可食”。《山家清供》记有螃蟹酿橙的制法:“橙用黄熟大者,截顶剜去穰,留少液。以蟹膏肉实其内,仍以带枝顶覆之。入小甑,用酒、醋、水蒸熟。用醋、盐供食,使人有新酒、菊花、香橙、螃蟹之兴”。历经850年以后,读着这些酸咸宜人的饮酒佳肴的做法,仍令人垂涎三尺,顿兴秋风之叹。

    除御膳外,张府还为随从高宗的大臣、亲贵准备了等级分明的宴席菜单。其中,秦桧及其儿子秦熺享受了第一等的款待,但父子又有差别。秦桧食单计有烧羊一口、滴粥、烧饼、食十味、大碗百味羹、糕儿盘劝、簇五十馒头、血羹、烧羊头双下、杂簇从食五十事、肚羹、羊舌托胎羹、双下火膀子、三脆羹、铺羊粉饭、大簇饤、鲊糕鹌子、蜜煎三十碟、时果一盒(内有切榨十碟)、酒三十瓶。由于高宗规定秦熺待遇比照现任宰相,故而尽管他的品位不及官至太傅的殿帅杨存中,规格却高上一等。秦熺的食单列有烧羊一口、滴粥、烧饼、食十味、蜜煎一盒、时果一盒、酒十瓶,比其父要少。名列第二等的是执政、殿帅、外戚和皇子,各有食十味、蜜煎一盒、切榨一盒、烧羊一盘、酒六瓶;到第五等从官仅有食三味、酒一瓶。

    对御筵用酒,菜单没有说明。但《武林旧事》卷6记有54种南宋名酒,其中蔷薇露是宫廷饮用的御酒,流香酒则用来赏赐大臣。大约北宋后期起,达官贵人家开始自酿家酒,南宋此风依然流行:例如,高宗吴后娘家的家酿有一个旖旎的叫法,曰蓝桥风月;而紫金泉就是这次扈驾高宗的殿帅杨存中郡王府的名酒。周密还记有一种名叫元勋堂的佳酿出自张府,从元勋和张府两点推测,有理由认为就是张俊清河郡王府的家酒。

    张府在为秦桧等随从人员准备的食单里记录了主食。滴粥已不详其煮法,但文献记载,宋代豆谷类、花卉类、瓜果菜蔬类、鱼肉荤腥类粥的名目多达300余种。粥在两宋不仅是士庶常食,民间还用以供奉佛祖;皇帝也拿来赏赐大臣,宋真宗在宰相王旦病中,特赐薯蓣粥以示关爱;这次还登上了御筵的大雅之堂。糕儿盘劝应是穿插在酒筵中间的劝酒点心。据《梦粱录》卷16,都城食肆以糕命名的点心即有肉丝糕、丰糖糕、乳糕、栗糕、镜面糕、重阳糕、枣糕、拍花糕、糖蜜糕等,《武林旧事》卷6也记有各色糕19种,张府糕儿盘劝里的花色也不会太单调。所谓“簇五十馒头”是指50个堆垒起来的馒头。据《梦粱录》说,“市食点心,四时皆有,任便取索,不误主顾”,还记有各色荤素馒头、包子达二三十种,张府的簇馒头也不会是单一品种。两宋时期,饭的品种增多,配料精美。据《都城纪胜》说,南宋杭州食店“多是旧京师人开张,如羊饭店兼卖酒”,是为北食,所卖就有石髓饭、大骨饭、泡饭、软羊淅米饭等,与此相对应的则有南食店,张府招待秦桧的铺羊粉饭明显属于北食系统。这次御筵,在高宗下酒十五盏中有奶房签、羊舌签、奶房玉蕊羹等,在秦桧父子食单中有烧羊、烧羊头双下、羊舌托胎羹等,羊肉在肉食中仍占重要地位,这也是北食遗风。据《清波杂志》卷1说,北宋“御厨止用羊肉”,很少用猪肉。哲宗前期,御厨进奉羊和羊羔肉,听政的高太后曾下旨“不得宰羊羔以为膳”。南渡以后,江南产羊有限,造成“吴中羊价绝高,肉一斤为钱九百”,但御厨用羊仍是保证的,直到孝宗时,皇后内膳依旧“日供一羊”。

    这次御筵张府究竟耗资多少,没有记载,也难估算。传世另有一张宋代皇帝每日赐给太子的食单,名曰《玉食批》,记御厨之浪费说:“如羊头签止取两翼,土步鱼止取两鳃,以蝤蛑为签、为馄饨、为橙瓮,止取两螯。余悉弃之地,谓非贵人食。有取之,则曰:若辈真狗子也!”张府御筵的豪奢糜费显然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高宗举箸之际也许不会记起两年前他对浙东灾荒所颁诏书里的话:“饥民在此求乞,日有饥死者”。“庖有肥肉,野有饿殍”,可谓历代如此。难怪《玉食批》的作者有感而发道:

    呜呼!受天下之奉必先天下之忧,不然,素餐有愧,不特是贵家之暴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