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小说写作素材 军事资料——围城篇
    圍城可以構成引人入勝的文章,即使在歷史上,圍城多半是一種乏味、漫長的事件,不時穿插暴

    力的插曲,最後則以撤退或血腥的突襲收場。

    就字面而言,「圍城」(siege)這個字源自於法國,意思是「等候」,而且大部份的圍城戰都是

    漫長、沈悶的消耗戰,往往對圍城者和被圍者而言都具毀滅性。本節描述圍城的過程,以及其它

    用來攻佔城堡及防禦工事的方法。

    通常人們利用攻擊或圍城的方式來佔領城堡。迅速攻擊並佔領城堡是最好的結果,特別是在出其

    不意的情況下達成更好。相對地,一次成功的圍城行動可能要花上數週、數月,甚至數年的時

    間,而且可能因為疾病、消耗、援軍的攻擊,或是城堡守軍的突擊,而使攻擊者遭受極大的損

    失。

    從最早的圍城戰開始,一直到十五世紀,攻佔防禦陣地的實際方法幾乎沒有改變,惟一的例外是

    圍城武器漸漸地變得更具威力及破壞力。這種力量在火藥武器發展出來之時達到高峰,亦因此導

    致傳統要塞的沒落。

    事實上,在人類歷史很早的時候就出現過圍城戰。於八千多年前所建的耶利哥城也許是世界上最

    古老的城市,其歷史中曾多次遭受圍城,甚至在約書亞繞行其城牆使之倒塌之前,就經歷過多次

    的圍城戰。第一次長時間的複雜圍城戰至少可以回溯至西元前一千五百年,當時亞述人攻擊鄰近

    的美索不達米亞城邦,還有亞利安人橫掃印度北部,並傾覆哈拉斑的泥磚要塞。

    有些民族擅於攻城,其它的民族則否。舉例來說,羅馬人善於圍城戰,就可以選用一些被視為無

    法攻陷的陣地,例如希律王建於馬撒達的那座可俯視死海的宮殿要塞(在現今的以色列)──當

    然要花費可觀的費用及時間才能攻陷。即使擅長圍城戰的民族往往也必須付出沈重的代價才能獲

    得成功。

    傳統上,被圍城之城堡的防禦者可以無條件投降。如果不投降,最後要塞被攻陷之時,他們往往

    成為被殺戮、強暴和奴役的對象。

    對城牆的攻擊(最終導致攻佔城堡)通常是數個月、甚至數年的預備和活動的累積。這種攻擊對

    人力和裝備而言是極大的負擔,而且會先嚐試較不亮眼、但是較有效果的技術。

    圍城的第一步是包圍並完全隔絕城堡,防止被圍城者逃脫,或是被外來的部隊解救。因此,圍城

    者本身往往處於腹背受敵的不安情勢下。這種現象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凱撒大帝於西元前一世紀包

