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写作素材 [小说简史]红楼年谱
    元年

    夏英莲三岁,士隐梦僧道,石头入红尘[1](可知英莲大宝玉三岁)

    村遇娇杏[1]

    中秋士隐赠银,雨村应试[1]

    三年

    元宵英莲被拐[1]

    三月十五葫芦庙火起,士隐投封肃[1]

    四年(士隐“勉强支持了一二年”[1])

    士隐出家[1]

    六年(士隐“出家一二年”[2])

    雨村新升,娶娇杏[2]

    七年(雨村任官“不上一年”[2])

    雨村罢官,如海聘雨村为西宾,黛玉五岁[2]

    薛呆打死冯渊(“小人已告了一年的状”[4])

    八年(“堪堪又是一载光阴”[2])

    贾敏亡[2]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宝玉八岁,贾琏二十左右,娶熙凤两年(有关凤姐年龄,大有矛盾,可参见后续年谱)从此处看,应至少为16至18岁,但有问题。

    出月初二黛玉起身

    冬(住暖阁,“等过了残冬”)黛玉入贾府,见宝玉。贾兰5岁,雨村复官[3],葫芦僧判葫芦案,英莲12至13岁(与元年冲突)薛家入贾府。宝钗小薛呆2岁[4](呆子为熙凤表兄,则宝钗至多比熙凤小2岁,若凤姐此时17,则宝钗至少15,比宝玉大8岁!但宝钗几年后才过15生日(见第2页、十三年、正月二十一),则凤姐此时约15,即凤姐13岁嫁与琏二!依贾府风俗,不应娶如此稚女。有一个解释:宝钗不只比呆子小2岁,可能更多)九年(参照[23]宝玉“十二三岁”)

    梅花盛开[5]宝玉梦游幻境[5],宝玉初试云雨[6]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凤姐约二十岁,贾蓉十七八[6]

    香菱以“留了头”,宝钗话冷香丸,送宫花[7]

    宝玉见秦鲸[7]

    (下雪[8])宝钗看玉[8]

    宝玉入塾,顽童闹学堂[9]

    十年

    中秋左右可卿得病[11]

    张太医论病[10]

    九月(“九月里宁府园子”[11])贾敬生日,贾瑞见熙凤[11]

    十一月熙凤设相思局[11]

    冬底如海病重,黛玉南归[12]

    十一年

    九月初三如海亡[14]

    秦氏亡,贾蓉二十岁[13]

    宝玉见北静王[14],熙凤弄权,秦鲸得趣[15]

    出月之前[16]元春晋封,秦业亡,黛玉归[16]

    荣国府开造大观园[16],秦鲸亡[16]

    十二年(参见[23]宝玉“十二三岁”,[25]宝玉十三岁)

    大观园试才[17],黛玉剪囊[18]

    妙玉(18岁)进大观园[18]

    十月底[18]大观园准备妥当[18]

    十三年

    正月十五元妃省亲[18]

    正月里宝玉访花家,耗子偷香芋[19]

    湘云进贾府,“爱哥哥”一说[20]

    小儿女赌气,宝玉续南华[21]

    贾琏之青丝事件[22]

    正月二十一宝钗十五岁生日,宝玉参禅[22],贾府猜灯谜[22],西贝艹斤当尼姑和尚头

    [23]

    正月二十二入住大观园,宝玉十二三岁[23]

    三月中黛玉葬花,双玉读西厢[24],贾芸认干爹[24]

    卜世仁不是人,醉倪二疏财[24]

    十三年

    近端阳[24]贾芸见凤姐,又见小红(小红16岁)

    宝玉见小红[24]

    贾环烫宝玉,马道婆弄鬼[25]

    三日后[25]僧道拭玉,青埂峰一别十三年矣![25]

    三十三日后小红失帕[26]

    “每日价情思睡昏昏”,呆子诈宝玉(长藕大瓜)[26]

    四月二十五(至次日乃是四月二十六[27])黛玉叫门,晴雯不开[26]

    四月二十六宝钗扑蝶,凤姐见小红,葬花吟[27]

    宝玉诌药方,哼哼韵,汗巾子事件[28]

    四月二十七宝钗羞笼红麝串[28]

    五月初一清虚观打醮,张道士说亲,宝玉得麒麟[29]

    二玉闹别扭,宝玉再砸玉[29]

