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写作素材 盘点人物之六世达赖:仓央嘉措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自惭多情污梵行,入山又恐误倾城。

    世间哪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仓央嘉措,六世达赖,他有着自由而空灵的个性,有着世人难及的文采,有着不畏世俗的叛逆大胆,以挑战各种礼教、清规束缚为乐。这位聪明又浪漫,风流又多才的年轻人本应该过着优游林下,出游访友,吟诗著文,不拘于礼法的生活。可惜命运之神没有给他那样的尘世生活,而是把他推上了险象环生的政治舞台。而仓央嘉措也用自己那“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式的叛逆对命运的安排提出了震惊朝野的抗议。

    在那样宗教低俗作品请删除的岁月,一个充满了如此浪漫气息的多情少年,显然更应该是一个吟风啸月的诗人,可惜的是命运的安排竟然让他进入重重深宫,终日接触的是深宫的寂寥和经幡的困扰,再也不能发挥所长,失去了最浪漫的心性,于是只好用重重荒诞乖戾的行为做无力的抗争,最终沦为一场他根本不熟悉的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藏历水猪年(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西藏纳拉活域松(现西藏山南县)地方的一个普通的家农民家中诞生了一名男婴。斯时出现了多种瑞兆,预示着这是一个不同凡响的孩子,然而谁也不曾料想到莫测而多厄的命运伴会随着他短促的一生。生于藏边南部门域地区纳卧宇松地方的邬坚岭。这名男婴就是后来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1683-1708),一位在西藏历史上生平迷离,又极具才华,也最受争议的一届达赖喇嘛。

    十七世纪的西藏正值多事之秋,政治、宗教斗争风云变幻。五世达赖喇嘛在蒙古固始汗的支持下取得了宗教、政治上的优势,并得到了当时中央政府--清政府的认可,被册封为“西天大慈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五世达赖坐化之时正值布达拉宫扩修,为了能保证西藏安定的局面和布达拉宫的扩修工程顺利进行,达赖要求对自己的圆寂密不发丧,隐藏十五年。执政第巴桑结嘉措在执行政权,保管秘密的同时,也开始了秘密查访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的工作。不久,仓央嘉措作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的地位被认可,并于藏历火牛年(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师从五世班禅罗桑益西剃度受戒,同年十月正式坐床布达拉宫。此时仓央嘉措已14岁。

    与通常情况下,转世灵童在五、六岁就已坐床成为活佛接受教育的情况不同,仓央嘉措已14岁的“高龄”才开始了作为一位法王的学习和生活。突然间远离故乡、亲人;面对大量的经书和修行,身边有的只是得道高僧(大多很老),以及第巴桑结嘉措极其严格的、几乎不可能达到的高要求;更何况他的童年及少年时光是在民间无拘无束地度过的,加之少年心性,又不太明白自己所处凶险(即便明白又能如何)和身负的重任,对桑结嘉措(偏第巴又是一个性情耿直,行事直率的人)的苦心更无法领会。仓央嘉措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即便是西藏最高统治者想必也不会是快乐的。如果身处平常年代,相信经过几年的修行,仓央嘉措定能很好的担当起自己的职责的,然而现实远非如此。

    其实,仓央并非是黄教的信徒,而是红教的忠实信徒。这派教规并不禁止僧徒娶妻生子。但是,他后来却被另一教派指认为灵童,而喇叭教是严厉禁止教众娶妻生子接近女色的,跟中原的那些寺庙的规矩差不多吧。

    而他被迎如宫中时也已经14岁了,并非是幼年入宫的。大家可以想象,一个14岁的放牛少年,在那样广阔的天地生活,肯定是非常向往自由的,但是,一进了宫里,吃喝拉撒都由不得自己,一举一动都要遵守清规戒律,是以,很难像那些入定的老僧一般从此六根清净。

    当时,那些草原民族的生活习性非常流动,而民间的婚恋爱情也没有什么禁忌,很多时候甚至有些放荡。传说中,仓央自小就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情人,所以进宫后,他一直不甘心这种呆板的生活,常常偷偷溜出民间,混迹于“茶坊酒肆”,做出了许多违反教规的“风流韵事”。

    再如当时藏族民间的爱情生活比较自由,所以,使仓央形成了爱情方面的自由思想。但是,后来他被指认为大赖喇叭,而大赖所属格鲁(黄教)教派则严禁僧徒结婚成家、接近妇女。何况身为大赖喇叭,就更要以身作则了。这便和他原来的思想认识产生了矛盾,使他难于接受这种极端禁欲主义的清规戒律,因此,他不顾各方的责难,冲破重重阻碍,变装易名,经常于深夜前往拉萨城中,混迹于“茶坊酒肆”,做出了许多违反教规的“风流韵事”。

    那时,教派之间的斗争非常激烈,仓央身在高位,却行为不检,自然正好给了政敌借口,政敌抓了他的很多把柄,上告朝廷,使得年轻的仓央终于成了斗争的牺牲品。蒙古拉藏汗为了取得对西藏的统治地位,从政治、宗教、经济上联合起西藏的主要僧侣和贵族,与第巴桑结嘉措展开了激烈的斗争。作为达赖的仓央嘉措自然在劫难逃了。从自身而言:仓央嘉措“行为不检”,“触犯清规”;在政治的角度:“先是达赖喇嘛身故,第巴匿其事,……又立假达赖以惑众人。”使桑结嘉措处于极不利的局面。

    藏历火猪年(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桑结嘉措被拉藏汗派人毒死。失去保护的仓央嘉措也随之被黜,拉藏汗借以皇帝诏,将仓央嘉措解送北上,诏送京师。

    至此,关于仓央嘉措的行事和命运有了不同的说法。

    其一:仓央嘉搭在民间已形成了自由而空灵的个性,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年轻英俊、才华横溢的仓央嘉措时常在夜深之时偷偷离开布达拉宫,到民间约会。其行径放荡不羁,不守戒律,使第巴大为恼火。从而也给拉藏汗找到口实。

    其二:仓央嘉措在刻苦修行的同时,也写了些诗歌以表达自己对修行的理解和观想(他的诗歌从密宗角度出发,全能做出宗教上的解释)。而拉藏汗出于政治目的却利用这点(诗歌在写作手法上多用借喻)大作文章,再另加上其它一些诗文,假说出自仓央嘉措之手,四处造谣。从而达到取得其“行为不检”的罪证。

    关于仓央嘉措被黜后的命运大致有两种说法:在解送京师的途中,拉藏汗曾三次谋害其于途中,均被当地僧众所救,行至青海湖(位于青海省海西藏族自治州)湖畔圆寂。一说病死,一说被杀,没留下尸体,时年仅24岁。另一种说法则是仓央嘉措行至青海湖后,于一个风雪夜失踪。后半生周游印度、尼泊尔、康藏、甘、青、蒙古等处,继续宏扬佛法。

    此外还另有一新的说法:六世达赖解送至内地后,软禁于五台山,并在五台山圆寂。

    无论结局怎样,仓央嘉措的命运都是悲惨的,是政治斗争中的牺牲品。

    而他的那位民间情人,据说有一次,在他们幽会时被发现,被管理戒律的铁棒喇叭秘密处死。