    圍法國阿勒吉亞的高盧城鎮。正如凱撒被迫採取的方法,圍城者通常會興建土壘來保護自己,以

    免遭受來自城堡或側翼的投射武器或攻擊。

    攻擊者通常擁有遠比被圍城者更多的兵力。否則,被圍城者不會讓自己困在要塞之中。作者可以

    假設圍城者的兵力至少是城堡內兵力的兩倍。

    木造防禦工事比石頭結構更難以抵擋攻擊。火可以用來燒毀木牆,斧兵可以將之砍倒,類似投石

    器和撞城木之類的武器在對付木造工事時也比較有效。另外也發展出許多其它突破城堡防禦的專

    門方法。挖空法可以有效突破石造城堡。挖洞的士兵在牆上挖洞,用木材支撐住被挖空的區域。

    當城牆或高塔的建材被挖空到一個地步時,士兵用可燃物塞滿挖空的區域(從十五世紀開始,亦

    開始應用火藥),並且加以點燃。當木材燒掉時,城牆的這個區段就會倒塌,造成一個缺口,可

    以由突擊隊攻入。

    挖洞的士兵和斧兵都無法抵抗從上方投下的岩石、沸油和投射武器的攻擊。因此,在可能的情況

    下,他們會在有輪的掩蔽道(gallery)的掩護下接近城堡,或是在壕溝下挖掘地道接近要塞。如

    果無法使用上述的掩護法,部隊也會在沒有掩護的情況下在城堡牆下動作,但是往往會造成可怕

    的傷亡。

    圍板牆、稜堡及突堞口都是突出於城牆之外的防禦建築,主要就是為了幫助防禦者阻止破壞兵這

    一類攻擊者所設計出來的。透過此類突出結構在地板上的開口,防禦者可以監視城牆的地基,否

    則對於駐紮在垂直牆垣上的人而言,這些地點都是盲點。

    挖地道是另外一種破壞城牆的方法。在城堡的視線外,通常是在防彈盾的後面,甚至從附近一棟

    建築物的裡面開始,向下挖掘一道軸,然後漸漸向上挖向城牆(軸的角度可以預防防禦者以水淹

    法反制)。

    深的護城河或牆面陡峭的護城河使敵人難以接近城堡,尤其是裡面充滿水的時候。即使是一道裡

    面空無一物的護城河,仍然是一個沒有掩護的區域,很容易成為攻擊部隊的殺戮之地。在部隊對

    城牆發動攻擊,或是使用圍城塔、撞城木等器械之前,必須先解決護城河的問題。有一種讓器械

    能夠渡過護城河的常用方法是在護城河裡塞滿岩石或成綑的木頭(稱為埽工);然後再以木板覆

    蓋在填塞的區域上,讓有輪的器械能夠順利通過。可攜帶的船隻及浮橋都可以用來讓部隊通過。

    登城戰,或是利用樓梯來攻擊,往往是攻佔城堡的最後一招,也是非常危險的方法。弓箭手、十

    字弓手和砲兵器械攻擊牆上的守軍,步兵帶著高梯向前衝,爬向城垛,猛烈地戰鬥,企圖打敗他

    們。防禦者則朝著攀爬的人射箭、投擲大岩石及傾倒沸油或融化的鉛。他們也會在攻擊的士兵爬

    到梯子頂端之前,使用長竿武器將梯子推開。

    若是可以的話,也可以用圍城塔(Siegetower)來攻擊城垛。圍城塔被移到城牆邊,在到達牆邊

    之後,攻擊者將攻擊用的木板架在城垛上,讓部隊得以湧入,攻擊防禦者。

    大部份城堡不會經常遭受攻擊,而是漸漸年久失修。木製架構(例如圍板牆或步橋)會漸漸腐

    朽,而且往往要等到危機時刻才會維修,因為它們可以迅速更換。雖然大型的石製城堡可能要花

    上數年的時間才能完工,但是木製的地面結構可以在數週之內進行擴建或更換。

    除了更換木製結構之外,城堡往往必須用其它的方式來準備面對圍城攻擊,包括清理護城河中的

    廢棄物;若是可行,可以引水充滿其中;以及修復任何倒塌的石造建築。盡可能清除大範圍的樹

    木和植物也是手段之一,以避免敵人獲得抵禦射擊的掩蔽物,讓他們無法取得營火或野營所需的

    木頭,並且防止他們興建圍城器械。