    五月初三呆子生日[26][29],宝玉一说作和尚[30]

    五月初四“负荆请罪”,金钏遭打,龄官画蔷,袭人挨踢[30]

    五月初五端阳,宝玉二说作和尚,撕扇子千斤作一笑[31]

    五月初六湘云论阴阳,拾麒麟,宝玉论“混帐话”,宝玉诉肺腑[32]

    金钏投井,宝玉挨揍[33],众人探视[34]

    五月初七傅试家来人,玉钏喝汤,莺儿(十六岁)打络[34]

    袭人“晋封”,宝钗作活计赶苍蝇,宝玉论“文谏武战”[36]

    宝玉见蔷龄[36]

    八月二十贾政点学监[37]

    八月二十一探春结海棠社,海棠诗[37]

    八月二十二湘云到,拟菊花诗[37]

    八月二十三赏桂花吃螃蟹,菊花诗、螃蟹咏[38]

    刘姥姥(75岁)二进大观园,见贾母,信口胡诌若玉小姐[39]

    八月二十四茗烟访瘟神[39]

    八月二十五刘姥姥进大观园,“老刘老刘”以及“大火烧了毛毛虫”[40]

    宝戴钗喝梯己茶[41],巧姐得名[42]

    八月二十六王太医探病,宝钗审黛玉,惜春画大观园,黛玉说笑话[42]

    八月二十七贾母攒金庆寿[43]

    九月初二凤姐生日,宝玉吊孝水月庵[43]

    琏二偷情,凤姐泼醋,平儿蒙冤,宝玉理妆[44]

    十三年

    九月初三琏二赔罪[44],李纨啦赞助[45],赖嫫嫫发请帖[45]

    某日钗黛和解,《秋窗风雨夕》[45]

    某日刑夫人求亲,鸳鸯誓绝[46]

    次日鸳鸯铰发[46]

    贾母凤姐玩牌,史太君进贾家54年[47]

    九月十四赖家请客,呆子挨揍[47]

    十月十四呆子出行作生意,香菱进大观园[48],贾琏挨揍(之前有雨村没扇)[48]

    香菱学诗[48]

    十月十五香菱发诗痴[48]

    十月十六香菱得诗,宝琴,岫烟等进贾府[49](迎春、探春、惜春、宝钗、黛玉、湘云、李纹、李绮、宝琴、岫烟、凤姐和宝玉等皆十五六岁)

    某日(下雪)“是几时梁鸿接了孟光案”[49]

    X+1日白雪红梅,割腥啖膻,联句折梅,宝琴立雪[50]

    X+2日雪晴,制谜,薛小妹怀古,晴雯着凉[51]

    X+3日晴雯病,胡庸医乱用虎狼药[51],虾须镯事件[52]

    X+4日真真国女儿诗[52]

    X+5日王子腾生日,坠儿被撵,晴雯补裘[52]

    腊月乌进孝进宁府[53]

    除夕贾府祭宗祠[53]

    十四年

    元宵荣府夜宴,贾母掰谎,凤姐说笑话[54]

    凤姐小月,探春李纹主事[55]

    孟春探春受气,凤姐论正庶[55],探春改革[56]

    甄家来人,宝玉梦宝玉[56]

    某日紫娟试宝玉,宝玉发痴(不许姓林,打船)[57]

    某日薛姨妈生日,薛刑联姻。[57]

    某日当票事件[57],某老太妃薨,十二优伶解散[58]

    清明藕官祭莳官,洗头事件,芳官吹汤[58]

    某日湘云要硝,莺儿编柳,老妇发威[59]

    茉莉粉换蔷薇硝事件,玫瑰露芙蓉霜事件,五儿16岁[60]

    五儿被禁[61]

    次日宝玉担贼名[61],秦显家的空欢喜[62]

    十四年

    四月底

    或

    五月初宝玉(宝琴、平儿、岫烟,四儿)生日,各色贺礼。

    (众人生日谱:大年初一:元春,太祖太爷;过了灯节:老太太和宝姑娘(正月二十一),二月十二:黛玉,袭人;三月初一:王夫人;初九:琏二)射覆行令,湘云醉卧,彩儿被撵,斗草,石榴裙[62]怡红院群芳开夜宴,占花名[62]