    圍城器械是大型、笨重的裝備,多半很昂貴,而且很少由攻擊部隊運送,特別是因為在戰役中並

    無法確知何時會發生圍城戰(畢竟任何一位領主都可能投降、結盟、訂約等等)。因此,部隊攜

    帶興建圍城器械所需的工具及知識,並在圍城的地點進行興建。

    諷刺的是,許多最大、最懾人、最昂貴的武器並不見得能夠如人所預期的一樣,成為贏得戰爭的

    利器,反而表現欠佳。有一個好例子是被稱作「攻城者」的弩砲攻城塔──它是在西元前三百零

    四年為了羅德斯圍城戰而建造。它有一百四十呎高,十二層,可以容納部隊及裝備,覆以鐵片,

    裝備三十具各式各樣的投石器和弩砲,由兩百個人操作裝置在下方的巨大絞盤向前推進。另外還

    有數百人同時推拉這部機器。儘管它的體積和外觀相當嚇人,羅德斯人卻打算破壞它,以致圍城

    者將它撤出戰場,害怕這部昂貴的武器會遭遇可悲的下場。

    作者在描述圍城戰的場景時,應該將魔法世界的本侃{入考量。舉例來說,一位事奉元素神祇的

    祭司可能會在投石器的岩石投出之前,先對它祝福;住在地底的民族在挖掘地道或破壞城牆時的

    速度會比尋常人類更快;可以利用大型的有翼生物將攻擊者運送過城牆。

    圍城可以構成引人入勝的文章,即使在歷史上,圍城多半是一種乏味、漫長的事件,不時穿插暴

    力的插曲,最後則以撤退或血腥的突襲收場。

    就字面而言,「圍城」(siege)這個字源自於法國,意思是「等候」,而且大部份的圍城戰都是

    漫長、沈悶的消耗戰,往往對圍城者和被圍者而言都具毀滅性。本節描述圍城的過程,以及其它

    用來攻佔城堡及防禦工事的方法。

    通常人們利用攻擊或圍城的方式來佔領城堡。迅速攻擊並佔領城堡是最好的結果,特別是在出其

    不意的情況下達成更好。相對地,一次成功的圍城行動可能要花上數週、數月,甚至數年的時

    間,而且可能因為疾病、消耗、援軍的攻擊,或是城堡守軍的突擊,而使攻擊者遭受極大的損

    失。

    從最早的圍城戰開始,一直到十五世紀,攻佔防禦陣地的實際方法幾乎沒有改變,惟一的例外是

    圍城武器漸漸地變得更具威力及破壞力。這種力量在火藥武器發展出來之時達到高峰,亦因此導

    致傳統要塞的沒落。

    事實上,在人類歷史很早的時候就出現過圍城戰。於八千多年前所建的耶利哥城也許是世界上最

    古老的城市,其歷史中曾多次遭受圍城,甚至在約書亞繞行其城牆使之倒塌之前,就經歷過多次

    的圍城戰。第一次長時間的複雜圍城戰至少可以回溯至西元前一千五百年,當時亞述人攻擊鄰近

    的美索不達米亞城邦,還有亞利安人橫掃印度北部,並傾覆哈拉斑的泥磚要塞。

    有些民族擅於攻城,其它的民族則否。舉例來說,羅馬人善於圍城戰,就可以選用一些被視為無

    法攻陷的陣地,例如希律王建於馬撒達的那座可俯視死海的宮殿要塞(在現今的以色列)──當

    然要花費可觀的費用及時間才能攻陷。即使擅長圍城戰的民族往往也必須付出沈重的代價才能獲

    得成功。

    傳統上,被圍城之城堡的防禦者可以無條件投降。如果不投降,最後要塞被攻陷之時,他們往往

    成為被殺戮、強暴和奴役的對象。

    對城牆的攻擊(最終導致攻佔城堡)通常是數個月、甚至數年的預備和活動的累積。這種攻擊對

    人力和裝備而言是極大的負擔,而且會先嚐試較不亮眼、但是較有效果的技術。

    圍城的第一步是包圍並完全隔絕城堡,防止被圍城者逃脫,或是被外來的部隊解救。因此,圍城

    者本身往往處於腹背受敵的不安情勢下。這種現象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凱撒大帝於西元前一世紀包