    次日妙玉拜寿,芳官得番名,贾敬升天(天气炎热)[63](注:从此之后,一笔糊涂帐,往各位帮阿土理一理)

    约半月后贾珍奔丧,贾蓉论脏唐臭汉[63]

    不详黛玉索瓜果(七月…瓜果之节)五美吟[64]

    贾蓉做媒,琏二遗九龙佩[64]

    某(六)月初三贾二偷娶尤二[65]

    约两月后三姐戏二贾[65]

    次日尤三姐思嫁柳二郎,兴儿演说荣国府[65]

    某日琏二动身[66]

    三日后遇薛柳兄弟,琏二说亲,柳二遗剑[66]

    某日贾琏至平安州(“又嘱他十月前后务要还来一次”)[66]

    八月里柳二进京[66]

    次日柳二见宝玉,论东府,毁婚约,三姐自尽,二郎出家[66]

    呆子赠土仪,颦儿思故里,凤姐审家童[67]

    贾琏又起身?月十四尤二姐入贾府[68]

    张华告状,凤姐闹宁府[68]

    凤姐撵二姐(未果),暗害张华(未果)[69]

    贾琏回,得秋桐[69]

    腊月十二贾珍出行[69]

    二姐日子难过,秋桐撒泼[69]

    胡君荣用药[69]

    二姐吞金[69]

    十五年

    三月初一桃花行[70]

    三月初二探春生日[70]

    宝玉临阵磨枪[70]

    三月下旬得知贾政不回,依旧游荡[70]

    暮春之际湘云作《如梦令》,引出柳絮词,潇湘馆里放风筝[70]

    八月初三贾母八旬(矛盾之一:与宝钗同日?矛盾之二:刘姥姥二进大观园时(十三年)75岁,而贾母当时说比刘姥姥小好几岁,不符!)

    传人收灯生嫌隙,凤姐受辱[71]

    潘又安事件[71]

    又安逃,司棋病,孙家求亲,琏二找鸳鸯借银子,凤姐说开支,夏太监讨钱[72]

    旺儿之儿求彩霞[72]

    宝玉装病,引出大观园查赌[73]

    傻大姐拾绣春囊,金凤事件[73]

    八月十二抄检大观园,王保善家的作恶,晴雯受辱,司棋事发[74]

    八月十三甄家来人送东西,宁府聚赌[75]

    八月十四贾珍闻鬼叹[75]

    八月十五贾府赏月,笑话与作诗,凹精馆黛湘联句[76]

    某日司棋被撵,四儿,众优伶,晴雯被撵,宝玉探晴雯[77]

    次日晴雯亡,芳藕蕊出家[77],宝钗已出大观园,林四娘诗;芙蓉女儿诔,黛玉改词[78]

    迎春出嫁,呆子娶亲,宝玉得病[79]

    某日香菱改名[80]

    金桂撒泼[80]

    王道人诌妒妇汤,迎春探家[80]

    附:

    红楼梦的年表(俞平伯)

    有些事情,非表不明。至于综合地概观一人底生平,或一事的流变,尤非年表

    不办。可惜《红楼》作者底生平事迹绝少流传,要作满人意的《曹雪芹年谱》,在

    现今的状况下,总还是不可能。我读这书的时候,戏荟萃那些有关系的事情,分年

    列表,以备自己底参考。写成之后,觉得虽有些是托之揣测,但大致不甚谬,很可

    以帮助喜欢研究《红楼梦》的人,所以现在把他列入本卷。将来如有所得,当然还

    得经过几番的修正,这只是草稿罢了。

    现在首写年分,再列事实。每节下须说明的,附在每节之后。

    一七一五,清康熙五十四年,曹(兆页)为江宁织造。

    曹雪芹是(兆页)之子,说见《胡适文存》卷三,二二四页。

    一七一九,清康熙五十八年,曹雪芹生于南京。

    曹氏三世为织造,在江宁、苏州两处。《四松堂集》诗注说:“雪芹随其先祖寅之

    任”。虽经胡先生考订其有误,但雪芹曾随其尊长在江宁织造任上,却决无可疑的。

    敦敏赠诗有“秦淮残梦忆繁华”,即是一证。雪芹底生年,也经胡先生考定,在一

    七一九年。(《努力周报》,第一期)他假定雪芹享年四十五;如雪芹不及四十五而

    卒,那生年便须移后了。敦诚挽曹雪芹诗,有“四十年华付杳冥”之句,虽未必是

    整四十岁,也未必便是四十五岁。胡先生只说,雪芹享年至多不得过四十五岁。现

    在即以胡先生所说,也总不致于大错,相差至多不过五年。总之,无论如何,雪芹

    生时,必在曹(兆页)江宁织造任上。他底生日,依《红楼梦》叙宝玉生日推算,

    大约在初夏,四五月间。(第六十二回)

    一七二八,雍正六年,曹(兆页)卸江宁织造任。雪芹随他北去。

    曹(兆页)卸任之后做些什么,我们不知道。看《红楼梦》,大约调回北京去了。

    这时候,雪芹大约只九岁余,想也回北方去了。

    一七三零,雍正八年,《红楼梦》从此起笔,雪芹十一岁。

    一七三二,雍正十年,凤姐谈南巡事,宝玉十三岁。依这里所假定的推算,雪芹也

    是十三岁。

    一七三七,乾隆二年,书中贾母庆八旬。

    一七三八,乾隆三年,八十回《红楼梦》止此。雪芹十九岁。

    这四条的依据,不得不说明一下。胡先生曾说过,《红楼梦》中只有记南巡一节,

    是历史上的事实。(《胡适文存》,卷三,二二一页)第十六回如下:

    凤姐道:“……若早生二三十年,如今这些老人家也不薄我没见世面了。说起当年

    太祖皇帝仿舜巡的故事……我偏偏的没赶上。”

    凤姐这句话是当为说话时的年代。康熙帝南巡六次,最晚这一次,在四十六年,西

    历一七O七年。从此往下推算二三十年,则凤姐说话时,当为一七二七──三七之间。

    以平均计算,下推二十五年,则当为一七三二年。这时候,书中的宝玉正十二三岁,

    (第二十三回)雪芹底年纪,依我们推算,大约也在十三岁左右,恰拾相合。

    我们既认定《红楼梦》是实写曹家事,那么,书中的贾母,即是曹寅之妻。曹寅死

    于一七一二年,享年五十五。通常夫妇配合,女小于男,即算是同年,到隋赫德接

    任的时候,她也只七十一岁。下推九年为一七三七,正是“庆八旬”这个时候。书

    中庆八旬,在第七十一回;下距八十回终了,只一年余。这是一看《红楼梦》便可

    知的。书中写她底生日,在八月初三,(第七十一回)接着写赏中秋,(第七十五回)写

    “蓉桂竞芳之月”,(第七十八回)知这几回是一年内底事情。后来宝玉病了一月以

    后,又在房中保养过了百日,到天齐庙去还愿;知道已到次年了。(蓉桂竞芳之月,

    应是九月。病了一月已是十月过了。再调养百日,当然又是一年了。)

    这些噜苏、拘泥的考辨,却颇有些关系;因为不如此就不能断定《红楼梦》全书共

    说的几年底事,是那几年底事。我先从凤姐说话的时候立一标准,假定为一七三二

    年。又从本书考出,从第二回到第七十八回,共有八年。且看:

    “珠虽夭亡,幸存一子,取名贾兰,今方五岁……”(第二回)

    “贾兰的是一首七言绝句,……众宾见了,便皆大赞:‘小哥儿十三岁的人就

    如此……”(第七十八回)

    本书底第一第二两回,都是引论,到第三回才入正文,写黛玉进荣府,第二天便去

    访李纨。所以入书之初,正当贾兰五岁之时,到第七十八回,明写他已十三岁了;