    圍法國阿勒吉亞的高盧城鎮。正如凱撒被迫採取的方法,圍城者通常會興建土壘來保護自己,以

    免遭受來自城堡或側翼的投射武器或攻擊。

    攻擊者通常擁有遠比被圍城者更多的兵力。否則,被圍城者不會讓自己困在要塞之中。作者可以

    假設圍城者的兵力至少是城堡內兵力的兩倍。

    木造防禦工事比石頭結構更難以抵擋攻擊。火可以用來燒毀木牆,斧兵可以將之砍倒,類似投石

    器和撞城木之類的武器在對付木造工事時也比較有效。另外也發展出許多其它突破城堡防禦的專

    門方法。挖空法可以有效突破石造城堡。挖洞的士兵在牆上挖洞,用木材支撐住被挖空的區域。

    當城牆或高塔的建材被挖空到一個地步時,士兵用可燃物塞滿挖空的區域(從十五世紀開始,亦

    開始應用火藥),並且加以點燃。當木材燒掉時,城牆的這個區段就會倒塌,造成一個缺口,可

    以由突擊隊攻入。

    挖洞的士兵和斧兵都無法抵抗從上方投下的岩石、沸油和投射武器的攻擊。因此,在可能的情況

    下,他們會在有輪的掩蔽道(gallery)的掩護下接近城堡,或是在壕溝下挖掘地道接近要塞。如

    果無法使用上述的掩護法,部隊也會在沒有掩護的情況下在城堡牆下動作,但是往往會造成可怕

    的傷亡。

    圍板牆、稜堡及突堞口都是突出於城牆之外的防禦建築,主要就是為了幫助防禦者阻止破壞兵這

    一類攻擊者所設計出來的。透過此類突出結構在地板上的開口,防禦者可以監視城牆的地基,否

    則對於駐紮在垂直牆垣上的人而言,這些地點都是盲點。

    挖地道是另外一種破壞城牆的方法。在城堡的視線外,通常是在防彈盾的後面,甚至從附近一棟

    建築物的裡面開始,向下挖掘一道軸,然後漸漸向上挖向城牆(軸的角度可以預防防禦者以水淹

    法反制)。

    深的護城河或牆面陡峭的護城河使敵人難以接近城堡,尤其是裡面充滿水的時候。即使是一道裡

    面空無一物的護城河,仍然是一個沒有掩護的區域,很容易成為攻擊部隊的殺戮之地。在部隊對

    城牆發動攻擊,或是使用圍城塔、撞城木等器械之前,必須先解決護城河的問題。有一種讓器械

    能夠渡過護城河的常用方法是在護城河裡塞滿岩石或成綑的木頭(稱為埽工);然後再以木板覆

    蓋在填塞的區域上,讓有輪的器械能夠順利通過。可攜帶的船隻及浮橋都可以用來讓部隊通過。

    登城戰,或是利用樓梯來攻擊,往往是攻佔城堡的最後一招,也是非常危險的方法。弓箭手、十

    字弓手和砲兵器械攻擊牆上的守軍,步兵帶著高梯向前衝,爬向城垛,猛烈地戰鬥,企圖打敗他

    們。防禦者則朝著攀爬的人射箭、投擲大岩石及傾倒沸油或融化的鉛。他們也會在攻擊的士兵爬

    到梯子頂端之前,使用長竿武器將梯子推開。

    若是可以的話,也可以用圍城塔(Siegetower)來攻擊城垛。圍城塔被移到城牆邊,在到達牆邊

    之後,攻擊者將攻擊用的木板架在城垛上,讓部隊得以湧入,攻擊防禦者。

    大部份城堡不會經常遭受攻擊,而是漸漸年久失修。木製架構(例如圍板牆或步橋)會漸漸腐

    朽,而且往往要等到危機時刻才會維修,因為它們可以迅速更換。雖然大型的石製城堡可能要花

    上數年的時間才能完工,但是木製的地面結構可以在數週之內進行擴建或更換。

    除了更換木製結構之外,城堡往往必須用其它的方式來準備面對圍城攻擊,包括清理護城河中的

    廢棄物;若是可行,可以引水充滿其中;以及修復任何倒塌的石造建築。盡可能清除大範圍的樹

    木和植物也是手段之一,以避免敵人獲得抵禦射擊的掩蔽物,讓他們無法取得營火或野營所需的

    木頭,並且防止他們興建圍城器械。

    圍城器械是大型、笨重的裝備,多半很昂貴,而且很少由攻擊部隊運送,特別是因為在戰役中並

    無法確知何時會發生圍城戰(畢竟任何一位領主都可能投降、結盟、訂約等等)。因此,部隊攜

    帶興建圍城器械所需的工具及知識,並在圍城的地點進行興建。

    諷刺的是,許多最大、最懾人、最昂貴的武器並不見得能夠如人所預期的一樣,成為贏得戰爭的

    利器,反而表現欠佳。有一個好例子是被稱作「攻城者」的弩砲攻城塔──它是在西元前三百零

    四年為了羅德斯圍城戰而建造。它有一百四十呎高,十二層,可以容納部隊及裝備,覆以鐵片,

    裝備三十具各式各樣的投石器和弩砲,由兩百個人操作裝置在下方的巨大絞盤向前推進。另外還

    有數百人同時推拉這部機器。儘管它的體積和外觀相當嚇人,羅德斯人卻打算破壞它,以致圍城

    者將它撤出戰場,害怕這部昂貴的武器會遭遇可悲的下場。

    作者在描述圍城戰的場景時,應該將魔法世界的本侃{入考量。舉例來說,一位事奉元素神祇的

    祭司可能會在投石器的岩石投出之前,先對它祝福;住在地底的民族在挖掘地道或破壞城牆時的

    速度會比尋常人類更快;可以利用大型的有翼生物將攻擊者運送過城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