    这可证从开首到此,共写了八年底事情。从第七十八回到第八十回,又约略有五个

    月的光景。而征《(女危)(女画)词》正当九月,则八十回末已入次年可知。故我断

    定八十回书,共前后有九年,至多不过十年。

    从第十六回凤姐说话时,上推三年,为一七三O。从一七三O下推九年,为一七三八。

    再从此上推一年便是贾母八十岁的时候,正是一七三七。

    这些推算,虽带些揣想的色彩,但对于大体也无碍。上下相差,至多不过四五年,

    也就可以算平均的准确了。我现可以告诉读者的,是《红楼梦》八十回所叙的事,

    当雪芹十一岁到十九岁。书中所谓荣宁两府及大观园都在北京。关于书中地点问题,

    下有专篇详论。

    一七三九──五七,乾隆四年──二二年,这十八年之中,雪芹遭家难,以致困穷

    不堪,住居于北京之西郊。

    我们知道《红楼梦》八十回中贾氏尚未中落,宝玉尚是安富尊荣,可见曹家凋零决

    在一七三八之后。一七五七,敦诚赠诗有“环堵蓬蒿屯”之语,可见此时雪芹已很

    穷了,或已穷得很久了。我们假定在这个时期中间,不过就最远的起讫而言,将来

    曹家事实续有发见,自然还应当缩短,方才精确。至于知道雪芹住在北京西郊,也

    是从敦诚敦敏底诗中看出来的。敦诚说:“不如著书黄叶村”,(《寄怀曹雪芹》)

    “日望西山餐暮霞”。(《赠曹芹圃》)敦敏说:“碧水青山曲径遐,薜萝门巷足烟霞。”

    (《赠曹雪芹》)又说:“野浦冻云深,柴扉晚烟薄。山村不见人,夕阳寒欲落。”

    (《访曹雪芹不值》)这些诗都成于一七五七之前后数年中,可见是时住在北京城外。

    京东无山,且敦诚明说西山,可证雪芹住在北京之西郊。

    一七五四──六三,乾隆十九──二八年,雪芹三十五至四十四岁(?),作《红楼

    梦》八十回。

    以敦诚诗中所谓“著书黄叶村”看去,知雪芹做《红楼梦》大约即在一七五七上下

    数年间。因为以我们所知,雪芹一生未有别的著作;则敦诚所谓著书,大约就是指

    作《红楼梦》,且证以本书底话也极为相符。我试引几条为证:

    (1)“半生潦倒之罪……”

    (2)甄士隐年过半百。

    (3)“如何两鬓又成霜?”(以上第一回)

    (4)雨村以为翻过筋斗来的,是一个龙钟老僧。(第二回)

    但看了本书,似乎雪芹著书之时,已甚老了。而在实际上,他至多活了四十五岁,

    未免有些不合。然文人之笔,原是随情涉兴,也不妨过意写得衰老些,使文情格外

    生动。总之,雪芹著书,决在中年,却是无可疑惑的。至于我假定著书有十年工夫,

    这原不过是个悬想。但看本书第一回所谓“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则

    八十回书底成就,大约总非三五年底事情了。我底假定,或者与当时事实不甚相远。

    一七六二,乾隆二七年,雪芹作长歌谢敦诚。敦诚答赋《佩刀质酒歌》。

    一七,乾隆二十九年,曹雪芹卒于北京,年四十余,无子,有妇孀居。(《努

    力》,第一期,引敦诚诗并注。)

    一七六五,乾隆三十年,《红楼梦》初次流行。

    高鹗说:“藏书家抄录传阅,几三十年矣。”他做这引言,是在一七九二年,上推

    二十七年,为一七六五,正当作者身后之第一年,或稍前后的几年中。

    一七六九,乾隆三十四年,戚蓼生中己丑科进士。

    戚蓼生是做有正本《红楼梦》序的。做序之时,大约在中进士之后。戚氏科名,见

    余姚《戚氏家谱》。

    一七七O,乾隆三十五年,《红楼梦》盛行。

    高鹗说:“闻《红楼梦》脍炙人口者,几廿余年。”他既说“廿余年”,想必不止

    二十年。假定以二十二年计算,大约在这时候,这书已很通行了。

    一七八八,乾隆五十三年,高鹗中戊申科举人。

    高氏先中举,后补书;所以非让宝玉也中个举人,方才惬意。

    一七六五──一七八八,乾隆三十──五十三年,佚本后三十回的《红楼梦》成。

    一七九一,乾隆五十六年,高鹗补《红楼梦》四十回。

    一七九二,乾隆五十七年,程伟元本──一百二十回本──初成。从此以后,方才

    有了百二十回的《红楼梦》。

    一八零五,嘉庆十年,陈刻《红楼复梦》成。

    这虽是很恶劣的乙类续书,但因为他年代很早,恐怕是一部最早的乙类续书。依书

    中序看,则这书脱稿于一七九九,嘉庆四年。

    一八六九,同治八年,愿为明镜室主人江顺怡底《读红楼梦杂记》刻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